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芝兰逢珠玉》鱼头小闲 ^第2章^ 最新更新:2016-04-15 19:22:5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敕造荣国府。
      
      刘遇远远地掀开帘子,深门高匾,可不气派,身边的侍读见状连忙凑到车窗边帮他打起帘子,刘遇笑问:“他家这排场,比起你家如何?”
      
      他这侍读名叫马亭,正是治国公马魁之孙世袭三品威远将军马尚德的嫡次子,因他年幼,兄长又上进,故而威远将军当年亦不曾过多考虑他的前程,只盼着他平顺长大,先皇为皇孙们择选侍读之时,他便被指派给了当时并不冒头的忠平王长子,谁知后来竟是他因祸得福,成了这京里的红人,跟着刘遇见驾的机会比他老子还多出不少。治国公当年与荣宁二公同在“八公”之列,马亭也与荣宁二府有些来往,故而道:“虽说从前,我曾祖与他家并列,现如今也不大比得了。远的不说,他家宁府上的掌事与我同辈,逢到红白事遇上了我得叫他声贾大哥,他如今却和我家老爷一样的品级,您拿我们家和这二府比,不是把人家门口的石狮子都给埋汰了嘛。”
      
      刘遇“噗嗤”一声笑了:“你是真傻还是觉得我真傻?这样不成气候的挑拨都用上了。再说,在我面前提有什么用?当着父皇与皇祖父的面,缩得跟鹌鹑似的。”
      
      “二圣威仪,小的不敢造次。这不仗着永宁王平易亲和,斗胆撒娇卖乖了一回嘛。”马亭嬉笑一番,并不在意刘遇会生气。他倒也没真的想挑拨,只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当今的态度尚算得上暧昧不明,但永宁王却摆明了不会对贾代善等先皇宠臣另眼相看。他不过提前把自己家和那两家分开罢了。
      
      刘遇也不是看不出来马亭的这点小心思,不过马尚德为人还算机敏,马亭的兄长又是世家子弟里难得的读书上进人,刘遇也乐意让他们家在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上尝点小甜头,甚至马亭的这些抱怨,他也乐意在哪天父皇心情好了的时候,旁敲侧击地说两句。
      
      荣国府大门洞开,贾赦、贾珍各领着荣宁二府中有职子弟,恭恭敬敬地侯在门外,马亭先下了车来,与贾赦、贾政叔侄相称,又与贾珍、贾琏等各自见了礼,方才道:“永宁王此番来世叔府上为的是私事,特特地轻车便行,他旌旗仗鼓一概未带,世叔这儿倒是迎出了这样的阵仗。不知道的,未免又有些闲言碎语了。”
      
      贾赦战战兢兢地道:“王爷下临,下官敢不恭迎?”
      
      “王爷为什么来这一趟,世叔又不是不知道,要小侄说,与其累着这些小孩儿在这儿晒着,不若去泡上一壶好茶,跟我们王爷好好说道说道呢。”
      
      他话虽如此,但贾赦等也委实不知永宁王大驾光临所为何事,本欲抓着马亭问个仔细,又恐永宁王在车里等得不耐,只得恭恭敬敬地把王爷迎上了大厅。
      
      这京都里头虽说是个人就不容小觑,随便一块砖头下来也许就能砸到王公贵胄,但凭那些勋贵子弟多千娇万宠,也不及永宁王一根小指头的金贵。自从去年五皇子刚摆了满月酒便一病去了,太上皇、皇上便越发地紧张刘遇,只恨不得他天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安心。
      
      当今圣上子嗣算不得繁茂,过了而立之年才得了刘遇,爱若珍宝,亲自抚养、开蒙,又聘大儒为师,教其读书习字。登基后头一年就给时年八岁的刘遇封了亲王,给其母林氏封了贵妃。次年林妃病重,陛下晋其位为皇贵妃,并欲以后礼下葬,承恩侯及及礼部尚书谏而不能,刘遇泣而苦求,陛下方才作罢,林妃母子荣宠,可见一斑。虽后来后宫亦有所出,然皆不如永宁王与陛下的亲厚无间。何况陛下龙体时常欠安,小皇子们一则年幼,二则体弱,永宁王这样平平安安地长到十二三岁、读书之余还有力气练练拳脚骑射的,也怪不得二圣分外看重。
      
      这位王爷是宫里宫外传遍了的谦和可亲,他既自称为私事而来,自是轻袍缓带,举止从容风流,贾政偷偷望去,只见他与宝玉差不多的年纪,身量却要高出一截来,面若春光,熠熠夺目,姿仪甚美,还在宝玉之上,又闻听得他问:“府上老夫人身子还好?”忙回话道:“家母托庇康健,有劳王爷惦念。”
      
