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上篇 ...

  •   
      明眼空青,忘忧萱草,翠玉闲淡梳妆;
      小来歌舞,长是倚风光。
      人太爱凑热闹了就容易遭报应,丐哥想。
      
      “姑娘还是跟我们回去成亲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家公子对姑娘也是情深义重……”
      “滚!谁要跟你们回去!谁认识你们家公子是谁!”
      
      忘忧酒馆里三圈外三圈挤满了人,个个伸长脖子盯着大堂里的热闹。只见正中是个粉妆玉琢的小丫头,杏仁大眼、紫色衣裙,白银钗环在乌油油的头发上,随着动作叮当当晃来晃去;几个五大三粗的家丁正围着她,为首有个管家模样的小老头,正轻声细语地劝:“怎能说不知我家公子是谁呢?成了亲不就熟悉了吗?”
      小姑娘柳眉一立,娇叱还没来得及出口,便听小老头冷冷道:“姑娘若执意逃婚,就可别怪老朽不客气了。这江湖虽大,但我们……”
      “怎么,光天化日还想强抢民女不成?!”
      “我们五毒教的名头还是响亮的,”小老头接着道,满是皱纹的老脸冷了下来:“既已有婚约,便容不得姑娘任意来去!来人!”
      
      ——哗,五毒教!
      围观群众瞬间“唰!”一声倒退三步,正挤在前排津津有味看热闹的丐哥措手不及,反应慢了半拍,一时鹤立鸡群,醒目无比,连忙赔笑缩进人群。
      “怎么怎么,想动手?!”小姑娘也不是吃素的,手一插嫩腰:“逼急了本姑娘今儿就在这咬舌自尽,看你们那瘪三公子是不是要娶个牌位回家,来吧!”
      小姑娘明显是说得出做得到的风格,老头一愣,趋近于白热化的场面登时僵住:“你、你……”
      “你你你什么,本姑娘宁死也不嫁你家,来啊!”
      老头怒道:“大胆,连我五毒教都看不上?!”
      “就看不上!”小姑娘水灵灵的大眼睛绕着全场逡巡一周,忽然定在了先前格外引人注目的丐哥身上,黑白分明的眼珠一转,浮现出了带着恶意又狡黠的笑容:
      “看上乞丐都看不上你家,比方说那边的丐哥就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丐哥:“………………”
      众人:“………………”
      当空灵光一闪,只见小姑娘已轻轻巧巧扑过来,亲亲热热抓住了躲闪不及的丐哥的手:
      “大哥,不如今儿你救我走,然后咱俩结个情缘吧!”
      
      所以说人不能太爱看热闹,容易锅从天降。
      五毒教家丁们虎视眈眈的目光瞬间把丐哥刺了个穿,老头好险才把“哪来的玩意”硬生生咽回去,阴恻恻地抱了抱拳:“这位少侠,此事乃我五毒教内务……”
      各位看人出殡不嫌事大的围观群众又齐刷刷后退三步,偌大店堂中登时多出了三丈空地,将空地中嘴角抽搐的丐哥衬托得更加鹤立鸡群。
      “少侠该不会想挡我等的路吧?”
      
      丐哥抽了抽手,没用,整条胳膊被小姑娘如溺水浮木般紧紧抱住了:“大哥!久闻丐帮在江湖中鼎鼎大名,嫉恶如仇义字当先,小女子心内敬仰已久!!眼下大哥路见不平,可千万要拔刀相助,别坠了丐帮的百年声威哇!!”
      小姑娘那一连串跟响铃似的嘎嘣脆,丐哥一动不动盯她半晌,继而在她怔愣的目光中捏了捏脖子。
      “……您这是?”
      “脖子疼。”
      “为什么?”
      “满头高帽,”丐哥诚恳道,“太沉。”
      
