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二姑娘择婿记》浣若君 ^第2章^ 最新更新:2016-08-01 14:45: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监生 ...

  • 作者有话要说:  好桑心,刚看只有8个点击率,哈哈。
    大概现在看文的只有从《锦绣娇娥》过来的亲们。
    作者的文章不是因为一个立意或者一个点子或者偶尔的一点灵感而成。
    作品必定会首尾相映,每一个章节和每一段情节都会寻到它最终要想寻的那个答案。
    虽然在小言里这有些可笑,但无论怎样它也是文学作品,所以,作者还是希望能有主旨,主题思想,能引发大家的思考。
    作者想看看这部能不能签约,所以从明天起每天一更,然后再梳理一下全文,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爱剧透,不挖坑。
    请大家继续支持哦。
  •   
      三月间草长莺飞,苏氏带着几位小姐终于换了战场。原来此时天气渐暖,热炕已经坐不住了,再者,常年住在炕烧上,就会有一股子烟熏火燎的糊味儿整天缠在身上散不去。
      
      苏氏这正房中间会客,两侧间一边是火炕,供自己冬天起居,另一侧屋子里是床,四姑娘贞怡住着。如今天气大暖,为了上京时母女们身上没有惹人嫌的炕燎糊味儿,她们便一齐儿搬到了贞怡屋内。
      
      因贞媛,贞秀和贞怡皆是缠了细脚的,不敢多走路,所以搬东西这些累人的活儿,全是大脚的贞书一人在干,苏氏只管在旁边指挥。
      
      贞书见苏氏坐在椅子上替贞怡梳头,指着外面的大好春光道:“外面又暖和又热闹,你们在屋子里捂了整整一个冬天,此时到外面通通头蓖一蓖头上的虱子该多好?”
      
      苏氏白了贞书一眼,轻声缓语道:“咱们这里风土不好,那风刮过来都带着邪气,一沾到脸就把个白脸刮成个红脸,她们几个我要带到京城去,不能为了贪看些花花草草,叫风吹成个红脸蛋儿回京城。”
      
      贞怡叫苏氏扯着头发,头仰了老高,笑道:“我要母亲新添的那批流苏作披帛,到京城定要比过所有人家的姑娘们。”
      
      苏氏溺笑道:“正是了,那全是给你备的。”
      
      贞书搬完了东西,见贞媛仍不来作绣活,便往她起居的房中寻来。这后院中西边两间屋子,贞媛就住在贞书隔壁。她掀帘进屋,见贞媛临窗坐着望外头,便问道:“姐姐为何还不去正屋做绣品?”
      
      贞媛也不答言,笑拉了贞书坐下道:“委屈你了,不像这家的姑娘,倒像个粗使丫头。”
      
      贞书理了理辫子道:“这有什么,我不愿意缠脚,就只能干粗活。况且我也愿意出出进进干些粗活,让我坐在床上捉针,还不如杀了我。”
      
      贞媛垂眸良久不言,叹了口气,绞着手中一只新绣的小香包。
      
      贞书问道:“姐姐可是愁自己的亲事?”
      
      贞媛已经双九年华,因苏氏不愿在徽县为她们姐妹寻门户配亲事,一心属意京城,是以徽县中来问的亲事,苏氏皆是统统回绝。
      
      “姐姐该宽怀才是,宋贞玉今年也十六了,她眼看要嫁人,你虽不是嫡出爷们生的,但在宋府中是长女,她不可能越你而先出嫁。”贞书劝慰道:“母亲这些日子不是一直与京城通信么?京中祖母想必也早为你打算好了,你往后嫁在京城,我借着探亲也能上趟京城,多好?”
      
      贞媛心思浅淡无城府,稍稍几句好话就能叫她扫了愁绪的。她将那荷包塞到贞书怀里道:“你与那童奇生整日往来,也该送件信物给他以示情意。这不眼看端午,我做了个小香包给你,你就当是自己做的,端午节了送给他。”
      
      贞书哎呀一声,将那香包掷回给贞媛,抿嘴笑道:“他是知道我的,我那里能绣出这样的好东西来?”
      
