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他总对我垂涎三尺[穿书]》无牙子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07-10 21:30: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好饿啊。
      
      林苏瓷四仰八叉躺在竹篮里,竹篮摇摇晃晃,他跟着平稳的节奏弹了弹后腿。
      
      青草芳香的树林,鸟雀枝头跳跃鸣啼,拎着竹篮的沙沙脚步慢慢停下,林苏瓷小爪子搭在肚皮上,抖了抖眼皮,只见一张犹犹豫豫的脸,出现在竹篮上空。
      
      “小少主,这里灵气充足,有许多吃的,你在这里吃得饱饱的,小的之后就来接你啊。”那人逆着光看不清具体容貌,声音里的心虚,都快冲破云霄了。
      
      那人根本不等林苏瓷有所反应,哐的一声放下竹篮,忙不迭的转身就走。
      
      随着愈走愈快的脚步沙沙消失后,林苏瓷慢吞吞从空荡荡的竹篮里爬了出来。
      
      这里是一处荒无人烟的山林深处,苍翠青郁,遮天蔽日的大树密布,抬头不见天空。
      
      林苏瓷抖抖耳朵,看清楚环境后,想‘啧’一声,出口却是一声奶里奶气的喵叫。
      
      林苏瓷挺迷茫的。
      
      死后重生这种事让他给遇上了,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变成了只小奶猫。这也就罢了,偏偏,他好像还不是什么良家好猫,处境不怎么对劲,迷迷瞪瞪中,被人从猫窝偷了出来,扔到了这荒郊野外。
      
      难道他林苏瓷,就要从此做一只流浪猫,浪迹山野?
      
      林苏瓷左右环顾四周,丛林中飞鸟鸣啼,除此之外连动物的痕迹都没有。
      
      流浪猫不提,眼下活下去可能才是他的问题。
      
      还是该找些吃的,填填肚子才行。
      
      林苏瓷绕山半圈,只找到了几片野草叶子,干巴巴嚼着,一脸沧桑蹲在悬崖边,盯着一串野果发呆。
      
      命运多舛,如今连野果他都吃不到嘴,活得也太艰辛了。
      
      林苏瓷试着伸了伸爪子去扒拉野果子,距离太远,他连个草叶都没有挠动。
      
      一阵劲风吹来,抬着前爪的林苏瓷重心不稳,直接被狂风吹得前扑,林苏瓷吭都来不及吭一声,一个倒栽葱坠下了悬崖。
      
      完犊子了!这到底是做梦还是重生?一日游礼包么!
      
      不忍看自己摔成肉饼的林苏瓷紧闭双眸,等待着剧痛袭来的瞬间迎接死亡。
      
      ‘扑通’一声闷响,林苏瓷狠狠然栽进了柔软一片,把他直接陷了进去的东西里,埋了个严严实实。
      
      林苏瓷脑袋一懵,好半天反应过来,四肢小爪子在柔软草叶里扒拉了几下,小短腿踩到了底,伸出头,呸呸呸吐出口中的草叶。
      
      眼前是一排竹编篓的边沿,以及青衫布衣的发白衣领,往上,是簪着一根木棍的白发单髻。
      
      他两个小爪子搭在竹篓边沿,看着那人回过头来。
      
      这是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余岁的青年,五官清秀,带着一份俊雅。与竹篓里呆滞的林苏瓷四目相对的瞬间,林苏瓷发誓,他清清楚楚看见了青年眼睛一亮。
      
      “从天而降皆无主……太好了!这个月的伙食有了!”
      
      伙……伙食?
      
      林苏瓷表情逐步定格:“……喵喵喵?!!!”
      
      眼看青年罪恶之爪伸向他,林苏瓷腿一蹬,抢先一步飞扑,犹如飞饼一般啪叽一声紧贴在青年的脸上。
      
      “哎呦!”青年拉扯着林苏瓷,手忙脚乱的,动作却不重,没有伤到小奶猫。
      
      “小东西我不吃你,你快松开我!好歹是个灵兽,你要点尊严!”
      
      “喵喵喵!”林苏瓷呸,尊严个屁!
      
      青年撕不过小猫,只得慌慌张张从袖子里摸出来一个瓶子,举着瓶子摇晃:“小东西,这是龙息丸,开智的灵兽吃一颗就能开口说话了!让你少修炼一百年!”
      
      “外头卖几千灵石的宝贝!今儿我赔本送你一颗了!松开我啊!”
      
      林苏瓷听到这话,精神一震,任由青年把他从人脸上摘了下来。
      
      说话?!他现在急需与人沟通的能力,这可是个好机会!
      
      林苏瓷粉红肉垫往前一伸,摆出了讨要的姿势。
      
      这会儿的白发青年已经狼狈不堪,头发凌乱,满脸抓痕。青年拎着奶猫后颈,一脸无语:“你是从哪个山头上下来讹人的碰瓷猫,也就是遇上我了……”
      
      而就在此刻,不远处噔噔噔跑来了一个挽起袖子满头大汗的蓝衣青年。
      
      蓝衣青年一看见白发青年,眼睛一亮,大声嚷道:“师父!玄心门的人来了!说要抓了三师兄去伏法呢!”
      