      “即便英雄救美,也不该置自己的小命于不顾。”老头一笼袖子,指缝间赫然闪出了丝丝寒光,不紧不慢地向这边走来:“这位丐帮少侠既然与此事无关,就请立刻离开此地,不然就别怪我等刀剑无眼了!”
      丐哥忙道:“有话好好说,这位小姐是贵帮的……”
      “什么都不是!我是他们抢亲抢去的!”小姑娘脸一变,愣挤出了满脸的楚楚可怜:“他们家公子獐头鼠目、病病殃殃、不良于行、上气不接下气……反正眼看就要翘辫子了,就强抢民女去成亲冲喜,小女子历经千辛万苦才逃出来,眼下盘缠花尽走投无路……”
      围观群众顿时发出理解的:“哦——”
      老头怒道:“一派胡言!”
      
      丐哥一边慌忙躲闪,一边死命抽胳膊:“误会,误会,都是误会,在下只是路过吃瓜的普通群众……”
      “堂堂天下第一的丐帮怎能路见不平袖手旁观呢!救命啊大哥!小女子一见你就芳心萌动,今生今世非君不嫁了!今儿咱俩就结个情缘吧!!”
      “在下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八岁幼儿还有满屋子妻妾要奉养……”
      “有真爱一切都不是问题!!”
      “五毒教很是问题!快放手——!”
      
      小姑娘死命往后退,丐哥死命往前挣,两人几乎成拉锯之势。五毒教家丁一时也搞不清楚情况,便下意识站住了脚,只见小姑娘到底不敌丐哥的力气,被一步步拉上前来。
      老头狐疑地眯起眼睛,笑道:“少侠果然识时务,很好,很好……”说着伸手就去抓小姑娘。
      小姑娘原本死抱着丐哥劲道结实的手臂,一看这阵势,立马撤手就往后溜,一边悲愤尖叫道:“堂堂丐帮大好男儿竟是个软脚虾!看错你了!哼!”
      谁知她这边刚溜那边就被丐哥一把抓住了:“你骂谁?”
      “就骂你!”
      “关我什么事,今儿非好好教训你不可!”
      “放开我!”
      “你这小丫头……”
      “救命,救命——!”
      
      现场一片鸡飞狗跳,小姑娘又叫又扑腾,老头见状不耐烦地招了招手,几个呈分散状的家丁都大步围了过来,作势就要去抓她。
      就在这一刻,所有人几乎都挤在一块儿,注意力焦点都在那拼命尖叫的小姑娘身上,没人注意到丐哥一手铁钳般紧攥着小姑娘嫩藕般的胳膊,另一手松开,侧身,眼底闪过一丝锋利的光。
      困龙功!
      龙啸声从四面八方响起,老头瞬间被狭小空间中狂乱的气流定住身形,一声“小心有诈!”还未出口,便只见身侧手下都猝不及防地被群龙锁住!
      紧接着,丐哥反手抽出打狗棒,漫天飞出千万棍影,顷刻间便将五毒教众人尽数击退!
      
      砰!数声巨响,家丁全数狠狠撞在酒馆墙壁上,在破碎砖瓦中摔倒在地。老头还没来得及爬起来便嘶声吼道:“有诈!别让他们跑了——”
      然而话音刚落,便只见两道身影凌空闪过,再定睛时只见丐哥已经拉着那小姑娘飞身退去了酒馆外,半空中只听丐哥的怒吼久久回荡:“都是你!”
      “放开我——”
      “软脚虾是骂谁,跟哥说清楚?!”
      “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骤然远去,两人的身影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
      
      是夜,忘忧岛城外。
      “……我一看他们公子又瘫又傻,偷了点钱就逃出来了,谁料在酒馆里被他们追上……”
      城郊客栈人不多,掌柜远远地在后堂看账,只有个小二在角落里有气无力地擦桌子。丐哥挑了挑灯芯,打量面前面容娇美的小姑娘,浓密的眉峰微挑,饶有兴味问:“那姑娘现被五毒教追捕,又身无分文,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
      小姑娘可怜巴巴道:“这不遇上大哥你了吗?”
      “喔。大哥我只是个软脚虾啊。”
      小姑娘:“………………”
      这念念不忘锱铢必较的小气鬼!
      
