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是不是要毕业了 ...

  •   
      小学徒今年十七,聪明伶俐,就是成绩不行,他家里人觉得儿子走高考独木桥太困难,走人情到老医生手下学一门吃饭绝活。
      
      老医生年轻结过婚,妻子在某个动荡时期没了,没留下一儿半女,从此伶仃半生,性情孤僻,冷面冷言,不近人情,对学徒要求尤其严格。
      不过小学徒到店里已经两年,适应得还算良好,时常会没话找话和老医生交流。
      
      得了老医生许可,小学徒兴冲冲点开APP。
      
      小学徒心爱的小主播叫精灵小可,是个机灵可爱的女孩子,经常发些搞怪视频,在小学徒看来是既有动人的美貌又有有趣的灵魂。
      为了支持精灵小可,他甚至卸载了其他短视频APP,只留下这么个一个!
      
      短暂的开屏提示过去后,小学徒很快看到精灵小可发布的新作品——
      “走进鹿鸣镇!来看小哥哥徒手拼鸡骨,看到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徒手拼鸡骨是什么鬼?
      
      至于鹿鸣镇,这地方小学徒倒是知道,上次精灵小可搞互动时问大家想看她去哪里旅游,很多人都投了鹿鸣镇。
      
      当时小学徒特地去搜了几个鹿鸣镇相关小视频来看,觉得虽然挺好看但也没什么稀奇,不就是山吗?
      他家那边也好多山,都得走好几个小时才看到山里的村镇来着——他家就在大山深处!
      
      小学徒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点开,很快看到心心念念的精灵小可。
      
      精灵小可长相甜美,声音也又甜又软:“应大家要求来鹿鸣镇哦,才刚到,还没去爬山,就遇到个超帅的小哥哥!听人说,他是来鹿鸣镇实习的医学生,长得超好看的!”
      
      小学徒心里有点小嫉妒,他也想被小主播夸超帅超好看。
      
      精灵小可继续说:“导游小姐姐带我们到饭点吃饭,本来大家都吃得挺开心,没想到居然有人闹事说店家缺斤少两,没给他们上一整只鸡。我看老板都好像要亏点钱送走这桌人了,结果小哥哥突然出现!小哥哥一路上都很低调,我又在打瞌睡,都没注意到,他突然出现在镜头里时感觉真是,哇,哪里来的神仙小哥哥!”
      
      小主播简单地讲述完事情经过,随即放出了一段不到一分钟的视频:一个男神级别的男生手戴一次性手套,飞快把几堆鸡骨头拼成完整的鸡骨架。
      
      那手!
      那脸!
      那动作!
      没一处可挑剔的!
      甚至还有点魔性,让人看了一遍还想倒回去看第二遍!
      
      视频里还配上三个呈递增式增大的字幕和小主播的同步解说:没有快进!没有快进!没有快进!
      也许是因为小主播语气足够激动,粉丝们的情绪也都被调动起来——
      
      “666太牛逼了,这是什么神仙操作!哪里来的神仙小哥哥!”
      “第一次觉得小可的声音有点多余怎么办?这位大佬说话了吧,小可你静静音吧,我想听听这位大佬的声音!!”
      “怎么还配字幕啊,挡住我看我老公了!!!”
      “小可你不用强调没有快进,我们都知道以你的智商不可能会用快进这么高级的功能。”
      
      小学徒把视频和评论都扫完了,忍不住倒回去又看了一遍拼鸡骨那一段。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做不到这么快把鸡骨拼起来的。
      
      好歹算是半个同行,小学徒凑到老医生身边说:“师父你看看,这医学生挺厉害的!”
      老医生瞥了他一眼。
      小学徒锲而不舍地把手机往老医生手里塞,点击重放。
      
      闲着也是闲着,老医生还是接过了小学徒的手机。
      他扫了一眼在做前情介绍的精灵小可,很不客气地发表意见:“这女娃子脸也太白了,正常人的脸怎么会是这颜色?”
      
      小学徒憋着没给心爱的小主播辩白。
      上图先修图、直播开美颜,难道不是上网的基本礼貌吗?师父他老人家年纪大了,根本不懂现代人的交往礼仪!
      
