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肉包不吃肉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04-17 22:38:2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本座死了 ...

  •   
      墨燃还没当皇帝的那会儿,总有人骂他是狗。
      
      乡人骂他狗玩意,堂弟骂他狗东西,他干娘最厉害,骂他狗儿子。
      
      当然,总也有过一些与狗相关的形容,不算太差。比如他那些露水情缘,总是带着几分佯怒,嗔他在榻上腰力如公狗,嘴上甜言勾了人的魂魄,身下凶器夺了卿卿性命,但转眼又去与旁人炫耀,搞得瓦肆间人人皆知他墨微雨人俊器猛,试过的饕足意满,没试过的心弛神摇。
      
      不得不说,这些人讲的很对,墨燃确实像是一只摇头摆尾的傻狗。
      
      直到他当上修真界的帝王,这类称呼才骤然间消散不见。
      
      有一天,有个远疆的小仙门送了他一只奶狗。
      
      那狗灰白相间,额上三簇火,有点像狼。但只有瓜那么大,长得也瓜头瓜脑的,滚胖浑圆,偏还觉得自己很威风,满大殿疯跑,几次想爬上高高的台阶,去看清那好整以暇坐在帝位上的人,但因腿实在太短,皆以失败告终。
      
      墨燃盯着那空有力气,却着实没脑子的毛团看了须臾,忽然就笑了,一边笑一边低声骂道,狗东西。
      
      奶狗很快长成大狗,大狗成了老狗,老狗又成死狗。
      
      墨燃双目阖实,复又睁开,他的人生,宠辱跌宕,或起或伏,已有三十二年过去了。
      
      他什么都玩腻了,觉得乏味且孤单,这些年身边熟悉的人越来越少,连三把火都狗命归天,他觉得也差不多了,是该结束了。
      
      从果盘里掐下一颗晶莹丰润的葡萄,慢悠悠地剥去紫皮。
      他的动作从容娴熟,像是帐中羌王剥去胡姬的衣衫,带着些意兴阑珊的懒。碧莹莹的果肉在他指尖细微颤动着,浆汁渗开,紫色幽淡,犹如雁衔丹霞来,好似海棠春睡去。
      又像是污脏的血。
      
      他一边咽下口中的腻甜,一边端详着自己的手指,然后懒洋洋地掀起眼皮子。
      
      他想,时辰差不多了。
      他也该下地狱了。
      
      墨燃,字微雨。
      修真界的第一任君王。
      能坐到这个位置实属不易,所需的不仅仅是卓绝的法术,还需要坚如磐石的厚脸皮。
      在他之前,修真界十大门派分庭抗礼,龙盘虎踞。门派之间相互掣肘,谁也无法以一己之力改天换地。更何况诸位掌门都是饱读经典的翘楚,即使想封自己个头衔玩玩,也会顾忌史官之笔,怕背上千秋骂名。
      
      但墨燃不一样。
      他是个流氓。
      
      别人不敢做的事情,最终他都做了。喝人间最辣的好酒,娶世上最美的女人,先是成为修仙界的盟主“踏仙君”,再到自封为帝。
      万民跪伏。
      
      所有不愿下跪的人都被他赶尽杀绝,他制霸天下的那些年,修真界可谓是血流漂杵,哀鸿遍布。无数义士慨然赴死,十大门派中的儒风门更是全派罹难。
      再后来,就连墨燃的授业恩师也难逃魔爪,在与墨燃的对决之中落败,被昔日爱徒带回宫殿囚禁,无人知其下落。
      
      原本河清海晏的大好江山,忽然间乌烟瘴气。
      狗皇帝墨燃没读过几天书,又是个百无禁忌的人,于是在他当权期间,荒谬事层出不穷,且说那年号。
      
      他当皇帝的第一个三年,年号“王八”,是他坐在池塘边喂鱼时想到的。
      
      第二个三年,年号“呱”,盖因他夏日听到院中蛙鸣,认定此乃天赐灵感,不可辜负。
      
      民间的饱学之士曾以为不会有比“王八”和“呱”更惨不忍睹的年号了,但他们终究还是对墨微雨一无所知。
      
      第三个三年,地方上开始蠢蠢欲动,无论是佛修、道修、还是灵修,那些无法忍受墨燃暴戾的江湖义士们,都开始接二连三地发动争讨起义。
      于是,这一次墨燃认真地想了半天,草拟无数后,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年号横空出世——“戟罢”。
      
