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唐府 ...

  •   微风拂动轿帘飘起,那本色黑长衫腰束巾带的年轻男子恰就在轿侧走着。他似乎总爱簇眉,话亦不多,唇色微深微厚,其性格应当是个非常温和绵善之人。
      
      韩覃父亲韩俨七年前为任检察御史赴山西布政司为任,她母亲谭莞便带着她与姐姐韩萋随同赴任,在太原府生活了四年,直到三年前举家被捕押解入京师,才离开山西。
      
      她离京时才五岁,虽自幼长在京师,对京师并没有太多的记忆。但唐牧此人她却是听过的,他父亲唐瑞执掌国子监多年,大哥唐丰亦一直在户部为任,从郎中一步步升到尚书,若不是去的早,入阁拜相未可不期。唐牧自己并不是唐老夫人的亲子,而是唐瑞晚年在外与外室所生。
      
      唐瑞执掌国子监多年,其膝下学生辈出,有多位皆在三司六部任要职,其德性自然堪师为范。而唐牧的出身恰成了他晚年时遭人诟病的一大污点,唐瑞本人亦因此郁郁而终。唐瑞死后唐牧才入唐府,唐老夫人宽怀大量将他记到自己名下列为谪出,一手抚育长大成人。
      
      他当年童生试时为顺天府案首,顺天府学政恰是如今内阁首辅查恒,查恒曾在考场亲赞曰:此子前途不可限量,入阁拜相未尝不可期。
      
      十二岁的唐牧因此在京城一夜成名,顺天府自大历立朝以来未曾出过状元,三年后秋闱乃当时的东阁大学士俞戎监考,他又顺利登桂为解,由此,顺天府众书院便将连中三元金榜为冠的荣耀全寄托在他身上。
      
      韩覃离京时恰逢唐牧登桂为解,京中议论纷纷。三年后春闱,韩覃随父在山西布政司为任,亦曾听父亲韩俨曾提起过唐牧会试第一杏榜为完得会元的事情。再一年后韩覃入了大理寺为囚,自然再未曾听说过这些事情。
      
      方才在渡慈庵中,韩覃曾听如了称呼唐牧为修撰大人,显然唐牧已入金殿过了殿试,一般情况下只有当年的状元郎才有幸能得亲点为修撰,只不知他是否连中三元又金傍摘桂成了状元。
      
      沿山中蜿蜒小径一路往下,到得深极处又攀另一山头往上,那是她与柏舟差点就能逃出生天的地方,再往前不远,就是大哈一手扔柏舟下山崖的地方。
      
      “你娘最爱满山红叶。”轿外唐牧的声音远远传来,他所说的你娘,当然是柳琛的母亲唐汝贤:“我幼时在京师,秋季时每每与她同上永安禅寺,满山红叶如血痕。”
      
      柳琛撩起轿侧窗上小帘,望着随行略出了薄汗的唐牧,忽而启唇言道:“我以为小舅已经很老了。”
      
      真正的柳琛并未伤在头上,她只是溺水昏迷,一个多月里韩覃整日汤药伺候,那躺在床上的小姑娘便微微笑着央求:“好姐姐,不要总是拉着脸。等我到了京师寻到我外祖母与小舅,到时候一定将你也带到京城去。”
      
      韩覃摔打着汤碗叮叮当当,恶狠狠哼唬那比自己小四岁,身量却与自己相当的小姑娘:“你能不能到京师还是一回事,现在给我闭嘴。”
      
      柳琛躺在床上总爱使唤韩覃:“姐姐,替我剪剪指甲,我的指甲长了。姐姐,替我通通头,油腻腻的头发难受死了,姐姐,汤热,姐姐,药烫……”
      
      韩覃自己叫如了手下的人打怕了,虽知这小姑娘眼看是个死却也烦不胜烦:“你怎么毛病这么多?”
      
      柳琛躺在床上咕咕笑着,无论韩覃如何冷言冷语依然咕咕笑着:“我有个舅舅,比我大十四岁,已经是很老很老的人了。”
      
      她扬起那串小金花串玉坠珠:“这是他远自京师托人送给我的小坠珠,坠在宫绦上轻碰轻摇,脆声悦耳,我十分喜欢。我如今什么都没了,只剩这串小坠珠挂在湘裙上。”
      
      韩覃虽硬冷心肠却也为这床上的小姑娘担忧,明知她不能逃脱却也忍不住劝道:“为何你不试一试逃出这里,自己走回京师去?否则……”
      
      “否则怎么样?”床上的柳琛颊圆面润,盯着地上枯瘦的韩覃问道:“否则怎么样?”
      
