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前夫》泡面香肠君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2-03 19:59:4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BOSS有白月光? ...

  •   每天都有记者守在外面,三五成群,风雨无阻,连出去买菜的小保姆都不放过。可想而知,当想买书的秦语站在窗户前看着这种情况时多么的无奈,多么的头疼,只好天天用电脑查资料,想多学点幼儿知识。
      
      其中就包括洗澡。
      
      有专门给小宝宝用的澡盆,里面有配套的防滑斜椅,宝宝可以很舒服的躺在上面,温水顶多会蔓到孩子的脖子,很安全,大人给宝宝洗澡时也很方便。小说里没有提徐航会不会伺候儿子,瞅他的态度那么自然,应该不是第一次给娃洗澡了。
      
      想到这里秦语再拒绝就说不过去了:“好吧,”话落,他把怀里的孩子递了出去,自己转身回房了。
      
      徐航……
      
      徐航的视线跟着老公离去,直到秦语关上房门看不见为止。在原地站了两分钟,徐航才迈开步子往三楼走去。
      
      等在楼下的管家叹了好几口气,少爷还是太小了,连这么明显的话都听不懂,还误会了。
      
      至于萌娃徐子晟?
      
      他今天晚上玩得特别高兴,也是人生的第一次游泳!
      
      在徐航卧室的旁边有独立的浴室,里面的浴盆是国际最先进的,什么功能都有,非常实用。脱/光/衣服的徐航跪在温水里,又宽又厚的手掌妥妥得稳住儿子的小身子,缓缓的往前移动。
      
      “呀!呀!呀!”
      
      徐子晟一边叫,一边用力的拍打水面,溅的水花都飞上棚顶了!
      
      “宝宝,叫爸爸,”已经走到边上的徐航转个方向,继续走着,一点都不觉得辛苦:“叫爸~爸。”
      
      兴奋的徐子晟来来回回的拨弄水,眼睫毛都湿透了,热气弥漫,他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哪还有心思回答爸爸的话?
      
      十多分钟过去了,徐航觉得差不多了,再玩下去宝宝该不爱睡觉了。从旁边的架子上抓来一条大毛巾,轻轻的包住宝宝柔软的小身子。从浴盆里出来时,带出来不少热水哗啦啦的落在地上,逗得徐子晟“哈哈”大笑,露出四颗小嫩牙。
      
      ……
      
      秦语穿到书里以后特别喜欢赏月,静静的靠着椅背,手里拿着一杯凉透了的茶。目光幽幽的扫向挂钟,已经八点五十了,这是他头一次跟徐航“亲近”必须打起二百分精神,否则,会前功尽弃的。
      
      狠狠心,一口喝光了杯中茶。
      
      透心凉的感觉从口腔顺着食道流到胃里,顿时浑身发抖,过了好几秒才缓过来。什么叫精神抖擞,秦语算是领教过了。
      
      一路走到三楼,站在卧室门口的秦语深呼吸一口气,抬起手,轻轻的敲了三下。
      
      就在这时保镖张齐从里面打开了门,不太会笑的人硬邦邦的扯了下嘴角,态度很好的问候:“晚上好少爷,您请进。”
      
      “晚上好,”秦语也很客气。别人对你好,你就要对别人好,这一直是秦语做人的守则。当他走到屋里时发现王兰也在,她一边晃着拨浪鼓,一边往宝宝的小屁/股上拍爽身粉。高大英俊的徐航站在旁边,手里,居然拿着纸尿裤。
      
      男神……好接地气。
      
      没想到卧室这么私密的地方徐航竟一点都不在意,估计是为了孩子,有那么一秒钟秦语觉得徐航还不错。
      
      “来了?”徐航看了过来,锐利的视线幽深无比,带着不容忽视的气势。放下纸尿裤,徐航走了过来:“坐吧,想喝点什么?”
      
