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能当饭吃吗》酌桃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1-17 17:01:1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3- ...

  •   庄锦路没有理姜炜。
      
      姜炜却像是找到什么好玩的玩意儿一样,见他不回话,又继续撩他气。
      
      “怎么不说话?不高兴打饭啊。也行,那你帮我抄作业吧。”
      
      庄锦路看了眼,觉得这个人简直无理取闹,于是就把他删了。
      
      姜炜去洗了个澡回来,还没看到他的信息。
      
      他发了个窗口抖动过去,聊天框上红色字提醒他现在两人已经不是好友关系了。
      
      把他删了?
      
      姜炜嗤地笑了声,把手机扔到床上。
      个子不大高,脾气还挺大。
      
      算了,开学了再找他玩,反正在一个班,逮这个小傻逼还不容易。
      
      姜炜边开电脑游戏边拿毛巾擦头发,这时候房门被拱开了,一只柴犬从外面进来。
      
      “团子,今天回来这么晚,干嘛去了?”
      
      姜炜腾出手撸了几把团子的头,然后凑到鼻子下闻了闻:“一股泥土味,你又去拱土了,脏不脏啊?”
      
      这只柴犬是姜炜去年在路边捡的。
      
      那时候它就瘦瘦弱弱一小团,蜷在电线杆边直发抖,姜炜放学路过时给它吃了几块牛肉干,它就跟他回家了,赶了两次没赶走,姜炜他妈就说有缘分,还是留下吧。
      
      姜炜不太喜欢猫猫狗狗,所以对团子一直是放养状态,反倒是家里阿姨照顾地更多。
      
      幸好团子很有灵性,也懂事,从来没把家里弄乱过,还会自己遛自己,整个小区的保安都认识它。
      
      团子到他这里亲热一会就扭头去找阿姨给自己洗澡了。
      
      姜炜刚开游戏就收到了蒋沉星的组队邀请。
      
      他开语音,懒懒地说:“狗星,还不睡呢。”
      
      蒋沉星说:“睡毛,才十点半。后天开学了,我家老子非让我去住校,就不能登游戏了。我正好卡在进段的关卡呢。”
      
      姜炜:“晚上去网吧啊,让你室友给你打掩护。”
      
      蒋沉星讨好道:“炜哥,要不你跟我住一个宿舍吧。我们一起逃,这样我就不怕了。”
      
      “怂。”姜炜想也不想地拒绝:“我不跟你住一块。我打算申请一下,走读。住什么宿舍,一屋子男的,脚臭都能熏死人。”
      
      蒋沉星哀嚎:“还是不是兄弟啊。”
      
      “你是我亲爹我都不会住学校的。还玩不玩,我开了。”
      
      “噢噢开吧开吧,今天手感挺好。”
      
      在网瘾少年们通宵打游戏的时候,庄锦路早已经睡得天昏地暗了。
      
      第二天他七点就起床了,下楼吃早饭的时候看到他爸庄向阳已经坐在主位,边看报纸边喝豆浆。
      
      “爸,早上好。”庄锦路拉开椅子坐下,“昨天晚上几点回来的啊?”
      
      庄向阳放下报纸,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满脸老父亲的慈祥,说:“一点多,太晚了,你跟小然都睡了,就没叫你们。”
      
      庄锦路喝了口热牛奶,奶沫子沾在唇上,他伸舌头舔了两下,然后扭头冲陈阿姨笑:“阿姨,今天的牛奶比之前的都好喝。”
      
      陈阿姨天生一副笑脸,看庄锦路笑,她就更乐呵:“是新订的奶厂送来的,路路喜欢的话,以后阿姨都订这家的。”
      
      “对了,小然呢?”庄向阳问:“都快八点了,还不起床?”
      
      庄锦路说:“没事让她睡吧,我给她留份早饭。”
      
      “你不要太宠妹妹,你看你妹,皮猴一样,成天发疯,你妈没少说我不管女儿。还有你妈也是,一忙起工作就全世界到处飞,也不给我打电话,你说她跟我说几句话会浪费多少时间?就算打电话也是问你们两个,把一家老小丢在家里……”
      
      庄锦路连忙给老爸递油条堵他一念叨就停不下来的嘴:“爸你快吃早饭吧,李叔肯定把车开出来在外面等你了。”
      
      庄向阳悻悻地止了话头,转而说:“今天约了医生拆外固定吧,爸爸陪你去?”
      
      “不用了,我跟大淼约好了。”
      
      “也行,你从来都不让老爸操心。”庄向阳想起什么,继续说:“开学之后想住校吗?要是不想住,就让小李每天去接你上下学。”
      
      “不用不用,我想住校。”
      
      “嗯。零花钱不够用跟老爸说。”
      
      庄锦路嗯嗯地应着,庄向阳吃完早饭去公司了,他才舒出口气。
      
      他爸哪都好,就是唠叨起来没完。
      
      何意然曾准确概括他家里情况。
      
      超模老妈负责貌美如花,首富老爸负责当爹当妈。
      
      庄锦路深以为然。
      
      下午徐水淼陪他一块去医院把石膏拆了。
      
      这两根拐杖陪了庄锦路快三个月,天天在一起,庄锦路都有感情了,就没扔掉,带回家里放着。
      
      到晚上,庄锦路跟何意然都开始忙着收拾带去学校的行李。
      
      陈阿姨两头跑,生怕他们给落下了什么东西,一遍遍确认着,嘴里还不停念叨着:“两个宝贝都要走了,这家里都冷清了……啊还有刚运来的新鲜水果,得给他们带上,好分给室友处处关系。”
      
