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科举辅导师!》退戈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03-02 10:46:2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宋问其人 ...

  •   
      宋问。
      二十四岁,研究生毕业。
      为了实现耳根清静的终生夙愿,被她亲妈赶去应考公务员。
      不慎中第。
      面试体检政审全部审核完毕,正准备提包上任,又不慎车祸。
      
      终生夙愿,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实现方式。
      偏偏她的是被动锁定模式。
      
      等她再次睁开眼,看见的,是她“娘”。
      
      她娘是一个相当漂亮的人。
      所谓美目盼兮,巧笑倩兮。
      只可惜,她不常笑。
      这样一位出口可成诗,低眉可吟赋的才女,带着她,住在一个画风与她们格格不入的小乡村里。
      
      五年后,宋问成功五岁了。
      那日,她娘亲给她换了身衣服,便一言不发的牵着她出门。
      
      她们路过一片芦苇塘。
      宋问偏头望去。
      芦苇被风压低了一片,如浪潮般层层铺去。
      芦苇塘的另外一面,是一条小溪流。
      
      宋问扯了她娘的衣袖道:“娘,我想喝口水。”
      美人娘蹲下身,摸了摸她的额头,问道:“饿了吗?”
      她已经一天没吃东西,当然是饿了。
      
      只是时间过去太远,无论是当时的感觉还是感情,她都记得不大清楚。
      
      宋问独自下了芦苇塘。
      走到一半的时候,回首顾望。
      那是一副无声的场景,永远刻在她的心口。
      
      她娘亲站在路边,与她四目相对。
      将块玉佩放到地上,然后转身离去。
      
      宋问急忙回头去追,可待她到了岸边,已经没人。
      
      她在路边侯了一晚。
      等残阳落下,等日出汤谷。
      仰头眺望混沌天际,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能如此迅速的成为一名遗弃儿。
      
      翌日晌午,一矮胖的中年男人急急驾着马车来到她面前,对她说:“我是你爹。”
      宋问答:“我还是你娘呢!”
      
      胖砸眼中翻滚的热泪一滞,差点倒回去。
      
      又在岸边侯了一晚,她娘亲的尸首方被找到。
      那老胖商贾,将她娘亲好生安葬,随后带着她去了江南。
      
      宋老爹着实待她很不错,也的确是她娘的旧识。
      只不过,宋问始终不能接受那是她亲爹。
      因为差距实在是太显著了。
      共处多年后,那违和感越发明显。
      颜值上,身形上,以及。
      智商上。
      
      此刻,她正狼狈跪在宋家祠堂里。
      面对一干列祖列宗,她觉得自己跪得颇有些不明不白。
      要说原因,得往前倒半个时辰。
      彼时她正在花坛喂鱼。
      
      一声突如其来的呼喝,打断了她闲静的情调。
      
      “宋问给我滚出来!”
      宋老爹手执家法,一身狼狈的冲进后院。
      一眼扫见,追去,对着她毫不犹豫抽去一鞭:“你又给我出去惹事!”
      宋问手里抓着鱼食,来不及跑,迅速跳上一旁假石,占领高地,回道:“弟弟都可以出去,我为什么就不能出去?”
      
      宋老爹又探手抽去,骂道:“你弟带把!你带吗?”
      “我弟带把怎么了?我敢带个带把的回来,我弟敢吗?”宋问吃痛嚎道,“他要是带个带把的回来,我看你怎么活!”
      “哎哟……哎哟我的老命。”宋老爹拍着胸口喘气,“不孝子,怎么就出了这么个不孝子?”
      他现在就不知道该怎么活了。
      
      “这春耕之际,你去霍霍人家牛老二,你是想弄死谁啊你?牛二他媳妇过来,差点没弄死我!”宋老爹掀起自己的衣袖,“你瞧!你自己瞧,我这把老骨头给拧的!”
      宋问道:“你连人媳妇你都打不过,你也就打打我了。”
      宋老爹回呛道:“你连人媳妇都不敢欺负,也就欺负欺负你爹我和那老实牛二了!”
      
      “那不叫霍霍,那叫嫁接。等人西瓜长出来了,三跪九叩都不够谢的。”宋问哼道,“有本事,来日你去找他媳妇,拧回来啊!”
      “我看是你三跪九叩都不够赔罪的!”宋潜喊道,“那牛二不过一小小佃农,种两亩薄田勉力糊口。好容易碰上几个风调越顺的年月,仗着他信你,你就这样戏弄他?”
      “不容易我才帮他啊,科技致富!他是第一个试点,会流芳百世的那种!”宋问郑重声明道,“而且我说了那不叫霍霍,那叫指点迷津!”
      宋潜撕心裂肺地恳求:“你管好你自己吧祖宗!!”
      
      “爹。”宋毅闻声跑出来,喊道:“爹!”
      宋问招手呼唤:“把弟!把弟你爹冥顽不化!”
      “你还不住嘴!”宋潜匆忙左右看了看,确认这等丢人的事无人旁观,跳脚道:“祠堂跪着去!”
      
