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因倪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0-19 00:08:3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 梦境中的怪物 ...

  •   第3章
      
      感觉到那花瓣变成的蠕虫爬到自己的脚上,桑若漠然地说了声“有趣”,随即将那条爬到他雪白脚背上的蠕虫掀了下去,用脚将那蠕虫碾成粉碎。
      
      “噗叽”淡粉色的汁液喷溅出来,将桑若的脚都染了色,一个滚圆的小球从蠕虫碎裂的头部滚了出来,桑若弯腰将小球拾起来,发现那是一只眼珠子,跟人的眼珠子一模一样,与桑若对视的瞬间,还闪过了一丝惶恐之色。
      
      桑若看着那只眼珠子,若有所思的问:“你在害怕?你是什么东西?”
      听到桑若的问话,手中那只眼珠子越发瑟瑟发抖起来,看起来颇为有趣。
      
      因为在梦境中遇到过塞尼尔,所以桑若不会完全将梦中的一切都当成自己的造物,尤其在现在找不到塞尼尔的情况下,任何奇怪的梦中生物桑若都有兴趣交流一番。
      桑若面无表情地捏了捏手中语法惊恐的眼珠子,正想着用什么方法严刑拷问一下时,屋里突然出来哒哒哒的脚步声。
      
      桑若转头,床边不远处的落地镜后,似乎有一道人影在镜中一闪而过。
      
      桑若皱眉走了过去,站在镜子前,镜中的倒影也跟着走到桑若面前,不过镜子里的桑若,虽然长得和他很像,但是头上却带着两只怪物般的长角,血盆大口,虎背熊腰,青面獠牙,还有这一对尖锐的骨翼缩在背后。
      
      桑若意念一动,镜中的骨翼膨地一声张开,而镜外的他,落在地面上的影子似乎也多了一对骨翼,那阴影仿佛凌乱着肆意生长的枯树枝一样,在屋内张牙舞爪,在张开的瞬间刺穿了屋内四处漂浮的家具。
      
      镜中的恶魔倒影笑了,对着镜子外的桑若咧出了诡异的笑容,血盆大口瞬间咧到了桑若的耳朵下。
      
      虽然这些变化在桑若意料之外,但是桑若并没有从中感觉到危险。
      跟着塞尼尔混了这么久,桑若早就学会了如何充分地控制自己的梦境,只要他想,他可以随时将这些来到他梦里的异生物碾碎驱逐出境,所以桑若也并没感觉到恐惧。
      
      倒是桑若手中掐着的眼珠子,看到这一幕后似乎害怕极了,仿佛遇到了隐藏的恶魔变身的一幕,极度惊恐下,它竟成功挣脱桑若的禁锢,叽地一声在地上一弹后,就嗖地飞出了窗户。
      
      桑若走到窗前时,已经不见了那只眼珠子,再回头望向刚刚的镜子,镜子中的倒影也恢复了正常。
      
      桑若沉吟片刻,有了些猜测——这也许,不是他自己的梦?
      
      ·
      
      “呜哇!”
      
      大清早的,隔壁不远处就传来孩童尖锐的哭嚎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桑若皱眉片刻,就听到外头一阵走动,和女仆们隐约传来的安慰声,似乎还提到了桑若的名字,尖锐的哭嚎声很快变成了抽噎淡去。
      
      桑若没有理会,掀开衣服,赫然发现腹部的伤口,在睡了一觉后竟然又愈合了很多,快比得上他冥想及炼体术一天的效果了。
      
      【嘀——宿主沉睡中吸收到未知能量,芯片能量得到补充,宿主身体加速愈合中。】
      
      芯片的提醒让桑若回忆起了梦中遇见的那个眼珠子:“未知能量?”
      
