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2、第三十二章 军税 ...

  •   姚家小院,危房前头,姚天从和姚天礼一左一右搀扶着老父,满面担忧的看着他。
      
      姚敬荣颤颤微微的,腿发眼发花,这么大岁数了,迎头挨这一下人真有点受住。
      
      “老头子,怎么样?”见丈夫眼睛发直,季老夫人忙关切的问。
      
      “……”姚敬荣把着儿子的胳膊,脑袋不受控制的晃了两下,好半晌,才缓缓摆了摆手,示意无妨。
      
      “你们这些官差,好生不讲理,收税便收税,肆意惊扰百姓,还随意殴打老人,真真……”见老父气息奄奄的模样,姚天达不由愤愤,指着院中几个皂衣兵痞,他眼睛都红了。
      
      纯是气的。
      
      “啧啧啧,说我们打人?,明明是这老不死的冲撞官爷,阻抗税收!!”官差领头的咂吧咂吧嘴,‘呸’的声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好叫你等知道,我们可是加庸关的兵,收的税全是军税,是用来打胡人的……”
      
      “军税,拒交是要当造.反处理的,我杀了那老不死的都没人说个不字儿!”他瞪圆眼睛,高声喝骂,“敢惹爷爷,让你们全家吃不了兜着走!!”
      
      “伍长说的对……”
      
      “这家人不开事儿!”
      
      “治他们,治死两个就知道爷爷们的厉害了!”
      
      余下几个兵痞子吵吵嚷嚷的叫喊着助威,拍的腰间刀鞘‘啪啪’作响,到有几分骇人的气势。
      
      一干女眷被吓的够呛,姜氏心里直哆嗦,却还是忍不住出声,“谁不交税了?你们上来就要十两银,空口白牙,说不清道不明的,我公爹问一句,怎么还不行了?就非得打人?”
      
      “他老人家都快七十了,打出个好歹来,你们给陪命吗?”
      
      姚敬荣是将七旬的老人,自幼读书,打二十多岁中了秀才后,在没摸过锄头,此回流放,乍一干农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真是把老头儿累的够呛……一熬几个月,姚家人慢慢适应了小河村的环境,眼见生活安稳下来了,几个儿子一商量,干脆把姚敬荣按在家里,不让他下田了。
      
      不过,姚敬荣闲不住的人,在家里帮着季老夫人干干家务,跟着孙女们喂喂牲口,伺候伺候菜地,这日,季老夫人带着几个孙女去挖野菜,家里只剩下姚敬荣和姚千朵、姚青椒两个伺候大骡子,院外就来了这么几个兵痞,二话不说就要银子,还一要十两……
      
      十两——对户部员外郎姚老爷来说不算多,一个月的零花钱,但对小河村老农姚老头儿那几乎是全家一年的收入,怎么可能说给就给?肯定要问问的。
      
      偏偏,几个兵痞态度强横,骂骂咧咧的,眼神还不干净,冲着姚千朵和姚青椒一眼接一眼,臊的两小姑娘脸跟着了火一样。身为祖父,姚敬荣怎么可能不生气?语气自然冲一些,把几个兵痞激火了,倒拿刀柄照着他脑袋就轮过来了。
      
      这一下就把老头儿给打倒了,半天没回过神来,姚千朵和姚青椒吓坏了,一声‘爷爷’,一声‘祖父’的哭喊,把周围邻里全喊了过来,其中就有白家人。
      
      白淑、白惠和桃家姐妹交好,见状紧赶慢赶的往二沟村跑,半途正好撞见结伴而回的姚家众人,告诉了急情,一行人匆匆赶回,姚敬荣才将将缓过劲来,睁开眼睛。
      
      亲爹没让人打死,姚家人长出口气,继而便是压都压不住的怒火。
      
      直接就跟兵痞子们怼起来了!!
      
      “姚老叔,这些就是刮地皮的,年年岁岁的来,咱跟他讲不出理去。”一旁,见姚家人要跟兵痞对上,白爹赶紧过来,低声劝他,“现官不如现管,咱不是以往了,这样人儿,咱得罪不起。”
      
      白家亦是流犯出身,以前也是当官的,家里两大人带仨儿孩子,自来到小河村后,因人单力薄,真是没少受罪,算算,他都得把闺女舍出去才能换来‘邻里和睦’,更别说这些见天来刮地皮的……
      
      真真是把白爹刮出血来,白家刮下三层皮!!
      