      贞媛重又将香包塞回到贞书手里,一字一句道:“你虽面上风风火火,却也是个没城府的人。那童奇生虽家贫,如今也是个监生,县太爷见了他还要行礼。保不齐咱们周围这些村里也有别人欲要将女子许配于他的,若你不不功夫笼络他,叫别人占了先可怎么办?”
      
      贞书欲笑又止,半晌才道:“好吧!我听姐姐的。你想吃槐花不,如今外头槐串子正结的一簇簇的。你若想吃,我拿个箩替你出去采。”
      
      她见贞媛微笑点头,自厨房中寻了个箩来,将个辫子往身后一甩,三两步蹦出了大门。
      
      原来常与她玩的些女孩子们陆续出嫁,如今蔡家寺还能与她一起玩的,也就只剩个阿香了,而阿香今年也不过十三岁而已。贞书站在阿香家门外喊道:“阿香!快出来,咱们去摘槐花儿。”
      
      喊了半日不见阿香的踪影,出来的却是阿香的母亲成大妈,她见是贞书,笑道:“宋二姑娘,我家阿香往后不能跟你玩了,要摘槐花你自己去吧。”
      
      贞书道:“为何?”
      
      成大妈道:“过完年她也该说婆家了,如今女子出嫁都要有一双纤足,若脚缠的好,有些人连嫁妆都不要,争着娶。所以,她从今往后要在家里缠足。”
      
      贞书听了这话,犹如焦雷轰耳般怔了半天,才点点头道:“哦,我知道了。”
      
      成大妈道:“如今男子娶妻重足不重貌,你也该收心在家缠缠足才好,莫要再整日四处闲逛了。”
      
      贞书皱眉怏怏道:“缠足脚疼不说,往后连路都走不好,出门都要人搀扶着,有什么好的。”
      
      成大妈摇头道:“你这孩子虽面上大了,人心还是个傻的。除了我们这些苦命的庄农人,城里的夫人小姐们整日都是临窗绣花,那里需要走路,再者,她们有丫环伏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辈子就清闲闲享着清福,有什么好愁的?”
      
      原来虽自古就有女子缠足,但那也不过是将脚形修饰的美观一些,瘦俏一些而已。这几年不知从何处兴起,女子缠足要将整个脚趾都弯折到脚背下面,将双足缠成瘦瘦窄窄尖尖俏俏巴掌大的两小只,才算尚品。缠足要生生折断脚趾,那种痛自然是旁人体会不了的,当初贞媛为了缠足,都曾疼晕过许多次,而贞书正是为了躲过缠足,才自愿负担起家中杂务。
      
      阿香的姐姐阿芳缠了足,阿香因脾气爆倔,成大妈几番都没有将她收伏住,此番也不知她动了什么手段,竟将个阿香乖乖束在家中缠足了。
      
      贞书一人端着箩出了村子,到渭河沿岸的一片槐树林中去采槐花。如今槐花尚未开,不过是结成花蕾样的花穗子而已,这样的花穗子如蚕俑大小,深绿的花骨朵子,采了带回家用开水焯过,再拿香油蒜泥拌上,对于一冬不曾见过绿蔬的北方人来说,是难得的美味。
      
      贞书正闷闷不乐攀在树上采着槐穗子,忽听树下有脚步声,低头就见童奇生负手站在树下望着自己。
      
      她掩不住嘴角笑意,扭过头娇声问道:“童监生不在家里温功课,跑槐树林子里来做什么?”
      
