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003章 ...

  •   第003章
      
      何小红叮嘱完俩闺女赶紧吃月饼后,这才出了门。
      
      从何家去甄家路不算近,事实上甄家是六七年前才盖的屋,当时生产队南面已经没宅基地了,大队长批了西边的一块宅基地给甄兴华。虽说那边后来陆续又盖了些屋,可苗家、何家的亲戚并没有住那边的,而队上的粮仓、晒坝也都不在那头,按说何小红是没理由往那边去的。
      
      可事实上,何小红对去甄家的路不要太熟悉。
      
      因为出门略晚了一些,等何小红到甄家时,李桂芳已经抱着孩子进了甄家的堂屋。
      
      何小红生怕被发现,自是不敢凑得太近,她只躲在甄家门口村道对面的大树后头,小心翼翼的探头往对面看。
      
      甄家的院子是敞开式的,也亏得这样,才方便了何小红时不时的过来瞧一眼亲生女儿。这要是跟苗家那样,屋前面专门垒一圈一人高的院墙,那可真是啥都看不到了。不过,苗家的情况在队上也是特例,最早以前苗家也是没有院墙的,还是李桂芳守寡以后,特地找了娘家兄弟帮着盖了院墙。
      
      躲在树后头瞧了一会儿后,何小红就看到甄家那媳妇从堂屋里走出来,去了隔壁的屋子,隔了片刻又拿了个东西从里头出来,再度回到了堂屋里。
      
      因为隔了一段距离,何小红看得不是很真切,更没办法听到里面的人在说什么了。
      
      何小红看着甄家那媳妇的背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何小红很羡慕甄家那媳妇,不止她,队上很多大姑娘小媳妇都眼红甄家那好日子。
      
      甄家媳妇名叫周萍,原是从大城市来的知青,插队到他们生产队后没几年,就经人说合嫁给了甄兴华。甄家倒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儿的,甄兴华是兄弟三人里头的老二,他爹妈都还在,身子骨也算硬朗,不过却是跟大儿子生活的。
      
      事实上,甄家当初就有协商。大儿子负责养老,祖屋自然是归了大儿子俩口子。二儿子,也就是甄兴华,当年响应国家政策入伍当了兵,退伍后得了一笔钱,在宅基地批下来后盖了四间大屋。三儿子打小就聪明,高中毕业后留在县里成了光荣的工人阶级一员,去年就已经在县里娶了妻子安了家。
      
      比起天天要面对难缠婆婆的何小红来说,人家周萍那样的才叫过日子,她啊,这分明就是熬日子。
      
      想到这里,何小红不由的想起了两年前的事儿。
      
      当时,她和周萍前后脚有了身孕,因为她前面已经生了俩闺女的,对于肚子里孩子的性格格外在意。幸好,她第三胎的怀相跟前面两胎截然不同,反正她就记得生前头俩闺女时,吃不好睡不着,小腿浮肿得格外厉害,时不时就反胃恶心。可怀第三胎时,那些症状全没了,胃口特别好,吃啥都香。
      
      见她这样,那些婶子大娘都说她怀的是个儿子,还是知道心疼妈的孝顺儿子。
      
      听人家都这么说,何小红自是安心了,她其实还是很疼闺女的,却比谁都想要个儿子傍身。
      
      也因为所有人都认为何小红肚子里是个儿子,李桂芳一改原先对她的轻视,拿钱出来准备给何小红好好补补身子。可这年头有钱没票压根就买不到啥好东西,李桂芳想法设法弄了不少鸡蛋和细粮,那几个月是何小红自打嫁到苗家后过得最好的了。早晚各一个白煮蛋,一天三顿白米饭,偶尔李桂芳还会给她煮挂面,就像今个儿的西红柿鸡蛋面那样,味道别提有多好了。甚至怀孕那几个月里,她还吃了两回土豆炖肉。
      
      周萍就是另一种情况了。
      
      那时,周萍已经有个儿子了。怀第二胎时,她感觉跟头胎完全不同,有经验的也说她这胎是女儿。
      
      可甄家真的无所谓,甄家是兄弟三人,老大有俩儿子,老二也有一个儿子,老三当时还没成家,暂且不提。可甭管怎么说,甄家那头完全不介意添个小孙女。
      
      在得知周萍肚子里可能是个女儿后,家里上下对她的态度也没变。等离周萍生产还有半个月时,甄兴华又要出车,他让他妈来家里住一段时间,还千叮咛万嘱咐,让快到预产期时,就将周萍提前送到卫生所里。
      