      “他们都是各处县城里的兵赖子,领着加庸关的衔儿吃空饷儿,军里不给他们月钱,就扒咱们四里乡亲的皮,给他们奉供了,平时来个流胡野匪们,他们还给管管……村里不敢惹他们,姚老叔,你要是不供给,不说他们,就是村人里都不能让喽。”白爹长叹口气,满面真诚。
      
      这都是他的经验之谈,血的教训啊。
      
      “可是,十两……太多了。”几乎是他家全部的存款!!姚敬荣捂着还冒血丝的额头,满脸苦涩。
      
      他家家底本来就不多,老妻儿媳将首饰俱都当了,才制办下家伙什儿,一应农具种子……安了家,种下田,如今家里存银不过十一两零两百多钱儿,这帮兵痞子一要,完全是掏老底儿了。
      
      “他们这是欺负你们新来的,打你们杀威棒呢,要是好言好语的求着,说不定还能少要点,可这会儿……”白爹跟着愁,还是劝,“老叔,这帮人都是狼,咬住不撒口,就是这回打退了,日后一伙儿接着一伙儿的来,不喂饱了他们,你家不能安生了。”
      
      “钱财都是身外物,比不得人重要,而且……”他顿了顿,“你家这么多闺女,招不起他们呐。”
      
      姚敬荣的老脸惨白,透着青灰,知晓白爹说的都是正理,但心里这口气,怎么咽都觉得别扭。
      
      知道贫民百姓的日子不好过,却从没想过能不好过到这种程度,想着流放之罪,儿孙一生都要过这样的日子,他心里小刀割似的,一时头昏眼花,喘了好半晌儿才回了劲,院子里的情况就不对了。
      
      ——几个孙辈,明辰、明轩、明修年青气盛,跟兵痞子们干起来了。
      
      读书人打仗嘛,没甚架势,正反王八拳,上爪子薅头发,姚明修最阴,抬腿就踢人家裆,还薅人家蛋,把个兵痞子疼的脸都绿了,大怒着拔刀,这就是要真杀了!!
      
      “住手,快,快住手!!”你们打不过人家啊!!姚敬荣急的嘴角都歪了。
      
      “明辰,明轩,明修……回来。”看孩子们要吃亏,姚从礼沉声喊。
      
      几个孩子还是听话的,也惧兵痞手里的刀,老老实实的退了回来。
      
      “我胬你娘的小崽子!!”他们退了,兵痞哪能干休,尤其是让薅蛋的那个,此时□□巨痛,都不知道会不会影响生育能力,“老子杀了你!!”他怒吼,提着刀就过来了。
      
      这会儿,见事不对早早回屋取银子的季老夫人匆匆赶出来,急切的道:“官爷息怒,银子我们给。”说着,高高举起荷包。
      
      “老子不要银子,老子要他的命!!”兵痞怒极,完全失去了理智。
      
      姚家人见状都有些急了,紧紧皱着眉头,顺手拎起身边的锄头洗衣棒,心里都有准备若无法善了,就干脆你死我活。
      
      只是,你死我活后,他们怎么生存……暂时想不了了!!
      
      “官爷莫要欺人太甚,加庸关里,谁家没几门亲戚?闹得太过了,日后不好相见。”一旁,姚千蔓突然开口,目光冷然。
      
      这一句话声音不大,却是治住了人,兵痞领头一把拽住人,眼神犹疑不定,“亲戚?你家个流犯,有个啥亲戚?”
      