      丐哥似乎一眼就看穿了她在想什么,戏谑地眨眨眼睛,端起酒壶喝了口。他仰头时露出小麦色皮肤光滑、线条结实好看的脖颈,小姑娘不由有些牙痒,正琢磨着给他个会心一击,就只见丐哥放下酒壶,笑问:“说起来,还没请教姑娘芳名呢。”
      “……我叫云萱,萱草的萱。”
      “唔,好名字。”
      云萱小姑娘牙尖嘴利惯了,顺口反问:“哪里好?”
      丐哥一手托腮,上下打量她片刻,目光在她乌黑鬓发上压的精巧银饰、雪□□嫩的少女脸颊上停留半晌,才忽然一勾嘴角,露出了颇不正经的笑容:“知道这岛为何叫‘忘忧岛’吗?”
      云萱:“?”
      丐哥慢悠悠道:“明眼空青,忘忧萱草,翠玉闲淡梳妆;小来歌舞,长是倚风光……”
      “这忘忧岛有了姑娘你,便是闲淡梳妆好风光,难道不是好名字吗?”
      云萱:“………………”
      
      “才不理你呢,登徒子!”云萱面红耳赤跳起来,蹬蹬蹬上楼去了。
      “喂!”云萱从楼梯上回过头,只见店堂中丐哥用手指指自己,笑道:“许泽。”
      油灯为他硬挺的面孔投下一层温暖光晕,深邃的眼底分明带着微许痞气,俊朗得让人怦然心动:
      “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八岁幼儿,满屋子妻妾都是骗你的,别当真。”
      “……”昏暗中看不出云萱的脸忽然红了一红:“谁……谁要知道这个?”说着一拧身跑回屋,砰地甩上了门。
      
      ·
      
      三更半夜,四下无人。皎洁的月光穿过客栈低矮简陋的窗棂,云萱深吸一口气,下意识将手伸进怀里,再次隔着包袱摸了摸那枚指肚大小光洁的圆珠。
      既然已被白莹莹等人的手下正面撞上,此地就不能再留了,兴许北上襄阳这种人多眼杂的地方会更容易隐蔽自己的行踪吧。
      至于那丐帮弟子更是决计要甩开,都说财不露白,万一被他发现了什么,起了歹心……
      
      云萱下定决心,轻手轻脚地推开窗户。夜色中少女柔软的身形如羽毛般落地,不发出一丝声响,继而几个起落便掠出数丈,像一只轻巧的精灵向夜色深处奔去。
      “媳妇——”
      “!!!”
      云萱脚步霎时一顿,难以置信抬头,只见头顶树梢上一个年轻男子矫健的身形盘腿而坐,笑嘻嘻的帅脸看上去格外欠揍:
      “媳妇,大半夜的,这是要上哪儿去?”
      ……这家伙怎么在这里!
      
      云萱满头乱麻,开口又闭上,开口又闭上,重复数次后才颤抖道:“你说谁是你媳妇?”
      许泽微笑道:“这就得问白天是谁抱着我的大腿哭着喊着要结情缘了,你说呢?”
      云萱好险把那个呸字从牙齿缝里咽回去,面色风云变幻,半晌一抹脸,换了副泫然欲泣的表情:“——丐哥!”
      那尾音足称百转千回、真挚动人,许泽好整以暇说:“哎。”
      “你有所不知啊,丐哥!”
      云萱凄凄切切,擦拭眼角并不存在的热泪:“小女子被五毒教追缉已久,眼下又被他们发现行踪,岂有不兴师动众来抓的道理?白天只是他们的一小伙家丁,情况就已经凶险万分;要是换作五香主亲自出马,你我还能有任何生还的机会么?!”
      “——我不能拖累你啊,丐哥!”云萱饱含感情,满怀真挚道:“你我素昧平生,萍水相逢,出手相救已是恩德,我怎能忍心置你于生命危险之中?不如眼下就让我自行离开吧,山长水远、天大地大,以后不管到了哪里,我都会为丐哥你立个牌位在家供着,早晚各上三炷香的!!”
      
