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002章 风流王爷(一) ...

  •   姜乱推开门出去的时候,就看到外面两个嚣张跋扈的小厮正围着一个可怜兮兮的小姑娘。
      
      那小姑娘十二三岁的模样,扎着两个发髻,满是稚气,眼睛很大,有些可爱。但是此时眼睛发红,扁着小嘴,十分可怜。
      
      姜乱走了过去。
      
      那俩小厮是孟泽鹤身边的,见到姜乱一点也不害怕。
      
      “姜公子,这小贱人居然敢偷厨房的炭火,你就说说这怎么办吧?”
      
      他们看着姜乱,似乎很期待姜乱的反应。
      
      姜乱看着那小姑娘。那小姑娘叫小荷,算是唯一真心对姜乱的人。姜乱落到这步田地,食不果腹,又冷又饿,都是小荷在外面找吃的,找炭火。也因此,小荷没少受到孟泽鹤手下的人的针对。
      
      而这姜乱,心里只有赵明宏,生怕被赶出王府,被刁难后不是反击,而是带着小荷一起道歉,甚至跪着哀求。
      
      这些人各种找茬欺负小荷,其实就是为了羞辱姜乱。
      
      “姜公子,下人偷东西可是要被赶出王府的。”
      
      “这不会是姜公子指使的吧?指使的人也是要受罚的。”
      
      那两个小厮步步紧逼。
      
      接下来,姜乱肯定会带着那丫头一起跪地求饶。
      
      他们等着看好戏。
      
      姜乱嘴唇抿了抿,他的本性就是一枚小钢炮,谁惹他,他就狠狠怼回去,从来不知道‘委曲求全’是何物。
      
      他和宋璟在一起后,脾气收敛了很多,没有再和人吵架了,这两人成功引起了他的吵架欲。
      
      “偷东西?偷了多少东西?哪里偷的?”姜乱问道。
      
      那两个小厮被他问愣住了,这不过一个由头而已。
      
      “一……一斤炭,厨房偷的!”其中一个小厮道。
      
      “就那么点炭火,都要偷,孟泽鹤果然是勤俭持家。”
      
      “尽心尽力给人暖床,最后连点暖身的炭火都要偷,这传出去,丢脸的是赵明宏吧。”姜乱‘啧啧’道,其实也是在感叹原主。
      
      那两个小厮的脸色有些发白。他们找个借口而已,要是因此败坏了公子和王爷的名声,公子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刚刚你们说要把我赶出王府?”姜乱继续问道。
      
      偷东西的借口不敢再用,那两个小厮讷讷不成言。
      
      “你们也是孟泽鹤的狗吧,你们主子伺候的男人,都是我睡腻了的。你们是没资格赶我出去的,这不合规矩。要赶我出王府,也该赵明宏来,你们去把他叫来吧。”姜乱为两个小厮出谋划策。
      
      那两个小厮在姜乱强大的气势下瑟瑟发抖,缩成一团,好不可怜。
      
      他们大概怎么也没想到,那个懦弱可欺的姜乱,居然把他们给欺负了。
      
      “我给过你们机会的,你们不叫就算了。”
      
      姜乱的手放在小荷的脑袋上,让她跟着自己进了那破烂的房间。
      
      小荷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姜乱,像是不认识了一般。
      
      姜乱没有解释,因为他觉得没必要。
      
      姜乱的肚子‘咕’了一声。
      
      小荷连忙道:“公子,我去给您找点吃的!”
      
      去搞吃的,又要被羞辱一番,而且拿来的都是冰冷的馒头。
      
      “小荷,我记得有一个首饰盒。”姜乱道。
      
      他继承了这一世的记忆,对这首饰盒很有印象。
      
      小荷的表情复杂:“公子,您……您这又是何必?”
      
      只说那首饰盒里的东西,都是之前煜王送给公子的,公子很宝贝。最近一段时间,煜王都不来看公子了,公子只能对着那首饰盒睹物思人,时常看着看着就哭起来。
      
      小荷心里不忍,便将那首饰盒藏了起来。
      
      刚刚公子那般表现,小荷还以为公子想通了呢,没想到还是陷在这坑里出不去。
      
      姜乱的眼神很坚定,小荷只能从床底下,将那首饰盒拿了出来,递给了姜乱。
      
      姜乱接过那首饰盒,打开,便见里面不少值钱的东西。
      
      姜乱拿出一块玉佩,那玉质透明,毫无杂质:“这……”
      
      “这是当年在宁城的时候,王爷送给公子的第一样礼物。”小荷道。对于这些东西的来处,公子时常念叨,小荷已经能倒背如流了。
      
      小荷看着那玉佩也有些难过,公子这般好的人,王爷为什么就不珍惜呢?
      
      “这玉佩能吃好几顿饭吧。”姜乱道。
      
      小荷:“……”
      
      好像有哪里不对!
      
      ……
      
      一处酒楼。
      
      这里是京城最繁华的酒楼,许多达官贵人在这里会友议事,这里的东西也贵得厉害。
      
      靠窗的包厢中,三个年轻人坐在那里。
      
      其中一位,穿着锦衣华服,剑眉星目,棱角分明,面容俊朗,浑身透着一股华贵之气。
      
      男人靠坐在那里,有些痞气,不怒自威。这便是煜王赵明宏。
      
      其余两位,穿白衣的是吏部尚书家的公子宋之玉,穿黑衣的则是今年的新科状元秦宿。
      
      “圣上在顾虑什么?王爷文韬武略,不是最好的太子人选吗?”宋之玉忍不住道。
      
      今上有四子,最小的儿子都已经封王,但是却一直没有立太子。群臣数次上谏,今上却依旧拖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秦宿只说了三个字:“晋王府……”
      
      宋之玉有些轻蔑:“那个瘸子!”
      
