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九章 大青骡 ...

  •   按大晋律例,抄家流放的犯官们,在流放途中——押刑官是有‘死亡名额’的,但凡不超过五中有一的死亡率,押刑官便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也就是说,姚家这一行二十人,只要没死超过四个,都没押刑官什么事儿。
      
      甚至往年中,有些大胆的押刑官还会在流放途中,将犯官里貌美的小娘们发卖几个,以填荷包之用。
      
      姚家人是有准备,出手大方,将陈大郎等押刑官喂饱了,才没有这等惨事,要不然,以姚千蔓为首,姚千蕊打底儿,在算上姚青椒,一行六个花季年华的美貌小娘子,会遭遇些什么,真是想都不敢想。
      
      押刑官不打不骂,没想着作践人,姚家便谢天谢地,哪还敢有什么休息养身的妄想?都只是苦熬着,生怕连累了家里。
      
      刚开始的时候,姚千枝到没察觉什么,毕竟这般赶路——古代小妞儿这十四岁的身体也有些吃不住,好在她精神强大,古代小妞儿又确实天赋异禀,就当野外徒步,恢复性训练了,半个来月熬下来,她虽然黑了瘦了,但身子结实不少,手脚有力,连马甲线都快有了。
      
      到后来,她甚至开始游刃有余,自行加重,腿上坠石块。随着力气越练越大,古代小妞儿的天生神力慢慢开发,姚千枝简直不亦乐乎,直到姚敬荣和姚天礼双双躺倒,她才感觉到不对了。
      
      到不是她精神不敏感,实在是……在现代的时候,她接触的是什么人啊??战乱地区连小孩儿都能端着机枪杀人,黑水佣兵营全是人间凶器,黑市拳场里个个高头大马,女人都有八块腹肌,她哪儿见过姚家这样的弱鸡群体?
      
      一个大男人,不缺吃不缺穿,负重六公斤徒步慢走,每两个小时还能休息十五分钟?累是可以理解的,熬不住也不是不能接受,但是……走死??这是什么概念?
      
      姚千枝无法明白‘读书人’是种什么生物?怎么能弱鸡到这种程度?但是,她必须接受。
      
      做为犯人,她当然是仔细检查研究过‘管理’她们的押刑官的,这一日,流放一行途至纷州昌平县,刚在一处破旧的驿站停了脚儿。看了眼躺下就着,睡的死猪一般的家人,姚千枝叹了口气一一帮他们脱了鞋,给他们血肉模糊的脚上了药,这才转身走出屋子。
      
      进驿站时她就观察过了,四处转了一圈儿,找烧火大娘问了问情况,姚千枝非常容易的在后院一处废井旁边,找到了正在升火烤土豆的钱元宝——这是押刑官里年轻最小的一个,跟姚家人有过接触,脾气不算太好。
      
      钱元宝长的高大,可今年不过才十五岁,是押刑官领头陈大郎的亲外甥,他活泼好动,体力还好,最妙的是有些贪财,品性却不算坏,且,没沾过女人开过荤,还是个不开窍儿的小雏儿。
      
      就姚千枝的处境和身份——十四岁的犯官小丫头,无论想办什么事儿,在六个押刑官里,钱元宝都是最佳人选。
      
      要不然,但凡换一个,没忍住对她动手动脚的,她还能杀了人家吗?
      
      “元宝哥!”笑眯眯的,姚千枝走上前蹲身叫他。
      
      钱元宝正在那儿呲牙咧嘴的啃土豆呢,闻声没好气的抬起眼皮,“姚三丫头,你叫我干啥?”
      
