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因倪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07 10:21:1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1 噩梦中的友人 ...

  •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我手机通地府》开文啦,求支持=3=
    在二手平台买了个九成新的名牌手机,却没想到是盗墓贼挖出来的新死之人的陪葬品。
    #我的朋友圈总是出现奇怪的东西!#
    #总是有奇怪的人,从附近的人那里找到我!#
    #苍天逗我!我和鬼用同一只手机!#
    电脑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097943
    手机地址:https://m.jjwxc.net/book2/3097943

  •   
      第1章
      
      星历7979年,人类的肉体已经被研究透彻,只是对于灵魂,还有许多未知。
      
      ·
      
      万神帝国首都星球,皇家私立科研医院,在医院不见天日的地下基地第18层,有个被重重防卫着的手术室。
      
      ……
      
      桑若坐在金属手术台旁的一个椅子上,在安静地翻着他手中一本破旧的神话故事。
      玻璃隔开的实验室内,来来往往地白大褂正围着桑若旁边的手术台,对手术台上的人体切割动刀,不时从身体里掏出器官什么的装进一些器皿中,这些白大褂好像无一人看得到旁边的桑若,空气中充斥着让人几欲呕吐的浓厚血腥味。
      
      【神生了七个孩子,祂的第一个孩子,在混沌中出生,黑洞是祂的双眼,星河是祂的身躯,带着金辉的翅膀遮蔽了过去和未来,漩涡在祂的掌中转动,当祂注视着世界的时候,命运将会降临……】
      
      “划拉——”
      密闭的金属铁门被人强硬地拉开,桑若翻书的手一停,手术室内好像有了一瞬间的静止,桑若抬头看去,一个熟悉的红发少年探头看进来。
      
      那俊美的少年扫了一眼门内的环境后,很快就将目光放在了坐在角落的桑若身上,大海般的蔚蓝眼睛瞬间仿佛盈满了星光,超桑若招呼道:“桑若,你果然在这里。”
      
      桑若顿了一下,将手中的神话书籍合上,很快,那本破旧的古书仿佛分解了一般消失在空气中,周围似乎静止了一瞬的手术室,接着刚刚的停顿,毫无异常地衔接着继续行动了起来,动刀切割的继续往下划,负责盛装的也继续捧着血淋淋的器官往器皿里放去。
      
      “我带你去玩,别在这里待着了。”少年塞尼尔伸出了手,几乎有半米厚的合金铁门,仿佛玩具门一样被少年信手推到一边,洞开的门后却不是什么基地的情景,而是一片杂乱无章,没有顺序和上下的空间,瑰丽、奇幻、多彩,而红发蓝眼的塞尼尔悬浮在这无序的空间中,外面的一切都仿佛在围绕着他旋转。
      
      那是塞尼尔的世界,桑若心想。  
      而他的世界,只有这么一个血腥封闭的手术室而已。
      
      自从有意识以来,桑若就是这个实验室里的实验体,身边都是一些不把他当人看的实验员,会定期地从他身上切割提取各种血肉组织甚至器官,然后再用一些药剂催长出来,以便下一次使用。
      桑若从小打大唯一的朋友,就是眼前的少年,是他在梦里遇见的。
      
      是的,他现在是在做梦。
      
      回头看一眼,会发现桑若身后的手术台上,那正被白大褂们切割着的活人,赫然有着一张和桑若一模一样的脸。
      
      手术台上的那个桑若,仿佛屠夫砧板上的一块肉,被开膛破肚的胸腔在夹子下大敞,心肝脾肺被忙碌的白大褂们一个一个地割走,送到外头去。
      
      桑若双眼微眯,砰地一声巨响,手术室里的所有人和东西,都在他变化的眼神中齐齐地炸裂成两半。
      
      “啊——!!”
      惊恐的惨叫,翻到的手术台,到处挣扎攀爬的碎裂肢体,喘息、哀嚎等等,瞬间将手术室内原有的规律打破,那些割去桑若内脏的医生,那些在旁边记录数据的科研者,那长相和桑若有五分相像的男女,甚至手术台上正像养殖果蔬一样被不断宰割的他自己的肉身,仿佛被无形的手残忍地撕成两半。  
      
