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002章 ...

  •   第002章
      
      早在何小红推开自家那虚掩的院门前,她就已经猜到了会有一顿痛骂。
      
      可就算挨骂她也不后悔,毕竟她方才瞧见了她那亲生的小闺女。就算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日里她要赚工分,想见女儿一面可不容易。再说了,眼下她是耽搁了回家的时间挨了骂,可就算没这桩事儿,婆婆依旧能找到别的由头骂她。
      
      何小红一面听着灶屋里传出来的骂声,一面快速的扫视了一眼自家院子,见大闺女和二闺女都不在,料定是跑出去玩了,她赶紧将手里的月饼往身后藏了藏,避开坐在灶屋门口冲着露出好奇神情的小女娃儿,小心翼翼又速度极快的窜回了自己所住的西屋,将月饼藏到了枕头底下后,还特地将枕头拍了拍,摆弄齐整后,这才再度回到了院子里。
      
      彼时,灶屋里已经传来了一阵香味,倒不是很浓烈,但闻着有股子独属于鸡蛋的香味儿,很容易将肚子里的馋虫勾起来。
      
      原本坐在灶屋门口的小女娃儿,早就忍不住转过身子伸着小脑袋往里头看。
      
      “等急了吧?这就好了。”苗大娘端着碗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落座到一旁的凳子上后,顺手将已经凑过来的小女娃儿揽在了怀里,“不急啊,奶吹了吹,喂咱们小宝儿吃。”
      
      说着,苗大娘就拿碗里的勺子,舀了一勺鸡蛋羹放嘴边吹了吹,送到了小孙女嘴边。
      
      鸡蛋羹口感嫩滑,滋味鲜美,尤其用的还是今个儿早上自家母鸡刚下的蛋,别提有多新鲜了。哪怕只在里头撒了极少的盐粒,那也是顶级美味。
      
      苗大娘满脸慈爱的看着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小孙女,张着小嘴吸溜一下就是小半勺鸡蛋羹,每吃一口都会幸福的眯一下眼睛。
      
      慈祥的奶奶和可爱的小孙女。
      
      多么温馨美好的画面啊!
      
      只可惜,刚从自己那屋出来的何小红并不这么认为。相反,她看着眼前这一幕,只觉得异常刺眼,心口更是憋了一股子气,上不去下不来,令她倍感折磨。
      
      何小红怎么也想不明白,事情怎么就会变成这样呢?
      
      想当年,她可是抱着来苗家过好日子的想法才嫁过来的!
      
      苗家有钱,这是全生产队都知道的事儿。谁让已故的苗老爹是个革命烈士呢?上头发下来的抚恤金、补贴款,还有逢年过节必送来的各种慰问品,让苗家比队上其他人家要宽裕很多。
      
      可就算苗家再有钱,那也跟她何小红没半点儿干系。
      
      钱啊,全叫李桂芳捏在手里!
      
      李桂芳,也就是烈士遗孀苗大娘,她跟何小红一样都是本生产队的人。不同的是,她娘家几个兄弟都很有出息,且都很维护她。当然,一般情况下,压根就不需要李家人出面,李桂芳自个儿就能搞定上门找茬打秋风的人。
      
      在队上好些人看来,李桂芳挺过分的。她男人牺牲的时候,她公婆都还在世,本想让她将钱和儿子都交出来,再让她滚回娘家嫁人去,可她愣是挥舞着门捎,将公婆亲戚堵在门口,生生的耗到了援军到来。哦不,是李家人到来。
      
      之后,李桂芳就用无数事实告诉全生产队的人:
      
      ——她有钱,但那是她的钱,谁也甭想打主意。
      
      这些个事儿,何小红在嫁过来前就知道,可她以为婆婆只是针对外人,她要是嫁到了苗家,就是自己人,早晚这个家都要让她来当。
      
      事实证明,她这是在做梦。
      
      连着七八年都过去了,她孩子都生了三个了,李桂芳依旧没把她当做自己人,钱捏得死死的也就算了,连每次公社那头送来的慰问品都碰不到,简直就是防贼一样的防着她。
      
      当家?真的是在做白日梦。
      
      要单单只是防着她,倒也没啥。让何小红接受不了的是,被当成外人的还有她的亲闺女,那可是老苗家的孩子啊!
      
