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能当饭吃吗》酌桃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1-16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4- ...

  •   高一教室在文澜楼。
      
      新生们陆陆续续都朝这个方向走着,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脸上充满了初出茅庐的朝气与青涩,却显得分外生动。
      
      “我们教室在三楼,走。”
      
      蒋沉星跑在前面看了教室分布图,然后招呼庄锦路。
      
      “来了。”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梯。
      
      “诶,对了,你之前不瘸了吗?”
      
      庄锦路解释道:“不是瘸了,是小腿骨折,昨天刚好拆掉。”
      
      “哦。”蒋沉星问:“那你不是可以翘掉军训了?刚拆掉应该还不能过度运动吧。”
      
      庄锦路笑笑:“可以参加,不跑步就行了。集体活动不能翘呀。”
      
      庄锦路其实朋友并不多。
      
      因为他各方面都优秀得过分了,已经脱离普通学生的行列了,跟他在一块会被比的一无是处。
      
      更何况他以前初中的那些同学,哪个不是成绩优异的,自尊心又强,怎么能忍受朋友处处好过自己呢。
      
      所以尽管庄锦路对每个同学都很友善很真诚,大家也都跟他有距离感,不会像好朋友之间那样肆意笑闹。
      
      他一直以为是自己不太会交朋友,很努力想改想融入大家,所以基本上的集体活动他都会参加。
      
      蒋沉星像看外星人似的看庄锦路,暗自嘀咕,他倒巴不得能骨折一下逃个军训,这小子怎么这么不会变通。
      
      蠢蠢的。
      
      到了一年八班的教室,里面已经有很多人在了。
      
      大家都穿着便服,散乱地坐着,性格热络的忙着认识同学,内向些的就坐着等班主任。
      
      蒋沉星跟庄锦路就近找了空位坐下来,没一会儿,就有人注意到他们了。
      
      庄锦路就不用说了,一声不吭安静坐着也惹眼。
      
      而蒋沉星虽然五官没庄锦路出众,但长得比其他男生还是要阳光帅气些的,更何况他从头到脚都是世界名牌,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别提多有贵公子的气派了。
      
      很多女生都有意无意地瞧他们两人,强压着激动在窃窃私语些什么。
      
      这时候有个男生从门口跌跌撞撞跑进来,满脸激动:“爆炸新闻!!你们知道隔壁班出了什么爆炸新闻吗!!”
      
      “孟一鸣,你能别这么咋咋呼呼的吗,吓我一跳。”
      
      “什么事儿啊,隔壁班有绝世美女?”
      
      孟一鸣喘了口气,然后深呼吸,嘴皮子飞快掀动:“中考状元顾帆居然填报了我们学校现在本人就在隔壁七班坐着他们班所有人都要炸了!!!”
      
      “我去,真的假的啊,这也太想不开了填三中?”
      
      “去看看,快去看看!”
      
      “我操了,该不会又是同名吧,我们新生群里不还有个跟那庄锦路同名同姓的么,就是咱们班的。”
      
      ……
      
      同学们蠢蠢欲动,有好几个人跑出去到七班去看情况了。
      
      庄锦路也想去看看。
      如果真的是顾帆就好了。
      
      他喜欢有竞争的环境,顾帆的成绩跟他不相上下,他曾经很遗憾顾帆没有跟他在一个学校。
      
      否则说不定可以成为一起竞争一起进步的小伙伴。
      
      他于是问新认识的朋友:“蒋沉星,你想去看看吗?”
      
      蒋沉星完全没兴趣:“有什么好看的,我跟他一个初中的,见过。书呆子一个,读书读得人都傻了,除了看书什么都不会。你可别羡慕他,像他这样只会考试的,人生多没趣啊。你这样就挺好,科学研究表明,不动脑子能多活十年。”
      
      庄锦路愣了愣,非常好奇地问:“这是刊登在哪里的研究成果?参与研究的哪几位科学家?这研究不好进行采样归纳啊,研究者应该是脑开发的学术大牛吧。”
      
      这回轮到蒋沉星懵逼了。
      
      你说的这是什么什么和什么玩意啊?老子听不懂啊?
      
      他明明只是随口胡诌的啊!为什么搞得像是在研讨学术似的?!
      