      大概是临盆前两天,周萍被家里人送到了卫生所里。她大儿子暂时由她大嫂帮忙带着,她婆婆每天都会来卫生所送饭给她。直到两天后的夜里,周萍睡到半夜,突然被疼痛惊醒……
      
      几乎就在周萍发动那会儿,远在第三生产队的何小红起夜的时候没留神,被鞋子绊了一下,摔得倒是不重,却因此提前发动了。家里人被惊醒后,生怕出事,连夜送她去了卫生所。因为家里还有俩小的,李桂芳没跟着去,是苗解放借了邻家的小推车送她去的。
      
      闹腾不休的一夜过去后,苗解放满脸失望的拖着疲惫的身子骨回到了家。他昨夜走得太急了,啥都没顾得上带,幸好卫生所让记账,可也不能一直拖着,就让他先回家取钱,再拿些换洗衣服、吃食之类的。
      
      于是,卫生所里就只剩下了何小红,以及同病房的周萍,当然还有当班的医生和护士。
      
      周萍发动得早,生得也很顺利,比何小红早俩小时就生了个闺女。可就算再顺利,生完孩子后的她也累得不行,看了眼外面漆黑的天色,她很快就又沉沉的睡过去了。反正等天亮以后婆婆会来给她送早饭,没必要特地央人跑这一趟。
      
      等何小红这胎生得略有些不太顺,可好歹最后也是母女平安。因为太累了,她连女儿的面都没看到,就昏睡了过去。等再度醒来时,外头已经天色大亮,看这样子怕是差不多中午了。而隔壁床则已经空了。
      
      何小梅是卫生所的护士,本来她值完晚班后,上午八点等换班的护士来后,就可以回家歇着去了。可她担心姐姐,特地留下来陪她。见姐姐清醒后,瞧着四下无人,她凑在何小红耳朵边上,将自己做下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换孩子是何小梅干的,在听大姐絮絮叨叨说了好几个月后,她对姐姐的遭遇深表同情。
      
      整个生产队都知道苗大娘有多凶悍,生前头那俩时,苗大娘已经很生气了,这一胎是抱了极大希望的,也下了不少的本钱。如果生的是儿子,那自是皆大欢喜,可要是生了女儿……
      
      趁着医生去休息时,何小梅偷偷的换了孩子。
      
      天亮以后,甄大娘跟前两日一样,提着饭盒子来看望儿媳妇,听说半夜里就生了,在最初的惊讶后,很快就满脸笑容的抱起了孙女。她让周萍先吃饭,自己抱着孙女先回了家,之后才让大儿子借了队上的牛车,将周萍拉了回去。
      
      ……
      
      直到两年后的今天,何小红依然记得当初听二妹说了换孩子这事儿后,内心有多纠结。
      
      可最终,她选择了沉默。
      
      何小红一面想着过去的事情,一面时刻注意着甄家堂屋里的动静。眼见李桂芳抱着孩子提着东西就要走了,她赶紧快手快脚的跳下田埂,猫着腰速度极快的跑开了。
      
      这一幕要是让李桂芳看到,她一定会惊讶平时惫懒不已的儿媳妇,居然能手脚麻利到这个地步……
      
      仗着对这条路的熟悉,何小红比李桂芳快一步回到了家。
      
      一回到家,何小红就仔细收拢了包过月饼的油纸,捏成团藏到了自己衣兜里。又拿毛巾给俩闺女擦了嘴巴和双手,刚完成这一切,李桂芳就抱着孩子回来了。
      
      何小红正思忖着自己遗漏了什么时,只见李桂芳把孩子放到地上,连手里的东西都没顾得上拿去里屋,站在院子里就破口大骂:“老苗家真的是倒了八辈子霉才摊上你这么个糟心玩意儿!我这都走了多会儿工夫了,你看看你看看!碗筷没收,桌子没擦,你这是指望我这个当婆婆的来伺候你?天杀的懒婆娘,我要去老何家问问看,他们就是这么教闺女的?”
      
