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app》雪之羽时之风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9-16 22:24:1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白言看完说明后,时间已过去了三十秒。
      
      手机的右上方有一个沙漏状的图标,图标下面显示着倒计时。
      
      三十分钟的时间看似很多,但谁也不知道需要完成的拼图究竟是多少片的。
      
      时间紧迫,白言就没有跟这群随机匹配的玩家搭话,他起身走向背后的书桌,拉开一个抽屉检查起来。
      
      见到有人离开,其他人也没了说话的心思,纷纷离开座位,各自找了一个地方翻找。
      
      白言搜索的书桌一共有两个抽屉,原本他以为拼图会很难找,可出乎意料,当拉开第二个抽屉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一副打乱的拼图,正安安静静地躺在抽屉里。
      
      “游戏难度显示的是‘简单’,可真的会如此简单吗?”
      
      白言扫过拼图的底座,他找到的这幅是7*9模式的拼图,共有63片。
      
      一般来说,普通人拼完63片拼图需要15分钟左右,只要不是智障,再蠢的人也能在二十分钟内完成,而游戏给了足足30分钟,无论如何,时间也太充足了。
      
      更何况,他发现这幅拼图里的图案,正好是这个房间的全景图,有实物对照,即使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也能顺利完成。
      
      这个游戏特意把一群人弄来,还恐吓了一番,如果目的只是为了让他们玩拼图游戏,实在是不合常理。
      
      白言想起这个游戏的名字是灵异拼图,觉得游戏的难度估计不在于拼图本身,而在于附着在拼图身上的灵异现象。
      
      既然如此,他也不急着拼拼图了。
      
      有实物参考,他的速度能进一步提升,大概能在十分钟内完成拼图。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白言决定用十五分钟完成拼图,另外的十五分钟用来搜集线索。
      
      先把拼图放在桌面上,白言开始仔细地打量书桌,试图找到有用的东西。
      
      在书桌的桌面上,除了他刚刚放上去的那幅拼图,还凌乱的堆放了一些文具。
      
      书桌的桌面上堆满了废弃的图画纸,断裂的油画棒,以及食物的残渣。
      
      白言捡起一张有内容的图画纸细瞧,只见大片的画纸被铅笔涂黑,而在画纸的中央,则用蜡笔涂了四个挂着诡异微笑的红色的小人。
      
      “有两个小人明显比另外两个高一些,大概是父母和两个孩子,一家四口?”
      
      画纸上的火柴人十分拙劣,看起来像是小孩子的涂鸦。
      
      根据线条来看,白言猜测作画的应该是个小学生,他把画纸翻面,结果在纸的背面发现了两行字——
      
      [一年级二班,辛萌。]
      
      “还真是个刚上小学的小朋友,辛萌,按名字来看应该是个女孩。”他自言自语道。
      
      为了确定没有遗漏信息,白言又翻开其他画纸,发现每张画纸上的内容都大同小异,于是他把画纸放好,又开始翻书桌前椅子上的一个书包。
      
      椅子上的书包是亮粉色,上面印着可爱的卡通图案。
      
      书包里放了语文、数学几本课本,以及一些作业本子。
      
      白言大略翻了一下,课本除了写了辛萌的名字,干干净净,没有被使用过的痕迹。
      
      最后,他从书包的夹层里找到了一本日记本,同样也在封面上歪歪扭扭地写着辛萌的大名。
      
      按照书包上斑斑的血迹来看,这位叫辛萌的小女孩早已凶多吉少。
      
      既然当事人已经死了,那么就无所谓隐私权。
      
      于是,白言打开日记本,发现上面断断续续写了不少东西——
      
      “4月16日,晴,今天小花和欢欢没有来上ke,上学好无liao,我不想上学。”
      
      “5月2日,阴,弟弟失zong了,爸爸妈妈很nan过,我也很nan过。”
      
      “5月19日,阴,还是没有找到弟弟,爸爸妈妈怕我也不见,让我呆在家里,别去上学了,可我想去学校,找小花和欢欢玩。”
      
      “5月28日,阴,爸爸妈妈没去上班,每天都zhou着眉头,我问为什么,他们更nan过了,妈妈抱着我不停的哭,是在想弟弟吧。我也想弟弟了。”
      
      “7月1日,阴,爸爸不见了,妈妈成天都在哭,我也哭了,找不到爸爸了。”
      
      “7月6日,晴,妈妈出去买东西,没回来,妈妈也不见了。我很害怕,不敢出去,我关上了门,我要等妈妈。”
      
      “7月7日,阴,妈妈没回来。”
      
      “7月8日,阴,妈妈还是没回来。”
      
      “7月9日,阴,找不到妈妈,我天天吃qiao克力,我数了数,还sheng下十二块,我要等妈妈。”
      
