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他总对我垂涎三尺[穿书]》无牙子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06-28 10:07: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林苏瓷刚落户就变回原形,还没有寻思到怎么变回去,肚子就饿了。
      
      他初来乍到,这种问题,只能去找他新上任的铲屎官解决。
      
      宴柏深显然没有一个作为饲养人的自觉,林苏瓷就没有在洞府找到一星半点有关他的衣食住行物品。没法,只能自食其力。
      
      四方门不大,林苏瓷从山腰的洞府一路摸下来,正午的阳光普照大地,正是炊烟袅袅,烧水做饭的时候。
      
      炊烟……
      
      林苏瓷蹲在篱笆桩外仰头到脖子都酸了,只看见冷冰冰干巴巴的土屋矮墙,没有等到袅袅炊烟和饭菜香。
      
      “啧。”
      
      林苏瓷左看右看也没有人,正巧距离他最近的,就是一个三面栅栏简陋的小厨房,他二话不说溜溜跑进去,搓搓小爪子,决定大展身手。
      
      小厨房不但看着简陋,实际也简陋。特别是林苏瓷爬上灶台后,看见结了蜘蛛网铁锅,都懵了。
      
      合着四方门的大家,都是喝露水的仙人么?
      
      可他不是啊。
      
      林苏瓷兴奋地搓搓小爪子,看样子,果然还是要他来拯救大家的胃啊!
      
      良久。
      
      轰的一声巨响,震彻山谷。
      
      被巨响惊动的宴柏深大步而来。
      
      厨房里到处都是焦黑,烟熏火燎的。
      
      他环视一圈,在已经烧黑了的木架上,看见了蹲成一团的黑色小奶猫。
      
      林苏瓷的眼睛不受控的缩成一条线,碧绿的眸这会儿是焦黑厨房里唯一的亮色,水波涟涟的湿润,带着惊吓过后的呆滞,看起来极其无辜。
      
      只消一眼,宴柏深就看明白了怎么回事。饶是他,也忍不住道:“你专门练过炸厨房?”
      
      林苏瓷歪了歪脑袋,大眼睛懵懵懂懂,奶声奶气叫了声:“喵?”
      
      宴柏深:“……”
      
      明明之前看了那么多美食节目,怎么操作起来,就差了这么多?
      
      林苏瓷从架子上溜下来,看着一片狼藉,心也略虚。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我就是太饿了……”林苏瓷翕了翕鼻子,眼珠子一转,奶声奶气怪上了人,“你说好的照顾我,一点吃的都不给我,我才被迫自己做饭的。”
      
      “我一只小幼崽,什么也不会,操作失误,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啊。”林苏瓷故意委委屈屈。
      
      宴柏深深深看了他一眼,并不想搭理。
      
      这时外头传来一个急匆匆的脚步声,林苏瓷顺势看去,绷着脸的青年带着一脸刻薄,看清厨房里一脸狼藉,他脸上浮起隐忍,额头青筋跳起。
      
      林苏瓷羞羞答答地朝回琏招了招手:“不好意思,饿了来做饭,发现你们家锅不认我。”
      
      回琏眼神沉沉,这时宴柏深开了口:“交给你了。”
      
      说完,他转身就往出走。
      
      林苏瓷眼睛一亮,赶紧努力迈着优雅的猫步,卷着小尾巴从冒着火气的回琏身边溜出去。
      
      他的正经饲主宴柏深没有走远,正站在不远处,投来的目光深晦。
      
      好心的饲主啊!林苏瓷眼睛一亮,蹭蹭蹭跑过去,小爪子直接勾着他衣摆,准备往上爬。
      
      “柏深柏深你真好~~”
      
      撒着娇的林苏瓷刚挂在人衣服上,他就浑身僵住不能动了。
      
      这种略显熟悉的感觉,让林苏瓷嘴角一抽。
      
      “放开我呀。”
      
      小奶猫的声音稚嫩,生气听着都跟撒娇似的。宴柏深眸中微动,低着头看挂在他脚腕上的小猫崽,伸出手指,轻轻在猫崽脸上……一戳。
      
      浑身僵硬的林苏瓷背超地啪嗒一声,掉在他靴面上,四脚朝天,猫脸懵逼。
      
      林苏瓷:“……”好气哦。
      
      宴柏深欣赏了片刻无能为力小奶猫的怒火,慢吞吞弯腰,修长的手指在林苏瓷的额头,又是轻轻一点。
      
      下一瞬,能动弹的林苏瓷翻身而起,粉红垫子的小肉爪虎虎生威拍了过去。
      
      没拍着。
      
      宴柏深长腿一迈,已经走到小奶猫够不着的地方了。
      
      林苏瓷啧了一声。
      
      是不是自己也该找个师父,学一下修真界的生存之道了?
      