      “别、别……”何小红吓得脸都变了,今天上午她才刚回过娘家,听她妈说家里正准备给三妹说桩好婚事,还让她也帮着留意一下。要是这档口闹出什么事儿来,她没脸也就算了,只怕还会连累娘家妹子的婚事。
      
      急中生智之下,何小红忙扯了借口:“我就是闹肚子了,去茅厕了。”
      
      李桂芳白眼一翻,利索的改了词:“懒驴上磨屎尿多!我看你就是平常吃得太多了,才一天到晚跑茅厕!你还在站那儿干啥?赶紧去收拾啊!”
      
      何小红不敢再吭声,急忙忙的进堂屋收拾碗筷去了,连李桂芳去甄家拿了什么都顾不上问了。
      
      其实问不问都没啥区别,因为很快她就知道了。
      
      李桂芳拎着东西去了她那屋,翻箱倒柜了好一阵子,随后就拿了两块布走了出来,唤了小孙女到跟前后,比划了几下:“这块喜庆点,做冬袄子。这块就做秋衣。”
      
      此时,何小红已经收拾好碗筷了,毕竟这年头吃的饭菜也没个油水,清洗起来很是方便,基本上过一遍水就行了。她本来是准备沥干碗筷上的水,听到婆婆喊人,急急的从灶屋里出来,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妈,妈你要给孩子做衣裳啊?也是,老二的衣裳都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给她做一件新的吧。”
      
      苗家的条件不算差,可架不住李桂芳生性节俭。何小红大闺女倒是做过几身衣服,不过那也不是新的,而是大人穿过的旧衣裳改的。二闺女就更不用说了,每回都是拣姐姐穿不下的衣服穿。
      
      正所谓,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可轮到大闺女时已经是改小缝补过的,轮到二闺女时,都已经寒碜得不像样子了。
      
      何小红完全没想过,她二闺女穿的衣服已经不成样子了,那三闺女呢?穿啥?
      
      “呸!一个赔钱货还想穿新衣?也不看看自己有没那个福份!”李桂芳摆手让小孙女去玩,头也不抬的骂道,同时还不耽搁她将手里的布块叠吧叠吧收起来。
      
      何小红一时语塞,哪怕她很早就明白别想从婆婆嘴里听到一句好话,可这话还是叫她难受得紧。
      
      那她大闺女、二闺女是赔钱货,老三呢?老三就不是了吗?
      
      再一次的,何小红开始后悔当初不该默许二妹换孩子。
      
      迟疑间,何小红想起了另外一桩事,犹犹豫豫的冲婆婆开了口:“妈,我娘家妈想让我小弟去上学。”
      
      李桂芳虽然脾气坏、说话难听,却不是那等子蛮不讲理的人,她先把手里的料子放回了她那屋,出来后才纳闷的问:“你跟我说这个干啥?我管他何小军上不上学。”她倒是没怀疑何家想跟她借钱,一来是老何家并不差这个钱,二来自打她多年前发飙过一次后,队上再没人敢盯着她的钱了。
      
      “不是,就是……我是看大妹儿比小军小不了多少,是不是也该叫她去上学了?”
      
      “你做梦吧!她去上学了,谁来带孩子?再说这都什么时候了,小学都开学半个月了,还上个屁!”
      
      公社小学已经开学半个月了,这事儿倒是不假,可这年头其实也没那么严格,不过就是半个月罢了,又教不了什么东西的,塞进去并不会费太大力气。再一个,苗家是烈士家属,公社怎么着都会通融的。
      
      何小红心里难受,可事关女儿,她还是想争取一下的:“二妹也大了,大不了我把她放到我娘家去。”
      
      李桂芳斜眼看着她,哪怕没开口,意思还是很明白的写在了脸上。
      
      “那、那妈你说啥时候送吧,明年?”
      
      “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反正队上多的是十岁才上学的。”李桂芳满不在乎的摆摆手,不等何小红再开口,就厉声道,“鸡喂了没?鸡窝关严实了没?院门插上了没?你说要你啥用!”
      