      一阵长久的沉默过后,许泽以一模一样的动作,抬手拭了拭啥也没有的眼角,感动道:“妹子……”
      “丐哥……”
      “真是太感人了……”
      “你我之间不必说这个……”
      “但我还是觉得没哪个香主会来抓你个逃婚的小丫头。”许泽放下袖子,一本正经道:“所以还是甭多想了,三更半夜的老实回去歇着吧。”
      云萱满面感动瞬间僵硬,嘴角不受控制地微微抽搐,看上去颇有喜剧效果。
      
      许泽轻巧落地,上前提起云萱的后领,拎小猫般大步向客栈走去。云萱登时有种被耍了的狼狈,一边挣扎一边怒道:“不,放我走!你不知道五毒教……”
      “我不知道你知道?”
      云萱登时语塞,说:“总之、总之我都是为了你好,万一五毒教的人追来……”
      许泽调侃地哼了声,似乎想说什么,但忽然又站住了,夜色中他的侧脸微微有些发沉。
      “我都是为了丐哥你的生命安全着想才忍痛做出的决定,你就快别说了放我走吧……哎?怎么了?”
      云萱声音一停,连她都似乎感觉到空气中传来轻微的震动声。下一刻,恐惧还没来得及从她心中升起,就被许泽一把捂住头脸迅速按在地上,紧接着昆虫振翅的声响擦身而过,带来浓厚的腥臭。
      “——蛊虫!”
      
      两人在地上就势一滚,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了蛊虫群,许泽起身喝道:“什么人?”
      夜幕中只听娇柔的笑声随风传来,月光下,一个身拢薄纱、玲珑有致的女子正娉婷立在不远处的树梢上,手持一把银笛,扬手将成团的猩红蛊虫聚在了自己身侧。
      “我当她是怎么逃出来的……”女子一双勾画精致的妙目盯着许泽,勾起了殷红的嘴唇:“原来是位丐帮的少侠救了她,有趣、有趣。色令智昏,诚不欺我啊。”
      云萱从许泽身后探头怒道:“白莹莹你这老妖婆少胡说八道!”
      五毒教主之妹,毒仙子白莹莹?!
      白莹莹面色骤变:“谁是老妖婆?”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怕什么来什么。许泽无奈地按了按额角,在白莹莹勃然大怒前一把将云萱塞了回去:“白仙子别跟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姑娘一般见识,就她这黄毛丫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哪能让人色令智昏?”
      云萱大怒:“你说啥?”
      许泽也大怒:“给我闭了!”
      “谁是黄毛丫头?”
      “就是你!”
      白莹莹瞧着有趣,捂唇笑了起来。
      
      这一笑真是风情万种,轻纱虚掩的胸口更是一抖一抖的,白嫩的肌肤在月光下耀眼得令人移不开目光。她从树梢上飘然落地,上前一步——不愧是名震江湖的毒仙子,就那一步,虚空中便仿佛有猛烈的气劲席卷而来,霎时逼到了许泽面前。
      “本以为丐帮子弟都落拓邋遢,今日见着少侠,才知还有如此风流俊朗的人物,真让我心喜不已……”
      白莹莹一步步走上前,随着她身影愈近,身侧毒虫的嗡嗡声也越发凶恶清晰。许泽面上还是赔笑着,但背肌却骤一绷紧——被他挡在身后的云萱只听一声轻响,下意识望去,只见许泽背后有根丈余长的打狗棒,正被压簧激发,往上一弹。
      白莹莹站定脚步,妩媚地笑道:“少侠何必为那黄毛丫头浪费时间。不如将她交给了我,然后你我便能共享这花好月圆夜、良辰美景天,也算不辜负了这好时光,如何?”
      云萱登时火冒三丈,然而呵斥尚未出口,就被许泽背后长眼般按住了:“唉,道理是这么说,但……”
      “怎么,少侠为难?”
      许泽叹道:“堂堂五毒教,何必跟一个黄毛丫头过不去呢?”
      
