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是一只完整的鸡 ...

  •   
      鹿鸣镇太远,陆则拒绝徐淑珍让司机直接送他到镇医院的提议。
      由于外地游客实在太多,每天仅一趟的汽车票根本订不到,陆则直接在网上定了个鹿鸣镇一日游,两百包往返包午餐,纯玩无购物。
      
      陆则以不坐返程为由砍价,成功拿到了单程一百包午餐的优惠价格。
      
      早上七点半,一辆旅游大巴来到了小区门口。
      导游小姐姐看着眼前明显属于富人聚集区的高档小区,不由暗暗腹诽:果然越富越抠啊,住这种小区居然还在意那么一百块。
      
      旅游大巴停下,导游小姐姐敬业地下车接人,车门一开就看到个高高帅帅的男生站在那里。
      这男生大约只有二十岁出头,明显还是个学生,身上没有丝毫步入社会后的市侩或油腻,面容俊秀,短发又很显精神,总之,一眼看去就是个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男神级存在。
      
      导游小姐姐每天迎来送往,大江南北的旅客都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男生在哪都不多见。
      导游小姐姐很敬业地迎上前问:“你好,你是陆先生吗?”
      
      陆则点头,在导游小姐姐的指引下放好行李,朝导游小姐姐道了谢,找到自己的位置对号入座。
      
      接到个有礼貌的小帅哥,导游小姐姐对陆则砍价的小小不满已经烟消云散。
      小帅哥砍价怎么能说是抠门呢,这叫做勤俭持家!
      长得帅又会过日子,多难得啊!
      
      陆则对导游小姐姐的心理活动一无所知,言简意赅地给徐淑珍报了个平安,戴上耳机开始听出课程录音。
      
      鹿鸣镇的偏远不是说说而已,而是货真价实的三个小时车程。
      好在导游小姐姐一路上努力活跃气氛,车上的气氛也不显沉闷,不知不觉间就走了两个多小时。
      
      陆则把一段课程听完了,摘下耳机休息,导游小姐姐甜美可人的消息就钻进他耳朵里:“前面一段路有个美人峰,远远看去,你会发现有个美人伫立在那里眺望远方,她是在等候她出征的情郎。大家看看,美人峰到了,这美人啊,衣袂飘飘,神态专注,日夜等着她的情郎归来,一盼就是千年。”
      陆则:“……”
      
      陆则转头往窗外看去,正好与美人峰遥遥相对。
      旁边的中年阿姨推了推陆则:“小伙子你能不能往后靠靠,我给这美人峰拍个照,哎呦,马上要过去了!”
      
      陆则乖乖给中年阿姨腾出拍照的好角度。
      中年阿姨熟练地对着车窗外咔嚓咔嚓地拍了几张糊糊的照片,开始往家族群里放照片,顺便来一段语音给家族群里的亲朋好友们把导游小姐姐的介绍复述了一遍,高高兴兴地和家里人分享旅游途中的快乐。
      
      中年阿姨忙活完了,见陆则没再戴着耳机,又自来熟地和陆则闲聊起来——
      
      “小伙子哪里人啊?”
      “本省的。”
      “本省的啊,那你去过鹿鸣镇了吧?有没有见过仙鹿?”
      “……没有。”
      “太可惜了,听说有缘人才能见到,看来你和仙鹿没缘分。”
      “……”
      
      “小伙子多大了?”
      “二十。”
      “二十了,和我儿子差不多,今年大几?”
      “大四。”
      “那你念书早啊,我儿子二十一岁才大二,他是九月三出生的,太惨了,差那么几天就不给报名!”
      “……”
      
      “小伙子怎么一个人出来玩?没和朋友一起吗?年轻人不要太独来独往,要合群点,要不然多寂寞啊,你看看这一路得三四个小时,没人说话多寂寞。”
      “我去鹿鸣镇见习,没买到汽车票,定了个一日团。”
      “小伙子脑筋挺灵活啊,不愧是大学生。你只去不回的话和导游砍价了吗?你只坐单程,这个团可是往返的,你不砍价可就亏了。”
      “砍了。”
      