      哪敢劳烦他呢?秦语摆了摆手,淡然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既来之则安之,他倒很想知道徐航要聊什么。有外人在,徐航似乎不打算现在说。于是,秦语跟徐航一起看向宝宝。王兰快速的包上纸尿裤后,将退到宝宝脚腕的裤子提上来。
      
      张齐很会察言观色,手一抬,请王兰出去。当王兰真的抱起孩子要离开时徐航开口了:“这么晚了别带他玩玩具,念绘本就好。”
      
      一直没说话的秦语挑了挑眉,不动声色的打量徐航。这个男人硬朗锋利,沉默寡言,浑身散发着一股无与伦比的高贵范儿,更像一个只会制冷的空调,毫无温度。可是,他也有他独特的柔情,每次面对宝宝时徐航都会真情流露,令人侧目。
      
      徐航不是没有爱,只是没遇到令他喜欢的人吧。
      
      “在想什么?”
      
      当秦语抬起头时,已经走到近前的徐航正好弯下身来,目光炯炯有神的落在秦语白皙的脸上,双手压在了椅子扶手上,将人牢牢的锁在小小的空间里。只要再往前一点,两人就能抱在一起。
      
      男人温热的气息似乎有毒,令秦语坐立不安:“你别靠这么近。”
      
      “哦?”
      
      对方一挑眉,秦语反而觉得自己有点反应过激了,毕竟,两人现在是夫妻关系。于是话头一转,秦语寻到了理由:“热。对了,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该哄宝宝睡觉了,看不见我他会哭的。”
      
      王兰已经抱着孩子离开了。
      
      “跟高氏有关。”
      
      话落,徐航定定的看了秦语一眼,缓缓的直起挺拔的腰身,非常绅士的走到另一头坐下,两人之间只隔了一张小圆桌,桌上摆着水果跟雪白的水壶,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秦语不想猜,房间里到处都是男人的味道,他有点呼吸困难。
      
      就在这时徐航摆了一下手,站在墙角犹如隐形人的张齐,快步走到秦语身前行礼,滔滔不绝的将发生在昨天晚上的“抓捕行动”讲了一遍。
      
      自从将手机上交以后秦语就没再管过高伟男的事情。因为白天毫无风波,所以他以为高伟男怂了,根本没想到徐航也有体贴他的一面。
      
      徐航特意命人假扮“秦语”发假消息给高伟男,说晚上三点是保镖吃夜宵的时间,顶多半个小时,是下手的最佳时机。养尊处优的高伟男不会亲自到场,所以他毫不犹豫的让保镖找了几个风评很好的“高手”偷偷潜入别墅。
      
      结果可想而知,让摄像头拍个正着不说还被当场抓住了。录好口供,张齐向高伟男要了五千万。
      
      不给不行啊,会进监狱的。
      
      张齐说得简单,但一夜安心睡到天亮的秦语却兴奋起来,不愧是男主的老爸,太厉害了。
      
      徐航没有说话,任由秦语晶晶亮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过,优雅的拿起瓷壶倒了两杯牛奶,将其中一杯推到秦语手边。
      
      “压压惊。”
      
      “谢谢,”话落,秦语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卡,也有样学样的推到徐航手边:“这里面有两百多万你先拿去用。”家里发生的一切徐航肯定心里有数,不必遮遮掩掩。若遮掩了,倒显得心虚了。
      
      拿起杯子,秦语心情不错的喝了一口,嗯?甜甜的,该不会是特意为我准备的吧……想多了,因为徐航噜咕噜咕的把一杯牛奶干掉了。
      
      秦语……
      
      他低估了徐航的“口味”
      
      只见徐航再次倒了一杯,仰头喝了,接着是第三杯!搞定整壶牛奶以后徐航拿起男士手绢,惬意的擦了一下干干净净的嘴。手腕一顿,徐航转头看来:“不喜欢喝?”
      
      秦语……
      
      大方人秦语将杯子递了过去,别有深意的帘子一眨不眨,他就不信,徐航还能喝下第四杯?
      