      在姚家几房大排行里,姚千枝行三。行路这半个月,她不像姚家人主攻陈大郎和那些成年押刑官,曾刻意跟钱元宝接触过,撒了他些好处,到是说得上话。
      
      “元宝哥,帮个忙呗!”她伸手去拔拉火堆,歪头看钱元宝。
      
      “帮啥忙?”钱元宝有些不耐烦。
      
      “我听说今天昌平县开集市,四里八乡都会赶来,还挺热闹呢,你带我去看看呗!”犯官——哪怕是女眷,在流放途中都是不能私自外出的,就算是走出驿站范围,都得有押刑官跟着才行。
      
      “大热的天儿,出去逛什么逛?”钱元宝皱起眉,张口就想拒绝。却被姚千枝截住话头儿,“开大集,肯定有很多好吃好玩的,咱们出来这么长时间,一直都在赶路,多没意思,去看看呗!”
      
      用胳膊肘儿拐了钱元宝一下,她抬下巴示意,“到时候,你相中什么,我掏钱给你买,不告诉你舅!”
      
      钱元宝年纪小,他做差的工钱——包括打赏都是让陈大郎收着给家里,手里只落下些零碎大子儿,听姚千枝要给他‘买买买’,怎么会不高兴?“小丫头片子就是爱热闹,本来大热天不想动,不过……你都这么求了,那行吧!”抹了抹嘴上的黑灰,他眉开眼笑的,嘴里却仿佛勉强。
      
      “那谢谢元宝哥体贴我了。”姚千枝也不挑剔,抱着拳道谢,两人做贼似的悄声从驿站大门溜出去,一边打听一边走,很快来到集市上。
      
      小县城里的集市能有多热闹?无非就是个空场子聚满了四里八乡的人,买卖之流亦多是粮食时蔬,要搁往常,在燕京混惯了的钱元宝连眼角儿都不带夹这地方一下的,可如今嘛……既然白给花钱,菜叶子看着都新鲜不少。
      
      钻进个卖山珍的摊位前,他伸手就去抓松子,吃的满嘴流油,又挑了糖人,买了卤肉……姚千枝都二话不说,跟在他身后付钱,逛了好半天,待他心满意足后,姚千枝才开口,“元宝哥,你跟我往前去去,帮我买点东西呗?”
      
      “帮你买东西?你要买啥啊?”钱元宝把大凤凰糖人咬的‘嘎吱嘎吱’,甜的眉开眼笑,格外好说话。
      
      “我想买几匹骡子代步,你看看咱们这才走了半个来月,我都成什么样儿了?在这么腿儿着走下去,我可是熬不住了!”姚千枝摊了摊手,又看了眼钱元宝,“更何况,别说我了,你也累吧?我多买几匹骡子,把你和你舅的都带出来,到时候,省了咱们脚力啊!”
      
      押刑官是不用杠枷,可照样步行上千里,日夜赶紧,终归还是累的。
      
      “买骡子?你们姚家还有银子啊?”竟然没让我舅他们掏光了?钱元宝表情惊讶。
      
      押刑官——专管流放人员,一年四季的在外奔波,跋山涉水,时不时还能遇上个土匪贼山之类,那日子不比犯官好过,月钱又不多,自然要想办法‘创收’。扒犯官的皮——这是最基本的做法。
      
      事实上,除了藏在最隐避地方的应急东西之外,姚家那点东西,早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让以陈大郎为首的押刑官们连要带抢的掏光了。
      
      如今,姚千枝表示还有银子买骡——那可不是几个大钱儿的零食儿能比得,怎么能让钱元宝不吃惊?
      
      “我还藏着一块玉坠呢,是我周岁的时候外祖父送的,大前儿在通译府的时候,让我当给驿站的马驿头儿了!”姚千枝随口应对他。
      
      玉坠——她是有的,据古代小妞儿的记忆,那玩意儿最少值三百两,她哪舍得便宜卖出去?早早藏在肚兜里了,根本不可能拿出来。如今,她买骡子想花费的,是古代小妞儿的‘私房’,就是年节时收的那袋金豆子!
      
