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他总对我垂涎三尺[穿书]》无牙子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7-02 01:45: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林苏瓷穿着一身烟紫色的长衫盘腿坐在冰床上,反客为主似的热情招呼着宴柏深:“过来坐呀,站着干嘛。”
      
      他磕着从轻缶那儿弄来的药丸子,猫耳朵舒坦地一抖一抖,配合着身后盘着的小尾巴甩来甩去。
      
      吃饭的时候,为了他化形,轻缶又奉献了一堆药丸子。直到这个时候,林苏瓷才确定下来,他啃的不是什么价值千金的宝贝,只是报废的补丹。
      
      只是这个补丹里的灵气很充足,助他化形有用,轻缶给了他几大瓶,他索性当成了糖豆子吃。
      
      洞府里除了他,还有新饲主宴柏深。林苏瓷霸占了唯一能坐人的冰床,后他一步而来的宴柏深,只能站着。
      
      听见林苏瓷大大咧咧的这话,宴柏深看了他动来动去的耳朵,见林苏瓷毫无自觉,索性一抬手,控制着林苏瓷腾空飞起。
      
      “哎哎哎?!”林苏瓷忽地被抬起了身体虚虚浮起,吓了一跳。而下一刻,他从失控之中找到了乐趣,盘着腿拍了拍手兴奋吆喝,“再高一点,再高一点。”
      
      宴柏深:“……”深深发觉自己用错招了。
      
      被放下来后,林苏瓷还意犹未尽,双眼亮晶晶盯着宴柏深,大有主动要求再来一次的架势。
      
      宴柏深避开了林苏瓷眼神,主动说道:“你我且约法三章。”
      
      眼前的这只奶猫,活泼过头了,不控制控制,只怕他忍不了两天。
      
      “行啊。”林苏瓷拍拍手上不存在的渣滓,盘着腿颔首大大咧咧道,“我跟着你过日子,那肯定是需要点章度的,你说我听。”
      
      他没有和人合租过,可也听说,两个人住在一起,没点规章制度肯定不好磨合,还是有条有例比较好。
      
      林苏瓷老老实实坐在那儿,等着饲主宣告他们的合租条例。
      
      “第一,”宴柏深面无表情道,“要听话。”
      
      林苏瓷错愕,耳朵都竖起来了:“我还不够听话?!”
      
      宴柏深闻言,微微挑眉。
      
      他哪里听话了?
      
      林苏瓷从宴柏深的眼神中看出质疑,他瞪圆了眼,鼓着腮帮子:“我除了对厨房造成了一些轻微的爱抚痕迹,之外一直很乖吧。你说什么我听什么,这还不是听话么?”
      
      宴柏深回忆了下,不确定的发现,林苏瓷还真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可是由于他活泼跳脱过了头,短短两天时间造成了一种他无处不在的满满存在感,导致误导了他。
      
      仔细来看,他还真的……听话?
      
      宴柏深沉默了下,无视了第一条,提出第二条:“恪守一切我提出的规矩。”
      
      林苏瓷抬眸打量了宴柏深一眼,双手不自觉抱着肩膀,犹豫着问:“不会有比如要陪|睡这种要求吧?”
      
      宴柏深一手指过去,指尖一道白光戳向林苏瓷,下一瞬,抱臂的少年在白光之中缩小成一团,啪嗒一声掉进衣服堆里。
      
      黑色的小奶猫挣扎着从衣服里伸出头来,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一眨,小胡子跟着一颤一颤。
      
      “哦哟,心虚了~”
      
      小奶猫踢着小短腿乐撇撇嘲笑着宴柏深。
      
      宴柏深决定不和小奶猫计较,淡淡提出第三条:“不得干扰我。”
      
      “我肯定不干扰你。”林苏瓷抱着自己小后腿躺倒在衣服堆里,摇来晃去玩得开心,他想了想,补充道,“只要你照顾好我,我就像你的宝贝只存在你心里,绝不在你面前影响你。”
      
      他把宴柏深的定义放在一个半饲主的位置上。变成猫的时候,他需要宴柏深的照顾,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
      