      不过,那都是过去式了,眼前这一幕才叫何小红真的无法接受。
      
      李桂芳拿亲孙女当外人看,拿外人当亲孙女疼!! 
      
      何小红再一次后悔当年怎么就默认二妹交换了孩子呢?要是早知道婆婆养着养着就对孩子有感情了,她当初就该把孩子换回来的。其实,现在也不晚……
      
      犹豫间,何小红想起了早些时候看到的亲生女儿,好像亲闺女过得也不错,那还要不要换呢?
      
      没等她想明白,另一边的李桂芳已经把小孙女喂饱了,柔声哄着孩子去院里玩,李桂芳一个眼刀子甩过来,厉声呵斥道:“跟个木头桩子那样的傻站着干嘛?队上放了一天假你就不会自个儿找活干?丁点儿眼力劲儿都没的糟心玩意儿,我家解放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摊上了你这么个懒婆娘!干活去!!”
      
      乡下地头,真想干活那根本就不用找。
      
      平日里,所有的社员都是在为生产队干活赚工分的,家里的琐事就是随便糊弄一下,毕竟在一天的辛苦劳作之后,很难再打起精神操持家务。可这不是放假了吗?中秋节全队都休息一天呢,何小红就是借着这个机会才回了一趟娘家,又趁机绕路去看了一眼亲生小闺女。眼下被婆婆催着干活,她就算心里不舒坦,可还是没吭一声,拿了旧木盆收罗了一堆脏衣服,打算拿去河边洗。
      
      “你等下!”
      
      眼见何小红将装满了装衣服的木盆夹在胳膊下就打算出门,李桂芳又开口了,且语气极为不善:“你咋把我乖孙女的衣服落下了?你咋不干脆把你脑子落茅坑里呢?”
      
      听了这话,何小红赶紧返身回去拿落下的衣服,可没等她收拾好,那头李桂芳再度发难了:“我那屋,乖宝儿的褥子也拿去洗洗,还有被面,都拆洗掉。咱们香宝儿的铺盖要隔三差五的洗洗晒晒,记得了不?”
      
      何小红:…………
      
      几句话间,李桂芳已经给那别人家的孩子改了三个称呼了!明明半个月前,她还一口一个赔钱货!
      
      才这般想着,李桂芳还真就喊了起来:“赔钱货呢?那俩赔钱货又死哪去了?”
      
      何小红赶紧出门去了,她怕自己再待在这个家里,迟早会被气死。
      
      一直到晚间吃饭时,苗家人这才全到齐了,坐在堂屋的大木桌上旁,喝着红薯稀饭啃着玉米饼子,偶尔挟一筷子小碟子里的咸菜,全然看不出来半点儿过节的气氛。
      
      其实也不尽然,起码李桂芳跟前搁了一碗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的西红柿鸡蛋面。
      
      红汤底,细挂面,乳白色的鸡蛋和切成小块的西红柿,还有特地撒在上面的葱花,光看着就让人忍不住吸溜口水。
      
      吸溜……
      
      还真的有吸口水的声音。
      
      何小红瞥了眼坐在婆婆怀里一口一口乖乖吃面的小女娃儿,又扭头看向盯着面碗不停咽口水的大闺女和二闺女,暗暗憋气后,一脚踩向了低头呼噜呼噜猛喝红薯稀饭的男人。
      
      “你干啥?”苗解放猛的吃痛,抬头看向他婆娘,“不好好吃饭你踩我脚干嘛?”
      
      “我……我……”何小红憋了满脸通红,半晌才鼓起勇气看向婆婆,“妈,三儿人小吃不下那么多面条,也分些出来给她俩姐姐吃吧。”
      
      “吃不完不是还有解放吗?赔钱货吃啥细挂面。”李桂芳头也不抬的甩出这话,似乎完全忘了不久前怀里的小孙女也被她一口一个赔钱货的喊着。
      
      何小红没了主意,好在她及时想起藏在她那屋枕头底下的月饼,心里这才好受了点儿,低头慢慢的扒拉起了碗里的稀饭。
      
      就在这时,苗解放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冲着李桂芳说:“甄兴华回来了。”
      
      “啥时候的事儿?”
      
