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科举辅导师!》退戈 ^第5章^ 最新更新:2017-07-12 18:43: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唐毅其人 ...

  •   “哈哈哈。这群人真是太蠢了!”宋问扭头对旁边人笑道,“若是用张嘴就能解决问题,这世间还要制度和武力做什么?你说是吧?”
      他们这边,虽然听不见声音,但是看场景,也猜得个七七八八。
      
      那人手指敲着窗台,似在思索。
      闻言又多看了她两眼,还是没有说话。
      
      真是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宋问心道。他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公子。”“少爷。”
      两人异口同声喊道:“药煎好了。”
      
      宋问和兄台一起望去。
      四人的视线交织在一起。
      
      那仆从惊道:“是你这——”
      宋问抢答:“卑贱之人。”
      唐毅又一次盯住了她。
      
      宋问摸摸眉毛。
      心道真是冤家路窄。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实在是很有缘分。
      
      “原来是殿下。”宋问说,“我这等卑贱之人在看卑贱之人。只是不知道公子这等尊贵之人,为何也在看这些卑贱之人呢?”
      唐毅终于出声了,声音很低沉,却很有力度:“民无卑贱。”
      宋问腆着脸点头道:“所以,只有我这位不慎拦了公子驰道的人是卑贱之人了。实在是对不住。宋问现在当面向公子赔罪。”
      
      唐毅眉头一跳,嘴唇轻抿:“闻乐。”
      仆从连忙回道:“小人在。”
      唐毅:“道歉。”
      闻乐觉得自己是相当冤枉的。
      尤其是替太子的人致歉,
      
      但前者悲壮的结局还在历历在目,他不想跟宋问吵上。立马躬身行礼:“小人先前口无遮拦,冲撞了先生。望请恕罪。”
      言语间不见不忿,倒是情真意切。
      宋问知道和他无关,咳了一声道:“其实,我真的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方才的话……”
      未等她说完,唐毅已经转身,带着闻乐离去。
      
      宋问目送着主仆二人的背影,半截话噎在嘴里,挺不是滋味。
      摇头补道:“可惜看来你是。”
      
      小六端着自己的药碗,左右为难:“少爷,这还送吗?”
      宋问拉了椅子坐下,叹道:“人不是已经煎了药吗?你还送什么?”
      小六便将碗摆到桌上,道:“看这三殿下,也不像传闻中的那样。还会体恤百姓,给人送药,是个好人呐。”
      
      宋问点头:“论人品,他看起来是不错。眉宇间有正气,多半是个好人。”
      “可他先前的作为,让小六想不通。”小六摸着手臂摇摇头,“为何要如此两面作派呢?”
      宋问笑道:“两面作派的人,应该不是他。”
      小六问道:“少爷,此言何意啊?”
      
      “先前那马车上有两个驭车之人,一人穿着家仆的衣服,一人却穿着宫中的衣服。在宫中自然是要穿内监衣服的。可三殿下出门,还宫里带一个人,再回家里带一个吗?何况三殿下如今不住在宫中,平日也很少进宫。所以车上,一定还有其他人。”
      小六:“……是谁啊?”
      宋问说:“明明是三殿下的马车,却肯让别人驭马,说明那人一定比他位高权重。他是皇子,除了陛下,还能有谁?”
      “啊?”小六惊道,“那位殿下,不是人人称道吗?”
      
      宋问:“所以谣言不可尽信啊。如此御下,想必就是知道,外人会当他做三殿下。所以即不出声,也不收敛。”
      小六忿忿道:“过分!”
      
      宋问轻笑。
      与唐毅的经历比起来,这叫什么过分?
      
      全天下都知三殿下碌碌无为,平庸无能。无人敢替他说一句好话。
      这原因是非常操蛋的。
      
      陛下膝下两子,皆是早夭。随后便一直无后。
      过程为何,原因为何,外间都不知道,但心照不宣。
      总归是难以启齿的,男人的毛病。
      这是天下人唯一可以同情九五至尊的地方了。
      
      终于在三十五岁的时候,在群臣进谏下,过继了亲侄唐毅,作为皇子。
      哪知,翌年,后妃有孕,诞下皇子。
      
      照宋问来看,哪有那么巧的事?
      但是,人生要想过的去,哪能头上没点绿啊。
      就算是顶绿帽子,也得把它想成红的。
      
      陛下甚喜,直接封为太子。
      这下唐毅的身份就相当尴尬了。
      
      原本唐毅年幼聪慧,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但如今陛下有亲子,他的聪慧便成了威胁。
      只是鉴于脸面,他不能做的太明显。
      
      偏偏不巧。
      唐毅亲爹,今上亲兄,联合今上的拜把子兄弟,造反了。
      满门抄斩,徒留唐毅。
      
      今上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讨厌他。
      而无论他如何处置,天下人也不会说他一句不是。
      
      只是可怜了唐毅,并无过错,却处处遭人瞧不起。
      史上最憋屈的皇子,没有之一。
      
      小六:“可是,外人怎会知那是三殿下的马车?难不成人人都识得三殿下的马车?”
      “差不多吧。”宋问点头道,“他有两匹良驹,是和人打赌赢的。他的车厢,是太子送的。他的府邸,是陛下赐的。那都是他最值钱的东西了。”
      
      唐毅自己是个穷逼,出门撑面子的装备,都是别人给的。
      所有的俸禄,大抵都用来买衣服和养下人了。
      宋问一想到,他每次出门,就相当于把全部家当带在身上。
      虽然不大厚道,但总觉得莫名好笑。
      
      小六奇道:“少爷,您怎么知道的那么多?您不才刚来长安吗?”
      宋问鼓励道:“每日早起,多逛逛街,多聊聊天,你也可以的。”
      八卦,是最没有沟通障碍的一门语言。
      
      宋问喝了口水,点头道:“还是三殿下好。背揽所有骂名。”
      明明不是他的错,却偏偏总是受罪。
      明知天下人对他颇有误解,却还是来此处查探情况,关切民情。
      
      宋问脑海中全是唐毅各种背锅后,内心委屈咆哮,外表坦荡淡定,擦干眼泪继续上的情形。
      
      宋问:“冷漠,是他最后的倔强。”
      她微微偏头,余光内瞥见了一抹熟悉的衣角,顿时又被自己呛到,连连咳嗽。
      小六匆忙倒了杯水过去:“少爷,少爷您没事吧?”
      
      宋问重新坐正,一本正经道:“三殿下其人,有勇有谋,沉稳冷静,大肚能容。外面那些谣言,通通都只是偏见。他是一名真君子。牛二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小六宛如看见了一个疯子:“少爷?”
      
      唐毅走上前来,默默站在她的旁边。
      “哟!这不是三殿下吗?竟然又遇见了。”宋问端起茶杯道,“与有荣焉,牛二敬您一杯!”
      唐毅道:“残暴,才是我最后的倔强。”
      宋问:“……”
      小六却是直接吓到胆裂,跪到地上请求道:“请殿下赎罪,我家少爷口无遮拦,可并无冒犯之意。”
      宋问抖抖衣袍,躬身行礼道:“那便请三殿下责罚,牛二绝无怨言。”
      
      唐毅走近,拿过落在桌上的折扇,对着她小哼了一声,转身走开。
      
      宋问心道。那扇子,一定值钱。
      
      ——节俭,也是他最后的倔强。
      嗯。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男主负责貌美如花,女主负责英雄救美。
    男主负责背锅,女主负责甩锅。
    我们不生产锅,我们只是锅盖的搬运工-。-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