      否则会怎么样?韩覃内心隐隐也知,如了想要叫她替代这小姑娘入唐府,自然不会叫这小姑娘再有生计。她想告诉这小姑娘实情,却又不得不牵挂弟弟柏舟的性命。
      
      每每想起柏舟叫大哈随手一扔,扔下山崖的那一幕,韩覃的心还要碎裂上一回。
      
      那面慈心恶如蛇蝎的老尼婆,是真会杀人的。
      
      唐牧见轿中的小甥女掀了点帘子望着自己,微微摇头笑道:“小舅确实老了,你恰要长成,才是最好的年级。”
      
      韩覃松了轿帘,同时闭上双目。是啊,最好的年级,还有,最难完成的任务。
      *
      从这层层叠障的深山中走出去,要将近两个时辰。轿夫们抬着个轻轻小轿,唐牧空手步行,三月的山间此时春色恰萌,寒风犹在,路程长长漫漫。轿夫们停下歇脚时,唐牧掀开帘子见韩覃仍然正襟跪坐,心内赞叹这小姑娘的好家教,亦有些心疼,温言道:“你可以坐的更舒服些。”
      
      韩覃敛衽行礼道:“多谢舅舅挂怀。”
      
      唐牧伸手过来拉,她便起身下了轿子。这是一处缘山开阔的漫草坡,坡下有一汪长年累积的清泉,此时映着天上浮云碧空,山风正盛,吹的唐牧袍角飞扬,露出下面玄色的阔腿裤来。韩覃双手捏着白护领仰望身边话并不多的青年男子,恰见他亦望着自己。
      
      他退后一步屈膝跪了平视着韩覃,微厚的唇略启皱眉道:“你母亲曾说,你是个非常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可为何在我看来,你恰恰相反?”
      
      韩覃低垂睫毛别过脸,望着那如了差点将她闷死其中的湖面道:“无忧无虑的孩子自然会活泼可爱。”
      
      所以,柳琛确实是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她叫如了带回来时依然昏迷不醒,醒来之后连番的汤药灌着,许多天高烧不止,但等到烧一退立马就精精神神,满心希冀着自己的舅舅来接,从此带韩覃到京中去过好日子。
      
      唐牧见这瘦瘦的小姑娘眼眶中泪花隐隐而出,他二十几岁的成年男子竟不知该如何去安抚这小姑娘,仍抱她在自己膝上坐了道:“对不起,往后舅舅保证叫你过的无忧无虑!”
      
      轿夫们歇缓过站到了轿子边上,韩覃回头再往一眼深山中已成一点的渡慈庵,心中默念道:柳琛,并不是我杀了你,这便是到了佛祖面前我亦能明辩。我亦不想去享受属于你的那份无忧无虑,但我的弟弟不能入南院,我亦不能入伎馆,我得替自己争出条活路,也必会手刃了如了这个毒尼,必不叫你屈死。
      *
      唐牧到客栈门口时,掌柜已经袖手弯腰在旁欢迎。
      
      唐牧先扶韩覃下轿子,带着一并进了客栈上楼。他爱洁,先唤水沐浴过后才唤韩覃到自己房中。韩覃亦浴了一回,此时只用发带将长发松挽在身后。唐牧却将头发高高扎起成马尾,不挽发髻不饰簪,亦是松披在脑后。他见韩覃敛着领口进门,先就笑道:“临时不及给你备衣,这是你未过门的二舅母的衣服,显然太大了些。”
      
      原来的柳琛并未提过二舅唐牧要成亲的事情,而韩覃身上这身衣服确实宽大,她本是个身形只有七八岁形样的小孩子,这衣服却是成年高大女子才穿的那种,裤子卷了几道才不至拖腿,玫瑰紫二色刻丝金的窄袖窄子宽大的盖不住领口,袖子层层叠叠卷到肩头才能露出两只手来。
      
      两人在桌前相对而坐,桌上一盘炸金虾一盘双脆两样凉食,另有火熏肉,柴劈鸡并一瓮八宝汤和一样清炒生蔬。桌上另有一只竹筒,内里盛着白晶香糯的米饭。唐牧先替韩覃盛了一碗,拈筷子一并摆到她面前,才给自己亦盛上一碗。
      
      他是长辈,不举筷子韩覃自然不能先吃,待他举了筷子,见韩覃仍然面无表情的坐着,夹了只金虾虾亲自替她剥了壳放到碗上,见韩覃仍不动筷,皱眉问道:“娇娇为何不吃?”
      
      韩覃举起筷子,艰难的吃起那只金虾,忽而忆起在太原府家中时,自己亦是养尊处优的官家小姐,身边有仆婢伏侍,也总不肯脏了手自己剥虾壳。她爱吃点腥味却总嫌鲫鱼刺多虾壳难剥,要等身旁的奶妈剥得满满一碗,才皱着眉头一点点的吃。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