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能当饭吃吗》酌桃 ^第18章^ 最新更新:2019-02-01 14:38:5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18- ...

  •   下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
      
      月考之后就是运动会,所以今天体育课的主要内容就是女生八百米,男生一千米,体育老师甩着口哨,老神在在地说让你们这帮懒骨头先活动活动,完全不顾同学们的怨声连天。
      
      庄锦路骨折刚好不久,不能参加一千米跑,就去跟体育老师请了个假。
      
      蒋沉星羡慕地不行:“我每次跑一千米之前都希望自己出个什么意外骨折了。”
      
      庄锦路说:“骨折很不好受的,我一整个暑假都待在家里,特别闷。”
      
      “这不挺好,还能玩游戏,而且爸妈肯定不会来唠叨。我只要一在家,我妈就每天想着法儿来烦我。”
      
      庄锦路挺羡慕他的,说:“我还是希望我妈来唠叨我,她太忙了,经常几个月见不到她。”
      
      他妈何曼女士是国际名模,比他爸还忙,一年到头没多长时间是在家里的。他爸庄向阳想妻子了,还能坐私人飞机随时去看望,但庄锦路和何意然要上学,就只能通过电话联系老妈了。
      
      但蒋沉星就完全想岔了。他在心里猜测着,庄锦路他妈该不会是出国打工的吧,那种条件艰苦的地方挺缺劳动力的,他以前就听说有些家庭会去那种贫瘠的地方打工赚钱,生活条件很差不说,连人身安全都没保障。
      
      蒋沉星对庄锦路的同情之心瞬间又满溢出来了,揽住庄锦路的肩膀摇了摇:“没事路路,以咱两的关系,以后我有的你就有,我妈也是你半个妈,要不……这周末去我家玩?下周就要月考了,我们还可以一块抱下佛脚。”
      
      庄锦路很感动,除了他的死党徐水淼以外,这是第一次有朋友邀请他去自己家玩,他连忙点点头:“好啊,我都有空的。”
      
      蒋沉星嘿嘿一笑,这时姜炜拎着两件写了号码的运动背心在远处喊道:“狗星,过来。”
      “来了!”
      蒋沉星朝庄锦路做个苦逼的表情:“我去跑了。”
      庄锦路:“加油啊,我待会去终点扶你。”
      蒋沉星朝姜炜跑了过去,扭过头做了个ok的手势。
      
      蒋沉星从姜炜手里拿了件背心套上,姜炜朝庄锦路看了眼,然后皱着眉跟蒋沉星说:“你能不能别总跟庄锦路腻在一块,都男的,怎么跟女生似的难舍难分,就差抱一抱了,看得我真膈应。”
      
      蒋沉星一脸怪异看他:“炜哥,你没事吧,我跟路路好基友,就算抱抱又怎么地了,碍着你啥了,你一副我抢你老婆的鬼样子。”
      
      姜炜像被踩了尾巴似的:“放屁,我什么样子了?”
      “你拿镜子照照不就知道了。”
      姜炜抬脚踹他,蒋沉星灵活地躲过去了。
      
      然后姜炜又问:“你们聊什么呢刚刚。”
      “我让路路这周末去我家。”蒋沉星酸酸地说:“我要是睡了女生们的梦中情人,四舍五入我也是跟女生们睡在一块了。”
      姜炜:“……”
      
      他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我操老子好羡慕啊”,故作无所谓般道:“他同意了?”
      “对啊,路路很开心的。我估计以前他没什么朋友,成绩差,家里条件不好,还招女生喜欢,怎么看都不受男生待见。”
      姜炜沉默一会儿,用了最大的定力没把蒋沉星摁地上揍。
      
      跟庄锦路同桌,跟庄锦路一个寝室,跟庄锦路基友一样搂搂抱抱,还要睡一张床。
      老子真的是好酸啊。
      “那我也要去。”
      “啊?你不一直都嫌弃我房间像狗窝吗。”
      “你也知道你房间像狗窝,还让庄锦路睡你那。马上给我们安排客房。”
      说完,姜炜杀气腾腾地摁着蒋沉星的脖子把人拽去了跑道上。
      