      面对庄锦路渴望求知的眼神,蒋沉星心虚地说不出话了,最后一摆手道:“反正读书没用!”
      
      庄锦路不认同,但因为刚认识新朋友,他不好驳蒋沉星。于是只是低声嘟囔:“会学习也是一种能力,你这样想不好,以后别这样说。”
      
      蒋沉星没听见,就当庄锦路被他说服了,有点得意。
      
      没过多久,跑去七班看人的就回来了。
      
      “是真的!看了成绩名册,顾帆录取进来分数是642,我操,这个世界也太梦幻了吧!”
      
      “不是,他一个变态学霸,干嘛要来我们这种破学校啊!!这不是不让人活吗?!”
      
      642分,庄锦路摸着下巴想了想,顾帆大概失误了吧。
      
      他后来做了没考的三张卷子,加上语文数学,分数是654。
      
      顾帆跟他相差没这么大。
      
      不过不论这个,庄锦路还是挺开心的。
      
      虽然不知道顾帆为什么明明能进最好的高中却来了这里,但有了竞争对手,他更有学习的劲头了。
      很快,九点的铃响了。
      
      同学们都找空位坐下。
      
      片刻后,八班班主任王文萍夹着花名册走了进来。
      
      王文萍看起来年纪不大,还没到三十岁,应该是刚进工作岗位没多久的新老师,被塞到班主任这个吃力不讨好的位置上了。
      
      王文萍环视了教室一圈,开头第一句就是:“庄锦路是哪位同学?”
      
      庄锦路有点紧张,为什么一来就被精准点名……
      
      他站起来:“是我,老师。”
      
      王文萍面露欣赏和喜爱地看了他几眼,然后给出个温和的笑:“好,待会你来一趟我办公室,在二楼207。”
      
      庄锦路点点头。
      
      “坐下吧。”
      
      庄锦路坐下后,王文萍又收敛了笑,颇为严肃地开始讲话。
      
      无非都是些老调重弹的东西,底下的学生们都没怎么听,对王文萍为什么独独点名庄锦路好奇死了。
      
      庄锦路读的初中是A市最好的,重高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最差的学生也落不到三中来。所以这儿根本没人知道庄锦路长什么模样,他们都非常简单粗暴地觉得班上这个庄锦路只是跟大学霸同名而已。
      
      蒋沉星在底下扯扯庄锦路衣角,小声说:“老师干嘛叫你去办公室啊?”
      
      庄锦路想班主任大概是知道他中考情况了吧,估计是想鼓励鼓励他,别灰心,在三中也不能自甘堕落之类的。
      
      蒋沉星继续说:“她这脸臭得不行,摆明了看不起我们不愿意来带我们班,不想带你就别来啊,她自己去不了好高中教书,还嫌别人,真恶心。”
      
      庄锦路也发现了,心里不舒服,但也没说什么。
      
      王文萍先大概讲了这几天的安排。
      
      今天报道加入学测验,明天要去报告厅参加新生年级大会,后天正式开始军训。
      
      讲完后,她拿起花名册,说:“今天时间不多,其他事项后面几天慢慢讲。现在点到名字的同学站起来让大家认识一下。”
      
      花名册的学号是根据中考成绩排的。
      王文萍按着学号念名字。
      
      班上成绩最高的是一名男生,叫周泽宇,319分。
      
      周泽宇站起来,虽然竭力保持平淡,但青涩的脸上还是不免流露出一丝得意。
      
      319分,比最低录取线高了八十多分。
      
      他原本以为自己是录取进来的最高分,虽然刚得知还有个脑子进水的顾帆压在他上面,但他怎么说也是第二。所以对着全都是两百多分的同学们,不免有些趾高气昂的优越感。
      
      王文萍顺着学号念下来。
      
      蒋沉星是倒数第三,庄锦路倒数第二。
      
      蒋沉星噗嗤一声笑了:“我已经考的够烂了,你考试的时候在梦游吧?”
      
      庄锦路苦哈哈的:“不要笑我了,我难过了好几天的。”
      
      蒋沉星拍拍他肩膀:“没事兄弟,想开点,以后我教你,我要是认真学了,肯定能及格。”
      
      庄锦路虽然不需要他教,但觉得蒋沉星只是嘴坏,人还是挺好心的,所以感激道:“谢谢你。”
      
      他想了想,又学了蒋沉星说话的方式:“谢谢兄弟啊。”
      
      王文萍这时念到倒数第一的名字了:“姜炜。”
      
      没人站起来。
      
      王文萍扬声:“姜炜?姜炜是谁?”
      
