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安静,安静……”残暴中夹杂着戏谑的声音从头顶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条泛着金属光泽的鞭子。
      
      鞭子砸在地上,灰色地板马上裂开一条手指粗的裂纹。鞭尾弹起,差点扫到最近那个女人漂亮的脸蛋,她吓得仓皇躲开,浑身哆嗦,目光祈求地望着男人。
      
      男人张开黄褐色的龅牙,得意又猖狂地笑了。
      
      旁边一人拉住了他:“龅哥,别玩了,就快要交货了,若是伤了他们待会儿就卖不出好价钱了。”
      
      龅牙挥起鞭子指着男人,轻蔑地说:“全船就你小子最胆小,算了,今天卖你一个面子,咱们去喝酒。”
      
      两人一走,寂静无声的船舱里马上响起一道道压抑的抽泣声。
      
      郁乔抬起一双冷漠的眼,淡淡的扫过前方黑压压的人群,最后定格在左前方第三个人身上。
      
      与其他人的崩溃绝望不同,这人神色漠然,似乎周遭的一切都不能让他动容,让人下意识地忽视了他脚上手上都戴着一条大拇指粗的白色合金链子。
      
      不过最吸引郁乔的还是他那张脸。郁乔发现自己活了二十几年就没看过这么漂亮好看有型的侧脸,她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
      
      许是她的目光太过赤、裸,男人突然抬头,锐利的眼毫不留情地刺入郁乔的眼帘。
      
      仅仅一瞥,郁乔就忍不住挪开了视线,无他,只因这人身上的气势太过迫人,像一柄出鞘的宝剑,锋芒逼人,让人不敢直视。
      
      好强的杀气!郁乔的心扑通扑通的剧烈跳个不停,最初的惊诧过后,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好奇。
      
      这样一个男人,怎么会沦为阶下囚?
      
      郁乔抬头再次望向那个男人。他已经收回了视线,像一尊雕塑一样,紧闭着眼,盘膝而坐。
      
      郁乔盯着他看了好几分钟,对方都没有反应。
      
      她移开目光,再次观察起四周的环境。
      
      这是一间几千平的大房间,门在东南方七八十米远处。房间里坐满了年轻男女,个个肤白貌美,容貌精致,包括她自己。
      
      郁乔摊开双手,手上的皮肤细腻白皙,像是用最好的美玉雕琢而成,一丝瑕疵都没有,跟她那双布满老茧和旧伤的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没想到跳个海还能有这种福利。
      
      不管怎么说,她现在还活着,这就已经是大赚特赚了。
      
      想到那只狰狞的喷火兽和倒在血泊中的队友,湿意涌上了郁乔的眼眶。
      
      她闭上了眼,再度睁开时,里面已经风平浪静。
      
      逝者已矣,现在最要紧的是想办法脱困。好不容易才捡回这条小命,她可不想又这么把自己给弄死了。
      
      郁乔初来乍到,连情况都摸不清楚,更别提逃出去了。她把目光再次投向了那个男人。
      
      不知为何,她心里有种直觉,这个男人一定有办法。
      
      她双手抓住脚链,小心往前挪动了几步,然后伸出手,轻轻戳了戳那个男人的腰。
      
      男人如蝶翼般的睫毛轻轻颤了颤,下一瞬,他睁开了眼,挑起半边眉,冷眼看着她。
      
      对上这样的绝色,还真是考验自己的小心脏。郁乔压下心里的悸动,指了指门的方向,用眼神暗示他。
      
      男人静默了两秒,冰冷的眸子中浮起一抹极微弱的笑,他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眼神往头顶瞟了一眼,用眼神示意郁乔稍安勿躁。
      
      郁乔会意,眉心一蹙,张了张唇,无声地问:“有监控?”
      
      男人眨了一下眼,突然抓过郁乔的手,在她手心飞快地划了几下。
      
      郁乔只觉得手心像是被火燎过一样,下意识地缩了缩手,下一刻,男人飞快地收回了手。等她回过神来,再度望去时,男人又闭上了眼,像一尊雕像一样纹丝不动,刚才的一切快得好像是她的错觉。
      
      郁乔仔细回味了一下才确定,刚才男人在她掌心划下的是“等着”二字。
      
      等着?等到什么时候?后续有什么,这男人也没个说法,郁乔有心想问清楚一点,但男人已摆出了拒人于千里的态度,明显不想搭理她,她又忌惮着头顶的监控,只好偷偷缩了回去。
      
      接下来的行程,郁乔一边思索对策,一边观察那男人。
      
      这人还真是沉得住气,她都盯着他看好几个小时了,这人连手指头都没抬一下,他就不腿麻吗?
      
      郁乔正在寻思着怎么撬开他的嘴,问问这是什么地方,摸清楚状况时,突然,身下一个震动,房间陡然呈四十五度倾斜。
      
      大家猝不及防,摔倒在地,乱成一团,链子的晃荡声和众人的惊呼恐惧声撞在一起,房间里乱了起来。
      
      郁乔连忙抓紧时机,凑到男人身边,死死抓住男人的胳膊,小声说:“喂,好机会,咱们想办法出去?”
      
