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他总对我垂涎三尺[穿书]》无牙子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07-02 02:02:1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林苏瓷打了个哈欠。
      
      今日阳光微暖,金光撒地,饭余茶后,正是补觉的好时机。
      
      阳光照在身上,晒得林苏瓷暖烘烘的。他又打了个哈欠,小爪子揩去眼角的生理泪水,身后细长的小尾巴随着节奏慢悠悠摇着。
      
      和宴柏深同住的这几天,他每天睡得比宴柏深早,起的比宴柏深晚,还比他更容易犯困。林苏瓷思来想去,觉着肯定是因为自己是幼崽,还在长身体,需要大量的睡眠。
      
      郁郁葱葱青草叶围着庭院篱笆桩,微风拂过,送来一阵清新气息。
      
      林苏瓷张着嘴打着哈欠,迈着小猫步,跳上篱笆桩边的小木墩,在暖暖温度的木墩上趴下来,瞌上眼舒舒服服午睡。
      
      林苏瓷刚睡着,梦见了面容模糊的人给他送了一台游戏机,他正玩得开心呢,那人坐在他身边,却开始动手动脚。
      
      林苏瓷浑身一震,抬手打了过去。
      
      “哎哟!”
      
      一声清晰的低叫在他身边响起。
      
      这个感觉可不像是梦里。林苏瓷睁开眼,一看,哦豁,蹲在他面前的白衣少年捂着腮帮子,指缝中露出了一丝红印。
      
      一看清来人,林苏瓷乐了。
      
      这不是小苦情望梨陈么,他怎么又来了?
      
      林苏瓷饶有兴趣看着望梨陈揉了揉脸颊很快松手,对他露出个紧张兮兮的微笑:“小猫,还记得我么?我之前来过。”
      
      见林苏瓷慢吞吞点头,望梨陈结结巴巴道:“我亲手做了小鱼干,专门给你送来了。”
      
      望梨陈手边有一个竹篮,被白色帕子盖着,掀开来,里面放了许多的灵果酿酒,还有一碟喷香扑鼻的小鱼干。
      
      望梨陈取了一条出来递到林苏瓷嘴边,哄着他:“这是我去未潮湖抓的小吞鱼,没有刺肉质鲜还灵气足,你该喜欢的,来尝尝?”
      
      放到嘴边的小鱼干的确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香味,林苏瓷嗅着鱼香味,翕了翕鼻子,眼珠子一转,落在眼前少年身上。
      
      他蹲坐起来,避开了那口小鱼干,抬起爪子摇了摇,客客气气问:“这条鱼多钱?”
      
      望梨陈笑容一僵:“……不要钱。”
      
      顿了顿,望梨陈不敢置信道:“小猫,你不会以为……我是用小鱼干来骗你……哄你钱的吧?!”
      
      他涨红了脸,咬着牙:“你是不是听他们说了什么?你别信,回涟师叔那件事,当真不是我设计骗他钱的!”
      
      林苏瓷慢悠悠摇着尾巴,轻飘飘道:“这话和我说没用的呀,你要给回涟说才行呀。”
      
      望梨陈抓了抓头发,苦恼:“可回涟师叔又不信我……”
      
      顿了顿,望梨陈颓然:“算了,先不提这个,你别担心小鱼干,我就是给你的。”
      
      “骗我吃鱼抢钱证明你是奸商,请我吃鱼不要钱,代表你所图更多。”
      
      “现在我相信你不是来骗钱的,不过……”
      
      林苏瓷歪了歪脖子,圆溜溜的眸盯了小鱼干片刻,义正言辞道:“不过真可惜,我可不是什么好猫。”
      
      他爪子直接按下了那条小鱼干,拢入自己怀里后,对着望梨陈笑眯眯颔首:“谢谢你的鱼干,除了小鱼干以外你的一切要求,请容我都拒绝。”
      
      望梨陈:“……”
      
      “小猫,我不是坏人……”望梨陈见林苏瓷扒拉了小鱼干也没有吃,想了想,索性把那一碟子都拿了出来,放在林苏瓷面前,一屁股坐地上,真情实意道,“我就是喜欢猫崽,你是我见过猫崽里最可爱的,所以想养你罢了。”
      