      云萱心中微提,生怕白莹莹说出什么来。然而白莹莹似乎也略有忌惮,一拢袖娇笑道:“不过是我教中一点琐碎小事罢了,无足挂齿,不说也罢。”许泽似乎非常犹豫,白莹莹见状一挑眉:“怎么,难道少侠不愿意?”
      最后三个字在万般风情中却又透出森然来,似已隐隐带上了威胁。
      “……唉,仙子有所不知。” 许泽为难道:“其实这小姑娘白天里说了,要与在下结为情缘,所以在下才出手相救……”
      白莹莹还以为他会说出什么来,一听几乎大笑出声:“那少侠以为这黄毛丫头的姿色,与我相比如何?”
      许泽诚恳道:“萤火之光焉能与日月争辉,自然差得远了。”
      “那少侠又何必舍近求远?”
      
      许泽眉头紧皱,面上表情似乎极为挣扎。云萱感到他按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渐渐抓紧,不知为何她心里忽然闪过了一丝连自己都倍觉错愕的念头:他……他会倾倒在白莹莹的美色下,把自己交出去吗?
      比疑惑更快升起的,却是一股难以言喻的复杂和失落,霎时紧紧攫住了少女的心。
      白莹莹在三步开外斜睨许泽,桃花面上带着笑,似乎对自己的魅力极有信心。果然短短数息后只见许泽挣扎地点了点头,道:“白仙子说得对,这小丫头确实连您一根手指都比不上。”说着一手伸向身后,貌似就要去把云萱硬生生拉出来。
      白莹莹欣然道:“少侠果然很有眼色——”
      “不过本少侠还是——”
      白莹莹一愣,只见许泽刀刻般棱角分明的嘴角勾起,竟露出了一个貌似无奈又戏谑的笑容:
      “不喜欢年纪大的。”
      
      白莹莹勃然色变,但比她更快的是漫天棍影——许泽伸向身后的手抓住了打狗棒,电光石火间棍法出手,白莹莹猝不及防,被当胸击退数步,蛊虫一嗡而起!
      云萱大喊:“小心!”
      许泽闪身飞退,周遭龙吟四起,一招亢龙有悔将虚空气流卷成咆哮的巨龙,霎时将蛊虫绞杀殆尽!
      这一系列动作堪比闪电,磅礴狠厉,白莹莹好容易站稳,登时一股暴怒直冲头顶:“你们——”
      许泽一抓云萱,沉声喝道:“走!”
      
      白莹莹这一怒非同小可,当即振臂扬笛,尖锐刺耳的笛声登时响彻整片夜空。云萱一听那声音便陡然色变:“不好,她这是在召唤毒虫!”
      许泽轻功了得,一退已出数丈,脚尖在树梢借力腾起:“什么毒虫?”
      “不知道,随机能出灵蛇、碧蟾、赤蝎、风蜈或墨蛛!快走!”
      
      许泽无暇多问,风声呼啸中再次飞退出去。然而就在这时,脚下茂密的树丛忽然无风自动,紧接着震动急速加剧、轰鸣声起,小山般庞大的黑影从高高扬起了头,月光下灯笼般的黄眼瞳紧缩成缝,吐出鲜红的蛇信——赫然是一头蛟龙般的巨型灵蛇。
      云萱声音都发抖了:“此蛇剧毒,万万不可被它缠上,小心!”
      许泽心说还用你说,它一看就很毒好吗?但这话来不及出口,下一刻只听凄厉的笛声骤然转高,几乎以破云裂霄之势撕裂了所有人的耳鼓;灵蛇被笛声所激,发出愤怒的嘶嘶声,头一弓就向许泽和云萱二人疯狂砸来!
      