      伸着爪子的林苏瓷一愣。玄心门,好熟悉,怎么听着有些像他看过的小说里,一出场就被反派灭了满门的宗派?
      
      林苏瓷二话不说蹭蹭跳回青年背上竹篓里,碧玉似的眼睛盛满好奇与探究:“喵喵喵!”
      
      --
      
      青年叫轻缶,是这附近山头一个名字都没有听过的宗派掌门,整个宗门连他,喘气的就七个。
      
      蓝衣服的是他五徒弟,一路絮叨,还三番五次想伸手摸林苏瓷,都被他一爪子拍了回去。
      
      不过也亏着这个叫做小蓝的青年,林苏瓷一路上听说书一样,听了不少。
      
      他们这个门派叫四方门,三师兄被人下了套,给人找上门来了,而最有能耐的大师兄在闭关,能打的二师兄不在家,没有一个能应付的,才赶紧来找挖草药的师父。
      
      小蓝对那个玄心门怨念挺深,多说了几句,而就靠着那几句里的信息,林苏瓷确定了,眼前的这个世界,还真他曾经看过的小说,《凌空剑》的世界。他这是穿进书里来了。
      
      等林苏瓷拼命回想书里头的门派,怎么也没有搜刮到什么四方门,安心了。这个四方门,和主角反派剧情都没有关系,看样子是个安全的地方。
      
      或许他可以在这个小宗门蹲着,当看4d电影一样去围观剧情?
      
      林苏瓷有些兴奋。
      
      山野开阔,峡谷流水,这个坐落在山间林前的巴掌大宗门,就像是农家散户一样,几间矮墙土房,简陋的一览无余。
      
      篱笆桩前,一堆人正在大声争执,穿着整齐白衣广袖的,压着一个黄衣裳的青年,周边还有几个少年少女,挽着袖子竖着眉毛,气氛僵硬的战事一触即发。
      
      “回琏!”
      
      背着林苏瓷竹篓的白发青年像是没有发现紧张气氛,笑眯眯招手:“来,我给你们带了好东西。”
      
      ‘好东西’林苏瓷从竹篓里扒着边沿站起来,伸脖子看戏。
      
      “师叔祖,”一个白衣广袖的倨傲青年过来勉强拱了拱手,“回琏师叔骗了小师弟的三千灵石,如今让掌门知道了,掌门要拿回琏师叔去问话。”
      
      “呸!什么骗!分明是你们设的圈套!”
      
      被压着的回琏一脸愤愤,怒不可遏。
      
      林苏瓷精神一震,看得更认真了。
      
      “小师叔说的哪里话,我们怎么会用三千灵石来骗您?”又一个白衣青年皮笑肉不笑道,“毕竟谁都知道四方门……刮干刮净,也凑不到一百灵石。给你们?岂不是肉包子……”
      
      “失礼了,长辈面前,混说什么呢。”为首的青年不轻不重呵斥了声。
      
      轻缶假装没有听出来对方的恶意,含着笑:“只怕其中有什么误会。这样好了,改日我去找我那掌门师侄聊聊。今次你们都是小辈,来这儿动手我也就不追究了,改明儿你们回去好好学学礼仪就是了。”
      
      为首的青年脸色涨红,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轻缶的辈分压得开不了口,最终悻悻道:“三千灵石不是个小事情,还请师叔祖说到做到,莫要欺负小辈。”
      
      白衣青年们脸色都不太好,敷衍着给轻缶行了一礼后御剑而起,很快消失在这一片山林平地之间。
      
      带着笑的白发青年这才垮下脸来,叹气:“三千灵石啊……”
      
      正嘀咕着,轻缶忽地想起什么似的,把装着林苏瓷的竹篓拿过来,盯着他仔细打量。
      
      “回琏,这只灵猫自天儿降,怕是祥瑞吉物,你看他值三千灵石么?”
      
      刚被松开的回琏怒冲冲道:“三个灵石都嫌多!”
      