      “7月10日,阴,妈妈回来了,还把爸爸和弟弟带回来了,我很高兴,可我也很害怕。妈妈的脸好白,我担心地拉她的手,妈妈的身上liangliang的好吓人,她说她好冷。”
      
      “7月11日,阴,爸爸好饿,老qiang我的东西吃,我很生气,弟弟也不听话,但爸爸妈妈都干自己的事,不管他。妈妈把门钉起来了,她说我们一家以后都不出去,这样就安全了。”
      
      “7月12日,?,好疼啊,好疼啊,动不了,我好疼啊,我动不了,妈妈抱着我帮我写日记,可是我好疼啊。妈妈,能不能带我去看医生,我真的好难受啊。”
      
      “7月13日,?,我好难受,我看着爸爸吃东西,看着弟弟玩,自己却动不了,我好难受。但妈妈说我们一家人会永远在一起,我们很幸福……”
      
      日记写到7月13日就结束了,白言往后翻了几页,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别的字迹,看样子辛萌的日记就到此为止了。
      
      快速翻完日记,白言合上日记本整理了下思路。
      
      从日记的内容来看,这个叫辛萌的小女孩还在上学,可是有一天她的弟弟失踪了,然后,紧接着她的爸爸也失踪了,最后是妈妈。
      
      在妈妈失踪后,这个小女孩就一直在家里等待,害怕的不敢出门,结果三天过后,她的妈妈带着失踪的弟弟和爸爸回来了。
      
      如果看到这里,还是一个比较正常的故事,然而从辛萌的描述来看,她的父母回来后表现的很不正常,一个身上冷的吓人,另一个像患了暴食症似得不停的吃东西,连女儿的食物都抢,显然是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发生在了这两人身上。
      
      联系到‘灵异拼图’这个主题,白言觉得他大概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结合日记本的内容,该不会一会拼拼图的时候这一家四口的鬼魂会出来捣乱吧?
      
      当然,日记本只描述了父母和小女孩的诡异之处,没有过多描述弟弟。
      
      在辛萌的日记里,只提了‘弟弟不听话’,但白言可不认为这孩子会好端端的活着。他全家都已经不正常了,而且门也被钉起来,一家四口都被困在房间里,没有多余的食物来源,他一个不到六岁的小孩,能安全的、以人的形态‘活着’吗?
      
      搞不好,辛萌的弟弟和她的爸妈一样,在回归之前就早已死了。辛萌完全是引狼入室,让三个不再是她亲人的鬼进了原本安全的家!
      
      思考间,白言听见右边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他一边思索着,一边听那边的推搡和争吵。
      
      在衣橱旁边,那名新人男子和初中生吵了起来,因为经过交流,他们发现两人的拼图上都印着可怖的‘鬼’,但初中生拼图上‘鬼’的面积比男子小了不少,所以男子威胁初中生,想让他把拼图交出来,而把自己那幅大片是‘鬼’的拼图丢给初中生。
      
      可初中生也不傻,所以不管男子如何威胁,他都死死护着拼图不撒手。天真初中生可能以为这样就能护住他的拼图,但以白言多年煽风点火的经验来看,他再不松手,那名壮年男子就要忍不住动手了。
      
      不过,他们说拼图上有鬼,为什么他的上面没有?
      
      白言反射性地看向正站在食品柜前侧着脸看着拼图的女人。女人也找到了拼图,可恨的是白言视力太差,女人的面容在他眼里模糊不堪,根本看不清她的表情,因此无从推测她的拼图上是不是有鬼。
      
      ……算了,就先假设她的拼图上也有鬼好了。
      
      白言还想在初中生和男子之间的冲突上插一脚,怕引起他们的警惕,就没有贸然出声向女子发问。
      
      反正就两种可能,女子的拼图上有鬼,女子的拼图上没有鬼。
      
      如果是前一种,那显然是他的这幅拼图出了问题,这说明一定有关键的线索隐藏在拼图里面。而如果是第二种,那说明这个游戏分两种模式,拼图上没有鬼的两个人是另一种玩法,更难或更容易都有可能。
      
      但无论是哪一种假设,再检查一遍拼图都是必须的。
      
      于是,白言决定再看一遍拼图。
      
      他的视力较差,就弯下腰,凑近了去看书桌上的拼图。他把重叠在一起的碎片分开,好把每一块尽收眼底。
      
      看了足有一分钟,他才看出了这幅拼图的诡异之处。
      
      在一片拼图上,对应着椅子的碎片上竟有一张扭曲的脸——
      
      仔细一看,那张脸黏在椅子的靠背上,四肢也扭曲成一团麻花,缠绕在四条椅子腿上。
      
      白言定神细看,这竟是一个四肢着地的人,她的脖子被痛苦地拧长,好叫整张变形的脸都贴在椅子上。
      
      看到这块碎片的瞬间,白言的心中就有了明悟,他终于知道,日记里的小女孩为什么最后会那么痛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