      寓意是好的,始皇绞尽脑汁想出来的两个字,取的是“罢兵休戈”的良意。只不过民间说起来就显得尴尬了些。
      尤其是不识字的,听起来就更尴尬了。
      第一年叫戟罢元年,怎么听怎么像鸡把圆年。
      第二年叫鸡把二年。
      鸡把三年。
      
      有人关起房门来痛骂过:“简直荒唐,怎么不来个戟罢陈年!以后见到男子也不必问对方贵庚,就问对方是几年陈鸡把!百岁老翁就叫百年陈鸡把!”
      
      好不容易捱过了三年,“戟罢”这个年号总算要翻篇儿了。
      天下人都在胆战心惊地等着皇帝陛下的第四个年号,但这一次墨燃却没心思取了,因为在这一年,修真界的动荡终于全面爆发。忍气吞声了近十年的江湖义士、仙侠豪杰,终于合纵连横,组成了浩浩汤汤的百万大军,逼宫始皇墨微雨。
      
      修真界不需要帝王。
      尤其不需要这样一位暴君。
      
      数月浴血征伐后,义军终于来到死生之巅山脚下。这座地处蜀中的险峻高山终年云雾缭绕,墨燃的皇宫就巍峨地矗立在顶峰。
      
      箭在弦上,推翻朝堂只剩最后一击。可这一击也是最危险的,眼见获胜曙光再望,原本同仇敌忾地盟军内部开始各萌异心。旧皇覆灭,新的秩序必将重建,没有人想在此时耗费己方元气,因此也无人愿意做这头阵先锋,率先攻上山去。
      他们都怕这个狡黠阴狠的暴君会突然从天而降,露出野兽般森然发亮的白齿,将胆敢围攻他宫殿的人们开膛破肚,撕咬成渣。
      
      有人面色沉凝,说道:“墨微雨法力高深,为人阴毒,我们还是谨慎为上,不要着了他的道。”
      
      众将领纷纷附和。
      
      然而这时,一个眉目极其俊美,面容骄奢的青年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袭银蓝轻铠,狮首腰带,马尾高束,底部绾着一只精致的银色发扣。
      青年的脸色很难看,他说:“都到山脚下了,你们还在这里磨磨唧唧的不肯上去,难道是想等墨微雨自己爬下来?真是群胆小怕事的废物!”
      
      他这么一说,周围一圈人就炸开了。
      
      “薛公子怎么说话的?什么叫做胆子小?凡兵家用事,谨慎为上。要都像你这样不管不顾,出了事情谁来负责?”
      
      立刻又有人嘲讽道:“呵呵,薛公子是天之骄子,我们只是凡夫俗子,既然天之骄子等不及了要去和人界帝尊争锋,那您干脆就自己先上山嘛。我们在山下摆酒设宴,等您去把墨微雨的脑袋提下来,这样多好。”
      
      这番话说的激越了些。盟军中的一位老和尚连忙拦住待要发作的青年,换作一副乡绅面孔,和声和气地劝道:
      
      “薛公子,请听老僧一言,老僧知道你和墨微雨私仇甚深。但是逼宫一事,事关重大,你千万要为大家考虑,可别意气用事呀。”
      
      众矢之的的“薛公子”名叫薛蒙,十多年前,他曾经是众人吹捧阿谀的少年翘楚,天之骄子。
      然而时过境迁,虎落平阳,他却要忍着这些人的讥讽和嘲弄,只为上山再见墨燃一面。
      
      薛蒙气的面目扭曲,嘴唇颤抖,却还竭力按捺着,问道:“那你们,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
      
      “至少要再看看动静吧。”
      
      “对啊,万一墨微雨有埋伏呢?”
      