      更何况今天的主角可不是小主播,而是后头的徒手拼鸡骨。
      
      这时老医生也看到了后面那一段。
      认出里面的人是谁,老医生不由啐了一声,怒不可遏地骂道:“这臭小子正正经经的医学院不上,还学人上网当主播了!”
      
      小学徒一听,惊了:居然还是认识的?
      小学徒赶忙给老医生解释:“他没当主播,只是被我们小可偶然拍下来了而已。”
      
      老医生这才收起怒气。
      
      老医生绷着一张脸,眯起眼睛看了看APP界面上的“重播”两字,抬起干瘦的手指戳了上去。
      他仔仔细细把视频重看一遍,嘴里对陆则秀的这一手很不屑:“雕虫小技也拿到人前现。”
      
      小学徒不敢吱声,憋着一肚子疑问在旁边看着老医生霸占自己的手机再一次戳了重播。
      
      等老医生打开欣赏第五遍,小学徒才壮着胆子问老医生:“师父,你认识他吗?他是谁啊?”
      老医生言简意赅:“一个臭小子。”
      小学徒:“……”
      
      ……
      
      上传拼鸡骨视频的远不止那个叫“精灵小可”的小主播。
      作为一个这两年兴起的网红打卡点,和精灵小可同团的就有不少同行,这些主播陆续上传各种角度的视频,都默契地打了个#最牛医学生#tag。
      
      很快地,#最牛医学生#这个话题的热度从短视频APP席卷到各大社交软件,并且被刷上微博热搜。
      无形的网络能让消息迅速传遍五湖四海,能让一个籍籍无名的人瞬间爆红,还没过夜,陆则吃个饭碰上的事就传遍全网。
      
      这是已经是傍晚了,入秋之后天黑得越来越早,还不到六点暮色已经降临。
      省人民医院也笼罩在一片温柔的夕辉之中。
      
      刚交班的住院医师们带着见习生去食堂吃简单的晚饭,让他们提前体验一下住院医师的生活。
      各自领了饭菜,有人坐下随手刷了刷微博,没一会就惊讶地和其他人分享:“哟,这是小陆啊。你们快看看热搜最后一位,是小陆没错吧?”
      
      其他人听了应声点进去,边吃饭边吃惊地讨论起来——
      “小陆怎么跑鹿鸣镇去了?”
      “对啊,我还以为他这学期会过来正式见习。”
      “我听说鹿鸣镇那边走了两个医生,他不会是过去当壮丁的吧?”
      “小陆那技术连老阎都挑不出毛病来,离主刀也就差一张证了。”
      
      见习生们听着不明觉厉。
      这怎么像在讨论他们陆神?
      
      吃饭时间手机随意玩,一众见习生也掏出手机跟着围观热搜。所有人默契地找到网上传得火热的小视频,点进去一看,主角果然是陆则!
      厉害了陆神,刚到见习单位报到就火遍全网了!
      
      除了拼鸡骨,另一个打了#最牛医学生#这个tag的微博也被不少人挖了出来:“哇这个小哥哥我今天遇到了,呜呜呜呜呜我们今天跟团进鹿鸣镇时出了车祸,我被摔下来的行李砸伤手,疼得我怀疑人生。然后这个小哥哥跟着来急诊室帮我们处理伤口,他一边和我聊天一边喀拉一下,帮我把手弄好了!医生说正骨很及时,都不用打石膏,小哥哥真是又温柔又厉害啊啊啊声音超好听的!!!”
      
      底下的评论五花八门——
      
      “!!!!!我宣布小哥哥是我老公!”
      “和你聊天是为了转移你注意力吧?让你放松下来再帮你把骨头正回去,是个大佬!”
      “我觉得吹得有点过了。”
      “这见习生是不是签了营销公司?合理怀疑是一场炒作,我猜接下来他可能要开号了。”
      “不管你们说什么我都不会听的,我无条件相信我老公。”
      “哪来的小婊砸!这是我老公,休想插足,当小三是可耻的!”
      