      林苏瓷摇着尾巴,猫脸露出喜滋滋的表情:“谢谢谢谢,我也觉着我最可爱。”
      
      “你看,我给你的小鱼干,在外面是要卖十个灵石一条的上等猫粮,比这好的猫粮我还有很多。”望梨陈干咳了声,左右看看附近没有人,厚着脸皮暗踩了四方门一脚,“四方门我清楚,师叔祖和师叔们一心向道,不在俗物,所以过的清贫,养你肯定养不好。小猫崽,我是真心喜欢你,想把你养好的。你跟我走,回玄心门。我们玄心门很有钱,要什么有什么。而且我还可以请人收你为徒,教你修行,让你以后能化形,能修炼,做一方妖修,如何?”
      
      林苏瓷碧玉的眸亮晶晶地,兴奋地盯着望梨陈:“我可以修行,做妖修?!”
      
      “当然可以了!”望梨陈被这清澈的小兽瞳眸盯着,不由自主裂开笑容,拍着胸脯道,“我有位师叔就是妖修,他修为很厉害,如今已经快结丹了!你要是跟我走,我请师叔收你为徒,如何?”
      
      “多谢多谢!”林苏瓷小爪子往望梨陈的手上拍了拍,笑得合不拢嘴,真挚而衷心道,“你真是个好人呐!”
      
      望梨陈一听这话,眼前一亮,身体前倾:“那不如我们现在就……”
      
      “你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林苏瓷已经按捺不住自己体内的熊熊火焰,小鱼干也顾不上了,整只猫弓着腰,蓄势待发,目光略过望梨陈,用露骨而礼貌的方式,送别他。
      
      望梨陈:“……???”
      
      “回见!”
      
      林苏瓷打完招呼,相信自己是一只有礼貌的小猫崽这一个形象稳定了,这才小腿一蹬,哒哒哒宛如一道旋风冲走。
      
      端着小鱼干的望梨陈张着嘴目送小猫崽头也不回离开的背影,懵了。
      
      “等等,你这是答应了没有?!”
      
      林苏瓷冲回洞府时,洞府内空无一人。
      
      他一个跟头翻到在冰床上,下一瞬,猫崽化形为半兽少年。
      
      晃着耳朵的林苏瓷套着裤子衣服,按捺不住自己哼起了曲儿,欢快雀跃的仿佛过大年。
      
      左右系了衣带,林苏瓷挽起袖子,想拔腿往洞府深处跑,想了想,按捺了下来。
      
      他坐在冰床上,摇头晃脑,眼睛直溜溜盯着岩壁另一处通向后面的幽道,眸子里闪着星光,眨巴眨巴着熠熠光芒。
      
      不久之后,从那幽光黯然的曲径洞道,走出来了一脸淡色的宴柏深。
      
      宴柏深脚步才刚一踏过转弯处,露出一片衣角,林苏瓷已经按捺不住,疯狂摇着尾巴扑了上去。
      
      “教练,我想学法术!”
      
      干脆利落的宣告,响彻洞府。
      
      宴柏深猝不及防被猫崽抱了个满怀,还未来得及把这兴奋的两眼冒光的猫崽推出去,就听见他的宣告,愣了愣。
      
      林苏瓷双手紧紧抓着宴柏深的腰,比对方矮了一个头的他仰着脸,耳朵跟着尾巴同步摇着,是难得的讨好意味。
      
      他刚刚被望梨陈点醒了。
      
      他是灵兽,是可以修行的!
      
      靠饲主养一时罢了,总不能靠着人养一辈子吧!林苏瓷若是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他可清清楚楚知道,自己也是可以的,起了的心,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柏深柏深!你教我怎么修炼吧!”
      
      宴柏深迟疑了下,还是不习惯地先推开怀里的猫儿少年,问:“怎么突然有了想法。”
      
      被轻飘飘推开的林苏瓷眼珠子一转,耳朵尾巴同时耷拉下来,垂着眸,露出了两份委屈。
      
      “还不是为了自保。”
      
      “你那个师侄,就是之前想买我的,今儿又来了。”林苏瓷心里头悄悄对望梨陈说了声抱歉,表面上,露出了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对着手指委委屈屈,“你不知道,他深深迷恋我的美色,为了夺走我,做出了何等过分之事。而我,一个刚出生的小崽崽,毫无自保之力,险些就在他的手段中被夺走了!”
      