      方才和稀泥的那个老和尚也劝道:“薛公子不要急,我们都已经到山脚了,还是小心一点为妙。反正墨微雨都已经被困在宫殿中,下不来山。他如今是强弩之末,成不了气候,我们何必为了图这一时之急,贸然行事?山下那么多人,名阀贵胄那么多,万一丢了性命,谁能负责?”
      
      薛蒙陡然暴怒了:“负责?那我问问你,有谁能对我师尊的性命负责?墨燃他软禁了我的师尊十年了!整整十年!眼下我师尊就在山上,你让我怎么能等?”
      
      一听到薛蒙提起他的师尊,众人的脸色都有些挂不住。
      有人面露愧色,有人则左瞟右瞟,嗫嚅不语。
      
      “十年前,墨燃自封踏仙君,屠遍儒风门七十二城不算,还要剿灭剩余九大门派。再后来,墨燃称帝,要把你们赶尽杀绝,这两次浩劫,最后都是谁阻拦了他?要不是我师尊拼死相护,你们还能活着?还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吗?”
      
      最终有人干咳两声,柔声道:“薛公子,你不要动怒。楚宗师的事情,我们……都很内疚,也心怀感激。但是就像你说的,他已经被软禁了十年,要是有什么也早就…………所以啊,十年你都等过来了,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你说对不对?”
      
      “对?去你妈的对!”
      
      那人睁大眼睛:“你怎么能骂人呢?”
      
      “我为何不骂你?师尊他置身死于事外,居然是为了救你们这种……这种……”
      他再也说不下去了,喉头哽咽:“我替他不值。”
      讲到最后,薛蒙猛地扭过了头,肩膀微微颤抖着,忍着眼泪。
      
      “我们又没有说不救楚宗师……”
      
      “就是啊,大家心里都记得楚宗师的好,并没有忘记,薛公子你这样说话,实在是给大家扣了顶忘恩负义的帽子,叫人承受不起。”
      
      “不过话说回来,墨燃不也是楚宗师的徒弟?”有人轻声说了句,“要我说,其实徒弟为非作歹,他当师父的,也该负负责,所谓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这本就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又有什么好抱怨的。”
      
      这就有些刻薄了,立刻有人喝止住:“讲什么疯话!管好你的嘴!”
      又转头和颜悦色地劝薛蒙。
      
      “薛公子,你不要着急……”
      
      薛蒙猛然打断了他的话头,目眦尽裂:“我怎么可能不急?你们站着说话不腰痛,但那是我的师尊!我的!!!我都那么多年没有见到他了!我不知道他是死是活,我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我站在这里你们以为是为了什么?”
      
      他喘息着,眼眶发红:“难道你们这么等着,墨微雨就会自己下山,跪在你们面前求饶吗?”
      
      “薛公子……”
      
      “除了师尊,我在世上一个可亲之人都没有了。”薛蒙挣开被老和尚拉住的衣角,哑声道,“你们不去,我自己去。”
      
      丢下这番话,他一人一剑,独自上了山去。
      
      阴冷潮湿的寒风夹杂着万叶千声,浓雾里就像无数厉鬼冤魂在山林间唧唧私语,沙沙游走。
      
      薛蒙孤身行至山顶,墨燃所在的雄伟宫殿在夜幕中亮着安宁的烛光。他忽然瞧见通天塔前,立着三座坟,走近一看,第一座坟头长着青草,墓碑上歪七扭八凿着“卿贞贵妃楚姬之墓”八个狗爬大字。
      
      与这位“清蒸皇后”相对的,第二座坟,是一座新冢,封土才刚刚盖上,碑上凿着“油爆皇后宋氏之墓”。
      
      “……”
      如果换做十多年前,看到这番荒唐景象,薛蒙定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当时,他与墨燃同在一个师尊门下,墨燃是最会耍宝玩笑的徒弟,纵使薛蒙早就看他不顺眼,也时不时会被他逗得忍俊不禁。
      
      这清蒸贵妃油爆皇后的,也不知道是什么鬼,大概是墨大才子给他那两位妻子立的墓碑,风格与“王八”“呱”“戟罢”如此相似。不过他为什么要给自己的皇后取这两个谥号。却是不得而知了。
      
      薛蒙看向第三座坟。
      夜色下,那座坟冢敞开着,里面卧着口棺材,不过棺材里什么人都没有,墓碑上也点墨未着。
      只是坟前摆着一壶梨花白,一碗冷透了的红油抄手,几碟麻辣小菜,都是墨燃自个儿爱吃的东西。
      薛蒙怔怔地盯着看了一会儿,忽然心中一惊——难道墨微雨竟不想反抗,早已自掘了坟墓,决意赴死了么?
      