      何小红明白这就表示话题到此为止了,就算她还有再多的话要说,都不得不闭上嘴干活去了。
      
      其实,何小军没上学,何母倒是提过这事儿,可这年头在乎学问的人并不多,更多的是指望小学老师帮着看孩子的,尤其是淘气得没边儿的熊孩子。不过,何母也就那么一提,在何小军闹着不去上学后,她也就歇了这份心,琢磨着干脆等过两年,让小儿子跟俩孙子一起去上学,这家里没人陪他玩了,总该乖乖上学去了吧?
      
      倒是甄兴华大哥家的大儿子甄俊,今年九月就去上学了。
      
      等跟往日一样,甄俊挎着军绿色的小书包,跟队上的小伙伴一起往公社小学走去时,纳闷的发现今天上学的队伍里居然多了人。
      
      “苗奶奶,小妹妹也去上学啊?我堂妹跟她一样大,成天到晚就知道吃吃吃。我奶说,她一天能吃十八顿!”
      
      李桂芳抱着小孙女跟着一群小学生往公社小学去,冷不丁听了这话,脑海里立刻浮现了昨个儿傍晚才见过的甄珠。还真别说,甄珠那孩子看着就比队上任何一个都圆润胖乎,就跟年画上的胖娃娃一样。用队上其他人的话来说,一看甄珠就知道甄家平日里的伙食一定很好。
      
      那她要不要也央甄兴华帮忙带点儿麦乳精、水果罐头啥的?
      
      “她不上学,还小呢,是我找你们老师有事。”李桂芳边想事儿边随口答着。
      
      公社小学建在整个公社的正中间,这是为了方便各个生产队的孩子上学。这年头,所有的孩子都是放养着长大的,胳膊腿儿都特别有劲儿,跑跑跳跳间就到了学校里。
      
      李桂芳以前没来过这儿,不过这并不妨碍她摸到校长室。在一番骄傲自豪的自我介绍后,她没一点儿心理负担的说出了自己来学校的目的。
      
      小学校长刚听了开头还以为是有啥大不了的事情,别看李桂芳不认识他,可他认识这位烈士遗孀,也听过不少关于李桂芳的光荣事迹。他在心里寻思着是不是苗家哪个孩子要插班读书,都已经打算应承下来了,就听到李桂芳说要找个学问人帮着给她小孙女起个名儿。
      
      校长:…………
      
      行吧,不就是起个名儿吗?每逢开学季,小学老师就要给帮着起不少名儿,不打紧的。
      
      “我记得大嫂子你还有俩孙女吧?前头那俩叫啥名儿?有没有小名儿啥的?”换个人都不带那么麻烦的,随口起个符合时代特色的名字就成了,这不是苗大娘悍妇的名声传遍了整个公社吗?
      
      于是,李桂芳就说了昨个儿刚出炉且儿子儿媳压根就不知道的俩孙女的名字。
      
      小学校长拿过他的工作手册,翻了一页新的,提笔写了俩名字:苗招娣、苗盼娣。心下暗暗叹了一口气,这已经是他对那俩孩子最大的善意了,怎么说都比直接叫招弟、盼弟稍微好点儿。
      
      “那俩赔钱货无所谓,可我这个小孙女啊,名字可要好好想。你看她长得多秀气啊,大眼睛小嘴巴的,回头我再给她做身新衣裳,瞧着不比人家城里孩子差。”李桂芳扬着头,满脸的自豪是藏都藏不住,当然她本来也没打算隐藏。
      
      校长微微一愣,随即点头道:“既然大嫂子你说她秀气得很,不如小名就叫秀秀?大名的话……苗毓秀怎么样?钟灵毓秀,意思是凝聚了天地间的灵气,孕育了优秀的人才。”
      
      李桂芳听得极是认真,还很配合的点了点头,哪怕她其实没太听懂,却也觉得很了不起。尤其是最后那句“优秀的人才”,她觉得特别在理:“对对,我小孙女就是人才,嗯,那就叫这个,毓秀!”
      
      见李桂芳同意了,校长提笔就在本子上写下了“苗毓秀”这三个字,然后撕下这一页纸,递给了李桂芳。
      
      只是在交出去的那一瞬间,校长瞥见自己写的那仨名字,忍不住一阵牙疼。
      
      苗招娣、苗盼娣、苗毓秀。
      
      一看就不是亲姐妹。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