      【类似情绪能量,数据不足无法分析。】
      
      桑若没有继续这个问题,而是开始了他的炼体术,就算不为了身体伤势,炼体术也能让桑若更快速地掌握自己的身体,适应原身的战斗记忆。
      
      作为皇家骑士学院的三年级首席,一个四级骑士的高材生,可以说原身只要成功毕业去参军,起点至少就是勋爵,一旦立功更是能乘风而上,可惜不知是何原因,他竟然遭到了附魔武器的偷袭。
      那种来自于巫师的手段,并不是凡人可以抵抗的,哪怕原身已经是中阶骑士。
      
      桑若做完了两遍炼体术后,感觉到身体状态达到巅峰后,进入冥想中开始接收芯片整理过的原身记忆。
      
      在脑海中,桑若仿佛变成了那个四级骑士桑若·兰西尔,每一次挥剑,每一次斩落,练习、受伤、失败、屈辱,也有一次又一次的荣耀和胜利……直到最后那不可战胜的力量和绝望将桑若淹没。
      在一片紫色的光芒中桑若蓦然睁眼,额头溢满了汗珠,仿佛在这刹那之间经历了一次由生到死的体验。
      
      “那是……巫师的力量?”桑若喃喃自语,心中无法自抑地对这种强大的力量产生了渴望。
      
      ……
      
      反复地冥想和记忆整合,让桑若对原身的身体记忆吸收达到了七成,损伤的力量和体质也都恢复到了2.5以上,至于桑若的精神力,更是达到了5.3,虽然对这个世界还不太了解,但是桑若知道这应该是一个很高的数值了。
      一天过去,夜晚时分桑若再次进入了梦境。
      
      梦境的入口还是桑若在兰西尔宅的房间,此时这里仍然感觉不到塞尼尔的气息,桑若正想着要不要起身在这个新的梦境世界探索一番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哒哒哒脚步声。
      
      桑若打开门朝外走去,空荡荡的走廊上,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刚刚还在跑的脚步声,在桑若出现的瞬间停了下来,仿佛一只藏在暗处的小老鼠忽然看见了猫。
      
      桑若循着脚步声消失的方向,对着空无一物的地方道:“我看到你了。”
      
      !!!
      
      桑若感觉到空气中传来一种让人愉悦的惊恐,很快,更加急促的脚步声忽然出现,哒哒哒哒乱糟糟地回荡在空荡的走廊上,好像有个什么小东西,正胡乱地亡命奔逃着。
      
      桑若不紧不慢地跟在那脚步声后,直到走到了一扇门前,停下脚步。
      
      可怜的。
      桑若似乎都感觉到了那门后那小动物,倒抽凉气捂住了嘴,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惊慌恐惧,无处可逃。
      
      桑若面无表情地将门推开,透过门缝漏出来的光,他看到脚下自己的影子正在发生古怪的变化,头上拉长的角,身后张开的翅膀,就像刚刚桑若在镜子中看到的那个倒影一样。
      
      “啊——!”
      从屋里传来的高亢刺耳的尖叫,瞬间穿透了桑若的身体,桑若感觉到一股古怪的波纹,仿佛水一样,随着那恐惧的尖叫涌入他的身体,涤荡着他的肉身和灵魂……很舒服。
      
      这一瞬间,桑若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很久没有休息,精神紧绷到极致的人,忽然放松了下来,回到了母胎之中。
      
      桑若晃神片刻,强制自己清醒过来后,而后伸出手拍在自己的肩上。
      
      很快,一团仿佛果冻的灰褐色光芒,就被桑若吸了出来,凝聚到他的掌心中。
      桑若凝视着手中的光团,想起白天时芯片所说的帮助他修复了身体的未知能量,难道就是这个?
      
      ·
      
      “呜哇!”
      
      又是清晨,又是熟悉的孩童的尖锐的哭叫,又是一阵兵荒马乱般地安慰声……
      
      桑若清醒地睁开眼睛,隐约明白了夜晚中经常闯入他梦境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奥里·兰西尔,住在桑若不远处的小堂弟。
      虽然不明白为何两人的梦境会交错,但是……
      
      【嘀——宿主沉睡中吸收到未知能量,身体大幅度愈合中。】
      
      桑若掀开衣服摸了摸腹部已经愈合的疤痕,不止是外在的伤口,连内部的伤势也好了很多,还有原身在成长中留下的一道道伤疤,似乎也在变淡。
      虽然已经被损毁的气海仍然是个问题,但是如果继续按这个情况下去,也不是没有恢复的希望。
      
      倒是多亏了那个总是闯入他梦里的小堂弟了。
      
      “呜哇……”
      今天女仆的安慰似乎不怎么管用,从桑若睁开眼就听着奥里哇哇大哭到了现在,大概有一刻钟时间没停过,连嗓子都嚎得有些嘶哑。
      
      桑若走到窗前,隐约听到女仆无力地安慰着:“……小少爷,只是个梦而已,不要害怕。梦里的怪物不能伤害你的。”
      
      奥里似乎不信,埋头痛哭:“呜哇!”
      
