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005章 风流王爷(四) ...

  •   赵明宏觉得,姜乱就是在跟自己闹脾气。
      
      他确实引起了自己的注意。
      
      不过,要是他以为这样,自己就会像以前一样对他,那他失算了。
      
      不过一个小玩意而已,是自己以前太纵容他了,忘了他自己的本分。
      
      很快,赵明宏便将这件事抛之脑后。
      
      转眼,六日后。
      
      这一日是煜王的生辰。
      
      王公贵族和朝中重臣们都会来向煜王祝寿。
      
      寿宴之后,宾客陆续离去,只留下一大堆的礼物。
      
      宋之玉和秦宿则留下来帮煜王整理寿诞礼物。
      
      其实,煜王在意的不是礼物,而是事关如今朝中的局势。
      
      如今,最可能被立为太子的是煜王赵明宏和晋王赵掣。
      
      赵明宏的母亲是皇帝最宠爱的贵妃,母族强大。
      
      赵掣的母亲则是已故皇后,有一个镇国大将军舅舅。
      
      所以,朝臣中也分为两派。
      
      一派是煜王派,另一派则是晋王派。
      
      而这送礼也有讲究,若是超出一般规格,则是向煜王示好,若是一般规格,很可能就是晋王的人了。
      
      宋之玉和秦宿清点了一个时辰,才清点完。
      
      “这位孟公子送的礼物,居然是一件金丝甲,这是孟家世代传下来的宝贝吧,出手真大方。”秦宿忍不住道。
      
      宋之玉笑了笑:“当年,孟公子流落在外两年,孟将军一直觉得愧对于他,所以很是疼爱。孟公子要什么,孟将军自然会给。如今,孟公子是王爷的契弟,与王爷同吃同住,孟将军自然是站在王爷这一边的。”
      
      赵掣有镇国大将军,而他们的煜王有孟将军,后者更强大一些,由此看,还是他们的煜王略胜一筹啊。
      
      “之玉,你说那姜乱会送什么?”秦宿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宋之玉忍不住笑了:“姜乱的礼物最有趣了,每一年都给王爷送一双鞋,换着样式,但是都土死了,不知道这次会送什么样的。”
      
      秦宿也有些想笑。
      
      果然是下等人出生,跟着王爷这么久也改变不了小家子气,难怪王爷越来越疏远他了。
      
      只有赵明宏知道,这鞋其实是有来历的。
      
      当年在战场上,姜乱陪着赵明宏上战场,有一次,遭遇一场大战,等结束的时候,赵明宏的脚都烂了。
      
      赵明宏苦笑着道:“脚变成这样,以后都无鞋可穿了。”
      
      姜乱一边替他处理伤口,听闻此言,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
      
      “以后,我为你做鞋。”
      
      再后来,赵明宏的脚治好了,当初的那段话,也当作戏言。
      
      他没想到的是,姜乱居然当了真,每年都亲手做鞋,在每年寿辰的时候送给他。
      
      赵明宏自然是不穿的。
      
      有一次,宋之玉还用那双鞋羞辱了姜乱,说他的礼物太寒碜,根本配不上王爷。
      
      姜乱无措地看了赵明宏一眼,赵明宏则一言不发。
      
      姜乱的表情委屈,但是却固执地送着鞋。
      
      今日,听到宋之玉和秦宿的对话,赵明宏也不由得有些好奇。
      
      宋之玉将礼物翻了一遍,然后得出结论,有些傻眼。
      
      “姜乱没送东西。”
      
      赵明宏的脸色不禁变了。
      
      以往,姜乱送了,赵明宏也是绝对不会穿的。
      
      姜乱送了他不在意,但是姜乱不送,他却总觉得少了什么东西。
      
      “姜乱是终于有了自知之明,知道这鞋上不了台面?”宋之玉不禁道。
      
      他说完看向赵明宏,就发现赵明宏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王爷不是该开心吗?
      
      秦宿看着赵明宏的脸色,像是意识到什么,却没有说破,而是拉着宋之玉走了。
      
      赵明宏坐在那里,盯着面前高高垒起的如同小山一般的礼物,心里总觉得有些怪异。
      
      若说之前是因为孟泽鹤与自己赌气,但是怎么都不该连自己的生辰都不送礼物啊。
      
      姜乱……他到底怎么了?
      
      赵明宏突然想到了姜乱的那句话。
      
      “你不是觉得我厌烦吗?那我以后就离你远一些。”
      
      赵明宏突然觉得有些心悸,呼吸一窒,有种惶恐的感觉。
      
      难道姜乱不是赌气,说的是真的?
      
