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日常》岁岁重阳 ^第6章^ 最新更新:2018-06-09 09:09:0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6章 ...

  •   糊弄走了巫家三位长老的桑梓,也终于从申屠玄的嘴里,得知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申屠玄确实是日神族的后裔,不过人才凋敝的日神族已经没剩几个人了。
      
      人数本来就不多,子息繁衍地还格外困难,在这种情形下,族中的长老们还墨守成规地不允许族人们和外人通婚。
      
      眼光有些高的申屠玄,自觉族里剩下的那几个歪瓜裂枣都配不上自己。
      
      这么想着的申屠玄就离族出走了。
      
      离族出走的第二年,他就认识了桑榆桐。两个人甜甜蜜蜜了几年之后,桑榆桐居然意外地怀上了桑梓。
      
      这可把申屠玄给高兴坏了。
      
      要知道,日神族里已经有许多年不曾有新生儿降生了。
      
      立志要当一个好父亲的申屠玄,恨不能把天底下的所有好东西都放在桑梓的面前。
      
      要星星不给月亮,要月亮不给太阳的那种好。
      
      再然后,去了灵界三级秘境打妖兽攒奶粉钱的申屠玄,遇见了被妖兽咬了个半死快要没气儿的巫知崇。
      
      申屠玄日行一善地救下了巫知崇。
      
      两个人结伴而行,又一起闯过了不少妖兽的巢穴,攒下了许多值钱的材料和灵药。
      
      再然后,俨然成了生死之交的申屠玄和巫知崇达成了协议:申屠玄顶替巫知崇的身份回到巫家,好让桑梓能够以巫氏子弟的身份和三足金乌订立契约,进而掌控太阳神火。
      
      而巫知崇则甩开了家族的负累,跑到佛界去出了家。
      
      这就是申屠玄大费周章地带着老婆和孩子,潜伏进巫家的原因:为了让她闺女能够得到世间最好的火源——太阳神火。
      
      把一切都跟桑梓说开了的申屠玄,也知道了待在桑梓识海中的三足金乌族长和日神族祭司。
      
      对此,申屠玄倒是不太担心。三足金乌的族长虽然本性凉薄不是什么好鸟,但它都跟桑梓签订同生共死的契约了,也实在是没什么好担心的。
      
      至于日神族大祭司留下的执念,申屠玄倒是难得的跟桑梓多解释了两句。“虽然族内现在已经没有了祭司,但是很多年前,祭司就是专门负责教导族内后辈的。既然裔是大祭司留下的执念,那你就跟他好好学控火和画符就是了,好歹满足一下先辈的执念。”
      
      桑梓听了她爹的话后,只想默默地对天翻一个白眼。她爹当然一脸轻松啦,要学控火和画符的是她又不是她爹!
      
      但不管怎样,搞清楚了事情来龙去脉的桑梓,总算是无事一身轻地放下了心里的包袱。
      
      再然后,桑梓就被她爹送进了巫家的族学里。
      
      申屠玄:“好不容易混进巫家,上学还不要钱的,闺女你还不赶紧去多学点儿。你爹我懂的那些都老掉牙跟不上时代了,教不了你啦。”
      
      桑梓面无表情地拆穿了她爹:“你是因为懒吧?”
      
      恼羞成怒的申屠玄把桑梓丢给了族学里的巫家夫子。
      
      教导桑梓的巫家夫子姓巫名行云,人如其名,是一位长相非常温文尔雅的年轻男子。
      
      眉毛不浓不淡,眼神温柔如春风,唇角带着一抹笑意,身穿一袭青色衣衫,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是春日里最为和煦的春风。
      
      这位看上去很温煦的巫行云夫子,在考察过桑梓的识字进度后,便把桑梓给调到了中级班,让她开始跟着十岁左右的孩子们一起念书。
      
      在中级班里,桑梓交到了她来巫家以后的第一位朋友:巫晃晃。
      
      巫晃晃今年十岁,长得却像是个六岁的孩子。
      
      细胳膊细腿细脖子小脸,再配上脸上那两颗圆滚滚的大眼珠子,乍一看让人以为她是受了多大的虐待。
      
      巫晃晃的亲娘也很委屈,她每天里都在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巫晃晃,奈何巫晃晃的嘴实在是刁得很,这也不吃、那也不吃。
      
      每次看到巫晃晃数着米粒吃饭的时候,巫晃晃她娘都恨不能掰开巫晃晃的嘴,直接把饭灌进去。
      
      因为长得小,中级班里的其它孩子都不愿意跟巫晃晃玩。
      
      巫晃晃只能百般寂寞地一个人在中级班里数日子。
      
      再然后,比巫晃晃还小的桑梓,被巫行云夫子送进了中级班。
      
      巫晃晃这下可有伴了。
      
      而在跟巫晃晃成为了朋友之后,桑梓也发现了巫晃晃不爱吃饭的原因:这家伙只爱吃糖。
      
      在发现了这个事实之后,桑梓兜里那些她不爱吃的糖果和甜食,终于有了去处。
      
      桑梓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中级班的课程很简单,上午教识字,下午介绍材料,中午族学里管一顿饭。
      