      连三个灵石都不值的林苏瓷:“……”
      
      不等林苏瓷嫌弃这个小宗门,回琏先嫌弃了他:“师父,我们够穷的了,您就别在外头瞎捡东西,费粮食。这玩意我替您扔了。”
      
      林苏瓷:“……喵喵喵!”他受够了,伸爪子拨弄着轻缶的衣服,讨要之前说的什么龙息丸。
      
      还好轻缶拒绝了回琏,抱起竹篓甚至看懂了他的意思,塞给他一颗药丸子。
      
      “捡都捡回来了,将就养养吧,指不定长肥一点还能换些钱贴补家用。”
      
      药丸子对于林苏瓷来说有些大,他两只爪子捧着,用牙一圈圈咬着,吃得极其认真。
      
      零乱的外头被整理了下,几个徒弟跟在轻缶的身后进了正堂,看起来面色都不太好。
      
      所有人中,只有被放在桌子上的林苏瓷最为轻松,啃着药丸子发出噌噌噌的声音。
      
      叫做回琏的青年,正在愤愤说着什么,轻缶低语了几句,林苏瓷都没有听清。
      
      他这会儿听什么都像是隔着一层,模模糊糊的,不单单是听力,视力也有些模糊了。
      
      他手上的药丸子刚啃完,林苏瓷就感觉身体有些不太对劲,说话还说不出来,小爪子勾了勾轻缶。
      
      轻缶看了林苏瓷一眼,只见巴掌大的小奶猫眼睛一眨一眨,看起来晕乎乎的,不由揣摩道:“是想睡觉?这里没有准备你的房间。”
      
      林苏瓷努力了半天,只从轻缶的唇形中读到了睡觉两个字。
      
      轻缶怕林苏瓷听不懂,又加了一句:“不过这里都是四方门的地盘,你去哪儿都行。”
      
      都行。
      
      林苏瓷抓重点抓的很好,板着猫脸认真点了点头。
      
      这会儿旁边一直低头没有说话的少女抬头,把一个简陋的粗链子挂在了林苏瓷身上,笑眯眯道:“好歹是我们四方门的猫崽子,总要给个牌子,免得他瞎跑给人抱走了。”
      
      林苏瓷顾不上猫牌子这种东西了。他全身跟起了火一样,烧得他抓心挠肝的。
      
      听不清,看不清,身体也轻飘飘的。
      
      完犊子了,他是不是太信任这个轻缶,吃错药了?
      
      跌跌撞撞跑出门的林苏瓷努力辨认着方向,一路朝最向阴温度低的地方跑。
      
      他吃的到底是什么药?怎么这么难受?该不会是毒|药吧?!
      
      奋力奔跑的林苏瓷不知道,身后正堂里,回琏冷不丁问道:“师父,您刚刚给那玩意儿吃的是什么东西?”
      
      轻缶一脸坦然:“炼丹失败的药丸,成分挺好的,算是补品。”
      
      想了想,他又慢吞吞道:“不过对那小猫崽,可能会补过头。”
      
      毫不知情的林苏瓷眼前发黑,完全凭借身体的本能,找到了犹如冰窟一般寒冷的地方,一头闯了进去。
      
      舒服多了。
      
      什么也听不见看不见的林苏瓷,摸瞎乱找,在这片滴水成冰的寒冷领域里,硬生生找到了一个好似大冰块的存在,二话不说跳了上去,四肢摊开平铺成一张猫饼,感受到冰冷的寒意后,惬意地发出了一声感慨。
      
      烧心烧肺的炽热感终于降了降。林苏瓷意识也有些迷迷瞪瞪,睡着前一刻,还在认真想着,等他活下来了,一定要挠轻缶这个卖假药的杀猫凶手!
      
      阴暗潮湿的寒冷环境中,依稀有滴水凝结,滴答跌入积水中的响动。
      
      林苏瓷睡得迷迷糊糊,翻了个身,一把抱住身侧的温热身体,砸吧了下嘴。
      
      咦,他的病床上,什么时候有人了?
      
      睡着睡着忽然觉着不对,林苏瓷脑袋蹭了蹭,越蹭越不对,他意识慢吞吞回笼后,身体一僵。
      
      他该不会被人抱走,当宠物暖床了吧?!
      
      林苏瓷头皮发麻,小心翼翼掀了掀眼皮。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如漆星灿然的桃花眼,却意外的冷冰冰。
      
      这个视觉效果,完全不是奶猫的时候感觉啊?林苏瓷一愣,慢吞吞低头,只见自己浑身赤|裸,腿搭着那人大腿,胳膊搂着那人肩膀,亲密无间。
      
      他瞪大了眼。
      
      变回人形了?!
      
      欣喜不已的林苏瓷一抬头,喜悦的眸对上了那桃花眼青年,还未来得及开口,只听一道低磁沉沉的声音,在他耳畔温柔响起。
      
      “是你自寻死路,去了阴曹地府,就怪你自己吧。”
      
      林苏瓷干脆利落伸手捏住了青年的脸颊,有些困惑地自言自语:“假药后遗症怎么还带幻觉……”
      
      青年:“……”
      
      眼神幽幽的青年一把按住林苏瓷的脖子,狠狠将他压翻在冰床上!
      

  •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开了,这个文前后准备的时间太久,到了开文这天,还是忐忑爆炸QAQ
    牙牙在微博做了一个转发抽奖:微博 甜牙子。有兴趣的小可爱可以去试一波手气~
    然后开文的前三章,留言发红包。希望小可爱们,能多多宠爱我一点[害羞]
    手动比心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