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有个前夫》西西米兔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8-04 07: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私藏红宝石 ...

  •   “三娘子跟着郎君,奴也是安心的。”
      
      赵姨娘眉角一挑,转转眼珠子,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
      
      “你也是一样要离去?”
      
      桂安荣面无表情的睨视七娘子的姨娘小赵氏。
      
      小赵氏小心翼翼的看了自家阿姐一眼,有点惊恐的低着头,语气倒是很肯定的说,“是的,郎君!”
      
      桂安荣不是不知道□□无情、戏子无义,只是这不代表他睡过的女人还愿意让别人来睡,既然要走,那就别后悔。
      
      “打断双腿扔了出去。”
      
      “啊……大爷,奴婢不走了,奴婢不走了!”
      
      大赵氏惊恐得连忙哀声求饶,整个人吓得颤抖了起来。
      
      这个大爷混起来能把人打死,她以为她服侍了他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打算赌一把,结果桂安荣根本就没心的。
      
      看似懦弱却坚定的小赵氏只是对桂安荣说了一句,“你会不得好死的!”
      
      两人就这样被小鹤让人拖了出去,连句交代的话都没给三娘子和七娘子带,更别提两人偷偷藏起来的好东西。
      
      “女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桂安荣坐在梨木椅子上,气得把案桌上的茶杯往地上摔。摔了一只心疼的叫了起来,看到不成套的茶具,干脆又摔了一只。
      
      反正都是带不走的了,还不知道便宜了谁……
      
      “哎哟哟,我的大爷啊!这茶杯可是仅剩的一套整齐的了,好了,现在也没有了。”
      
      小鹤刚刚处理了两个姨娘回来看到地上的碎瓷片,真的是又气又恨。就这套如果拿去当铺都能当不少钱呢!还好他之前偷偷藏了不少。
      
      “小鹤你说,你大爷我真的是这样的无能吗?连那俩□□都看不起我?”
      
      桂安荣气喘喘喝了一口冷茶水,“呸,人都死光了吗?以为桂府就这样倒了吗?没死之前,大爷都是大爷,还不赶紧给我滚进来……”
      
      尽管桂安荣骂骂咧咧的气得气管都要爆炸了,门外还是没有一个丫鬟进来。
      
      如果头顶能冒烟,小鹤打赌他大爷头上肯定全是黑烟。不,还可能混合着绿烟。
      
      “当然不是,在小鹤心里,大爷你是最厉害的!不过,大爷,咱们是否赶紧收拾点金银钱财?三爷死了,他屋子里的咱们不想想办法?”
      
      “大爷,都说这乱世黄金盛世玉的,咱桂府都要去平江府了,这玉就算一时半会用不上,这黄金可是少不了的。”
      
      一想到桂三爷那屋子的收藏,小鹤和桂大爷的眼珠子都冒着凶光了。
      
      ……
      
      不管那边老书童小鹤是在如何的安慰他阿爹受伤的心灵,以及合计去算计三房的收藏,这边的桂伯舟他回来的这两天,都在看着阿姐收拾东西,他趁机提出应该把值钱的,容易带走的带走。
      
      桂伯舟是吃过没钱的苦了,只要有钱他小爷去到哪都可以做小爷。
      
      “十三郎,你怎么知道这些?是不是哪个下人在你面前胡说什么?钱财是阿堵物。甘嫲嫲你看到的话,一定要狠狠的说说那些人,居然在小郎面前胡说八道。”
      
      桂心柔担心的摸了摸桂伯舟的短毛。
      
      此时的桂心柔只是个养在闺阁的小娘子,桂夫人派的女先生根本就没有教过她关于钱银方面的知识。就算她平日里偶尔听见一些,也仅仅是过耳朵的而已。这会儿听见她才三岁多的阿弟如此说,她哪能不惊讶?
      
      “是,二娘子,我现在就去敲打敲打她们。”甘嫲嫲有点底气不足的退了下去。
      
      桂伯舟无语地暗暗的翻了个白眼,不过他还是哭闹打滚的把那些值钱的东西要求桂心柔必须带上,至于棉被这些就算了。桂心柔心疼他,想着也不是多大的事,干脆也就随了他。
      
      桂伯舟是想到钱,就想到阿爷惦记的东西,干脆甩开了桂心柔安排的丫鬟,独自一个人凭着模糊的仅有的记忆往桂府一个偏僻的角落摸了过去。
      
      那里有一座多年没人居住过的小院子,尽管小院子后面就是热热闹闹的坊市,小院子还是一片荒芜。
      
      桂府的人都传很多年前那里曾经住着一个太老爷宠爱的姨娘,却被吸食药石陷入幻觉的太老爷给活生生的剥皮了,从此那座小院子就被封锁了起来。
      
      这个故事就连后来桂伯舟在平江府生活了十几年还有人提起过。
      
      “累死小爷了……”
      
      桂伯舟两条眉毛都快打结了,今天他甩开桂心柔和丫鬟偷偷过来就是为了找这个小院子,还好被他给找到了。
      
      用力的捶了捶小腿,这个才三岁的小身子根本就走不了多远的路。如果不是他阿爹不得老爷的重视,还是夫人的眼中钉,他们一家子都被打发的住得离主院远远的,桂伯舟估计自己走上一天都未必能走到这里。
      