      中年阿姨很满意,又问陆则:“小伙子你学什么的?”
      陆则回答:“学医的。”
      中年阿姨更热情了:“学医啊,太厉害了,听说现在医生一年能赚几十万,待遇特别好!”她说着说着还朝陆则亮出戴着玉镯的手腕,“小伙子你会不会把脉?要不你拿我练练手吧,我这几天肠胃不太舒服,你看看我是水土不服还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
      
      陆则:“…………”
      陆则说:“我只是见习生,还没到实习阶段,中医只上过理论课,不是很擅长把脉。”
      
      中年阿姨完全是临时起意,听陆则这么说也觉得陆则太年轻了,中医肯定没学通,顿时把手收了回去。
      她认同地说:“也对,你这么年轻肯定没经验,中医还是得找有经验的老中医。”
      
      旁边的中年姐妹团开始插话,和中年阿姨讨论起自己上次去看老中医的事:“说起老中医,上次我去中医院那边看病还真遇到个很神的,我每天都很暴躁,控制不住要发脾气,那个日子也不准,时早时晚,有时干脆两个月才来一次,我都以为我要绝经进入更年期了,多恐怖啊!”她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结果太神了,那老医生只给我开了副特别便宜的药,我随便喝个几天就好了。”
      中年阿姨的注意力马上被吸引过去:“哪个啊?我一直想去调理调理,没打听到好的。”
      几个中年姐妹团开始交流起她们那边哪个老中医医术高超。
      
      陆则成功解脱。
      
      “听起来没什么了不起,这些小病不是一般大夫都能治吗?”叶老头飘在陆则旁边放风,一脸不高兴地对陆则说,“你应该答应给她们诊脉,有我在什么脉象诊不出来?”
      陆则没理他。
      
      叶老头语重心长地教诲:“小伙子,年纪轻轻的不要整天冷着一张脸,医者别的可以没有,首先得有一副热心肠,要不然肯定没法和我一样成为人人敬仰的国医圣手。”
      陆则重新戴上耳机,闭目养神。
      
      叶老头那叫一个气。
      这臭小子长得人模人样,性格怎么就这么恶劣?一点都不尊老!
      
      叶老头听着中年姐妹团讨论,发现这时代的中医只是治了一些很普通的病症,就被她们奉为“很神的老中医”。
      还有人表示自己一辈子没看过中医,还是西药方便,中药太难喝了。
      要是病得急的话,还是打一针更快,喝药不知得喝到什么时候才好。
      
      叶老头抱着手臂飘在中年姐妹团中间停了半天,越听越气。
      他飘到窗边,气呼呼地看着车窗外面不断往后飞驰的景色。
      
      这车比马车牛车之类的快多了,当初连皇帝老儿也只有车马可坐,现在的人还能在天上飞;当初郑和下西洋一去就是好几年,现在很多地方半天就能飞过去。
      当真是日新月异啊。
      
      现在的年轻人和以前的年轻人也很不一样。
      当年陆则的先祖多勤恳可爱一小子,教他什么就认认真真学什么,和陆则这臭小子一点都不一样!
      
      不同了啊,什么都不同了。
      他钻研了一辈子,到死都心心念念想要传承给徒子徒孙的东西是不是只能敝帚自珍了?
      
      叶老头独自伤怀,中年姐妹团的兴趣却很快转移了。
      陆则邻座那位中年阿姨开始组织同行的姐妹们唱歌。
      好姐妹一起出门玩怎么能冷场,果断唱起来!
      什么《荷塘月色》、什么《绿旋风》、什么《天下的姐妹》统统来一遍!
      
      “天下的姐妹,放开你的美~”
      “让他们领教你霸道的权威~”
      伴随着中年姐妹团中气十足的合唱声,旅游大巴终于驶近鹿鸣镇。
      
      鹿鸣镇周围确实山清水秀,处处是景。
      长长的进镇公路已经修得笔直漂亮,沿途绿树成荫,枝叶在道路上方交织成拱形的天然绿穹顶,旅游大巴穿行其中有种驶入梦幻世界的美感。
      
      陆则没和其他人一样拿起手机拍照,只深吸一口窗外的空气。
      真不错,怪不得那么多人过来旅游。
      叶老头却不屑一顾:“当年我住的药庐可比这里漂亮多了。”
      
      车直接停在预定的饭店门口。
      导游小姐姐头顶太阳帽,热情地招呼一车子游客:“十一点了,我们先吃饭再去玩。十人一桌,小孩可以加儿童椅,大家注意坐在一起不要走散,坐满一桌再开一桌,菜是十个人的分量,预订好的,我吃过好几次,风味独特,保证好吃!”
      