      乌黑的血液溅了始作俑者的桑若一头一脸,腐败恶心的味道在周遭弥漫。
      在桑若的心里,这些人的血就该是这样的肮脏恶臭。
      
      桑若看着地上那些垂死的人和惊恐绝望惶惶不定的眼神,心中有些愉悦,不过……也只有在梦里他才能做到这样。
      
      炸裂声再次响起,密集地遍布整个手术室,地上那些大块的人体残肢,在炸裂声中又烂成无数更小的碎块,最后再统统化为血沫、肉糜。
      
      桑若走向塞尼尔,一边走一边随意地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血渍,抬头看向塞尼尔的时候,塞尼尔眼中满是惊艳,似乎很喜欢桑若这个凶凶的样子。
      
      桑若低头看看自己满身血迹脏兮兮的样子,打了个响指让自己变干净,无视掉塞尼尔眼中的遗憾,桑若问他,“去哪玩?”    
      塞尼尔迫不及待地拉住桑若走向星空,俊美得不若凡人的脸上带笑:“当然是好地方!”
      
      桑若看了眼自己被拉住的手,虽然桑若很厌恶别人的碰触,不过塞尼尔,是个例外。
      
      ·
      
      万神帝国首都星球,皇家私立科研医院,在医院不见天日的地下基地第18层,仍然是那个被重重防卫着的手术室。
      
      ……
      
      半梦半醒中,桑若听到耳边有人在附近说话。
      
      “……在远古时代,代代近亲结合之人所生的孩子,是极易出现畸形或先天不足的。”
      “虽然现代已经基本解决了普通人基因中存在的问题,但是陛下您那天神后裔的基因里,还有一些特殊的血脉传承。这是涉及到灵魂层面的东西,以现今的科技也无法完全参透,也许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容不下这样神圣的血脉,所以……”
      
      由远至近,很快,就有一个熟悉到让桑若厌恶的男声冷酷地打断那科研办的报告:“好了废话少说,你只需要告诉我,这次的成功几率有多大?是否能让我儿安全地渡过成年蜕变的关卡,完全摆脱孱弱的身体束缚?”
      
      桑若完全醒了。
      桑若感觉到身上代替器官帮他维生的仪器管道已经全被拿掉,身体恢复了很久没感受过的完整,不过这显然是维持不了多久的。
      
      “成功率大概有六成,但是无论成功与否,只要开始手术,采集体的报废都已成必然。”
      
      “无妨,克隆体已经通过排异试验,就算这次真的出了意外,也并非毫无退路,开始准备手术吧。”
      
      “是,陛下。”
      
      桑若睁开眼看向玻璃墙后的那人,那个被称为陛下的男子,看起来样貌和桑若有五分相似,是桑若噩梦世界中的常客。
      严格来说,他算是桑若这身体的父亲。
      
      不过对于这个父亲来说,桑若只是用培养槽杂交培养出的物品而已。
      一百多万个星球种族中采集来的生命信息,唯一培养成功的天神血脉混种,虽然珍稀了些,但也只是一个给他亲生儿子提供备用器官的道具罢了,一个已经可以报废了的“采集体”。
      
      【滴——宿主下午好,天神历7979年14月19号,晴。检测到宿主情绪有负面毒素超标,将在三秒后开启系统净化功能,清扫毒素。】   
      【loading……负面情绪毒素净化百分之一。】  
      【loading……负面情绪毒素净化百分之十五。】  
      【loading……】
      