      于是,她就跪到了宋家祠堂。
      
      宋问灰溜溜的哀叹:“好人难为啊。”
      宋毅失笑道:“这话当是我说才对。”
      宋问纠正:“你这叫助纣为虐。”
      “岂会?从心而已。”宋毅道,“我觉得姐姐做事,必有道理。”
      
      宋问仰头,静思己过。
      她就是太聪明,太善良,太低调,才会犯下如此大错。
      
      宋毅从袖口处抽出一封信笺,放在地上,推到她的面前。
      “嗯?这什么?”宋问捡起拆开,“请任函。云深书院,宋问?”
      “这是先前孟先生差人送来的,让爹扣下。好在我看见,就悄悄收了起来。”宋毅道,“只是一直犹疑,究竟该不该给你。”
      
      宋问将帖子一丢,继续跪好道:“罢了,还不如你去。我连爹都讲不过,更何况一群黄毛小子。”
      “不是黄毛小子们,云深书院,是长安首屈一指的名院。”宋毅朝她解释,“虽说比不上国子监,但也相差不远。里面不乏风流名士,学生也有不少是权贵之后。他们既能请你任课,定是孟先生着力向他们保举。这等机会,实是少有,也是先生一片苦心。”
      
      “那我更去不得了,这不是误人子弟吗?”宋问摸摸眉毛,不甚在意道:“论诗文经义,你才是孟先生的得意门徒。若是我都能去,那你必然能去。”
      
      “我纵是教他们诗书,也不过是让他们多背背旧籍而已。可为人官者,擅吟诗,擅作对,又有何用?我却教不了他们,于己于世,当为求何?”宋毅挪了挪膝盖,跪正了,急道:“孟先生乃江浙名儒,却对姐姐多为推崇。他愿收我为徒,也多数是看了姐姐的面子,可见姐姐的才学,非宋毅能比。”
      宋问眼睛朝后一瞥。
      “看见了吗?”宋问指指后面,扒着门框咬袖口的某人道:“如果我真去了,他会先杀了你,然后追来杀了我。最后,再自杀。”
      宋毅:“……”
      
      宋潜发现,自己的位置暴露了。
      于是走过来,装模作样的拂一拂袖,昂头哼道:“跪好!不成体统!”
      
      他正要重新离去,却是眼尖,看见了落在地上那则函令。
      当下心头一慌。
      
      宋潜也知道,宋问和他们不一样。
      毕竟没有哪个五岁小孩能那么坦然的乱认儿子。
      而且。
      无人教她识字,她却能读百书。
      无人教她农耕,她却能通时令。
      无人教她算学,她却能核账目。
      这已经不在常理的允许范围之内了。
      纵然这闺女儿不大正常,那如今也是他闺女儿。
      
      两人四目相对。
      而后一手一脚,同时伸出。
      宋问率先抢过信函,背到身后,瞪眼:“不告而取是为偷!”
      宋潜抬起右手,用衣袖挡住面容。忽然悲从心起,呜咽一声夺门而去。
      真是儿大不中留!
      
      宋问:“……”
      宋问望着还在晃动的门扉,扭头问她把弟道:“什么情况?”
      宋毅点头:“爹同意了!”
      
      宋问:“……”
      她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宋问吃了午饭,席间也未见宋潜。
      想他是在牛二婆娘的魔掌摧残下提前凋谢了。
      提了篮枣子和一把油伞,下田去找人。
      
      牛二正在栽苗。
      宋问啃着还带酸涩味的青枣道:“不厚道啊牛二!你我好歹算生死至交,我才将秘密告诉你,你竟然转头告诉你媳妇!”
      牛二老实巴交道:“不曾啊!都是她自个儿猜出来的。”
      “也是。”宋问大剌剌蹲在田埂上,继续自恋道:“毕竟这世间,如我这般机智的,再无第二。”
      
      牛二摸摸后脑,歉意道:“对不住啦。我尽力了。”
      宋问摇头:“这话听着尤为心酸。”
      牛二将放在一旁的幼苗拿过来:“宋先生您看,这是活了吗?”
      宋问一点下巴:“栽吧。只要别让它半路被人拔了就成。”
      牛二过去继续劳作,扭过头笑道:“尽管放心吧。就是她扒了我的皮,这苗子我也不拔!”
      
      牛二忙活,忽然道:“若是先生能告诉更多的人,让天下人都能吃得饱饭,那便更好了。”
      宋问:“不怕他们抢你生意?”
      牛二嘿嘿笑道:“吃饱喝足,上天垂怜,没有谁抢谁的生意。”
      
      牛二兀自说道:“若是无论大旱大水,都不必忍饥挨饿,那可好了。”
      宋问道:“没有农耕之人,是可以不靠时令活的。”
      “哦对了,先前花叶出油,照先生说的法子打药,果真有效。”牛二眨眼道,“先生,您放心。这次我绝技不告诉她。”
      宋问:“……”
      
      宋问捂着心口,一阵钝痛。
      倒是别不告诉她啊!
      坏事都算她头上了,好事怎能瞒着不说呢?
      
      宋问别过头。
      她不该跟牛二这种人打交道,太特娘的亏了!
      
      “先生有大才之能,不应与我等草莽困于田间。先生教我识文断字,我也终还是名佃农。”牛二捧着瓜苗到她面前道,“如先生所说,须得根系粗大,方能茁壮成长。这里地平土薄,焉有屈居之理?”
      “谁教你说的?”宋问有些好笑。这不伦不类的。
      牛二嘿嘿傻笑。
      
      “行吧。”宋问也没追究,“我之前和你说过的,都记得了?”
      “都记得。”牛二说,“等西瓜出来,就先送个到宋府去。”
      宋问点头,便也放心。
      将篮子留在田埂上,复又打着伞回去。
      
      宋问抬起手扬道:“再见了朋友!”
      牛二:“诶!”
      
      翌日清晨,宋问甩着包袱,卷了家中若干现银。
      留书一封,北上就任。
      

  • 作者有话要说:  生命不息,开坑不止。
    码字艰难,望请收藏。
    本文所有诗词皆是引用,请注意,诗词皆是引用。为保证阅读感观,后期不做标注。
    本文女主属于真·女人可当男人用系列。
    本文不考虑女扮男装的不合理性。扮了男的,就真的很像男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