      他还是低估了男人的胃,咕噜噜,真的喝光了。
      
      在秦语走神的一刹那,徐航舔了舔杯子的边缘,意犹未尽的放下。
      
      “要不要让厨房做碗面条送过来?”也许是晚上没吃饭吧?秦语这样安慰自己:“清汤面挺好吃,里面的鲍鱼特别新鲜。”
      
      “好,”徐航再次擦了下嘴,沉思片刻,忽然握了一下秦语的手:“我下楼吃吧,你早点休息。”
      
      一股淡淡的电流顺着皮肤相接的地方冲进血液,直奔脑门。浑身一僵的秦语忘了语言,脑海一片空白,与宝宝相似的长睫毛抖得很厉害。秦语只愣了几秒钟,脸上不显,所以并没有失态。
      
      放完暧昧火花的徐航潇洒的站起身,头也不回的带张齐出去了。
      
      秦语知道第二关算是过了,徐航提醒他“早点休息”应该是隐晦的赶他走,也不知宝宝在干什么,有没有睡觉,一想到那个孩子浑身都酥了。
      
      楼下大厅里,徐航正在吃清汤面,骨节分明的手指拿着细长的筷子,十分养眼。张齐一脸为难的走过来,不知怎么说:“大少,他,他没留在房间里。”
      
      这个“他”是谁不言而喻。
      
      徐航皱了一下剑眉,原本好吃的面条变得索然无味了。
      
      张齐并没有离开,弯下腰靠近徐航的耳朵轻声的询问:“大少,收拾高家的证据已经够了,外面那些记者要撤吗?”
      
      “不用,”有记者二十四小时守着,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更能唬住那些蠢蠢欲动的人,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换个角度想,也是保护别墅里的人的一种方式。
      
      楼上响起了均匀的脚步声,两人齐刷刷的抬起头。秦语尴尬的站在二楼转角处,不知道该下去,还是该回避。
      
      怪不得不啃家里养着的“小鲜肉老公”原来徐航有这种癖好!
      
      “你们聊,我去看看宝宝睡了没有,”脚跟一转,秦语还是选择了溜之大吉。乖乖,他可不爱徐航,徐航喜欢别人对他来说是好事,是天大的好事,等一年后徐航东山再起他就可以顺顺利利的离婚了。
      
      张齐伸出了尔康手……
      
      而徐航的脸色已经完全阴冷下来了:“张齐,你跟吴华换班。”
      
      ……
      
      佣兵吴华是徐航的头号保镖,身手极高,精通各种武器,头脑精明而且嘴巴甜。不仅管着十二个贴身保镖还管着徐氏电子的所有保安人员。
      
      次日中午,秦语在大厅里看见笑眯眯的吴华时微微吃惊,书里不是说这位“高能”在外地跑贷款吗?直到徐航翻身了才回来,为什么提前出现在家里?
      
      “少爷!”吴华快步走到站在台阶上的秦语身前,热情的问好,激动的眼睛里都冒出水光了:“有小半年没来拜见您了,心里惦记着,却一直没有机会过来,您还好吗……”吧嗒吧嗒。
      
      秦语暗暗想着果然很上道,态度真诚,甜言蜜语,都要被他滔滔不绝的奉承感动了。
      
      整整一下午,秦语都没有看见徐航的白月光。
      
      月色正浓,秦语慢条斯理的放下勺子,指尖划过桌面时犹豫了一下,再次拿起筷子给徐航夹了一块红烧肉,装作不在意,淡淡的问出了心里的疑惑:“张齐呢?”

  • 作者有话要说:  [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小保姆]推一下自己的预收坑~
    简介:乐阳穿进一本总裁文里,变成了男主的炮灰小保姆。
    在原著里,小保姆迷晕了总裁然后有了孩子,想借机上位。总裁却没有跟小保姆结婚,等孩子哇哇落地后将人处理了!
    变成炮灰的乐阳醒在总裁的大床上,趁人没醒,留下一张情意绵绵的纸条跑了。以为这样总裁就会当成一夜缘,没想到几个月后乐阳与男主在大街上遇到了。
    “你怀孕了?”
    男人的声音比寒冬腊月都冷,乐阳赶紧捂住肚子:“不是你的。”
    “你那么喜欢我怎么会不是我的?”
    乐阳:“……”
    现在说不喜欢会不会被处理掉?为了活下去,乐阳只能“喜极而泣”的跟男主回家了。
    【蠢作者是文案废,两个文看似差不多,其实故事完全不一样哈,秦语带脑子的,乐阳就完全不是对手了,每次男主一说你不爱我了吗?他就怂了,甜度100%,快来收藏~】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