      桑若内心的负面情绪刚生,就仿佛碰触到阳光的雪一样,溃不成军,很快一片一片地烟消云散。
      
      桑若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放松下来,紧绷的神经,紊乱的激素,都快速恢复最佳状态。
      桑若渐渐地没有了愤怒,没有了怨恨,也没有了任何情绪。
      
      桑若大脑中的这个文娱芯片,是五年前他的精神完全崩溃且身体陷入全面自毁时,被那些科研人员强制植入他大脑中的控制芯片,可以随时监控并控制他的精神情绪,以免精神崩溃给他脆弱的身体带来负面影响。
      
      虽然这个文娱芯片也是桑若接触到外界世界的唯二窗口,包括桑若梦境中经常捧在手中的世界神话都是得自芯片,但这个让他求死不得的罪魁祸首之一,还是让桑若深恶痛绝。
      
      【嘀,负面情绪毒素净化百分之百,净化完毕!宿主,请开始你美好的新一天吧!】  
      
      一条邪恶势力的走狗。  
      桑若冷漠地想着,给这个被他取名为晋江的文娱芯片下了条命令,打开他上次看到的世界神话第1328页。
      
      桑若能从文娱芯片中获取的资讯并不多,在脑海中翻起了那本已经快被他背下来的神话故事,直到胸腔被划开的疼痛强烈到无法忍耐时,文娱芯片切断桑若的痛觉神经。
      黑暗降临,桑若再次陷入了梦境。
      
      ……
      
      半米多厚的合金门,‘脆弱’地被推到一边,门外红发蓝眼的少年塞尼尔,一开门就看到了自己的友人。
      “桑若?桑若若?”
      
      桑若站在房间中心背对着门的方向,在看着手术台上正被不断切割着的人体,没有回应。 
      
      塞尼尔伸头看了看,然后悄悄走到桑若身边。
      见桑若看得目不转睛,塞尼尔只好在旁陪着一起看。
      
      被切开的胸腔中,一双手血淋淋地捧出了桑若的肝,然后是肺、肾、脾……
      几乎所有能用的。
      
      似乎察觉到桑若情绪不对,塞尼尔安慰道:“桑若,内脏是你的,总会回来的,不用担心。”
      桑若:“……就像你那些酷爱离家出走的内脏吗?”桑若已经不止一次听塞尼尔提起他那些经常胡乱溜达的内脏了,会趁着塞尼尔睡觉跑出去,像一群熊孩子一样到处去野。
      
      塞尼尔:“啊哈哈,是啊。”
      
      桑若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变成空壳,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但大概会是他最后一次。
      桑若:“塞尼尔,我要走了。”
      
      塞尼尔下意识地问:“去哪里?我陪你一起啊。”
      桑若喃喃道:“这次你不能陪我了,我得自己走。”
      
      塞尼尔正要再说话,突然发现手术室开始崩坏的一幕,这种崩坏是全方面的。
      塞尼尔那双美丽的蓝眼睛蓦然一沉:“桑若,你的这个梦境世界好像快要崩溃了,发生了什么事?”
      
      血液很快淹没了桑若的脚,并渐渐朝他小腿攀去,似乎要将他淹没在这斗室之中,而这些血水却无一例外地避开了桑若身边的塞尼尔。
      
      这时,手术台上,那双手伸向了桑若的心脏……
      轰——一块块金属墙壁被溃堤般的血流冲下,桑若脚下的血水瞬间就没过了他的膝盖。
      
      桑若甚至已经感觉不到血水下的身体,等血水没顶,桑若觉得梦境中的自己大概也会完全消散吧。
      
      忽然嗞啦一声,桑若意外地看到那正在切割他心脏的医生惊恐地化为齑粉,还有周边的那些白大褂们。
      桑若看到自己的手被塞尼尔紧紧抓住,力道大的甚至在这梦中都让桑若感觉到了一丝疼痛,桑若没想到塞尼尔竟然能够强行控制他的梦境世界。  
      
