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第二十七章 灭杀 ...

  •   因山上耽误的时间不短,别了胡儿们,姐妹俩紧赶慢赶的下山,到家天都快黑了。
      
      在全家人担忧不止的目光中,两人被姜氏从头数落到尾才算了事。
      
      吃了宋氏特意给留的热汤饭,姚千枝跟家人说了一声,“我明儿有事约了人,早上就得出去,许得一阵子,你们不用等我,下午不回来了。”
      
      “什么事儿?怎么一出去就一天啊?”姜氏语带疑惑。
      
      “大事,很大的事!”姚千枝笑眯了眼睛,含糊着说。
      
      “你个小姑娘家家,能有什么大事?还约了人?约了谁?”身为亲娘,姜氏肯定担忧,不免连声追问。
      
      随着她的话,一家人的眼光全聚集过来,注视着这边儿。
      
      姚千枝就舔了舔嘴唇,别开脸——她怎么说?去杀人灭口?去挑寨拔营?
      
      “额,那什么,就是,是白家姐妹说前儿在老窝沃那发现颗桃树,约我们一块去摘,那么老远的地儿,我们觉着来回不方便,就想让三婶给备下干粮,狠干一天摘干净,免得日后还得去。”姚千蔓急中生智,赶紧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哦,那成,明儿我给你们准备好饭食。”姜氏闻言点了点头,低头盘算着,“你四伯娘昨儿买了些白糖回来,我给你们烙点糖饼带着,不管凉热都好吃。”一边说,一边往厨房去,“得快点发上面。”
      
      见亲娘让岔过去了,姚千枝就捂嘴笑,冲堂姐挤眉弄眼的。
      
      姚千蔓狠狠瞪她。
      
      夜幕降临,秋虫正眠,为了明日农活,姚家人早早都休息了。
      
      西偏房——姐妹几人的住所,给妹妹们盖了薄被,见她们都睡熟了,姚千蔓伸手拽了拽三妹的袖子,“你说,明儿那些小胡儿们会来吗?”她压着嗓子,声音里满是担忧。
      
      白日里,三妹妹说了那番话后,没强迫他们立刻做决定,只道:若同意,次日便带人在小河村村尾等着她。
      
      “别担心,他们会去的,我了解。”姚千枝安慰她。抱团求生的孩子,同伴的最要性不可言谕。且,改变命运,对战乱地区时时濒死的人来说,哪怕只有一丝希望,就算付出性命,都是值得的。
      
      前世,她见过太多,早就习以为常了。
      
      “哦。”姚千蔓到没她那么自信,到也不泼冷水,沉默片刻,她道:“你明天去,要不要大姐跟着?”
      
      “你跟着干什么?在让人抓了更麻烦。”姚千枝连忙摆手,“你还是去找白家姐妹去摘桃,把谎给圆了吧。”
      
      “好。”姚千蔓没争辩,知晓自个儿跟着不过是拖后腿,不过,哪怕明白,她心里依然还是慌乱害怕的很。想抓着人说话吧,既怕吵醒妹妹们,又见姚千枝已经躺下,生怕打扰了她明儿精神在不好,只能干瞪眼盯着房顶,在黑暗中无声惶恐。
      
      这边儿,姚千蔓一夜未眠,那边儿,王狗子已经将事禀告了王大田,两人借口匆匆找了霍锦城商讨片刻,彻底定了计,随寻了一众原二沟子村的村民,又想方设想通知了后山女眷们,偷摸开始行动起来。
      
      月朗星稀,万里无云,夜鸟几声鸣叫,风卷树叶哗哗做响,黑布般的星空里,月亮慢慢挪移,转眼日起东方,小河村的公鸡像疯了一样开始打鸣。
      
      将头发挽起锢紧,换了身方便行动的短打,背着萝筐,姚千枝和姚千蔓推门出院,往晋山方向走去。
      
      行至村尾,胡狸儿和胡逆从山石旁跃出,随着他们,大树后,草丛里……陆陆续续走来不少胡儿。
      
      都是男孩,个个成人身高,不过瘦弱的很,仔细看去,面容还很稚嫩。
      
      姚千枝打眼一望——二十六个。
      
      “来了!”看着胡狸儿行至身前,她含笑出声。
      
      “嗯。”胡狸儿点头,低声解释,“女子和十岁往下的,我都没带,他们看起来太小了。”
      
      “好。”姚千枝点头,招呼声,“那走吧。”
      
      胡狸儿就带头,一行人跟在她背后,迎着出升的朝阳,一步步走进深山。
      
      进了山里,把不情不愿的姚千蔓打发走了,一众人来至枫树林,那里,霍锦城早就在等了。
      
      “狗子你认识,这是标子和力娃,田叔派来帮手的。”坐在竹椅上,他脸色惨白的咳嗽着,指向王狗子身边的两个壮汉,开口介绍。
      
      “女爷爷!!”标子和力娃点头哈腰,满脸陪笑的招呼。
      
      都是坞山趟出来的,姚千枝的厉害,他们眼睁瞧过,胆子都吓破了,哪敢待慢。
      
      姚千枝随意点点头。
      
      “人都到齐了,就按昨儿说的,咱们走吧。”见这两人的巴结态度,霍锦城对姚千枝的武力到是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心里越发著定了。
      
      “咱们……”姚千枝凝眉,“你也要去?”
      