      男人突然扭头,看她的眼神带着浓浓的质疑:“外面是无边无际的星空,你打算往哪儿去?”
      
      他的声音就跟他的人一样,冷冰冰的,没有丝毫的情感,但音色却极好,极动听,让人忍不住沉沦,但郁乔这会儿却完全没有沉沦的心思。她整个人都被“星空”两个字给镇住了,她明明跳的是海,谁能告诉她,怎么一觉醒来,她就跑到了传说的飞船中。
      
      郁乔花了好几分钟才消化掉这个事实,她的心情刚刚平复,房间的大门突然被踢开了。
      
      门外火光漫天,还夹杂着时断时续的木仓声。
      
      身上挂了彩的龅牙抡起一支等离子木仓走了进来,木仓口对准乌压压的人群,他头一仰,拍着胸口嚣张地大吼道:“开木仓啊,开啊,不开的是龟孙子……”
      
      郁乔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的双手轻轻按住胸口,做出防御的姿势。
      
      天空中传来一道极有穿透力的声音:“龅牙,你的同伙已被击毙,飞船也被帝国的战舰包围,投降释放人质是你唯一的出路!”
      
      龅牙轻蔑地笑了,指着天空说:“投降?做梦,老子就是死也不想被□□五百年!”
      
      说完,他邪恶又阴毒的眼神扫过屋子里的人,抬起手,木仓口对准人群,做出瞄准的姿势。
      
      哗啦一声,突然,那个男人站了起来:“龅牙,我跟你走!”
      
      龅牙先是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小子有种,自愿当人质,不错,过来吧!”
      
      他按了一下手里的控制键,男人的脚链嗖地一下缩进了地板。
      
      等男人走到他面前,龅牙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条银色的金属绳子,往男人身上一丢,绳子瞬间缠住了男人的身体。
      
      接着龅牙把男人往前一推,抬头对着天空说:“给老子准备一艘小型飞船,等老子安全了就放了这家伙。”
      
      等男人和龅牙都不见了踪影,郁乔还盯着光滑如镜的地板,眼神里的惊讶藏也藏不住。
      
      好家伙,未来人的科技就是发达,若是地球有这样的科技,何愁干不掉那些变异兽和丧尸。
      
      房间里的人惶惶不安,郁乔虽然也着急,但脚上手腕上的链子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做的,根本没办法用人力扯断。或许可以用精神力试试,她扫了一圈,却发现屋子里没一个人这么做,这是怎么回事?
      
      不管了,小命要紧。郁乔把手藏在袖子底下,正要动手,手腕上、脚腕上突然一松,链子消失了,再看其他人也无不如此。
      
      下一瞬,一道年轻的男声在天花板上传来:“大家请保持镇定,我是帝国卫队第一支队少尉陶铮,你们已经获救,飞船将在两小时后降落在北都星,届时会有政府工作人员安排大家的返家事宜。”
      
      闻言,房间里的人皆喜极而泣,郁乔的心也跟着一阵放松,只是,刚才那个男人呢?也不知他获救没有。
      
      直到飞船降落,郁乔也没见到那个男人。
      
      她收起失落的心情,站起身跟着人群走到飞船的出口,快下飞船时,飞船左侧的一扇小门突然被打开,男人修长挺拔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门口。
      
      郁乔惊喜地看着他:“你也没事。”
      
      男人瞥了她一眼,拿起一件大衣丢到了她怀里:“穿上。”
      
      郁乔怔了怔,感谢的话还没说出口,她就察觉到附近的人灼热的视线和艳羡的目光。
      
      难道在这里大衣也是个稀缺货?
      
      就这么一怔愣的功夫,前方的人已经下去了,路宁也被队伍挤到了前方,飞船下方,刺骨的寒风迎面刮来,冷入骨髓。
      
      郁乔终于明白大家为何会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她了。
      
      这件大衣还真是及时雨,她回头冲男人嫣然一笑,突地弯腰,鬼使神差地往男人唇瓣上轻轻碰了一下:“谢谢……”
      
      话未说完就被急着下船的人挤了下去。
      
      站在男人左后侧的那个男人惊恐地瞪大眼,忍不住伸手撞了撞旁边那个男人,压着嗓子说:“陶铮,我没眼花吧,殿下,殿下这是被人调戏了?”
      
      “岑武,闭嘴!”陶铮瞪了他一眼,回头担忧地看着前方宛如石化的男人。
      
      直到所有人都下了飞船,陶铮忍不住走到男人身边,低声问:“殿下,你不认识她?”
      
      男人头也不回,声音冷然:“你认识?”
      
      殿下竟会对一个一面之见的女人感兴趣,偏偏这女人还是……
      
      陶铮眼一闭,硬着头皮说:“殿下,她就是沉落星上安家的长女安佳茹,五年前逃婚与人私奔,这事还上了《帝国日报》,弄得安家名声扫地,安家大家长大发雷霆,已经把她从家族继承人中除名!”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