      宴柏深对此没有异议。
      
      一人一猫就此达成共识。
      
      重新化形的林苏瓷一穿上衣服,就前前后后把这个洞府跑了个遍。
      
      他精力旺盛到能把洞府每一块岩壁都能摸一边,全程没有和宴柏深说一句话,可他的存在感充斥着整个洞府。
      
      林苏瓷被兽性影响了,撒着欢儿熟悉着洞府的味道,等他终于玩够了,额头都浮起了薄薄一层汗。
      
      幼崽精力旺盛是旺盛,伴随着旺盛精力的,还有消耗精力后铺天盖地的困意。
      
      而洞府,只有一张冰床。
      
      宴柏深正盘腿坐在其上,闭眸静坐。
      
      林苏瓷跑得脸冒热气,脸蛋红扑扑滚烫的,他身上穿着宴柏深多余的衣衫,烟紫色的外衫已经被他掀起来,露着胳膊腿儿,光着脚跑过来,一眼就看见闭眸的宴柏深。
      
      他脚步一顿。
      
      坐在冰床上,被寒气包裹着的男人,闭着眸的眸线弧度弯弯,纤长睫毛微翘,袅袅寒气升起,模糊了他的五官,削弱了他睁眼时隐隐带着威压的凌厉,凸显了他本来的相貌。
      
      林苏瓷看着他发呆。
      
      和好看的人能同居,随时能看见美人如画的场景,还真是不错的待遇。
      
      他也不打扰宴柏深,吭哧吭哧把宴柏深给他的一些衣服叠在一起,寻了一个干净的地方铺了个窝,躺上去就睡。
      
      林苏瓷闭着眼听着不远处岩壁水滴嗒嗒,拧着眉毛翻来覆去。
      
      他身体里就像是有一把火,烧的他热血沸腾,身体疲倦而大脑亢奋,没有一处舒服。
      
      林苏瓷又一个翻身。
      
      不行,实在是睡不着。
      
      他一头坐起来,抹了一把脸,扭头看向不远处的冰床。
      
      洞府里光线昏暗,而又安静寂静,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并看不清别的,只能凭借模糊的轮廓,依稀看出宴柏深已经平躺了下去。
      
      林苏瓷二话不说抱起一件可以当被子使唤的衣裳,起身大步走过去。
      
      冰床上平躺着的宴柏深双眸紧闭,头垫玉枕,玉冠未拆,身上的烟灰色衣衫未脱,双手交叠放在小腹,身体躺的笔直。
      
      林苏瓷困得眼睛睁不开还睡不着,浑身都憋着一股劲儿,这会儿见宴柏深不是在修行,没有打扰一说,直接把他小被子扔上去,膝盖往冰床上一跪,手撑着宴柏深腰侧往上爬。
      
      他刚一爬上去,低头,对上了宴柏深幽深的眸。
      
      清醒,不见丝毫睡意的眸,眸中隐隐带着一种意料之内的平静。
      
      四目相对的瞬间,林苏瓷嘴角一弯,小尾巴一摇一摇,笑眯眯抠着脸颊害羞道:“长夜漫漫,孤枕难眠,我来陪你睡觉,不用谢了。”
      
      说罢,林苏瓷吭哧吭哧跨过宴柏深的腰,在他身侧寻了一处勉强能躺下一人的地方,躺下去拉上他的小被子,蜷成一团,心满意足闭眼入睡。
      
      宴柏深目睹了眼前少年如行云流水般顺畅的一切后:“……”
      
      他沉沉看着身侧睡得香甜的猫儿少年,缓缓伸出了手。
      
      下一刻,盖着一件浅灰色衣衫的猫儿少年瞬间缩水,大大的衣衫下,多了一只巴掌大的小猫崽。
      
      闭着眼的小猫崽睡得香甜,耳朵胡须一颤一颤,小小的呼吸声中还伴随着嗲嗲喵音,奶里奶气的。
      
      宴柏深伸出去的手一僵。
      
      眼前的小家伙认真说来是一个刚出生的幼崽,身形才堪堪及他手掌大。
      
      睡得乖顺的小奶猫丝毫没有危机感,睡得四仰八叉。
      
      宴柏深犹豫半天,只得收手。
      
      重新躺倒睡下的他闭上眼,心里头默默念着。
      
      如今且先让让这小东西,等他长大,迟早有他好看的。
      
      来日方长,不急。
      

  •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住小可爱们,你们的牙在加班 生理期 别的事情的夹杂下奋力挣扎,更新有些更不上QAQ
    会补偿加更的,么么哒
    红包包补偿一发走起~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