      刘遇笑了笑,不再说话,贾府众人摸不着头脑,正心神不定呢,马亭笑着对立在刘遇身后的长随道:“这可和你说的不一样了,快给你家王爷解释解释,不然挨了罚事小,他不带你下江南,你这小半年可白盘算了。”
      
      那长随也不过二十上下的年纪,生的便十分灵巧聪慧,忙跪下恭顺道:“王爷恕罪,是奴才前日奉王爷之命去国子学博士林大人府上,帮衬打点林大人府中女眷回姑苏祭祖扫墓的车马。林大人府上宜人对奴才说,林大人先行去了姑苏,因兰台寺大夫林海大人现在淮扬任巡盐御史,两位大人本是隔了两辈的堂亲,因此缘故,便相邀一同祭扫先祖,闻得林海大人的千金现在荣国府中由老太君代为教养,便请宜人将侄女一并带回江南,以解林海大人相思之苦。宜人便命府里家人带着林海大人的书信来荣国府请侄小姐,回来却说荣国府上老太君身子不甚爽利,要留侄小姐身畔侍疾,因而辞了宜人。奴才回王爷话时,方才有此一说。”
      
      他这一说,贾政冷汗便下来了。原来那林滹之妻虽有林海亲笔书信,却因丈夫、儿子俱去了江南,派了六个女人来接的黛玉,故而直接去拜见了贾母。贾母素知林家亦是书香门第,虽人丁单薄,亦不至凋零而无所依从,林滹此番要接黛玉一同回姑苏祭祖是一回事,另一方面,只怕就要接手黛玉的抚育教养了。他们倒一笔写不出两个林字,可是堂亲的叔伯,哪里会如亲生父母般体恤疼爱呢?贾母唯有贾敏一女,爱若珍宝,对黛玉怜惜异常,不忍放她回林家去,又有宝玉在一边哭泣求情,拿湘云在史家的境遇说:“忠靖侯夫人尚是亲伯母呢,也有不周到的地方,湘云妹妹也不敢说,到咱们家才敢和袭人她们诉诉苦,何况林妹妹那儿,还是从未谋面的堂叔父呢?”贾母便更是不舍,想了法子推辞了过去。连贾政也是听人议论“林家使人来接林姑娘,宝二爷不舍,哭得病了一场”才听得些风声,因贾母说“早打发走了”,他便也不再过问。那厢贾赦等还一边惊慌,一边茫然不知何事呢。
      
      “原来如此,父皇以孝治天下,皇祖父常夸贾公之子是纯孝之人,既然员外郎说老夫人身子康健,想来是真的无碍。我身边有个老嬷嬷说,人年纪大点,就忌讳说病啊灾的,老夫人却连说自己都不避讳,想来是不舍我那林家表妹了,慈爱之心,令人动容。”刘遇仍是笑着,下巴一抬示意自家长随起身,“这事原不该我插嘴的,不过舅母前几日送拜帖来贵府上,也不曾见到老太太。我那三位表兄又都随舅舅回了江南。我冒昧想着,虽说男女有别,我论起年纪来,也同老太太隔了二、三辈了,不知道能不能和贾夫人说上一两句话?”
      
      人家是皇子,贾母是命妇,哪有什么能见不能见的。这事就是马亭过来跑这趟,贾家也不好说什么,到底人姑娘姓林呢,更何况是永宁王亲至呢?
      
      同自己子侄差不多的年纪,却是自小便万人之上才养出来的威仪,虽是出了名的温和谦逊,然而一颦一笑就足够叫人心慌不安。贾赦贾政兄弟二人惶恐地命人去请贾母,倒是刘遇笑道:“不妥,老太太年长,还是我来走动走动。劳贾公使人往内通传一声,女眷回避罢。”
      
      他喝着茶等了半晌,见贾琏在门外探头,料得到贾母房内兵荒马乱快结束了,便放下茶盅,先对马亭道:“你在这儿坐着吧,若是嫌无趣,便先去沈庐等我罢,叫羡渔送你过去。”他身边方才那下跪传话的长随闻言便看向马亭,马亭只摆手道:“罢罢罢,我五日前交上去的文章有一段是纯引的梅世兄的,今日一大早我兄长提起来我才知道梅世兄的那篇文章四五年前就给先生过目了,要是在沈庐遇上先生,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我还是等着你一起去。”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