      于是又风风火火去楼下清点水果。
      
      何意然理了几件衣服就懒得弄了,跑到庄锦路房间里:“路啊,快来给我抱抱,开学了就只有周末能见了,呜呜呜呜。”
      
      何意然成绩不太好,去了附中,跟三中隔了大半个A市。
      
      说起来也挺好玩,庄锦路从小学起就展现出了非凡的智商,学什么都特别快,还被邀请去过省电视台主持儿童节目,各种竞赛奖杯更是拿得手软。
      
      庄爸庄妈眼瞅着儿子越来越聪明,愁啊,于是私下开了个家庭会议,就讨论这儿子的逆天基因是从谁身上来的。
      
      原因很简单,两夫妻都不是读书的料。
      
      庄爸高中都没毕业,从农村出来到大城市白手起家,吃的苦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早年走了大财运才发的家。庄妈更是因为考不上大学才去走的模特圈。
      
      明明女儿很像他们,从小读书就不行,怎么这儿子就基因突变了呢???
      
      说好的一家人要齐齐整整的呢?
      
      这下子闹得他们很不好意思啊!
      
      只能经常拍买些名作名画回家挂着装文化家庭啊!
      
      幸而女儿没心没肺,每天傻乐,有个天才哥哥居然也没有半点不舒服,别人故意夸她哥比她聪明,她还很骄傲。
      
      庄锦路特别疼他妹,也很舍不得她,不过他们毕竟不是小时候了,他就只是抱着拍两下她后背,然后轻轻推开:“快去整理,不要总让阿姨帮你弄。整完我陪你看电影。”
      
      “真的?那我要看恐怖片!世界禁片!被我找到资源了,一直没有人陪我看!”
      
      庄锦路笑容逐渐僵硬。
      
      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只好硬着头皮说:“行。”
      
      何意然美滋滋地就走了。
      庄锦路叹了口气,有点恍惚。
      
      到九点多,两个人都把行李打包好了,何意然就拖着庄锦路去家庭放映厅,挑了部恐怖片开始放。
      
      放映厅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银幕上血肉共脑浆一色,鬼笑与惨叫齐飞,何意然像打了鸡血一样激动,还捧着陈阿姨炸的薯条吃的开心。
      
      庄锦路就没这么好过了,尽管他全程没怎么睁眼,但放映厅里全环绕杜比音效也够憷人的了。
      
      他绝望地在心里念起大悲咒。
      
      明明是在开着冷气的房间里,他还是硬生生出了一后背的汗。
      
      禁片都是有理由的,庄锦路垂泪,下次再也不作死了。
      
      大概是还没回过劲来,他倒头睡觉,居然成功睡着了,第二天起床,庆幸不已。他本来以为肯定要失眠的。
      
      今天是开学日,上午去班上报道、领校服。
      
      下午学校安排了入学测验,就考语数两门,而在学生们考试的时候,家长们则是去大报告厅开新生家长会。
      
      庄爸庄妈平日忙得团团转,庄锦路和何意然也很体谅他们,从来没强求他们出席家长会过,都是家里的阿姨去开的。
      
      早上司机李叔送庄锦路去了三中,何意然由另外一个司机送。
      
      三中地处A市经济开发区,附近有新兴商业圈以及高教园区,虽然离繁华的市中心远,但也不缺什么。
      
      他们下了高架就看到三中的蓝白建筑了。
      
      今天高一高二都开学,学校东门南门都被堵得水泄不通,停车场早已爆满。
      
      李叔把车开到另外一条路边停着:“车开不进去,路路,你先去报道,别迟到了。叔叔帮你把行李搬到宿舍里,是男生三号楼516是吧。”
      
      庄锦路嗯了一声:“那辛苦李叔了,东西太多了,要不先放在一楼大厅,我去报个到,回来跟你一起搬。”
      
      李叔摆摆手:“快去吧,别跟李叔客气。”
      
      庄锦路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背着双肩包,先去找教室了。
      
      从东门进去是一条笔直宽阔的大道,路两边栽满梧桐树,开得茂盛。日光鼎盛,透过层层叠叠的枝叶,洒下斑驳碎影。
      
      学生们带着行李忙碌地前行着,行李箱的轮子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有些刺耳。
      
      庄锦路穿着简单的T恤与牛仔,站在三岔路口,仰头看路牌。
      
      这时候有人拍了下他后背:“嘿,哥们。”
      
      庄锦路转头去看,是个眼熟的人:“你好?”
      
      蒋沉星上下打量着他:“真巧啊,你记得我吧,前两天咱们在篮球场上见过。哦,你大概没注意到我。我叫蒋沉星。”
      
      庄锦路点了点头:“我记得。你好,我叫庄锦路。”
      
      远看只觉得这小子挺白的,凑近了蒋沉星才发现庄锦路好看得有点不像话。
      
      脸小皮肤嫩,眉眼分明,唇红齿白,没有半点攻击性,笑起来的时候两眼像月牙,还有两个小酒窝。
      
      可以猜到再过两年,他五官长得更开了会变成什么祸男殃女的模样。
      
      蒋沉星越发觉得自己可能夺不回李雨浓的心了。
      
      心里拔凉拔凉的。
      
      蒋沉星有气无力地说:“你在这干嘛呢,要去报道了。”
      
      庄锦路应了声:“我刚在看路牌。学校太大了,教学楼是这边吗?”
      
      “你是八班吧?咱两一个班,走,我带你过去。”
      
      “啊,谢谢!”
      
      新同学很友好啊,庄锦路挺开心的,和蒋沉星一起往教学楼走。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