      剧毒的黑气立刻就冲到了他们面前,但比毒气更快的是许泽。他几乎在同一时刻掐了个游龙决,转瞬出现在三丈以外,与庞大的蛇身擦肩而过,旋即回头一杖,“当!”一声震耳欲聋的亮响,死死抵住了白莹莹刺来的银笛。
      白莹莹厉声道:“区区丐帮不自量力,今日就先取你性命,再去对付那小丫头!”
      许泽却一挑眉,含笑道:“喔?”
      那调侃的神情出现在他英挺的脸上,看上去却异常可恶。白莹莹从未受过男子如此轻待,登时心内大怒,手中银笛攻势越发狠毒精准,几乎招招向头顶、咽喉、心脏等要害刺去;许泽却能凭借打狗棒与她正面硬抗,漫天兵器光影,几乎将他二人牢牢锁死。
      另一边,灵蛇袭击落空,也正是狂躁不安之时,更兼被主人的狂怒所影响,在地上翻滚起身,扭头就张着鲜红巨口冲向了许泽!
      
      在那千万分之一的须臾间,云萱心跳怦怦加快,意识到机会来了。
      没有人注意到她,也没人能拦住她;这千载难逢的良机来得如此猝不及防,只要趁着夜色偷偷溜出战场,一时半刻便再难有人找到她的踪迹,同时也能顺利摆脱这个丐帮弟子了。
      再说有了怀里这枚宝珠,只要过段时日,自己就能练成奇功独步江湖,从此逍遥自在,还用得着怕谁?
      走,还是不走?
      机会转瞬即逝,云萱心一横,几乎是强迫自己抬脚向后。
      
      轰——!
      气浪山呼海啸而来,刹那间将云萱横推了出去,重重砸在树干上。她顾不上疼痛,昏头涨脑起身一看,瞳孔骤然缩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场景。
      在灵蛇裹挟腥风冲来的时刻,许泽一手挥杖将白莹莹的兵器银笛闪电般击飞,与此同时使出亢龙有悔,九条闪烁着光芒的巨龙呼啸而起,铺天盖地将灵蛇绞住,旋即撕成了无数片血肉!
      
      腥臭的蛇血和肉块爆发状喷射出来,许泽几乎是沐血而出,眨眼间来到近前,擦肩而过时瞥了云萱一眼。
      虽然心里觉得他不可能发现自己先前想要偷偷溜走的行迹,但对视的刹那间,云萱还是下意识有些虚,仿佛在那双似笑非笑的明亮的眼前,自己所有鬼鬼祟祟的小心思都无所遁形。
      许泽伸手一拉她:“快跑!”
      
      ·
      
      墨汁般深沉的黑夜被厮杀和爆炸搅得混乱不堪,不远处传来白莹莹饱含愤怒和痛苦的惨叫,忽地被远远抛在了身后。许泽对城郊荒野的地形很熟悉,借助夜色的掩护迅速奔出数里地,直到空气中再也没有一丝蛇腥气了,才在小溪边一片茂密的树丛中停下脚步,按着膝盖喘了口气。
      云萱慌忙扶着他结实的手臂:“你受伤了吗?”她也说不清自己的关切和着急从何而来。
      许泽却起身笑道:“没有,蹭了些皮肉伤而已。啧啧,够惊险的。”
      