      “就下午,太阳快落山那会儿。他先瞅见的我,跟我打招呼,叫我回家喊你……”苗解放认真的想了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甄兴华让他转述什么话,顿时愣在了那儿。
      
      好在李桂芳没再继续追问,而是略加快了喂饭的速度,等估摸着小孙女吃饱了,把剩下的连碗一起推给了苗解放。
      
      苗解放一点儿也不嫌弃闺女吃剩的东西,在何小红开口阻止之前,端起碗一股脑的往嘴里倒,几大口就连面条带汤一道儿吃了个精光。
      
      何小红运气再运气,可哪怕再生气,她还是等婆婆离开后,这才伸手拧住了苗解放的耳朵:“你就不能留给女儿们吃?”想起枕头底下的月饼,她这才好受了点儿,趁着婆婆不在家,赶紧起身回了自己那屋,拿了月饼又去了灶屋,用菜刀一切为二后,这才招呼俩闺女过来吃。
      
      月饼是五仁馅儿的,甜津津的,两个小姑娘在母亲的注视下,吃得很是香甜。
      
      也就在这时候,何小红后知后觉的回想起来,刚才她男人说的好像是……甄兴华?!
      
      “解放!甄兴华让你喊妈去干啥?”
      
      “就、就是……”苗解放拿筷子敲了敲脑壳,懊恼的道,“让干嘛来着?我给忘了。”
      
      何小红连气带急的:“你啥时候把你自个儿忘了才叫好!”赶忙对俩闺女说,“你俩赶紧吃,千万要在你们奶回家前吃光,听到了没?我出去瞅瞅她上甄家干啥去了。”
      
      最后那话,何小红半是自言自语,半是跟苗解放说的,可惜苗解放又伸手拿了个饼子,啃得可起劲儿了。
      
      ……
      
      ……
      
      这个点,甄家也在吃晚饭,边吃边听甄兴华说这趟出差发生的事儿。
      
      作为一个货运司机,甄兴华完全可以说是生产队上的能人,连大队长都没他这般见识。不单有见识,关键是甄兴华还能赚钱,他当司机每个月单是工资就有三十六块,这还不算他偶尔帮人捎带些外头的东西,以及低价收一些运输途中偶有损坏的残次品。
      
      同样都是生产队的富户,可甄家跟苗家是完全不同的。说白了,苗家那是完全托了国家的福,要不是上头对烈士家属格外关怀,在失了顶梁柱后,李桂芳孤儿寡母的,只怕会万分艰难的熬日子。
      
      甄兴华这趟运的是一车的青皮西瓜,各个都无比巨大,最大的都快赶上一个小冬瓜那么大了,光瞧着就叫人流口水。等运到目的地后,卸了货才发现底下有几个压坏了,好在这种情况也很寻常,将好的收拢,破损的单独放,人家还给甄兴华拿了一个,让他拿回去给家里人尝尝。
      
      因为他们这一带并不产西瓜,这玩意儿可当真是稀罕货。
      
      这会儿,西瓜就搁在甄家堂屋的角落里,引得甄家那俩孩子边吃饭边频频回头看。最终,年岁小的那个再也忍不住了,趁大人们正在聊天,顺着长凳爬下地,敦敦敦的跑到了角落里,蹲在青皮西瓜跟前一脸馋相的盯着看。
      
      李桂芳就是这个时候抱着小孙女过来的。
      
      队上常有捧着碗窜门子的,因此就算看到甄家人还在吃饭,李桂芳也没半点儿不自在,调整了一下抱孙女的姿势,开口问道:“兴华啊,我上回托你带的棉花有着落了没?”
      