      不过,桑若冲塞尼尔摇头:“没用的。”  
      话音刚落,周围的墙壁再次垮塌了一大半,血水加速地蔓延上来,直接淹没到了桑若腰间,顿时让塞尼尔手足无措起来。
      
      这个刚刚还充满了危险气息的俊美少年,此时眼睛里充满了焦急,他用力拉着桑若,仿佛想要将他从这些血水中拉走:“你出来啊桑若,我拉你出来。”
      
      桑若看着他唯一的朋友,临死之际有个人如此关心着自己,总不算白来这世间一遭。
      桑若忽然笑了,和塞尼尔道别:“塞尼尔,谢谢你陪了我这么多年,以后不能和你一起玩了。”
      
      塞尼尔拒绝桑若的道别,皱着眉似是有点委屈又有点无奈般说:“桑若,为什么你的梦境世界会突然崩溃?我们不在一个世界,这个梦境的定位没了,我要再找到你不知要花多长时间。”
      
      桑若和塞尼尔在梦中相识已有五年,五年前桑若那次濒死的精神崩溃,却意外地使得桑若空洞的噩梦世界,闯入了一个外来者。
      据塞尼尔说,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只是有着穿梭梦境的能力,所以才会在梦中遇到桑若。  
      
      “我就要死了,”桑若回答塞尼尔,“死人是不能做梦的。”
      
      “死?”塞尼尔诧异了一下,似乎对这个词汇有些陌生,然后就好像感应到什么一样高兴起来,“你是说你要脱离你的身体了?”
      塞尼尔眼睛前所未有的明亮,抓着桑若的手快速道:“桑若,来我的世界吧!”
      
      “……你的世界?”桑若没想到塞尼尔是这个反应,迟顿了片刻才道,“我能去?”
      
      “当然能!桑若你听我说,我和你不在一个世界,我们隔得太远了,所以我不能在梦境以外的地方接触到你。但如今你就要脱离你的身体,灵魂离体的瞬间,会触动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壁障,我就能够趁机接引你!”塞尼尔越说越兴奋,似乎在畅想什么美妙的前景一般,然后就开始鼓吹他的世界多么的多姿多彩,鼓吹他自己是多么的有权有势。
      
      这些桑若都没有听进去,他的脑海全都被塞尼尔的那个“能”字占据。
      
      塞尼尔仿佛魔鬼的低语般对桑若道:“来我的世界吧,桑若。我可以给你新的身体,新的人生,新的一切……你想要吗?”
      
      桑若感觉自己已经燃烧殆尽的生命,似乎正在一点一点地活过来。
      手术室的血水渐渐漫到了胸腔,身体的感觉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但是此时桑若却重新燃起了希望,他握紧了塞尼尔抓住他的手,“我要!”
      
      塞尼尔俊美的脸上粲然一笑,这一次他再伸手搭在桑若肩膀时,瞬间,周围快要将桑若淹没的血水,顿如被摩西分开的红海一样疯狂地脱离了桑若的身体。
      
      ……
      
      “轰——!”
      一声巨大的嗡鸣声,桑若所在的地下十八层的手术室,仿佛突然遭遇了极强地震一般,整个动荡了起来,不到片刻,周围宇宙合金制造的墙壁上竟出现了骇人的裂纹。
      
      手术室狂风大作,所有手术工具稀里哗啦地被卷起狂舞,仿佛致命的子弹一样瞬间将周围的医生们穿刺了几个来回,甚至主刀正在切割桑若心脏的那位主刀,更是直接被手术刀戳瞎了眼睛,并贯穿颅脑瞬间毙命。
      
      “啊——!”
      “怎么回事?!”
      惨叫!哀嚎!喷溅的鲜血,惊恐的人群,这一幕倒是和桑若的梦中狂想相似之极。
      只是那些变成利器的道具,都避开了躺在手术台上的桑若。
      
