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皇他碾压世界》梦若云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1-27 14:38:3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那类似产婆的中年女人继续道,视野猛地拉高,一个面孔模糊的女人伸出双手拥抱着他,似乎是林媛的母亲角色,“让我看看我的孩子……”
      
      选项弹出。
      
      “健康(普通难度)”、“孱弱(困难难度)”、“畸形(地狱难度)”
      
      照样第一项,CG继续。那女性似乎非常开心,在‘林媛’脸颊上亲亲吻了一下,又交还给稳婆,“周嬷嬷,陛下还在外面吗?”
      
      “陛下方才身体不适,已在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的劝说下回养心殿了。”
      
      尽管周嬷话语中喜气洋洋,可女人还是轻叹一声。
      
      “芸贵人,这叹气啊还是别了,您平平安安诞下皇嗣,乃是大大的喜事了,这叹气啊会把喜意都冲散了。小皇子年岁还幼,您这可不成呐。”
      
      “……是!周嬷嬷说得在理,我不这样了。让我再瞧瞧这孩子吧?”
      
      又一个选项弹出,林媛没有犹豫,点击了第一个。
      
      竞争难度:轻松!
      
      她倏忽一阵晕眩,知道是游戏在将玩家导入‘身体’之内,便毫无挣扎,任由自己被旋涡吞噬……
      
      ……
      
      大齐王朝,承运十三年。
      
      烛泪滴落宣纸,晕开深深浅浅的淡红,好似美人捈开的胭脂。随着一位侍女无声抬起银灿灿的烛台,微弱光辉从薄纱的罩子内离开,不待屋内空出一小片黑暗,下一刻,又一只竖立完好粉烛的银台放回原处,点起一片灿烂辉煌。
      
      枯坐两个时辰,并不宽阔的偏殿内自始至终亮如白昼。
      
      皇后鬓边沉甸甸的玉坠在耳侧轻晃,她脖颈酸痛、脊背麻软,却不敢让端坐的身形稍有变化,只在主位太后因疲乏轻揉额角时,才能抬抬佩戴碧玉细镯的手腕,示意侍从送去一盏热茶。
      
      薄如蝉翼的鬓角已被汗水浸湿,皇后不敢擦拭,她摒息凝神,专注地听着,尝试在隔着一道墙、两层屏风的那一边房内,从渐渐微弱的女声呼喊中捕捉到婴儿的涕泣。时候快了,她正自思忖,忽而听见耳边唤了一句。
      
      “皇后。”
      
      “臣妾在,母后有何吩咐?”
      
      太后眼皮微微耷拉,眼角细纹让她没有多出几分慈爱,反倒更重一丝威仪,仿若不经意,她朱唇微动,“宫中自打汝阳王出生之后,便再不闻婴啼了罢?”
      
      “是,自汝阳王之后,已有二十九年了。”皇后恭恭敬敬。
      
      “唉……那孩子又偏不爱红妆,我真是操碎了心,不见他有一丝悔改。这也就罢了,皇帝兄弟少,却争气,他肠胃不比汝阳王强劲,又勤政爱民,不近女色,时至今日,才得了这么一个孩子,听太医道……是个男孩儿?”
      
      皇后罩在宽袖内涂着深红花汁的小指指甲轻轻掐住掌心,不住地酸楚,面上端庄中流露一丝自责,离座下拜,“是臣妾未能劝告皇上,请太后治罪。”
      
      太后顿了顿,待她结结实实跪拜下去,才抬抬手,“不必了,你这孩子心眼实,错也并非全在你。皇上不乐意在后宫,谁又能劝得住呢?唉,本宫只是心痛,你与皇上琴瑟和鸣,却怎地叫贵人争了先?”
      
      “臣妾……”皇后张张嘴,眼中已有了些泪光闪动。
      
      太后只作不见,缓缓道:“日后,你定要待这孩子如同亲生,不可稍有懈怠。”
      
      短暂的空白之后,一阵狂喜涌上心头。皇后深吸一口气,将眼泪眨回,认认真真、恭恭敬敬地拜了一拜,“臣妾谨遵玉令!”
      
      “你呀也不小了,喜怒不形于色,方才有号令后宫群芳之贤啊。”
      
      她伸出保养得益的右手,虚抓一下;皇后恭顺地将手放上,自地面站起,已然如平常般尊贵得体。她顺着坐回座位,温温柔柔,和煦道:“太后教诲,臣妾必当谨记在心。”
      
      又是端坐数息时间,一声婴啼终于自屋内传出!
      
      “呜哇——”
      
      几乎在场所有人的面上都带了喜色,太后作势起身,皇后连忙搀扶,两人略走了几步,不多时,两个宫人从屋内走出,一人内侍模样,急匆匆往殿外跑去,显然是为不在此处的皇帝告喜讯,而周嬷嬷手捧锦绣襁褓,裹着一个小小婴孩,肃容:“给太后娘娘、皇后娘娘请安。芸贵人诞下皇嗣,母子平安!”
      
      “好,好,好!”
      
      太后连道三声“好”,颊边笑容止不住,她望了一眼襁褓中婴儿稚气的面孔,喃喃道:“曜儿有后,好极了……佛祖保佑……”
      
      皇后喜不自胜,伸出双手,想要触摸孩童,又有些胆怯,回头望了太后一眼,见对方目中纵容之色,才将襁褓小心翼翼捧住,搂在怀里。
      
      霎时间,千百柔情涌上心头。
      
      皇后低垂着头,看那孩子,黑丸似的眼睛一眨一眨,肉嘟嘟的小手握在颊边,吧嗒着殷红的小嘴儿,母性之爱登时自然流露,想亲亲他,又怕口脂染脏了额头,想摸摸他,又怕没轻重弄痛了他,只好用眼去看,深深凝望。
      
      “报——”
      
      那内侍去时孤身一个,回来时却带着数十个随旁在侧,手上捧着大小盒子,皇帝身边的大伴刘公公亦在其间,恭敬地捧着明黄丝绸的卷轴。
      
      几人行礼之后,刘公公挺胸昂首,肃然启封卷轴,高声念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芸贵人黄氏,久侍宫闱,性资敏慧,率礼不越,延嗣有功,着即册封为嫔,迁入居安宫主殿,钦此!”
      
      话毕,身后侍从将大小盒子送入殿内。
      
      这时刘公公才换了一张笑脸:“皇上方才实在太过疲乏,不得已便直接睡了,但皇上睡前有旨,若诞下皇子便取名为‘渊’,若诞下公主便取名为‘媛’。”
      
      ——大齐王朝,国姓为“林”。
      
      “渊渟岳峙,是好名字。”太后含笑微微点头,皇后更是内心喜悦。
      
      皇上未尝言说,便是默认她将孩子养在身边。居安殿向来清净安宁,伴一片淡雅梅林,更逞论这破天荒的跨了一级的封位?皆是补偿芸嫔的。只是愉快之余,皇后也不免担忧,开口问:“圣上晚间用了什么吗?”
      
      “回娘娘,陛下用了半碗滋补米粥,就命人拿下去了。”
      
      皇后面上忧色更浓,就连太后也皱起了眉。
      
      滋补米粥,说着好听,其实就是“药膳”!药性过大,必须辅佐食材,潜移默化入胃,缓缓滋养体魄。
      
      但她们便是知晓了,又能如何呢?
      
      “无论什么,多吃些总是好的。”
      
      太后徐徐说,最后看一眼襁褓中眨着眼的婴儿,皱起的眉头略微舒展,“此间事了,稍后皇后也回宫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改bug.jpg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