      赵明宏的眼神一下暗了下去,面部的棱角更加分明:“不可胡说!”
      
      宋之玉轻哼一声,不以为然,看向窗外,这一看,就看到一个不得了的人物。
      
      “王爷,你家那兔儿爷是狗鼻子吗?居然连这里都找到了!”宋之玉的声音里带着轻蔑。
      
      赵明宏也往窗外看去。
      
      只见一个纤弱漂亮、皮肤白皙的少年,正好进了酒楼。
      
      赵明宏的眼睛里不由得闪过一丝不耐烦。
      
      他在最落魄的时候遇到姜乱,看着楚楚可怜的少年,心生爱怜,想要保护他。两人过了一段相爱相守的日子。
      
      后来回到京城,姜乱看着他的众多姬妾,闹过一次。那时,赵明宏喜欢他,都哄着他。
      
      再后来战事起,他带着姜乱一起出战,少年一直默默地陪在自己身边,两人的感情又深了一些。
      
      回到京城后,赵明宏疼过姜乱一段时间。但是渐渐的,只要他去其他姬妾那里,姜乱都会闹一次。赵明宏突然发现,或许是自己太纵容,姜乱要得太多了。
      
      这般反复,赵明宏逐渐变有些不耐烦了。
      
      孟泽鹤入府,他任由孟泽鹤将姜乱赶进那小破院子,就是想让姜乱认清自己的身份。
      
      这段日子,姜乱倒是安生了一些。
      
      结果没想到,他那性子又犯了。自己有一段时间没见他,姜乱居然找到这酒楼里来了。
      
      “王爷,要不我去逗逗他?”宋之玉看出了赵明宏的不耐烦,才道。
      
      宋之玉最看不起姜乱这种人了,明明是个男的,却跟个娘们的似的,天天缠着一个男人。被说两句,就眼眶发红,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赵明宏闭着眼睛,俊朗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宋之玉明白了他的意思。
      
      姜乱由小二领着去空桌,这时,旁边的包厢突然打开。
      
      “兔儿爷。”宋之玉叫道。
      
      姜乱扫了一眼,就看到了他。
      
      姜乱其实已经认出了他。
      
      在这一世姜乱的眼中,对宋之玉是有些畏惧的。宋之玉是赵明宏的好友,很看不上他,言语之间多是嘲讽。但是,他还是希望在赵明宏的好友那里留下一个好印象,所以一直都忍耐着。无论宋之玉说什么做什么,他都生生受着。
      
      但是,现在的姜乱不一样了。
      
      他不喜欢赵明宏,也不需要去讨好赵明宏身边人了。
      
      姜乱的脚步未停,继续往外走去。
      
      宋之玉看着他不理人的模样,气一下就冒了出来。
      
      这兔儿爷什么时候这么大脾气了?
      
      宋之玉走到了姜乱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兔儿爷,你怎么不理人呢?”宋之玉挑着眉道,眼睛里带着一丝怒意。
      
      姜乱看着他,表情认真:“狗朝着你叫一句,你会理它吗?”
      
      宋之玉:“当然不会……”说着反应过来,怒道,“兔儿爷,你骂我是狗?”
      
      姜乱没有丝毫畏惧:“我只是问一个问题,如果你非觉得自己是狗,我也没办法。”
      
      宋之玉俊脸气得发红:“兔儿爷,信不信老子宰了你?!”
      
      姜乱面无表情:“朗朗乾坤,天子脚下,富家子弟滥杀无辜。那京城的百姓还真得谢谢你,添了一条茶余饭后的谈资。”
      
      “你你你!”
      
      “这位公子,麻烦你让一下。”
      
      “老子非不让!”
      
      “你这样有违种族的优良传统。”
      
      宋之玉疑惑:“什么优良传统?”
      
      “好狗不挡道。”
      
      宋之玉被骂了,反而很兴奋抓住了姜乱的把柄:“看吧,你明明在骂我是狗!刚刚还狡辩!”
      
      秦宿:“……”
      
      秦宿在旁边等着看好戏呢,他怎么也没想到好友居然被反杀了。
      
      这姜乱,和上一次见的时候,似乎真的有很大不一样了。
      
      这里是达官贵人的聚集之地,因为这动静,已经有不少人围观了。
      
      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好友完全被带歪成二傻子了。
      
      好友温润如玉的名声可能就保不住了。
      
      秦宿连忙走了过来,将宋之玉拉进了包厢。
      
      包厢的门合上,那少年纤弱的身影也从赵明宏的眼前消失了。
      
      宋之玉抓着秦宿,迫切求证:“他刚刚骂我是狗了,是不是?居然还想狡辩!”
      
      秦宿:“……”
      
      秦宿看向赵明宏,有些诧异:“他不是来寻王爷的?”
      
      赵明宏坐在那里,垂着眸,嘴唇紧紧抿着。
      
      刚刚,姜乱就站在包厢外,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赵明宏想着,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
      
      过了一会儿,赵明宏突然站起身,走出了包厢。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