《伪魔头》天桥底下说书的 ^第5章^ 最新更新:2017-09-21 01:59:5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何欢”心知沉默下去早晚露馅,青衣少年开口正合了他的意,虽然表情调整得还不是很完美,也是硬着头皮上了,好在虽然这调戏良家妇女的语气把自己恶心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倒也成功瞒过了两人。
      趁着回头“何欢”仔细打量了两人一番,只见女子一袭白衣干净无尘,如瀑黑发仅被一条雪白丝带系着,面上素净无妆,越发显得清水芙蓉,只看气质全然不像侍寝之流;再瞧瞧那青衣少年,长得是浓眉大眼,有些乱的头发虽被扎在脑后仍有几根调皮的扫在了额前,瞧着很是精神,那胳膊膀子虽然隐藏在做里衬的白绸子下,隐隐也可见发育中的肌肉。这精气神分明就是武侠小说里初出江湖的少年侠士,也不知道何欢用了何种卑鄙手段居然给拐了回来。
      
      不过,怎么看,旁边这姑娘的智商都比愣头青高,加之女子心细,自己不留神露出的破绽万一被她发现也麻烦,思及这点,“何欢”还是忍痛让白衣姑娘退下了。
      见她低头瞧着旁边少年的幽怨眼神,心里又是一痛,作为以小龙女为梦中情人的青春期少年,其实他超喜欢白衣服的古代姑娘啊。如果在学校里碰见就算被班主任吊打也是必须上去问电话号码的,结果好不容易有个白衣姑娘站在了面前,他居然要舍姑娘而选基佬,“何欢”感觉自己身为直男的内心受到了无法弥补的创伤。
      
      在内心里咬着衣角看姑娘走的影都没了,“何欢”终于接受了自己得想办法和这个看上去智商就不高的少年渡过一夜的事实。回神打量过去,才发现这家伙居然已经从地上起来了,还坐在床边兴致勃勃地看着本春宫,见他回头立即就一脸期待道:“宫主,练功吗?”
      
      不练,滚!
      虽然内心叫嚣着,“何欢”面上还是不动声色,试图维持魔头的伪装:“我不记得了,你练的是什么功?”
      然而很快他就后悔为什么要选这个愣头青留下来了,这货居然完全没听他说什么,自顾自就脱了鞋上来,一把就将他拉了起来,急切道:“这种小事不用在意,你赶快和我练功,让我转职做男宠。”
      
      这小子看着也不是孔武有力的,怎么力气大得跟牛一样!
      被他拉的倒吸一口气,“何欢”虽然已全力维持镇定到底也不过是少年人,论心里年龄说不定还比这人小些岁数哪有社会人的城府,能有这等表现已经是各种电视剧熏陶的成果了。如今被他烦得连拙劣的演技也维持不下去,愤愤抽回袖子,怒道:“你这家伙怎么回事?哪有抢着做男宠的?犹抱琵琶半遮面懂不懂?欲拒还迎懂不懂?一点职业操守都没有!”
      见他竖眉,云侧倒也没继续放肆,只是坐床上理直气壮地回:“我书读得不多,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懂!”
      “看出来了,没文化真可怕。”极没形象地翻翻眼皮,“何欢”确定自己完全不是干演员这行的料,终于破罐子破摔,径直躺下就道,“你说你个大好青年不好好读书做卷子偏偏往男宠这种邪道走什么?”
      
      他对此人的智商评估果然是正确的,就算见他如此也没怀疑他的身份,反倒是疑惑回道:“宫主你真的失忆了啊?是你说我家中了诅咒注定满门断袖,那不如干脆找世上技术最好的断袖早点断了算了,而且极乐宫包吃包住还不用出去打架,用来养老再合适不过了。”
      听到这话“何欢”嘴角顿时一抽,用关怀傻子的眼神望他:“这种诅咒你也信?”
      “为什么不信?我家祖师爷爷都打不过你,你说我是断袖我当然是断袖。”
      一脸正直地说着让“何欢”毛骨悚然的话,他又急切道,“宫主你快点,我急。”
      
      上下瞅瞅这人,“何欢”确定这愣头青八成是被何欢给忽悠了,然而这不是他扑上来扒拉自己衣服的理由,赶紧扯着衣领自卫,叫道:“年轻人急我能理解,可是,哪有急成你这样的?”
      然而目前功力全失的身体还真拗不过这少年,眼看外衣就被他给扒了下来,“何欢”就听他匆匆道:“不能不急啊,不赶快把生米煮成熟饭小师叔就要把我抓回去了!”
      