      “你既知道我们是流犯,就该晓得家祖以前是当官的,你是衙门口儿出来的,就该知道官官相互的道理,皇帝还有三门穷亲戚呢,我家子嗣繁茂,哪怕倒了,还有亲家在,你就这么肯定,这其中没有跟加庸关沾亲带故的?”姚千蔓冷着脸,态度强横。
      
      她如此姿态,到让兵痞子不敢轻视了。欺软怕硬——人性从来如此。尤其,欺负流放官员结果惹了有大靠山,让整治的金光闪闪的……他们真不是没听说过,见姚千蔓这么强硬,姚家小子还敢薅他们蛋,确实不像没背景的主儿。
      
      兵痞领头目光闪烁,有些犹豫了。
      
      见人被孙女唬住,季老夫人连忙上前,“她小姑娘不懂事,军爷别她计较,这些您拿着交差,剩下的请您们喝茶……”她将荷包硬生生塞进领头手里。
      
      “……哼,看在老太太的面上,我们大人不计小人过。”得了台阶下,兵痞领头确实心有顾忌,决心回去打听打听姚家什么来历,就拽着兄弟,骂骂咧咧的走了。
      
      他们走了,小河村看热闹的围观人群也散了,走的时候还交头结耳,撇着姚家人切切私语,神色带着几分好奇和惧意,怕是同把姚千蔓的话听进心里了。
      
      他们人群一散,自然就把站在最外边儿的姚千枝显出来了,“千枝,你回来了!!”姚千蔓眼睛最尖,一眼就瞧见她了,三步并做两步的跑过来,边拽着她往院里走,低声匆匆说:“我今天跟白家姐妹在山上转了一上午,不见你回来,本想一直等着,可白家姐妹着急回家,我实在没法儿,只能跟着……”
      
      “……三婶问起,我说你进山时看见野兔子,打野味儿去了,一直没回来,我不知道你去哪儿了,才独自下了山,你记着点,千万别说差了!”她仔细叮嘱。
      
      “嗯。”姚千枝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不过,姚家众人围拢着姚敬荣担忧关切,季老夫人吩咐姚天从去请大夫,又烧热水又抹药……家里闹轰轰的,竟然没人注意消失了一天的姚千枝,只有亲娘姜氏问了两句,让她随口塘塞过去了。
      
      乱了一晚上,姚敬荣抹了药,一家人疲惫睡去,姚千蔓这才空出时间,小声问她,“那寨子里怎么样了?办妥了?”堂妹全须全尾的回来,她声音里带着几分著定。
      
      “妥了。”姚千枝平躺在炕上,双眼直直望着屋顶,目光空洞。
      
      “妥了就好,那有没有伤亡,寨子里的东西你怎么处理?三,四拔人儿呢,可得分好了,要不然闹起来有得乱呢!”姚千蔓欣慰的点点头,复又担忧的问。
      
      “伤亡?哦,胡狸儿那边有两个让刀砍伤了,王狗子有个兄弟被砸了头,到没人死,至于东西……还没彻底分呢,我看时辰不早先下山了,明儿在分。”姚千枝有些心不在焉的答。
      
      姚千蔓到没察觉,只自顾自的欣喜,连声的赞堂妹厉害,又叮嘱不能亏待了胡儿们,瞧起来怪可怜的……好半晌,她突然问了一声,“黑风寨,你打算怎么处理呢?白空着吗?好大地方呢!”
      
      “黑风寨啊!”姚千枝目光一凝,微微眯起眼睛,好半天没说话,直到姚千蔓催她,她才慢吞吞的开口,“堂姐……”她问,“你说,我如果在黑风寨里插杆立旗,当个女土匪头子,祖父会不会气中风呢?”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我大吱吱终于走出了第一步,要开始争霸打天下!!燕子也要为明天的一万字努力啦。
    因为要入V,我知道肯定会有小天使离开我,但离开的,肯定没留下的多,至于我这么盼望着(就算是假的也不要拆穿我)
    这本,比我以前写的题材要困难不少,女主争霸什么的,如今正在后悔中,卡的卡巴卡巴的,希望小天使们的支持,成为我的动力,让我大吱吱雄霸天下!!咩咩咩
    入V前来个肥章,以此感谢大家!
    以及,小天使们,拜托收个藏,收个专栏,顺便收个新文呗……直接戳进专栏就好啦
    求个预收:快穿:跪下,叫爹!!
    程玉是穿越管理局皇图霸业分部的一名员工,只是,碍于性别关系,她已经很久没有接到工作了。
    助手006建议她兼职,眼看就要饿死的程玉迫不急待的答应了。
    不过——炮灰女配重生分部/复仇类,是什么?
    谈谈恋爱虐虐渣,这不符合她的职业追求啊!!
    程玉:溜儿啊,我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好嘛!!
    专栏求收:收我的妹砸瘦十斤!!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