      ……
      
      对于拼鸡骨事件引发的连锁效应,陆则一无所知。
      这天没手术安排,下午五点半李医生就可以下班。
      
      李医生简单地和陆则交待了一下第二天的安排:“明天轮到我当值,从明天八点到后天八点二十四小时值守,你可以按正常上下班时间过来。”
      陆则点头。
      
      陆则跟着李医生到食堂吃了个饭,回住处收拾东西。
      实习时间不会太长,陆则没有单独的宿舍,他被安排在李医生两室一厅的套间里,可以共用里面的厨卫设施。
      
      两个人都是男的,没那么多讲究,陆则收拾好东西休息了一会,换上运动装准备出去夜跑。
      他一打开房门,就看到李医生在客厅的长桌上对着个猪蹄缝缝补补。
      
      这是外科的练习手段之一,陆则也练过。
      其实能用来练习的不止猪皮,不管是鸡皮牛皮羊皮还是人造皮革,统统都可以祸害,甚至还能网购现成的练习套装自己练。
      
      陆则比较幸运,大二去省院蹭见习时被大佬相中跟了个项目,基础打好以后可以拿不少实验动物练手,成功在活物上练习到吐。
      要不是有这次项目经验,去二院和三院见习时他不可能有实践机会,毕竟谁都不放心让个见习生动手。
      
      李医生听到开门的动静,抬头看向陆则。看到陆则那身行头,李医生问:“夜跑?”
      陆则说:“对。”
      
      李医生说:“去吧,外科首先要保证体力跟得上。”说完他继续埋头练习缝合。
      哪怕已经可以独立主刀,李医生对自己的缝合技术还是有所不满,想要更进一步。
      
      陆则走出门,回忆了一下刚才在手机上看过的地图,在人生地不熟的鹿鸣镇开始第一次夜跑。
      有了旅游业,号称世外桃源的鹿鸣镇入夜后也不再宁静,好在一般人不会闲着没事跑医院观光,医院周围人倒是不多。
      
      陆则绕着镇医院跑了起来,路上不时会遇到白天见过的小护士。
      他没太在意,对方打招呼他就点点头再跑过去,对方没打招呼他就按照既定路线往前跑。
      
      陆则跑第一圈时还有人会偷偷看他,等他跑第二第三圈,所有人都习以为常了,只在他经过时瞟一眼。
      他跑出了一身汗,感觉身体得到了充分的锻炼、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舒舒服服地舒张开,才在路边小店买了两瓶2升的矿泉水提着回去当备用水。
      
      医护人员宿舍区不分男女,一栋楼里男医生女医生、男护士女护士都有。
      李医生邻居就是两个小护士,陆则正好迎面遇到她们从外面大采购回来。
      
      两个小护士也就二十三四岁,正是最富活力的年纪,脸上满满的都是胶原蛋白,脱下统一的护士服后看起来非常青春靓丽。
      陆则礼貌地朝她们问好:“晚上好。”
      
      两个小护士有点小兴奋,其中一个主动和陆则搭话:“你叫陆则是对吧?我叫沈丽丽。”
      另一个也自我介绍:“我叫刘倩!你接下来和李医生住一起吗?”
      陆则点头:“对。”
      
      刘倩说:“那你有口福了,李医生做的姜醋猪脚是本院一绝,别处吃不到。”
      沈丽丽应和:“对啊,李医生看起来有点凶,实际上做饭很好吃!”
      
      两个女孩子你一句我一句,不用陆则怎么说话就聊到了楼上。
      陆则掏出钥匙和刘倩两人道了晚安,提着两瓶水进屋。
      
      不知什么时候跟回来的叶老头飘在陆则肩上,语重心长地感慨:“你话这么少,以后怎么讨得到老婆?”
      陆则不搭话。
      
      陆则迈步入内,饭桌上已经齐齐整整摆着八只猪蹄,每一只都伤痕累累。
      猪蹄上面有着或粗或细的缝线,形状和缝法各不相同:有的内翻,有的外翻;有的呈直线,笔直笔直,跟用尺子量过似的;有的七横八竖,像是被人肢解了又强行缝合。
      
      李医生正在对第九只下毒手。
      陆则找了个地方把两瓶水放下,站到桌边观摩李医生的缝合手法。
      
      李医生动作熟练得很,两手悬空也稳如泰山,绝不会有丝毫抖动。
      缝合处整齐漂亮,若是真的是在为患者缝合,创口留下的疤痕一定很小。
      
      李医生并不介意陆则在旁边观摩学习,他默不作声把第九只猪蹄蹂/躏得面目全非,随后取出第十只猪蹄,抬头问陆则:“你试试?”
      