      游客们从车门鱼贯而下,又从饭店大门鱼贯而入,瞧着挺有秩序。
      
      下了车,陆则才发现车上不仅有中年姐妹团,还有不少年轻的男男女女,一个两个不是拿着自拍杆就是挂着相机。
      陆则这个两手空空的反而像个异端。
      好在他脖子上还挂着个耳机,看起来也算是个合格的年轻人。
      
      正是饭点,饭店里人挺多。
      据导游小姐姐介绍,这家店是镇上顶好的店了,美团和大众点评都排第一的那种,要不是她们旅行社常年和店家合作,这个店可能根本订不到位置。
      
      鹿鸣镇到底是这几年才炒起来的旅游小镇,导游小姐姐吹上天的饭店比起发展成熟的旅游城市来说还是简陋了些,装潢没什么特色,还有点旧。
      不过味道应该不错,他们一进店就能闻到阵阵令人食指大动的食物香气。
      
      很多人都是结伴报团的,很快三三两两组成一桌。
      落单的陆则夹在九个中年姐妹团里凑成一桌。
      
      饭菜陆续上桌。
      吃过开胃小菜,服务员端上一盘烧排骨,不多不少正好十根,切得齐齐整整,烤得香喷喷,光是卖相就挺诱人。
      
      陆则拆了个发到自己面前的一次性手套,正准备拿一根烧排骨尝尝鲜,却听邻桌一个中年男人把服务员喊了过去。
      中年男人身形挺高大,脸上长着横肉,面相凶得很。
      
      这人一张口就是质疑的话:“你确定这是一整只鸡吗?怎么我们没吃几口就没了?”
      他旁边有个长得跟他挺有夫妻相的女人也跟着质问:“对啊,盘子都装不满,一只鸡怎么才这么几块?谁家的鸡这么小?你们这些店家就是黑心,欺负我们人生地不熟!”
      
      陆则看了眼邻桌那大大的盘子。
      这么大的盘子,装不满也很正常吧?
      
      那一桌人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挑剔,闹得老板兼主厨都出来了。
      厨房里太热,老板被烘得满头大汗。他看起来老实巴交,拿汗巾把汗擦干了才客客气气地问:“怎么了?几位是有什么不满意吗?”
      
      那个一脸凶相的中年男人高声说:“我怀疑你们上的菜短斤少两,我们明明要的是一只鸡,你们却只给我们上那么一点。你们这是欺负游客,别以为我们都是外地人就宰我们!”
      女人跟着呛声:“就是,现在的黑心店实在太多了,出来都不能吃个安心饭。”
      
      两个人的声音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甚至还有不少人拿起手机开始拍了起来。
      盘子里的鸡肉都吃完了,只剩几堆骨头搁桌上,还真看不出店家到底是不是上了一只完整的鸡。
      
      老板知道自己这是遇到恶客了,正要认栽地赔礼道歉、给对方打个折了事,就看到旁边伸出一只戴着一次性手套的手拿起桌上一块鸡骨头。
      
      那一桌子挑事的游客也齐齐看向那只手。
      即使隔着廉价的一次性手套,也能看出那只手骨节分明、修长漂亮。
      
      像是艺术家的手。
      
      沿着那只手往上看,只见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站到了老板旁边,身上带着浓浓的学生气,一看就是还没踏出校门的学生。
      见是个毛头小子,那中年男人梗着脖子质问:“你小子凑什么热闹?”
      
      这年轻人自然是陆则。
      陆则一脸平静地说:“我可以证明这是不是一整只鸡。”
      
      中年男人不信:“你怎么证明?”
      陆则没说话,默不作声地动手把分散在桌上的几堆鸡骨头拼凑起来。
      
      不到一分钟,一个完整的鸡骨架就在所有人眼前成型,动作之快让人根本看不清他是怎么做到的。
      围观群众都惊到了:鸡骨头还能这么玩吗?
      
