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我有个前夫》西西米兔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8-03 07: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鬼小爷归来 ...

  •   桂伯舟做了鬼有好长一段日子了,现在突然回到真实的人间,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小爷这是活过来了?摸摸被砍断的脖子,还好,不痛。
      
      “那行,我先带十三郎回他住的地方,你们也赶紧走吧!”
      
      二娘子桂心柔牵起桂伯舟的小手,那种柔软让桂心柔的心也跟着一下子软乎乎的,“十三郎,你别害怕,二姐在这……”
      
      桂伯舟一听二姐,吓得有一瞬间想抽手逃离。估计桂心柔也感觉到了,加大了力气,桂伯舟挣扎不了才作罢。
      
      他仰着头悄悄的看了一眼现在还是个很娇小的小娘子的二姐,从刚才的圣旨,他知道他回到了他三岁的时候,只不过后来他长大,对于汴京的一切都没有记忆了。
      
      现在的二姐虽然失去了未婚夫,可是还年轻,岁月还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生活的苦难还没有压在她瘦小的肩膀上。
      
      桂伯舟脑中又闪过几十年后的二姐,一身黑麻布,双手长满双茧,靠着给人浆洗衣物来换取几个大钱,艰难的养着不懂事的阿爹,还有他。开始的时候二姐说自己识字,想去书铺子帮忙抄书,却被书铺子的小二嘲笑。想做女红卖到綉阁,却被相识的小娘子阻挠。后来二姐就再也没去过那两个地方……
      
      桂伯舟最后死了,三十几岁就死了,是被二姐拿着家里钝了的菜刀砍的,磨了几次他才断了气。那一瞬间的开始他是惊恐的,愤怒的,可是看到二姐眼里的泪水、满脸的黑斑、垮下来的双肩,还有那双颤抖的手,最后一刻他反而释然了。
      
      再看看现在白嫩嫩的小手拉着自己的手,桂伯舟从来没有这一刻那么的想要活着,想要补偿。
      
      他的魂在死后还在这个世界飘了很久很久,先是看到二姐在把他砍死之后接着把阿爹也给砍了,连着屋子把他俩都给烧了,最后自己站在高高的大石头上跳了下来,砰的一声,死了。她对这个世界毫无眷恋……
      
      从来没有想过二姐会选择这样的方式死去,如果那里不是边疆,那里有河,也许二姐会死得舒服点吧!因为桂伯舟在边疆流放生活了十几年之后觉得再也没有比河更美的东西了。
      
      他浑浑噩噩的飘了好久,看到了当朝大将军是如何胸有成壑的退敌,在战场上叱咤风云,最后封侯万户;看到了书生十年寒窗一朝中状元游街十里;看到了昔日的酒肉朋友在得知他死后叹了几声,又继续喝酒去了,最后的下场都不大好;他还想去金銮殿看看,他从来没有见过皇上。可惜他一直进不去……
      
      桂伯舟还以为会见到二姐的灵魂,可惜了二姐死了魂估计都不想见他。反正飘啊飘的,飘了不知道多少年,想见的人都没见到。
      
      后来啊,也不知道怎么的飘到了一座长满草的坟墓上。怎么飘都离不开坟墓一里,只能一直绕着坟墓转圈圈。
      
      桂伯舟转腻了,就停下来看看坟墓,从那早已风化的石碑上他居然认出了他写得歪歪扭扭几个字:
      
      吾妻桂陈氏之坟,夫桂伯舟。
      
      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来的女人就这样的消失在这堆土里了。
      
      桂伯舟想了很久,也想不起来她到底是叫甚么名字了。她是个哑巴,就算她想告诉自己,自己那时候也是没有心去听,去了解吧!
      
      她一个只会逆来顺受的哑巴,就算被二房的人欺负了,被下人欺负了,也只是一个人默默的流泪。她甚么时候不在的了?
      
      好像是全家流放的途中难产的,一尸两命啊!反正是无关紧要的人,桂伯舟觉得自己没必要太在意。死了就死了,谁的命都不值钱。
      
      可是当在这个坟墓周围待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后,桂伯舟却觉得也许真的要在意了,他离不开这个鬼地方也许真的和这个坟墓有关系。
      
      桂伯舟想了好久,除了那一直低着的头和上面晃动的木叉子,他完全不记得她长什么样了。
      
      “还不走?”
      
      突然耳边传来二姐的呵斥声,桂伯舟的魂儿被一阵强风给推倒在墓碑上。那一瞬间他想如果不是魂儿的话,得多疼啊!
      
      二姐,我都做鬼了,你还要砍我一次脖子吗?
      
      ……
      
      等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看到自己小小的身子傻呆呆的跪着,前面是黑鸦鸦的一群人,同样的跪着领圣旨。
      
      这还是桂伯舟有记忆以来的第一次看到圣旨呢!后来就算全家被流放也只是口头宣旨,圣旨是看不到的了。
      
      看到十三郎傻呆呆的跟着自己走,二娘子桂心柔想叹气,被吓到了吧!自己都吓到了呢,何况这样的一个小儿,“十三弟,有二姐在呢!二姐会护着你的。”。
      
      “二姐啊!对不起……”
      
      桂伯舟回过神来就听见这句话,他忍不住抱着桂心柔的小腿嗷嗷的大哭了起来。当年二姐肯定也是说过这句话的,只是他人小没记住,可是二姐做到了,她一直护着他,无论是平江府还是边疆,一直到最后她活不下去了,还带着他一块死了。
      
      他不怨恨她,如果不是因为家里的拖累,阿爹的自甘堕落,自己的自暴自弃,何苦让一个小娘子承担起这一切。
      
      现在桂伯舟没有想到自己曾经是一个活了三十几年的汉子,哭成这样会让人反胃,他仗着现在年小只想哭个痛快。他心疼他二姐啊,也为自己的混账痛苦万分。还好现在一切还早,还可以重来,感谢上天让他有弥补的机会。
      
      桂伯舟的惨哭吓了桂心柔一跳,连忙把他抱起来。还挺沉的,才三岁多的桂伯舟有点胖乎乎的,长得还结实,哭得满脸都是眼泪和鼻涕,还打起了嗝来。
      
      桂心柔的人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的柔和,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乖,别怕!二姐给你找糖吃……”。
      
      桂伯舟哭了个痛快,等回过神来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后来的十几年他都忘记脸皮子这东西是什么了,而且他习惯了依赖他二姐,长姐为母。他现在高兴啊……
      
      “二姐,二姐,二姐……”
      
      “诶,诶,诶,在呢!”
      
      满满的依赖声,让桂心柔觉得她就算是拼了命也得护着这个娃娃。也许她重新找到了活下去的理由。
      
      大穆历年一百二十年七月十四日,经过鸡飞狗跳的一天的收拾,桂府的人确定了跟随去平江府的人员。剩下的人主仆一场,想要离去的,桂夫人都发还契约,每人送上一两银子算是成全了主仆情分。
      
      桂安荣的姨娘,三娘子和七娘子的姨娘也要求离去。她们本是汴京一个街坊的娼妓,当初被桂安荣看中纳入府里也算是享受过了一段日子,只是这桂府的生活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的好过,还不如当初在街坊的日子来得快活呢!再加上大爷是个贪花的性子,日子久了又有了新人,他也不是个能做主的,想想不如归去……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