      班里学生有窃窃私语的,王文萍拍了下桌子,就噤声了。
      
      “姜炜没来?”
      
      蒋沉星替狐朋狗友打掩护:“王老师,姜炜上厕所去了。拉肚子。”
      
      王文萍没说什么,正准备讲别的时,教室后门被推开了。
      
      姜炜单肩背着包,一只手插在运动裤口袋里,很是随意散漫地站在那儿。
      
      他边嚼着嘴里的口香糖边道:“报告。”
      
      王文萍皱了皱眉,说:“你是姜炜?”
      
      姜炜嗯了一声。
      
      王文萍看他背着个包,于是扶了下眼镜,说:“你上厕所还要背个包?”
      
      姜炜朝蒋沉星斜去一眼,蒋沉星飞快朝他打手势。
      
      姜炜了然,说:“我拉肚子啊,这不得多备着点纸吗。”
      
      蒋沉星竖了个大拇指。
      
      班上同学按捺着激动地看着这一幕。
      
      对于他们学渣来说,姜炜肯定比庄锦路更有名。
      
      关于姜炜的各种传言早就满天飞了,也不知道真假,但大家又在乎是不是真的,只是凑个热闹吃个瓜而已。
      
      所以传言就把姜炜说的越来越混,什么让女生打胎啊,打老师啊,打架打进局子里啊什么的全都出来了。
      
      跟姜炜一个学校那是又刺激又令人害怕。
      
      既想看他到底能有多狂妄霸道,又怕他找上自己的麻烦。
      
      就在同学们都在心里呐喊着“撕起来打起来”的时候,王文萍却没有跟姜炜多计较,而是简单放过他了。
      
      “找位置坐下吧。”
      
      姜炜:“谢谢老师。”
      
      他刚抬腿走进来,王文萍就接着道:“把嘴里口香糖吐了。”
      
      “……行。”
      
      姜炜把口香糖吐到垃圾桶里,然后坐到了蒋沉星后面的空位上。
      
      他把背包往桌上一放,然后人散漫地靠着椅子后背,眼神一飘,就看向了坐在蒋沉星边上的庄锦路。
      
      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庄锦路白皙纤细的脖颈,和温和无害的侧脸。
      
      庄锦路正在认真地听班主任讲话,从头到尾都没往其他方向瞅一眼。
      
      姜炜戳了戳蒋沉星,示意他看手机。
      
      蒋沉星掏出手机,只见上面躺了一条姜炜的信息。
      
      “你昨天还嚎着要是见到这小子一定要报夺女神之仇,怎么,还坐一块了?”
      
      蒋沉星回复:“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就嘴上嗨。庄锦路蠢萌蠢萌的,我都不好意思大声跟他说话,刚刚我们还讨论学术问题了你敢相信???我被他用求知的眼睛看着,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是特别牛逼的人物!”
      
      姜炜嗤笑了一下:“傻逼。”
      
      随即他又说:“你去加他微信。”
      
      蒋沉星:“你干嘛不自己加?”
      
      姜炜:“他把我企鹅拉黑了。你坐这么近,你去问。”
      
      蒋沉星:“…………”
      
      蒋沉星一脸佩服地扭头看庄锦路。
      
      敢拉黑姜炜,这位小兄弟不是一般人啊。
      
      他私下扯扯庄锦路衣角,小声说:“哥们加个微信?我扫你。”
      
      庄锦路在下面摆了摆手:“我没带手机。我把微信号写给你。”
      
      “……没带手机?在寝室啊?”
      
      “在家里。”
      
      庄锦路仔细看过校规,上面明确写着不能带手机。
      
      他担忧地看着蒋沉星手里的手机:“你还是藏起来吧,以后尽量别带了,影响学习。”
      
      蒋沉星:“……”
      
      这家伙是外星人吧?
      这年代还有人一个礼拜不碰手机的啊??

  • 作者有话要说:  疯狂想交朋友·路路
    疯狂想谈恋爱·炜哥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