      童奇生今年也有二十四五岁,生的也算周周正正一表人材,他家中父母双亡,唯有个老祖父仍然健在。他祖父童秀才当年屡试不第,如今在蔡家寺村里教童生,赚些束侑给他作学费。他当年在祖父面前起誓,殿试不中不娶亲的,所以如今也算是个老大的光棍儿。
      
      他也不说话,一直站在树下等着。终是贞书先忍不住,溜下树来,噘了嘴道:“童监生如今想必有许多姑娘追着赶着要嫁,还跑到这树林子里来做什么?”
      
      她方才听闻阿香也缠了足,心里存着不快。又瞧见童奇生今日穿了件没有补丁的蓝衫,容样也算十分周正,心里暗想不会真有人如自己般不开眼,也看上了这个未及第的监生吧。
      
      童奇生伸手搀了一把,又接过她手中的箩,将自己方才顺手摘的几个槐穗子扔进箩里,拍拍手道:“我何曾多看过别的姑娘一眼,是你多心了吧。”
      
      贞书嘿嘿一笑道:“可我连足都没有缠过,听说现在男子们都爱缠足的女子。”
      
      她说着抬起自己天然长大的脚给童奇生看,问道:“这样不美么?”
      
      童奇生低头看着她扬起的脸上亮晶晶的双眼,与丰满弹性十足的唇,目光止不住滑落到她鼓鼓的胸前,觉得自己有些口干舌燥心猿意马,挠了挠头皮道:“我又没有见过女子缠了足是什么样子,那里有什么喜欢不喜欢。”
      
      贞书双手在胸前比划道:“就是这样,把指节全部都折断压在脚底下,然后再紧紧的绑直来。”
      
      童奇生听她说的凶残,摇头道:“那有什么好看,快莫要说了,我听的毛骨悚然。”
      
      贞书扬头跑几步问童奇生道:“毛骨悚然是个成语,出自何处?”
      
      童奇生摇着头道:“最早出自《东周列国志》第七十九回……”
      
      贞书忙拿手摇止了他道:“你能不能不要每回背书都摇头晃脑,跟那老夫子一样,可真难看。”
      
      童奇生道:“好!好!”
      
      贞书见一处绿草茵茵,几步跳过去坐了下来,招呼童奇生也坐了,双手托着面颊道:“这些日子我读了一本书,叫《清平山堂话本》,其中有一篇名字叫简贴和尚,说一个和尚,路遇男子皇甫松的妻子生的天生美貌,就假投简贴给她,而皇甫松不信妻子,盛怒之下休了妻子,妻子杨氏走透无路,竟落入了这和尚安排的圈套中。虽然故事最后真相大白,和尚也受了惩处,皇甫松也与杨氏夫妻重聚。可是那皇甫松也妻子恩爱十载,就凭一份无名无姓的简贴便休了妻子,致杨氏与险境。而皇甫族人与杨氏族人竟也无一人反驳或为杨氏说话。于杨氏来说,这也未免太不公平。若是我,就算再嫁,或者重归娘家,也决计不会再与这皇甫松重做夫妻。”
      
      童奇生道:“你瞧的那都是闲书,是不及第的秀才们辩来骗钱的。但杨氏即美貌无比,就该注重行止,不该叫那起子奸邪和尚道士们看了真容去,她既然自已本就行状不端,又如何能怪丈夫休了她?”
      
      贞书听了童奇生这话,怒目睁圆了高声道:“那听你的意思,我们这些女子,就真该绑住双足呆在家里不出门,只要出了门,路上行人的眼睛,谁能管得住?这要怨就怨那和尚奸邪,怨皇甫松对妻子爱意与信任不够。”
      
      童奇生好容易自家里偷跑出来一回,不愿与贞书多吵,揽过她肩膀道:“好好好,是他们的错。但身为女孩子,名节大于一切,为自珍重起见,也该端正言行不能行差踏错。”
      
      贞书听他这番论调,与自己那个秀才爷爷如出一辙,实在是冥顽不灵又迂又腐,不再与他理论,起身抱过箩道:“既是如此,小女子今日在这野外抛头露面又是不守名节了,我还是回家吧。”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