      五毒教的灵物和主人息息相关,灵蛇被炸成那样,白莹莹也肯定不好受,十天半个月之内怕是没精力来抓他们了。云萱松了口气,只听许泽又说:“毒仙子在这儿栽了个跟头,五毒教肯定不能善罢甘休,忘忧岛暂时是不能待了……明天一早去渡口雇一艘北上的船,去洞庭湖、襄阳城躲躲风头吧。”
      云萱点点头,冷不防被许泽一巴掌拍在脑袋上:“哎呀!——你你你……”
      “你什么?”许泽老气横秋地教训:“你这小丫头,真是个麻烦精,连毒仙子这种魔头都招来了,还跟我这儿愤愤不平什么?”
      好汉不吃眼前亏,云萱立马捂着脑袋换了副谄媚嘴脸:“哪儿有,就是没想到大哥您这么厉害,连白莹莹那老妖婆都敢硬刚,看来我可得好好抱您的大腿……”
      许泽奇道:“刚才谁说不忍心连累我,要一个人偷偷溜走来着?”
      云萱张口结舌,只能眨巴着大眼睛瞅着他。
      “哑巴啦?”
      
      “……”云萱吸了口气,正挖空心思想现场编个高帽子给丐哥戴着,忽然目光落在许泽貌似笑嘻嘻懒洋洋、眉梢眼角又格外锐利的脸上,心里就有些打鼓,生怕他从白莹莹这件事上意识到不对,逼问五毒教追捕自己的真实缘故。
      然而她想多了。
      许泽只抱着臂打量她片刻,伸手戳了戳少女柔嫩的眉心,笑道:“太晚了,休息吧。荒郊野岭的合衣睡会儿,明早还得赶路呢。”
      
      ·
      
      翌日清晨,许泽是在哗哗水声中醒来的。
      他揉揉眼睛,长长伸了个懒腰,刚从树后探出头便只听一声尖叫:“别回头——!”
      眼前天光大亮,金灿灿的朝阳洒在溪畔的青草地上。云萱下半身站在溪水里,两手抓着衣裙挡住上半身重点部位,本来就很大很水灵的杏仁眼瞪得更圆了,歇斯底里叫道:“别过来!转回去!转回去!!”
      许泽赶紧缩回树后,悻悻道:“叫什么?就你那小二两,有什么好看的?”
      云萱草草擦洗两把便爬上岸来,反唇相讥:“不好看你看什么?”
      “我没看呀。”
      “没看你凭什么说本姑娘是小二两?”
      许泽被哽住了,半晌才憋出一句:“就你个黄毛丫头,谁要看你?要是跟昨晚那白莹莹似的……”
      云萱抢白:“白莹莹那是老妖婆!”
      “你懂啥,人家那前凸后翘的才叫女人,你就是个小豆芽菜。”
      
      “谁是豆芽菜,”云萱穿好衣服,正对着溪水往柔软浓密的乌发上插白银簪环,闻言立刻毫不客气地顶了回来:“你这叫有眼不识泰山,白莹莹那葫芦身材有啥值得瞧的,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用了什么蛊虫邪术来永葆青春?”
      虽然知道她在胡说八道,但许泽还是下意识脑补了一下白莹莹全身盖满蛊虫的场景,不由打了个哆嗦,叹道:“女人的嫉妒心……哎哟!”
      云萱拧着他的耳朵:“本姑娘嫉妒那老妖婆什么,这叫陈述事实!”
      
      许泽哎哟哎哟地被拎起来,只觉得这小姑娘的青葱玉指特别刁钻有力,一边耳朵被揪得撕扯不开,只得挣扎怒道:“陈述事实……行行行你是事实好了吧!快快快放手耳朵要被揪掉了,嘶嘶嘶……还不放手小心我哈你了!我真哈你了!”
      混乱中许泽张嘴猛地对云萱哈出一口气,一大清早没洗漱的口气霎时把小姑娘熏得倒退数步,目瞪口呆,指着得意洋洋的许泽说不出话,似乎难以相信自己真的遭遇了这么惨绝人寰的事,半晌才捂着脸悲愤道:“还不快……还不快滚去刷牙——!”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