      万万没想到自己穿成了何欢这个魔头还没努力控制自己不糟蹋良家妇女就已经面临了失身危机,不行,做魔头怎么可以这么没出息!
      “何欢”灵机一动,伸手摸上旁边玉枕,当下就开口道:“你小师叔不就在那里吗?”
      果然,以云侧的智商立刻就转头看了过去,“何欢”毫不犹豫地拎起玉枕对准那硕大的后脑勺就砸了上去,然后——碎片飞了一地,后脑勺完好无损。
      愣愣地看着那人仿佛被挠痒痒般摸了摸后脑勺,“何欢”扼腕,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石头脑袋?
      
      “宫主,我是金丹后期修为,你用枕头砸不晕我的。”
      这石头脑袋居然还一脸诚恳地嘲讽他,默默看着那张诚实的脸庞,“何欢”不耻下问:“那要怎么做才能弄晕你呢?”
      “这起码得用几成真气吧。”云侧继续诚恳地回答。
      
      真气?没有,不存在的。
      确定了自己搞不定眼前这个傻小子,“何欢”非常诚恳地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愿望:“麻烦你把自己弄晕好吗?”
      然而就算云侧智商再低也不可能帮别人把自己弄晕,一脸困惑地问:“为什么?”
      “看着你这张傻脸本宫硬不起来,怎么练功?”
      “何欢”认为自己这个理由简直完美无缺,别说他本来就对男人没兴趣,就算是对男人有兴趣的真何欢见了这傻小子估计也下不去手,不然怎么一个月都没把他办了?实在是这个愣头青全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子不靠谱的气息,完全让人进入不了风花雪月的状态啊。
      
      果然,这个理由成功说服了愣头青,他点头:“有道理,我去妓院他们也这么说,那宫主你可要认真练功啊。”
      “放心,我把你弄回来除了练功还能干什么?”诚恳地看着他,“何欢”发誓自己如果能回去一定要选演员专业。
      “说的也是。”
      一般智商低的人行动力都比较强,经过一番诚恳的谈话,云侧也没多想,手上运功一巴掌就拍自己脑门上,然后成功晕了过去,梦里练功去了。
      
      见那给自己压力的身躯倒下,“何欢”这才松了口气,拢了拢敞开的衣襟,想想刚才的场景心下顿时一寒,还好今天来的是云侧这个傻小子,如果换了旁人,今天自己恐怕真的就晚节不保了。这群人平日里都是给何欢压的,如果得知何欢没了功力,万一有那么几个想要找回场子,自己不就......
      一想到把各种本子里不纯洁剧情的女主角换成自己,“何欢”就感觉腿肚子一哆嗦,当下就翻身下床在房间里翻了起来,嘟囔着,“这地方的人都不正常,不行,我得走。”
      
      青云殿是何欢平日里的闭关之所,衣物之类倒是备了不少,但是“何欢”翻了半饷也没找到银两银票之类的东西,而且这些衣服要么长要么太过华丽实在不适合在外行走。好在他坚持不懈地寻找下,终于在柜子的最里面翻出了一套相对素净许多的白衣,下面还压了一把银鞘配剑和一纯白玉佩,剑可以防身,这玉佩估计就是传说中的羊脂白玉,换点盘缠还不错。点点头,他满意自己的收获,扯了块桌布将衣服和玉佩裹了起来又收回柜子深处。
      
      布置完毕,这才小心翼翼地回到床上,看了看已经睡熟还微微打呼的云侧,把他外衣脱了,咬咬牙,内衣也扯开,方才扯过被子盖住两人,相信以这家伙的智商明天忽悠他已经练功完毕也不是什么难事。
      现在就是想办法出去,找个地方换上衣服寻个僻静的地方藏着,等七天过后何欢身体修为恢复,就不用再怕什么了。
      唉,七天啊七天,这才一天都感觉时间这么长,七天又该怎么过?
      
      躺在床上,这短暂的安宁终于让他从绞尽脑汁伪装的状态解脱了出来。伴随身体放松,隐隐一阵暗香传来,眼皮渐渐沉重,竟是不自觉地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似乎有一道红影从身体缓缓飘了出来,彻底失去意识前,他只听到耳畔传来了一声悠悠叹息。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