      这般,他明明开心才对,为何会觉得不安?
      
      或许只是习惯了吧。
      
      赵明宏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终于忍不住,让管家叫来姜乱院子里的下人。
      
      “你是在姜乱的院子里伺候的?”赵明宏问道。
      
      姜乱身边就一个小丫头伺候着,哪里有其他人?
      
      只是,王爷要找姜乱院子里伺候的,管家只能随便找个就近的。
      
      这下人是个打扫卫生的,负责姜乱院子门口那一部分。
      
      下人想着管家交代的话,连忙点头:“启禀王爷,是的。”
      
      “姜乱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吗?”赵明宏继续问道。
      
      下人认真地想了想,像是想到了什么:“姜公子今天弄了很多鱼肉,像是要做饭。”
      
      下人离去后,赵明宏露出沉思的表情。
      
      做饭?
      
      姜乱一手好厨艺,是专门为他学的。
      
      今天是他的生辰,难道是为自己做的?
      
      应当如此。
      
      他的生辰,姜乱不可能无动于衷。
      
      只是奈何宾客众多,他太忙碌,姜乱根本没有邀请的机会。
      
      这时,姜乱应该做好了饭菜,期盼着他突然到来吧。
      
      这一下不闹脾气了?
      
      赵明宏的嘴唇抿了抿,想着前几次发生的事,就觉得来气。
      
      不过想想,冷夜中,姜乱看着热乎乎的饭菜逐渐冷去,也是挺可怜的。
      
      赵明宏猛然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姜乱以前在医院,经常加班熬夜,每天都睡不够。来到这里后,他发现有个好处,就是能一直睡。
      
      刚入夜,姜乱就睡下了。
      
      噔噔噔。
      
      敲门声突然响起,将姜乱吵醒了。
      
      是谁这么缺德?大半夜扰人轻眠!
      
      然而,敲门声不停。
      
      姜乱只得从床上下来,点亮了床头的灯,走到门前,打开了门。
      
      赵明宏立在黑暗里,身上还带着一股潮气,暗沉沉的目光正盯着姜乱。
      
      此时的姜乱,小脸白嫩,眼睛迷蒙,带着水雾,就像一只茫然的小动物。
      
      姜乱有些迷糊:“你怎么来了?”
      
      赵明宏觉得姜乱应该是等自己等睡着了,想到这里,心里的气又消散了一些。
      
      “你做了红烧鱼和糖排骨?”赵明宏问道。
      
      姜乱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赵明宏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走进了房间,目光落在唯一的桌子上,空荡荡的。
      
      赵明宏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还是在桌子旁坐下了。
      
      赵明宏等了片刻,不见姜乱有动作,只觉得有些气。自己已经在给姜乱机会了,结果姜乱怎么这么蠢?!
      
      赵明宏只得道:“菜呢?”
      
      姜乱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肚子。
      
      “端上来啊。”
      
      姜乱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这里……”
      
      怎么端?
      
      在姜乱继承的记忆里,煜王没有这么穷啊,不至于跟自己抢吃的啊。
      
      赵明宏的表情一僵。
      
      姜乱怎么自己吃了?
      
      不是给自己庆贺生辰的吗?!
      
      难道说他真的忘记了?
      
      想到这里,赵明宏就觉得呼吸一窒,闷闷的难受。
      
      赵明宏又气又怒,直接朝着姜乱走了过去,一只手抓住了姜乱的手,直接将他抵在了墙上。
      
      “姜乱,今天是什么日子,你还记得吗?”赵明宏忍着怒气问道。
      
      姜乱:“十二月十六?”
      
      “十二月十六是什么日子?”
      
      姜乱绞尽脑汁:“腊八后八天,除夕前十四天?”
      
      赵明宏感觉到自己额头的青筋一下一下地跳动着,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气闷。
      
      姜乱居然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辰!
      
      赵明宏深吸两口气,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入了魔。
      
      自己在意这些做什么?
      
      姜乱做的鞋子太丑了,根本配不上自己王爷的身份!
      
      姜乱忘了自己的生辰正好,自己也不需要他记得!
      
      最好姜乱永远别再缠着自己了!
      
      赵明宏气得踹了一下门,气呼呼地离去了。
      
      这时,明则院,孟泽鹤披着黑色的披风,站在门外。
      
      门里摆着一堆礼物,偏偏不见赵明宏。
      
      孟泽鹤问门口守着的小厮。
      
      “王爷去哪了?”
      
      小厮道:“王爷去了北院那边。”
      
      想到北院住着何人,孟泽鹤的表情骤然白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