      林苏瓷蹲在椅子上,他身边坐着宴柏深,为首是轻缶,正对面是一脸睡不醒的少女,四师姐阮灵鸪。
      
      这会儿四方门中,二师兄,六师弟都不在,连他一起,也才六个人。
      
      “居然开火烧饭了……”阮灵鸪斜斜靠着椅子,一脸不可思议,“咱们家有一年没有生过火了吧。”
      
      轻缶也有些感慨:“可不是。为师还以为,再也吃不到回琏的手艺了。”
      
      一年没有开火……林苏瓷慢吞吞扭头,看向宴柏深。
      
      宴柏深抬眸,落在身侧巴掌大奶猫身上,平静地移开。
      
      回琏的手艺具体如何,林苏瓷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会儿从厨房那边,已经飘来了香味,扑鼻而来,诱人得很。
      
      林苏瓷翕动鼻子,肚子都饿的咕啦了一声。
      
      “来了来了!”
      
      外头小蓝端着两个托盘,上面堆着冒着热气的几个菜,喷香扑鼻而来,林苏瓷直接站了起来,抬着两只爪子,热情招呼:“来来来放这里放这里!”
      
      一桌子的香喷喷的菜摆的满满当当,小蓝身后,板着脸的回琏端着托盘进来,依次放下饭碗。
      
      林苏瓷馋得咽了口口水,闻着这诱人的香气,扬着猫脸给落座的回琏道谢:“回琏大哥你真棒,我闻着这个饭香就知道一定很好吃!”
      
      回琏对林苏瓷的夸奖,只抬头看了眼宴柏深,没有说话。
      
      林苏瓷跟着抬头看向宴柏深。
      
      宴柏深看向林苏瓷的眼神,多了些意味深长。
      
      回琏能下厨,可是正经饲主发了话的。林苏瓷特别上道,大眼睛一眨,脆脆的声音甜甜冲着宴柏深道:“柏深柏深,有你真好,这顿饭都是看你的面子呀~。”
      
      宴柏深慢吞吞收回视线,低声道:“小马屁精。”
      
      林苏瓷掏掏耳朵,丝毫不觉着得到这个评价有什么不对。反而喜滋滋搓着小爪子,准备吃饭。
      
      等他想捏筷子的时候,盯着自己小肉垫,慢吞吞反应过来,自己是猫型,好像没法捏筷子啊。
      
      林苏瓷使了半天劲儿,也没法从猫型变成人形,抬头看向轻缶,正要请求支援,只见轻缶放下筷子,微微蹙眉。
      
      “来了啊……”
      
      什么来了?
      
      林苏瓷只好奇,只听外头传来了一个彬彬有礼的声音。
      
      “晚辈望梨陈,特来为师叔祖送请函。”
      
      望梨陈……林苏瓷眸中闪过一丝错愕。
      
      玄心门灭门之后,唯一留下的独苗苗,远走天下修了魔的,苦情孩子?
      
      他不由伸着脖子,等待这位目前为止,唯一书中有姓名的角色。
      
      得了轻缶的首肯,外头的人比较规矩,推了栅门一步步脚踏实地走过来,站在门外逆着光,恭恭敬敬行了一礼,才踏过门槛进来。
      
      “师叔祖,丁也师伯顺利结丹,将在五日后举行结丹庆典,邀请师叔祖与诸位小师叔出席庆典。”
      
      林苏瓷蹲在椅子上,看得清清楚楚,面前的是个身着白衣,看起来干净乖顺的少年郎,与之前的玄心门弟子的嚣张截然不同的恭敬有礼。
      
      望梨陈恭恭敬敬递上了请函,低头抱拳告辞时,正巧对上了林苏瓷的眼睛。
      
      林苏瓷蹲在椅子上,仰着头好奇打量着这个未来修魔的小苦情,好巧不巧与人低头来了个四目相对。
      
      他乐滋滋抬了个爪子,喵了一声打招呼以示友好。
      
      望梨陈眼前一亮。
      
      或者说,瞬间被火焰点亮般,燃烧起了熊熊火焰。
      
      “猫……崽?”
      