      陆则也挺久没练手了,闻言去洗了手,戴上李医生提供的医用手套看向眼前的猪蹄。
      这猪蹄看起来还挺新鲜,大约来自是某头年轻的猪,健康干净,富有弹性。
      
      一般来说猪皮比人的皮肤硬,下针缝合的手感和给患者缝合时是不太一样的。不过陆则实操练得很好,缝猪皮对他来说不算什么挑战,甚至可以说,这种不需要考虑其他因素的单纯缝合他闭起眼睛都能做。
      
      陆则稍微看了看猪蹄的情况,拿起缝合针利落地开始缝合。
      他的动作非常熟练,目光也十分专注,很快将猪蹄上的创口缝合起来,缝线齐整美观,丝毫没有新手常见的犹豫和卡顿。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别人看陆则可能只觉得他的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看着很过瘾,李医生却看出陆则已经具备上手术台的基本素质。
      
      李医生问:“跟过手术?”
      陆则老实回答:“在二院跟过。”
      
      李医生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开始给练习过的猪蹄拆线,准备做姜醋猪脚。
      陆则在一旁跟着拆,两个人配合默契,很快把十个猪蹄上的缝线统统拆完。
      
      没过多久,李医生家开始飘出阵阵醋酸味。
      到晚上九点半,李医生在同事群里发消息,让人过来自取夜宵。
      
      消息发出去没多久,陆陆续续有人过来敲门。
      不苟言笑的李医生把猪脚分给所有登门的人。
      
      陆则也分到一只姜醋猪脚。
      不愧是被誉为本院一绝的美味,李医生做的姜醋猪脚非常入味,皮肉都软糯得很,吃着丝毫不腻。
      
      陆则消灭完猪脚,洗脸刷牙回了自己的房间,这才拿出手机看消息。
      几个小时没碰手机,来自联络软件的各方问候又铺天盖地席卷而至。
      
      陆则面无表情地点开重要的消息扫了一遍,解答了几个比较有营养的专业问题,又把所有消息提示清空了。
      
      就在陆则准备关机睡觉时,他爸的电话打了过来:“儿子啊,我想起你今年大四了,是不是要毕业了?”
      “……没有,本科五年毕业,直博八年毕业。”
      “这样吗?爸爸毕业太久,不太了解这些了,原来本科现在要读五年这么久。”
      “一般只有医学生是这样。”
      “哦哦,那你毕业提醒我一声,爸爸再忙也会安排出时间去参加你的毕业典礼。”
      “好。”
      
      父子通话结束,陆则把手机关机。
      对于父母离婚的事,陆则其实很理解。
      他爸属于对专业外的一切事情全都一窍不通的那种人,他六七岁跟着他爸到外地,他爸就曾给他留几百块钱一去一整个月、让他自己解决交通和吃饭问题。
      
      这也不算什么大问题,他爸要是腾出空来关心他才是灾难。
      比方说到他中考那年他父亲特意请假要学人陪考,结果送考送错考场,硬生生让他错过第一场考试——要不是他其他几门基本满分,可能就进不了什么好高中了。
      
      为着这事,他初中班主任很是痛心疾首地打电话和他妈控诉:“你儿子稳到手的中考状元就这么折腾没了!”
      如果不是这样,当初他妈也不会提出接他过去备战高考。
      
      陆则对这些事不怎么在意,他爸他妈都挺好,只是不太适合在一起而已。
      他将手机放远,躺下睡觉,养精蓄锐迎接明天即将到来的二十四小时值守。
      

  • 作者有话要说:  
    小陆: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爸爸突然的关心。
    陆爸:?
    *
    更新辣!
    分量足足的!开文四天就写了两万字,难道不值得浇灌一点点营养液!甜甜春准备坚持日更五千,直奔入v!大家给小陆一点小谷粒吧!(搓手手)
    想要红包的话要早点留言哦~这章依然有!
    补个注:
    本章参考资料:《外科基本功手法练习,除了缝香蕉还有什么》
    跟项目练习,基本功选材,猪皮质感,都是参考里面的回答。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