      一声哨向,一个班的男生一块跑了出去。
      
      姜炜打了好几年篮球,体力很好,一开始就遥遥领先,最后一圈还能冲刺。
      
      蒋沉星就不行了,起先还能混在队伍中间,后面就被一个个反超,坠在了最后,像条没气儿的狗一样拖着步子。
      
      庄锦路不忍卒看,心想蒋沉星好惨。
      他去小卖部买了两瓶矿泉水,站在终点等他们。
      
      姜炜远远地就看到庄锦路的身影了,他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提着一口气,拼命冲刺,期间还反超了蒋沉星一圈,好多在关注着男生跑步的人都激动地尖叫起来。
      
      姜炜出尽了风头,冲过终点的时候,庄锦路甚至能闻到他身上那种肆意挥洒青春的气息。
      庄锦路有点羡慕他。
      
      他从小多病,身体素质没姜炜好,体力不足永远是个缺陷,要是他下场跑一千米,应该会像蒋沉星那样坠在最后。
      
      姜炜惯性冲出去了一段距离,然后抖着腿溜达了回来,在庄锦路面前原地躺下了。
      
      庄锦路:“……”
      他蹲下去推了推姜炜:“刚跑完不能躺下。”
      姜炜眯着眼:“没力气,手脚软了。”
      “你最后一圈冲刺那么快,怎么可能没力气了,别装。”
      “没装,刚太嘚瑟了,结果抽着筋了。”
      庄锦路半信半疑:“那,你站起来走两步?”
      姜炜:“……”
      他咧着嘴角道:“你扶我。”
      庄锦路:“不,你身上汗臭味太重了。”
      姜炜拎着袖子闻了闻:“没有。这点运动量我才刚热起来,还没出汗呢,你闻闻。”
      庄锦路说:“好吧,你站起来。”
      姜炜不肯动,举着两只手要庄锦路拉他起来:“快点,我真没力气了。”
      庄锦路:“你说话前后矛盾,之前还说这点运动量才刚热起来。”
      姜炜耍赖:“我不管。”
      庄锦路懒得跟他理论,只好拉着他的手,把他拽了起来。
      
      姜炜趁势倒在庄锦路身上,微微弯着腰,下巴搁在他肩膀上,一边不由自主地笑,一边说:“腿疼,站不住,不好意思啊,让我靠会儿。”
      
      他装的实在太像了,庄锦路这下真以为他抽筋了:“那去边上坐着,我帮你按摩一下小腿吧,这个我会。”
      
      姜炜一只手搭着庄锦路的肩膀,一瘸一拐地走到台阶上坐下。
      “你把裤腿卷上去。”
      姜炜把右脚的裤腿卷了起来:“真的疼,你轻着点。”
      庄锦路搓热双手:“你放心,我是专业的。”
      
      说完,他就开始按摩起腿部的几个通络止痛的穴位,又耐心地揉捏着后侧的腓肠肌。
      姜炜看着庄锦路的脸又开始发呆。
      被庄锦路按揉的皮肤也逐渐发烫。
      
      他忍不住放轻了声音,说:“庄小路,你怎么什么都会。”
      
      庄锦路说:“没有啊,我只是感兴趣的事情比较多,而且只要你控制了玩游戏玩手机的时间,本来就可以有很多空余时间去发展业余爱好。”
      
      姜炜稀奇地说:“你还会控制玩手机时间啊。”
      
      “我拿着手机其实没什么用,联系的朋友不多,也不爱手游,所以我给自己规定的时间是一周最多玩十小时。”
      
      看他一本正经的模样,姜炜忍不住翘着嘴角笑。
      
      难得蒋沉星那碍眼的电灯泡不在,姜炜心痒痒地想跟庄锦路多说说话,就问他:“那你平时都爱干什么?”
      