      “不错。”霍锦城肯定。
      
      “你伤成这样,并不方便走动,翻山跃岭在伸了伤口……”死在半道上多不吉利,“还是算了吧,你留这儿等消息好了。”
      
      “不行,不亲自跟着,我不放心。”霍锦城连连摇头,“标子和力娃会抬着我,小心些,没事的。”他保证着。
      
      见他坚持,姚千枝便不多说什么,“那行,你自己决定吧。”
      
      商量好了,一众人开始准备起来,按霍锦城的计划,昨儿王狗子回寨之后,下晚儿就和王大田等人擦黑摸了个小库房,打里头偷出不少衣裳和兵刃——狼牙棒大砍刀什么的,全都给胡狸儿等人武装上。
      
      混血儿长的本来就高大,穿戴上还挺像那么回事,姚千枝出主意往他们脸上抹了黑灰,掩盖稚色,又令其解了头发,披散开来。粟色的卷发在风中飞舞,或蓝或绿或棕的眼瞳,加上胡逆和胡狸儿多多少少还会说几句胡语,‘唔哩哇啦’的做张牙舞爪状,打眼一看,还真挺像四处流窜打谷草的胡人逃兵。
      
      姚千枝同样装扮,为了掩盖头发颜色不同,还戴了个毛毡帽子。
      
      四处看看,都准备妥当了,王狗子打头,姚千枝一边安抚胡儿们,一边领着他们往外走,标子和力娃则抬着霍锦城的竹椅,紧随其后。
      
      山路难走,还得抬着个活人,约莫一个时辰的功夫,才到了溶洞口。
      
      蹲在草丛里,姚千枝双眸如鹰般闪烁,一瞬不瞬的盯着洞口,“大幕要拉开啦!”她笑着舔了舔嘴角,露出一口白牙,在阳光下泛着寒光。
      
      ——
      
      溶洞口,谢四踏拉着鞋子往外走,一手拎着裤腰带,一手揉着□□,打着哈欠,他骂骂咧咧的,“娘的,偏赶上这时节抽中守门的差儿,贴秋膘的时候,寨子里天天大鱼大肉,满嘴流油,咱们就啃窝窝头就凉水,狗娘X的。”
      
      “行了,手气不好,就别满嘴喷粪,万一让章领头听见,不得打劈了你。”在他身旁,铁豹拎着刀踢他,“撒泡尿那么多话,真是闲得你。”
      
      “还不赶紧的,万一让人看见,漏了咱寨子里的底儿,大家当能活剐了你片肉。”
      
      “得了吧,这荒山野岭,鸟都拉屎的地方,谁能看见啊!”谢四嗤笑,不屑的呸了两口,慢吞吞的往前挪,解开裤腰带,掏出玩意儿,开始‘哗哗’放水。
      
      一股尿臊味迎面而来。
      
      “哎啊,你多长时间没洗了,臊的你!!”铁豹被冲的迎头打脸,扔了刀双手捂鼻子。
      
      “咋?兄弟这是爷们味,你毛没长整不懂欣赏,要让咱后山那些小娘们看见,不得浪红了眼……”谢四笑骂他,一转身还用尿去打。
      
      “滚滚滚,恶心不恶心!!”铁豹正被扫中,臊轰轰湿淋淋,恶心的不行,连连往后退。
      
      一时间,俩人的心神全散了,谁都没在警惕,只顾着打闹,就在这当口儿,突然草丛微晃,铁豹耳朵一动,转头刚想示警,就看见眼前黑影闪动,谢四‘嚎’的一声。
      
      “四哥!!你……”脱口而出,话还没说完,铁豹就让一股腥咸的液体泼了满脸,打的眼睛生疼,赶紧伸手去揉,鼻端满是血腥味儿,好不容易忍着酸意微睁开眼,目光所视处俱是腥红。
      
      脑子一片空白,他本能的想弯腰捡刀,突的,不远处黑糊糊的东西快速向他飞来,铁豹下意识的伸手接住,定睛去看。
      
      ——入目就是谢四带着半截脖子的脑袋,眼睛还圆瞪着,面目做狞狰状。
      
      “四哥!!!妈啊!!来人啊,敌袭,敌袭!!”铁豹彻底被吓尿了,刀都顾不上捡,转身就往溶洞里跑,一边跑一边喊。
      
      溶洞里,头领章春正带人坐在地上啃肉干,听见这鬼哭狼嚎的动静,抓起刀赶紧起来,“有情况!!快迎敌。”他高喊一声。
      
      坐在他身边的人也都急匆匆起身,跟着他往外跑。
      
      章春打头,一手火把,一手大刀,脚下不停几步奔来,迎面就见铁豹抱着个脑袋,满身满头的血,脸上鼻涕一把泪一把,嗷嗷叫着往前窜。
      
      一个腿绊儿踹倒他,没等他开口问,就听见‘嗞’的一声,光亮消失眼前瞬间黑暗。
      
      是火把让人打灭了。
      
      “都提防着!!人进来了!!”他高喊,眯眼刚想往后退,突然感觉劲间一凉,什么东西喷涌而出,身子阵阵发软,他两眼上翻,软倒在地。
      
      “章头领让人杀了!!”失去知觉前,他还隐隐听见兄弟们心慌的喊声。

  • 作者有话要说:  打啊,打啊,我吱吱发威啦!!
    让我看到你们为她欢呼的小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