      陆则看向那目瞪口呆的游客夫妇俩,客观地说出自己的判断:“看起来这确实是一只完整的鸡,没有短斤缺两。”
      那中年男人一行人本来是想随便找找茬逼店家打折,见这次踢到铁板上了,只能灰溜溜地结账离开。
      
      小饭店恢复平静。
      陆则脱下一次性手套扔进垃圾桶,坐回自己那一桌,邻座的中年阿姨立刻热情地给他递来一对新手套,口里还说:“小伙子了不起啊,那么快就能把整只鸡拼起来!”
      
      中年姐妹团纷纷夸赞:“对啊对啊,太厉害了!”“你动作太快了,我都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完整的鸡骨架了!”“你没看到刚才那家伙的脸色啊,真可怕,我挺担心他会恼羞成怒动手!”
      
      老板也走过来向陆则道谢。
      开了这么久的店,他们什么客人没见过?
      都说顾客就是上帝,他们遇到恶客也只能认栽了。以前是这样,现在更是这样!网上信息传得快,要是有人故意掐头去尾把他们和恶客争吵的视频发到网上去,他们真是跳下黄河都洗不清。
      
      他们能怎么办?
      只能认命给他们打个折。
      要是遇到凶横的最好是直接给他们免单,早早把人送走。
      
      老板诚挚地对陆则说:“真是谢谢你了小伙子,我们给你们这桌送一道菜吧。”
      陆则还没说话,中年姐妹团已经七嘴八舌地发表意见——
      “谢谢老板啊!”
      “托小陆的福,我们可以多吃一道菜!”
      “那几个人真是太可恶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就是,吃都吃光了才找事,觉得有问题一开始怎么不说?”
      
      什么话都让中年姐妹团说完了,陆则只能给老板回了一句:“谢谢。”
      老板乐呵呵地进厨房忙活去。
      
      三个女人一台戏,九个女人更不得了。
      中年姐妹团边等上菜边夸陆则,从陆则的人品夸到陆则的长相。
      还有人问陆则:“小陆啊,你有对象没?”
      陆则老实回答:“没有。”
      “那你可要抓紧了,”她当场打开手机,划拉出自己女儿的照片,“你看这是我女儿,今年也二十岁,长得挺俊吧?你要不要和她加个微信聊聊看?”
      
      陆则:“……”
      陆则说:“不用了,谢谢。”
      
      中年姐妹团很惋惜,毕竟长得这么好看人品还很不错的年轻人很少见了,不过年轻人的事是勉强不来的,她们也没非拉着陆则推销女儿。
      陆则顺顺利利吃完一顿饭。
      
      饭后,陆则和导游小姐姐以及中年姐妹团道别,一个人拉着行李箱前往镇医院报到。
      
      这两年镇医院经费挺足,不仅把门面修整得焕然一新,大门里头的花坛里还杵着个仙气十足的李时珍雕像。
      据说当年李时珍为写出《本草纲目》曾来爬过鹿鸣山,在鹿鸣山发现不少珍稀药材。
      
      虽说本草纲目里压根没提到鹿鸣山这地方,具体哪些药材是在鹿鸣山发现的也没有定论,不过这并不妨碍镇医院立个李时珍雕像在正门。
      不管李时珍当年来没来过,至少专业是对口的!
      
      叶老头悬在大门前对着那个雕像瞅来瞅去,忍不住飘回陆则身边嘀咕:“这哪里像李时珍了?”
      陆则说:“不管像不像,好歹是一种纪念。”
      叶老头不吱声了。
      
      陆则上前和门卫问清楚办公区在哪里,带着叶老头走进镇医院大门。
      

  • 作者有话要说:  
    小陆:真是热闹的一天
    *
    更新辣!
    今天又是足足五千!
    原本以为新题材可能会很冷清,但开了文还是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新书新文期,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和小陆一起爬完月榜爬季榜!收藏留言点击都可以涨积分哦~大家每天来看看,甜甜春就有勤快更新的动力啦!!
    继续发100个小红包~本来以为会不够一百个留言,结果昨天居然不止一百个,所以昨天可能有小可爱没有领到红包!希望今天的红包可以继续发出去!!爱大家么么哒!!
    注:“天下的姐妹”两句歌词引用自凤凰传奇的《天下的姐妹》
    暂定更新时间是每天06:06:06,大家早上可以来看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