      庄锦路说:“你别说话了,别影响我。”
      姜炜:“……”
      
      他闭嘴了几秒,又憋不住,说:“你说你这么宝贝,干嘛不去淘宝上架啊。”
      庄锦路瞥他一眼:“你买啊。”
      姜炜问:“多贵?”
      庄锦路说:“每个人都是无价之宝。”
      姜炜被他说得心里一动,没经大脑思考,脱口而出:“要是你真上架了,我倾家荡产砸锅卖铁也去买。”
      庄锦路:“……”
      姜炜:“……”
      我□□说了什么?!?!
      
      他正在怀疑自己的时候,庄锦路说:“那倒不需要,只要你别总这么喜怒无常就好了,挺烦人的。”
      姜炜:“……”
      “哦。”
      
      很快庄锦路就把他裤腿扯了下来:“你走走试试看。”
      
      姜炜站起来走了两步,然后摆出一副惊为天人的表情狂吹庄锦路:“真好了,庄小路你是神仙吧,你也太厉害了。”
      
      庄锦路一边小得意地翘着嘴角一边谦虚:“哎呀,一般般啦。”
      
      姜炜看他眼里那点笑,胸腔就暖呼呼的,总想让他多笑笑,说:“晚上我们溜去外面吃火锅吧,新开的,离学校很近,我请客,算谢谢你了。”
      
      庄锦路想了想:“好啊,叫上星星……完了,我把星星给忘了!”
      
      他连忙跑了回去,蒋沉星早就已经跑到终点了,瘫在地上躺尸。
      庄锦路跑近,发现他头边上放了一瓶矿泉水。
      庄锦路把他扶起来:“别躺着,走一会儿。”
      蒋沉星像条死狗一样:“我要死了,我是不是快死了。”
      庄锦路安慰他:“没有没有,你的生命体征还在。”
      蒋沉星:“……”
      
      “这瓶水是你的?”
      蒋沉星看了眼:“不是啊。”
      “刚刚都没有的。是不是有人给你喝的啊?”
      庄锦路四下环顾了一下,操场上除了他们班,还有七班的人。他们两个班是一块上体育课的。
      蒋沉星有气无力地说:“怎么可能,女生只会给你跟炜哥送水。”
      庄锦路就把自己手里的水给他:“那你喝这个,我刚去买的。”
      蒋沉星跟着庄锦路走了一圈,缓过了劲。
      
      体育课结束了,他们三个人一块去了校外的火锅店。
      
      这家火锅店是民营的,实惠又好吃,每盘菜的分量都很足,他们三个大男生才点了七八个菜,老板娘就直说他们肯定吃不完别点了。
      
      蒋沉星点完之后吐槽道:“这店真小,桌子也有点不干净,炜哥你怎么来这种地方吃。”
      
      “这家店锅底就有整只土鸡,才五十八,去别的火锅店,光一个辣锅底就得八十八了。”
      
      蒋沉星说:“哟,炜哥,你什么时候也知道价美物廉了,你不向来都信奉好东西是靠钱堆出来的么。”
      
      姜炜在下面踹他一脚:“你管我。”
      
      他现在看蒋沉星哪哪儿都不顺眼,连出来都要跟庄锦路坐一块,讲悄悄话,真碍眼。
      “我请庄锦路出来吃,你跟个屁,再嫌东嫌西你滚回去。”
      蒋沉星:“好好好,我不说了。”
      
      他又继续跟庄锦路吐槽周泽宇。
      “周泽宇晚上睡觉又磨牙又打呼的,我都快被逼疯了。”
      庄锦路说:“要不你跟我换个床位,我那离他远。”
      蒋沉星说:“你会不会睡不着啊。”
      “不会,我早睡的,睡着了就吵不醒。”
      “那好,回去我们换个位置。”
      
      姜炜插了句话:“住寝室好不好玩啊。”
      蒋沉星说:“好玩个鬼,我都快闷死了,我老子非得让我住校。”
      姜炜摸着下巴心想,是不是住一个寝室关系都会好一点啊。
      庄锦路明显跟蒋沉星更要好一点。
      说不定住一起,庄锦路也会经常跟他黏在一块,还会朝他笑……
      
      姜炜遥想着美好的未来,心旌摇动,一拍桌子:“我也要住校,去哪打申请?”
      蒋沉星:“……你不是说我是你爹你都不住校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姜炜:可是现在我有祖宗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