      突如其来的灾难发生的太快太严重,不止桑若所在的这一间手术室,甚至整个位于地下基地都仿佛遭遇了最强烈的地震一样,坍塌、震荡、碎裂。
      人类在其中就如同最不起眼的布娃娃,被一阵阵波动疯狂地撕碎,瞬间就成了人间地狱。
      
      ·
      
      梦中的手术室仿佛一个被摔在地上的玻璃瓶般轰然崩碎,里头的血水和各种残骸全部烂成一滩,只有被塞尼尔拉着的桑若脱出了这一片狼藉……  
      被塞尼尔拉出血池的桑若,发现自己身体的感知一点点回来了,虽然是灵魂状态,感觉却前所未有的好。
      
      哗——
      就在此时,那在桑若脚下坠落的梦境残骸,忽然化为血浪卷了上来,似乎不甘心让桑若这个猎物走脱。  
      
      眼看着那滔天血浪迎面扑来,塞尼尔一个拉拽,将桑若扯到身后,随即挥掌一震,那巨大到让桑若没有反抗能力的血色巨浪,刹那间被震碎成零散水花,滴答而落。
      
      这一瞬间,桑若忽然感觉到灵魂一轻,仿佛身体的最后一丝束缚消散,也仿佛是他和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丝联系被割裂开。
      
      “解决了,桑若,让我好好看看你。”塞尼尔开心地拉住桑若,捏着桑若的肩膀仿佛第一次见到桑若一样,上下打量,还在桑若胳膊上摸来摸去的。
      
      塞尼尔咦了一声:“你的灵魂好像……”
      
      没等塞尼尔把话说完,异变又起,被塞尼尔震碎的血浪仿佛被煮沸了般咕嘟咕嘟冒气泡,而后忽地剧烈地膨胀,简直像是□□爆炸时张开的蘑菇云,疯狂地引动飓风呼啸之声,将周围一切都吞噬。
      
      虽然已经被塞尼尔带到了很远的地方,桑若仍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这个巨大的仿佛要挤占全世界的血色漩涡之下,桑若和塞尼尔实在太渺小了,简直像是一个人在面对一个星球般大小的怪物。
      
      桑若喃喃道:“这是什么?”  
      塞尼尔:“这是你灵魂印记深处的东西,似乎被人召唤了过来。”
      
      桑若一愣,看向塞尼尔,只见塞尼尔面无表情地看着那血色的漩涡,仿佛是权威受到了挑衅的王一般。
      这样的塞尼尔,完全不像桑若平时认识的那个他。
      
      塞尼尔平淡地说了声“麻烦”后,蓦然用力跺了下脚,脚下的虚空瞬间被他踏出了裂缝,喀拉,空间就像玻璃一般骤然碎裂,下头出现了一片似乎完全迥异的时空罅隙,猝不及防的桑若差点掉了下去,幸好被塞尼尔抓住了手腕。
      
      塞尼尔却没有拉桑若上来的意思,反而道别般嘱咐:“桑若,你先走,等我来找你。”他手中的力道在逐渐放松。  
      桑若抓紧他:“我们一起走。”
      
      “等我消灭了它就来找你,乖,我很厉害的,灭掉它是分分钟的事……”
      说着,塞尼尔松开了桑若的手,还轻松地向桑若挥手道别。
      
      桑若失重掉进了下头的空间隧道,而同时,桑若看到塞尼尔的背后,那血色漩涡的中心黑洞里,缓缓张开了一只巨大的眼睛。
      
      桑若心中冰凉,莫名地想起了他看得那本神话:  
      【神生了七个孩子,祂的第一个孩子,在混沌中出生,黑洞是祂的双眼,星河是祂的身躯,带着金辉的翅膀遮蔽了过去和未来,漩涡在祂的掌中转动,当祂注视着世界的时候,命运将会降临……】
      
      轰——!  
      空间裂缝完全消失,桑若不断掉落,塞尼尔的身影也似乎被淹没在那片耀眼的金辉中。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