      是了,他们这里非但不产西瓜,还不产棉花。李桂芳这些年里积攒的布头倒是不少,小孩子家家做衣裳用不了太多布,拼拼凑凑应该能做出一身袄子来,可里头的棉花咋办呢?偏生,她手里捏的钱是不少,却没最紧要的布票和棉花票。
      
      甄兴华搁了碗筷,扭头回答道:“有,就是不太多,也就一斤半的份量。”
      
      “够了,够用了。”李桂芳盘算了一下,她小孙女年岁还小,做个小棉袄怕是连一斤棉花都用不了,剩余的还能给做棉帽、棉手套和小棉鞋,“对了,多少钱?”
      
      “人家院后头偷摸着种的,就这么多,要了我一块二。”甄兴华想了想又添了一句,“大娘不要也没啥,我留着自家用。”
      
      棉花本来就不便宜,像这种不要票的,那就更贵了。甄兴华当时也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毕竟这价确实有点儿高了。后来一想,这玩意儿又不是用过就没了的,反反复复能用很久的,再说过了这村还不知道有没有下个店,就索性咬牙买了。
      
      “我要的!回头给我小孙女添件新袄子。”布料她有,就算不是整块也没啥。再说了,料子本来就比棉花好弄,主要是这天眼瞅着就要凉下来了,她小孙女去年是裹着棉被过了一冬,今年长大了,都能跑能跳了,总不能还裹着棉被躺土炕上。
      
      说话间,甄兴华婆娘已经起身去里屋拿了东西出来,又收了李桂芳的钱,转身再度回了屋。
      
      李桂芳单手抱着小孙女,另一手拎着用旧报纸裹着的棉花,正打算再聊两句就走,结果就听到“噗通”一声,祖孙俩齐刷刷的循声看过去,却见一个白白嫩嫩的小胖孩儿屁股着地四脚朝天的躺在了地上,活像个翻了壳的小乌龟似的。
      
      “哟,珠珠你又干啥呢?”甄兴华婆娘忙跑过去拎起小女儿,上下拍着灰。
      
      小胖孩儿——甄珠老老实实的立在原地任由她妈帮她拍灰,好一会儿才伸出又短又胖的手指头,指着地上那青皮大西瓜,委委屈屈的说:“瓜推我!”
      
      “不是跟你说了明天再开吗?今个儿太晚了,吃不完会坏掉的。”
      
      “可瓜欺负珠珠了!”甄珠瞪圆了眼睛控诉着,眼见她妈不信她的话,又忙扭头去找救兵,“哥,爸,瓜瓜坏,咱们把瓜吃了吧!”
      
      李桂芳笑了一声,心里想的却是别的事儿,甄家这胖闺女当初跟她家小孙女还是同一天生的,人家都会喊自己名字了,她小孙女……
      
      哦,她小孙女没名字。以前就喊赔钱货,现在是不喊了,可宝啊乖啊瞎喊一通,弄得小孙女连自己叫啥都不知道,毕竟连李桂芳自己也不知道。
      
      想到这儿,李桂芳又冲着甄兴华道:“兴华啊,你念过书,是个文化人,不然帮我想想,我家孙女起个啥名儿好?”
      
      甄兴华面上一怔,想了想问道:“大娘你前头那俩孙女叫啥来着?”
      
      叫啥?就叫赔钱货呗。
      
      这年头,要不是打算上小学了,很多人都没个正经名字的,甚至连上了学都是瞎起一个的。像李桂芳这样喊赔钱货的队上也有不少,还有一些人随口喊大妞二妞,或者大丫二丫之类的。可这话好说不好听啊,毕竟队上年年都在宣传,生男生女都一样,妇女也能顶半边天。
      
      李桂芳急中生智:“大孙女叫招弟,二孙女叫盼弟,就这小孙女还没起名字,兴华你帮着想个好的。”
      
      甄兴华满脸的一言难尽,心道你都这么起名字了,干嘛不顺着起?还可以叫念弟、迎弟、来弟啥的。
      
      “我也不太会起名字,你看我家这个就叫珠珠,大名甄珠,也是借着我家的姓了。你家……不然大娘你上公社小学问问看?老师才有学问。”
      
      “说的也是,我回头去问问看。那行,你们先吃着,我走了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捉个虫。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