      没错,是望梨陈先用小鱼干诱惑他的,他抵御了来自对方的诱惑,着实不易。
      
      越是这么想,林苏瓷越是理直气壮。
      
      宴柏深微微一怔,而后仔细打量了眼前低头垂眸的林苏瓷几眼。
      
      “被欺负了?”
      
      林苏瓷闻言,眼含水花,欲语还休:“哎,如果我也有修为,他还会这么明目张胆的用这种手段羞辱我,欺负我,蹂|躏我么?肯定不会的!”
      
      “柏深柏深,我被欺负,就代表你被欺负,你被欺负,那可不是四方门被欺负了么!”林苏瓷义愤填膺道,“堂堂四方门,怎么可以被一个小辈欺负!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为了杜绝这种现象,我们四方门要上下团结一致,把唯一的短板祥瑞——也就是我,要拉扯起来!”
      
      宴柏深听他扯了这么一大堆,目光一闪,若有所思。
      
      “我知道了。”
      
      林苏瓷眼睛一亮,下一瞬,宴柏深手一指过来,他顿时重新变回小猫崽。
      
      宴柏深一弯腰,从衣服里剥出蒙圈的小猫崽,拎在手上。
      
      四脚腾空的林苏瓷眼见宴柏深抬脚走出了洞府,有些懵:“去哪儿啊?”
      
      “去该操心四方门形象的人那儿。”
      
      宴柏深好整以暇,拎着林苏瓷只说了这么意味不明的一句。
      
      过了一会儿,宴柏深走到一扇门前,敲了敲。
      
      而后不等林苏瓷反应过来,捏着他的手松开,他被放在那扇门门口。
      
      宴柏深事了拂衣而去,头也不回。
      
      蹲在地上还在蒙圈的林苏瓷与应声而来开门的轻缶四目相对。
      
      “……喵?”
      
      轻缶一看见林苏瓷,露出了个头疼的表情,不等林苏瓷开口,他二话不说,刷刷刷在空中画符,一把按在林苏瓷身上。
      
      下一瞬,林苏瓷腾空而起,咻的一声,横穿四方门,穿云过海般急雷之速,撵上了走到后山小径的宴柏深。
      
      ‘啪叽’一声。
      
      林苏瓷整只猫成大字型,狠狠拍在了宴柏深脸上。
      
      飞的头晕目眩的林苏瓷被宴柏深摘了下来,拎在手里。
      
      林苏瓷想了想,抬起爪子礼貌性胡说八道:“操心四方门形象的那人说,该你的,躲不过。勇敢接受现实吧!柏深。”
      
      沉着脸的宴柏深深深看了他一眼。
      
      小猫崽适当地露出了傻笑。
      
      宴柏深:“……”
      
      头疼。
      
      林苏瓷所言也有几分道理,一只灵兽,若是就这样只会化形,以后的照顾还是要靠他来。若是入门修行,日后做了妖修,就彻底不用管了。
      
      宴柏深决定两害相较取其轻。
      
      一只灵兽如何修行,宴柏深花了两天时间整理方案。
      
      刚把教授方式摸到点眉目,之前望梨陈送来的请柬,丁也师伯结丹庆典就到了。
      
      林苏瓷本以为和他没有关系,等着轻缶他们出去吃酒席回来带点小零嘴,还捡着木棍有模有样在庭院里假装练武。
      
      “小猫崽。”
      
      换了一身新衣的轻缶从正堂走出来,他身后,宴柏深,回琏,阮灵鹄和小蓝都在。
      
      只是看起来,除了轻缶和宴柏深,其他人的表情都不太好。
      
      “嗯?”
      
      林苏瓷抬手摸了摸额头并不存在的汗,眼睛亮晶晶的。
      
      轻缶深深看了他一眼,再看了看身侧的几个徒弟,干脆利落道:“你收拾收拾,和柏深随我去玄心门。”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