      冷汗涔涔。
      他不信的。墨燃这个人,从来都是死磕到最后,从来不知道何为疲惫,何为放弃,以他的行事做派,势必会与起义军死拼到底,又怎会……
      
      这十年,墨燃站在权力巅峰,到底看到了什么,又到底发生了什么。
      谁都不知道。
      薛蒙转身没入夜色,朝着灯火通明的巫山殿大步掠去。
      
      巫山殿内,墨燃双目紧闭,面色苍白。
      薛蒙猜的不错,他是决心死了。外头那座坟冢,便是他为自己掘下的。一个时辰前,他就以传送术遣散了仆从,自己则服下了剧毒毒//药。他修为甚高,毒//药的药性在他体内发散的格外缓慢,因此五脏六腑被蚕食消融的痛苦也愈发深刻鲜明。
      
      “吱呀”一声,殿门开了。
      墨燃没有抬头,只沙哑地说了句:“薛蒙。是你吧,你来了么?”
      
      殿内金砖之上,薛蒙孑然而立,马尾散落,轻铠闪烁。
      
      昔日同门再聚首。墨燃却没有什么表情,他支颐侧坐,纤细浓密的睫毛帘子垂落眼前。
      
      人人都道他是个三头六臂的狰狞恶魔,可是他其实生的很好看,鼻梁的弧度柔和,唇色薄润,天生长得有几分温文甜蜜,光瞧相貌,谁都会觉得他是个乖巧良人。
      
      薛蒙见到他的脸色,就知道他果然是已服毒了。心中不知是何滋味,欲言又止,最终仍是捏紧了拳,只问:“师尊呢?”
      
      “……什么?”
      
      薛蒙厉声道:“我问你,师尊呢!!!你的,我的,我们的师尊呢?!”
      
      “哦。”墨燃轻轻哼了一声,终于缓缓睁开了黑中透着些紫的眼眸,隔着层峦叠嶂的岁月,落在了薛蒙身上。
      “算起来,自昆仑踏雪宫一别,你和师尊,也已经两年没有相见了。”
      墨燃说着,微微一笑。
      
      “薛蒙,你想他了吗?”
      
      “废话少说!把他还给我!”
      
      墨燃平静地望了他一眼,忍着胃部的阵阵抽痛,嘴角嘲讽,靠在帝座的椅背之上。
      眼前一阵阵发黑,他几乎觉得自己能清晰地感受到脏腑在扭曲,溶解,化成污臭的血水。
      
      墨燃慵懒道:“还给你?蠢话。你也不动脑子想想,我和师尊如此深仇大恨,我怎会容许他活在这世上。”
      
      “你——!”薛蒙骤然血色全无,双目大睁,步步后退,“你不可能……你不会……”
      
      “我不会什么?”墨燃轻笑,“你倒是说说看,我凭什么不会。”
      
      薛蒙颤声道:“但他是你的……他毕竟是你的师尊啊……你怎么能下得了手!”
      
      他仰头看着帝位之上高坐着的墨燃。天界有伏羲,地府有阎罗,人间便有墨微雨。
      可是对于薛蒙而言,就算墨燃成了人界帝尊,也不该变成如此模样。
      
      薛蒙浑身都在发抖,恨得泪水滚落:“墨微雨,你还是人吗?他曾经……”
      
      墨燃淡淡地抬眼:“他曾经怎么?”
      
      薛蒙颤声道:“他曾经怎么待你,你应当知道……”
      
      墨燃倏忽笑了:“你是想提醒我,他曾经把我打的体无完肤,在众人面前让我跪下认罪。还是想提醒我他曾经为了你,为了不相干的人,挡在我面前,几次三番阻我好事,坏我大业?”
      