      望梨陈整个人都鲜活了不少,仔细打量林苏瓷几眼,满脸都写着渴望,口里头问:“师叔祖,这只小猫崽真可爱,是您刚养的么?”
      
      轻缶摇头,指了指宴柏深:“你师叔养的。”
      
      望梨陈看了眼宴柏深,明显瑟缩了下,一脸迟疑。却在又一次把目光投向林苏瓷的时候,终于咬了咬牙。
      
      “宴师叔,晚辈心喜您这只灵兽,想请您割爱,晚辈愿意用三千灵石来换,不知宴师叔……意下如何?”
      
      他面对宴柏深明显有些小心翼翼。
      
      刚准备给这个小苦情露一个笑脸,赞扬他眼光好的林苏瓷猫脸一僵。
      
      这是把他当做玩物买卖了吧?!
      
      林苏瓷看向望梨陈的眼神逐步危险起来。亏他刚刚还小小心疼了一下这个未来的可怜孩子,合着他就是个小魔头,居然想买卖他!
      
      三千灵石,姑且还算他有点眼光,没有辱没了他的身价,只是……这钱到不了他手上,跟没有有什么区别?
      
      想空手套白狼,他可不答应!
      
      林苏瓷侧了侧脑袋,目光炯炯盯着宴柏深。
      
      侧身的青年也正好,低眸看向他。
      
      一人一猫四目相对。
      
      “你想跟他走么。”
      
      宴柏深的目光幽幽,声音更是低磁沉沉,落在林苏瓷耳中,让他抖了抖耳朵。
      
      想跟望梨陈走么?林苏瓷第一反应是,坚决不能跟他走!
      
      距离玄心门被灭门也没有多久,望梨陈这倒霉孩子也要沦落修魔,如果他跟着走了,以后就要浪迹天涯去追杀反派宴然?
      
      不要命了他才这么干!
      
      林苏瓷毅然决然一爪子抓在宴柏深的袖子上,仗着他巴掌大,身体小,滋溜一下缩进宴柏深袖中,躲在他袖里抱着他胳膊,奶声奶气:“不要,我要跟着你。”
      
      四方门是个安静的世外桃源,穷也不怕,他最会挣钱了,在这里蹲着肯定比什么都强。
      
      不过宴柏深是长辈,若是对晚辈的要求抹不开面儿怎么办?林苏瓷舔了舔小乳牙,小爪子牢牢勾住宴柏深的衣袖,身子一翻,抱着宴柏深的胳膊摇晃着,吊着身子蹭着他:“我要是离开你,就死定了!”
      
      片刻后,林苏瓷听见外头传来宴柏深淡漠的声音:“我的猫。”
      
      他多余的话,没有说,但是落在外人耳中,明晃晃在说,别惦记了。
      
      望梨陈脸上难掩失望,踟蹰了半天,还是没敢要第二次,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出来吧。”
      
      宴柏深的袖子抖了抖。林苏瓷踩着他袖口往出爬时,只见一只手,托在袖口下,手心朝上。
      
      他小脚丫慢悠悠踩上去,见宴柏深手没有动,又整个身子都爬了过去。
      
      宴柏深的手很大,稳稳托住了他。
      
      林苏瓷仰着头。
      
      抱着他的宴柏深垂眸,眸中依稀有些别的东西。
      
      “小东西,跟着我?”
      
      林苏瓷把这个当做了契约的结缔,大大方方抬起爪子,猫脸认真:“那可不。”
      
      他要在四方门落户,宴柏深这个四方门大师兄,又是他的铲屎官,他肯定要跟紧了。
      
      宴柏深慢吞吞把他放回椅子上,轻声道:“你这话,我记下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迟到的更新,你们的牙牙蹲在角落瑟瑟发抖QAQ
    这章留言全红包,为了补偿,随机发一个大红包~
    然后上一章有修动,看的早的小可爱剧情衔接不上,需要重看一下哦~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