      “梦里的怪物伤害不了小少爷的,怪物真的跑出来,大少爷会帮你打跑怪物的。”
      
      “哇!!”听到大少爷的名号,奥里哭得更大声了。
      
      尖锐刺耳声音让桑若的眉心一跳一跳的,他走到窗前不耐道:“奥里,闭嘴。”
      
      桑若的声音不大,完全有可能被淹没在那哭嚎声中,但意外地是,嚎哭地仿佛什么都听不进去的奥里却清楚地听到了桑若的喝止,嚎啕声戛然而止,改而成为了一种更加惊悚惶恐的抽泣,好像被吓坏了的小动物般,在女仆的安慰声中瑟瑟发抖,抽抽噎噎地不敢再发出声。
      
      桑若完全没有吓坏6岁小孩的羞耻感,满意于已然恢复的安静,继续自己的冥想和炼体。
      
      ·
      
      “费斯·兰西尔不同意卖掉那所祖宅?为什么,他不是只有桑若一个儿子吗?为了振兴家族,将所有的希望和心血都花费在自己的儿子身上,现在他儿子出了事,他居然会不想尽办法救治?”菲尔德侯爵听着手下的汇报,皱起了眉,喃喃自语,“难道他知道那个秘密……不对,应该是不知道。”
      
      管家躬身道:“大人,有消息说,兰西尔家里还有个小崽子,是费斯·兰西尔远方堂哥的儿子。兰西尔伯爵在桑若受伤后就不闻不问,并提升了他侄子的待遇和地位,似乎是将继承家族并振兴家族的希望,放在了这个小崽子身上。”
      
      菲尔德侯爵闻言面色古怪:“可那又不是他自己的儿子。”
      
      管家:“费斯伯爵大概是个将家族荣耀放在第一位的人。”
      
      “最近几天有消息传出,说是桑若成功活下来后,兰西尔伯爵和赫尔曼家有了联系,好像是想让桑若和赫尔曼家的小姐联姻。据称,兰西尔伯爵和赫尔曼家达成的内部条件是,只要桑若入赘过去,为兰西尔家生下一个继承人,可以帮扶兰西尔家族一把,包括以后让奥里·兰西尔进入一些高等贵族院校。”
      
      菲尔德侯爵不禁有些佩服地感叹道:“真是失算了。这个冷血的老顽固,看来我们一开始就搞错了方向。”
      
      管家:“大人,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菲尔德侯爵冷笑:“自然是干掉这位兰西尔伯爵!既然这个兰西尔不识抬举,那就换一个兰西尔来和我们谈。等继承权落在桑若手里,我想他会很愿意卖掉这个老宅子,换取一些治愈自己的希望。”  
      灰鸽的法律规定,如果一个家族没有了继承人,所有财产都会被国家收回,全面考察后再进行拆解变卖。房产之类的,越有历史考察得就越仔细,菲尔德侯爵若不是怕那个东西暴露,根本不需要这般大费周折。
      
      “是!”
      
      菲尔德侯爵叮嘱道:“务必要快、要谨慎,不能让其他人发现了端倪。德温·坎农那个废物!说是什么首席之下第一人,明明已经给他提供了那么好的条件,甚至提前给桑若·兰西尔下了药,他居然都不能凭自己打败桑若,最后还是动用了附魔武器,可能已经引起一些人的注意了。”
      
      “遵命!”
      
      

  •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亲觉得这本感情戏会比较多,也会出现的比较早,我觉得……大家可能想多了⊙ω⊙(←来自一只大龄单身狗的凝视)
    我们还是先好好升级吧!
    感谢天使们的支持,谢谢大家的留言、地雷、营养液,爱泥萌么么哒!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