      薛蒙痛苦摇头:“……”
      不是的,墨燃。
      你好好想一想,你放下你那些狰狞的仇恨。你回头看一看。
      
      他曾经带你修行练武,护你周全。
      他曾经教你习字看书,提诗作画。
      他曾经为了你学做饭菜,笨手笨脚地,弄得一手是伤。
      他曾经……他曾经日夜等你回来,一个人从天黑……到天亮……
      
      那么多话却堵在喉头,到最后,薛蒙只哽咽道:
      “他……他是脾气很差,说话又难听,可是连我都知道他待你是那么好,你为何……你怎么忍心……”
      
      薛蒙扬起头,忍着太过多的眼泪,喉头却阻梗,再也说不下去了。
      
      顿了很久,殿上传来墨燃轻声的叹息,他说:“是啊。”
      
      “可是薛蒙。你知道么?”墨燃的声音显得很疲惫,“他曾经,也害死了我唯一深爱过的人。唯一的。”
      
      良久死寂。
      胃疼得像是烈火灼烧,血肉被撕成千万片碎末残渣。
      
      “不过,好歹师徒一场。他的尸首,停在南峰的红莲水榭。躺在莲花里,保存的很好,就像睡着了一样。”墨燃缓了口气,强作镇定。说这番话的时候,他面无表情,手指搁在紫檀长案上,指节却苍白泛青。
      
      “他的尸身全靠我的灵力维系,才能一直不腐。你若是想他,就别和我在这里多费唇舌,趁我没死,赶紧去吧。”
      
      喉间涌上一股腥甜,墨燃咳嗽几声,再开口时,唇齿之间尽是鲜血,但目光却是轻松自在。
      
      他嘶哑地说:“去吧。去看看他。要是迟了,我死了,灵力一断,他也就成灰了。”
      
      说完这句话后,他颓然合上双眸,毒剂攻心,烈火煎熬。
      疼痛是如此撕心裂肺,甚至薛蒙悲恸扭曲的嚎啕哀鸣也变得那样遥远,犹如隔着万丈汪洋,从水中传来。
      
      鲜血不住地从嘴角涌出,墨燃捏紧衣袖,肌肉阵阵痉挛。
      
      模糊地睁开眼睛,薛蒙已经跑远了,那小子的轻功不算差,从这里跑到南峰,花不了太多时间。
      师尊的最后一面,他应是见的到的。
      
      墨燃撑起身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血迹斑驳的手指结了个法印,把自己传送到了死生之巅的通天塔前。
      
      此时正是深秋,海棠花开的稠丽风流。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最后会选择在这里结束罪恶的一生。但觉花开得如此灿烂,不失为芳冢。
      
      他躺进敞开的棺椁,仰面看着夜间繁花,无声飘谢。
      飘入棺中,飘于脸颊。纷纷扬扬,如往事凋零去。
      这一生,从一无所有的私生子,历经无数,成为人间界唯一的帝君尊主。
      他罪恶至极,满手鲜血,所爱所恨,所愿所憎,到最后,什么都不再剩下。
      
      他也终究,没有用他那信马由缰的字儿,给自己的墓碑上提一句话。不管是臭不要脸的“千古一帝”,还是荒谬如“油爆”“清蒸”,他什么都没写,修真界始皇的坟茔,终究片言不曾留。
      
      一场持续了十年之久的闹剧,终于谢了幕。
      
      又过了好几个时辰,当众人高举着通明火把,犹如一条火蛇,窜入帝王行宫时,等着他们的,却是空荡荡的巫山殿,是了无一人的死生之巅,是红莲水榭旁,伏倒在一地骨灰余烬中哭到麻木的薛蒙。
      
      还有,通天塔前,那个连尸体都已经冷透了的墨微雨。
      

  • 作者有话要说:  久等,虽然应该木有人在等吧,哈哈哈哈
    更新时间:每日晚上十点
    修真背景非千岁百岁万岁,接近仙剑古剑的传统修□□观,请勿套升级流百万岁设定,蟹蟹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