      三钱一个,她数过那一袋有二十三个,共是六两九钱。一两金十两银,买骡子是够了。
      
      “你到是真会藏,不过也是我叔和善,一般押官儿押犯人,狠点的到了背人地儿,无论男女先扒光了,什么都藏不下!”钱元宝到没有想抢的意思。做押刑官是有规矩的,凡事留些底线,不能把人逼到绝路。像他们虽然有‘死亡名额’,可死的多了,他们照样有麻烦。
      
      更别说,一般情况下,流放的犯人都是几家几户,肯定要比押刑官多上不少,但凡闹僵,人家下了狠心,真把他们杀了落草为寇,也不是没发生过,“姚三儿,你不是个不懂规矩的人,想买什么就买吧,到时候我跟我舅说!”钱元宝拍了拍胸脯。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他相信以姚小三儿的为人不会亏了他,而且,这半个月走下来,他也脚疼啊!!
      
      “我就知道元宝哥为人最实在了!”目地达到,姚千枝也不争辩,带着钱元宝往集市里头驴马市儿的方向走,没多大功夫便到了地方,“元宝哥,我对这些不大明白,您帮我掌掌眼儿啊!”
      
      让她比越野车性能,拆装枪械,这姚千枝当人不让,可活物儿还是骡子……她还真品不出好坏。
      
      到是马还行,她在现代玩儿过。
      
      “就知道你们这些千金小姐没用!”钱元宝翻了她个白眼儿,在驴马市儿里左逛右望,没一会儿的功夫,便停在了个穿粗布衣裳,七旬左右的老头儿面前,蹲身去看他牵着的几匹大青骡,一边看一边问姚千枝,“你想买几匹啊?”
      
      “这东西,应该多少银子?”姚千枝同样蹲下身,低声问。
      
      “骡子不能下崽儿,卖的比驴还便宜,左右超不过六,七两。”而且还是燕京的价儿,这边应该更便宜点。
      
      “那,就买六匹吧,在带三辆大车,那时候你们差爷一辆,我们娘们两辆。”姚千枝暗自算了算银子,掏出二十个金豆子递给他,问他,“带着三辆大车够吗?”
      
      “满够了!”钱元宝颠了颠重量,满口保证,“这都多!”
      
      “元宝哥去帮我买,剩下的都是你辛苦钱。”姚千枝笑了笑,瞧了他一眼,“到底,咱们回去的时候,这车的事儿,我还得求着你呢!”
      
      如今离燕京远了,犯官坐车不算什么大事,可她们跟陈大郎一群都没什么交情,平白无顾的怎么好开口?可不得借着钱元宝说话嘛。
      
      “行,姚三儿讲究人,这事我给你办!!”钱元宝攥着金豆子眼睛直发光,看那模样仿佛恨不得上嘴去咬。拍着胸脯他保证着,都没等姚千枝回话,就自行去跟那粗衣老头儿搭话了。
      
      这角落里,粗衣老头儿看着四头牛,八,九头驴和二十多匹大骡子,甚至还有匹马,应该是个驴马经济的地盘,粗衣老头儿是个看守的,跟钱元宝搭上话后,眼见是这么大的买卖,就赶紧支使个小子,去找了主家儿。
      
      主家儿是个四十来岁的憨厚男人,钱元宝跟他到角落去谈价儿,姚千枝就蹲身去看那马。那是匹枣红的马,神俊非常,一看就不是拉货的,皮毛顺滑,浑身肌肉都泛着光,姚千枝看着喜欢,伸手想去摸它,粗衣老头儿赶紧开口阻止,“小姑娘,那是退下来的军马,脾气烈着呢,可不敢随便上手,小心它踢你!”
      
      “军马?怎么会在这儿?”姚千枝一怔,神色微敛,不动声色的问。
      
      “加庸关那边儿,胡人又犯边了,说是差点没打进晋江城去。咱大晋的军队死伤无数,这马就是那时节退下来的。”粗衣老头儿叹了口气。
      
      晋江城?那不是她们流放的终点吗?姚千枝瞳孔一缩,拳头攥了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燕子:我这文开了就没加几个收藏啊?怎么会刷一下就多一个,又刷一下就少一个?是谁在调戏我,又删又收的?调戏作者很有趣咩?宝宝气成河豚啦!!都鼓起来啦!!
    你们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快冒头让我看到你们!!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