      桑梓学起这两门课来非常认真,识字能够让她摆脱文盲的身份,材料介绍能够让她打下炼器的基础。
      
      而到了晚上,裔还会给桑梓多加一门课:画符。
      
      “符篆是修士和天地之间进行沟通的桥梁,了解了符篆,自然就能够了解天地运行的奥秘,能够让修士更好地沟通天地、进行修炼。”
      
      裔讲起课来的时候,还是蛮一本正经的。
      
      “人类最古老的文字,就是从符篆中简化而来的。所以,学习符篆,还能够帮助你更好地识记修士所使用的文字。”
      
      桑梓一边听,一边“嗯嗯啊啊”地点头。反正裔说了一大堆,就是在强调符篆很有用嘛。
      
      大概是被桑梓认真学习的态度给取悦到了,裔难得地舒缓了一下原本紧紧皱在一起的眉毛。
      
      “接下来,我们来学习符文。符文是构成符篆的基础,掌握了三千六百种符文,就能够轻易地绘制出任意一种符篆。”
      
      桑梓一脸惊恐地抬起了头:“等一下!三千六百种?裔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日神族从不开玩笑,我们是太阳的使者,厌恶世间的所有污浊与罪恶,不屑与谎言为伍。”裔的表情很是严肃。
      
      桑梓抽了抽嘴角,没敢告诉裔,她爹这个日神族就是个谎话精,还凭着假身份混进了巫家。
      
      完全不知道桑梓在想些什么的裔,对着桑梓低下了头,神情非常严肃地问道:“幼崽,你还有什么问题么?”
      
      桑梓老老实实地举起了手。“裔,你说符文总共有三千六百种,那我需要全部掌握这三千六百种符文么?”
      
      “当然。”裔一脸“这还用问么”的表情看着桑梓。
      
      桑梓顿时觉得人生无望了起来。
      
      三千六百种符文,她要学到猴年马月才学得完哟!
      
      桑梓已经提前感受到了被符文支配的恐惧。
      
      明明说好要去学阵法的,结果现在却被迫改了专业。
      
      宝宝委屈,宝宝心里苦。
      
      自觉自己成了小白菜的桑梓,硬着头皮跟裔学起了第一个符文:顿点符文。
      
      顿点符文是符篆起笔符文的其中一种,讲究的是干净利落,下笔须得干脆,运笔需要饱满,提笔需要轻盈。
      
      最重要的是,在整个顿点符文的绘制过程中,落笔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更不能回头重描。
      
      桑梓听完以后,只觉得她是在上毛笔课。
      
      她拿出当初学毛笔字的精神,跟着裔的动作一笔一划地写了起来。
      
      写完之后,桑梓把裔绘制的顿点符文、以及她自己绘制的顿点符文放在了一起进行比较。
      
      裔绘制的顿点符文,边际清晰、轮廓饱满、正体呈等边三角形。而她自己绘制的顿点符文虽然也是等边三角形的形状,但确是拉长过的等边三角形,整整长了三分之一。
      
      就这样的一个顿点符文,居然还得来了裔的一句赞赏。“不错,比我第一次绘制的顿点符文要好多了。”
      
      桑梓瞬间就被安慰到了,即将被三千六百种符文支配的恐惧也不翼而飞,她开始哼着歌继续练起了顿点符文。
      
      一个又一个的顿点符文,出现在了桑梓笔下。
      
      长长的等边三角形渐渐变得圆润了起来。
      
      在重复绘制了不知多少次以后,桑梓的顿点符文,终于看上去和裔绘制的符文长得一模一样了。
      
      “很好,接下来,我来教你第二种起笔符文:竖点符文。”裔满意地点了点头,没有给桑梓留休息的时间,就继续向下讲去。
      
      “等、等一下。”桑梓高高地向裔举起了手,提出了抗议:“我想去休息一下。”
      
      裔低头望着桑梓,脸上的表情非常严肃,“你才刚刚掌握了第一个符文,怎么能休息呢?等你学会了十个符文,再来跟我说休息的事情吧。”
      
      桑梓可怜巴巴地看着裔。 
      
      裔丝毫不为所动地继续讲起了竖点符文。
      
      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高三的桑梓打了个冷颤,把曾经被数理化支配的恐惧甩了出去,开始低头练习起竖点符文的绘制。
      
      一整个晚上,裔不停地告诉桑梓,这里画得不够圆润、那里画得不够长。
      
      桑梓握着符笔,把十种符文绘制了一遍一遍又一遍后,终于彻底掌握了这十种符文的绘制方法。
      
      下一秒,她就甩开符笔跳上了床。
      
      在甩给裔一句“晚安明天见爱你哟么么哒”后,桑梓就彻底地陷入了沉睡。
      
      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的裔,低头看着桑梓,伸手给她拽了拽被子,接着便化作一道红光,回到了桑梓的识海深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