      现在这里早已乱草重生,草里还有不知道名的虫子飞来飞去的,门上的锁落下了不少灰尘,却能看出近日有人重新打开过的痕迹。
      
      桂伯舟知道现在肯定不会有人过来这边的,只是他还是有点心虚。用尽全身的力气搬来一块大石头,站在上面踮起脚尖,可是依然够不着那只生满铜锈的锁,就算他曾经落魄到极点,偷偷学的偷鸡摸狗的开锁神技限于身高也只能望锁而叹了。
      
      “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桂伯舟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小身子,他也没有力气再去搬一块石头过来了,但是对于进去他是一定要进去的。
      
      想了想,桂伯舟绕着院子的矮墙专心看墙边是否有洞。居然还真的是被他找到一个,虽然不大,挤挤他现在的身子还是能进去的。感谢他现在还不是后来那个喝酒过度眼睛模糊看不清的酒鬼……
      
      桂伯舟翘着屁股趴在小洞口,扑哧扑哧的扒拉着那些野草。那生命力极盛的野菜割得他的掌心都起水泡了。
      
      桂伯舟一想到银子,就觉得拥有无限的动力。他稍微清理下小洞,就钻了进去。
      
      “操!痒死小爷了……”
      
      为嘛桂伯舟一直自称是小爷,那是因为他至死的时候他阿爹还活着,比他晚死片刻。他那个阿爹自称是鬼大爷,所以……
      
      一眼望过去,全是草啊!草都比桂伯舟要高,他根本就看不到路在哪里。
      
      桂伯舟跳起来看到不远处有棵大树,连忙朝那里挪过去。
      
      这棵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大树,也不知道长了多少年了,周围围着一个花坛,花坛早就被树根给挤裂了。
      
      桂伯舟高兴的爬了上去,终于找到屋子了……
      
      桂伯舟为什么一定要找到这屋子呢?这两天他一直在想到底怎么来钱得快。他现在才三岁,按照府里的规矩,凡是过周岁的小爷娘子都是有月钱的。
      
      可是因为还小,桂伯舟的月钱一直是他的奶嫲嫲给收在他床尾的小柜子里。现在连奶嫲嫲都不见了,何况钱柜子。
      
      桂伯舟苦想了两天才想起这个小院子。记得他家还在平江府的时候,他偷听到他阿爷跟二叔说的家里这个小院子藏着东西,让二叔派人回来拿。
      
      二叔肯定是回来拿了,只是却被后来住到了桂府的贾府人给捉拿住了。贾府完全不念亲戚情谊,直接把还是外甥的桂二爷送到应天府衙。最后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东西桂府一家子被皇帝流放到边疆了,连平江府都待不住了。
      
      桂伯舟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但是能让阿爷惦记、二叔冒着危险让人回来拿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
      
      经过一番不足为外人道也的摸索,脸上划了好几道小伤痕,衣服成了七零八落的条子,还真的给他找到了。
      
      桂伯舟下去之后,看到那一个个大箱子,上面居然都没有上锁。也不知道是太自信这个地窖的隐秘性,还是因为太匆忙,甚至地上还洒落好几个金元宝,上面大穆两字像是刚刚拓上去一样,清晰得让桂伯舟忍不住捡起来放嘴巴里咬了一口。
      
      呼!是真的金子。他都多少年没摸过钱了,更别提金子了。他是摸都没摸过好吗?
      
      望着一箱箱的金银珠宝古董还有珍贵的药材,桂伯舟想到上辈子自己的穷困潦倒,还得靠阿姐浆洗衣物换取几文钱过日子,过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他眼珠子都发红了,浑身颤抖了起来,最后压抑的哭了。
      
      如果不是二姐的几斧头把他给砍了,他自己也是活不了多久的了。
      
      他做鬼的时候都梦想着有一天有花不完的钱。
      
      好一会之后,桂伯舟才缓了过来。这里的东西他肯定是拿不走的,但是……
      
      想了想,桂伯舟捡了些许宝石装进昨天阿姐给他做的布袋子里面。原本阿姐是让他装些果子吃的,现在倒是可以用上了,他真的是穷怕的了。
      
      看了看布袋子里面的宝石,他再拿了两条金条子,一把金叶子。再多他也就拿不回去了,就算能拿回去,被发现了的话,那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可惜没有金豆豆这样小的目标。
      
      ……
      
      “哟,小泥鳅,臭泥鳅,你还敢出来啊?”
      
      后面响起一阵笑声,桂伯舟无奈的转头,他现在真的不想跟这群小屁孩相处。
      
      可是人家小屁孩可不愿意放过桂伯舟,其中一个矮个子的好奇的问,“你哪里来的袋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不等桂伯舟说话,就想上前抢。
      
      桂伯舟哪里愿意,“桂青……九阿兄,只是些石子。你不信?我拿给你看……”
      
      还好怕人发现,桂伯舟在那院子出来的时候就往里面塞了些石子。
      
      看到桂伯舟真的从里面掏出两颗小石子,桂青词无趣的看向身后的阿姐阿弟们,“我就说不过是条臭泥鳅,只会玩泥巴的泥鳅,现在玩起了石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说得你不想知道似的……”
      
      他阿兄桂青彰上前推了桂伯舟一把,看到他倒在地上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忍……
      
      桂伯舟气得紧紧的握住拳头,一定要忍住,这群人渣,欠他的他一定要讨回来。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