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第二十六章 劝说 ...

  •   盐——这个在姚千枝的年代随处可见,毫不起眼,超市一块钱一包的存在,在大晋,却是由朝廷统管,跟铁,甚至是比铁还要重要的经济利器和战略物资。
      
      普天之下万万民,无论贫富贵贱,哪怕皇帝老子日常都缺不得盐,士兵出征打仗,若无盐则体力下降,占斗力也跟不上,且盐乃天生天长,非寻常人辛勤劳作可得,非得耗人力,物力,财力才能熬治的出,产地分布又不均匀,非常有利朝廷掌握。
      
      盐——亦是重税,姚敬荣还在户部时曾无意在家中感叹过,南方盐商之豪富,国库年五中有一的收入,均是盐税。
      
      一个国家一年五分之一的收入是因为盐,可想而知,朝廷为维护利益会将其保护成什么样。只要没有盐引,不拘官商贵贱,但凡有人敢犯卖私盐,超过五十斤,便可不报上官,就地直接杀头。
      
      不过,俗话说的好:当利润超过百分之百,人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古往今来,为了挣钱,人什么事儿干不出来?更何况,犯卖私盐的利润,又何止百分之百?
      
      但,熬盐并不容易,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等闲民间富商,月余熬个千八百斤就能累吐了血,且,食盐并不是随处可取,要寻个能出盐的地方并不容易,多都是朝廷掌握。
      
      可晋江城靠海边,这一路沿海的渔城小村,到每每都会闹偷熬食盐的事儿,不过都是升斗小民,一次煮熬个五,七斤,官府屡尽不止,罚了又罚。
      
      霍锦城口中能说出‘巨湖’两个字,姚千枝等人就知道,黑风寨这私盐,可就不是五,七斤的小打小闹。
      
      “这消息……你确实?”姚千枝弯腰,双手按住炕边,双目炯炯直视霍锦城。
      
      “自然,霍某从不虚言。”霍锦城回望她,认真的点头。
      
      两人目光对视,气氛一片凝重。
      
      “这,霍大哥,你自回来之后就躺炕上了,连门都不出,我四处寻山都不知道,你,你咋知道的?人说都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这话还是真不成?是能掐会算呐,还是长千眼啦!!娘勒,这怪吓人的!”一旁,王狗子小声嘟囔着,语意惶惶。
      
      霍锦城闻耳不闻,依然真诚的望着姚千枝,只嘴角本能抽搐了两下。
      
      “姚姑娘,霍某所言虽无实据,可确实是真……”黑风寨的经济状态,收支情况,丁壮置守,地理位置,照顾他的人偶尔支言片语,以及,最重要的他年少时曾读过的一本游记,霍锦城敢对天发誓,黑风寨子有盐湖这事儿,真实性高达八成。
      
      “如果是真的,你之计到是可行。”姚千枝拧眉抿唇,思索着定语。
      
      “此事最难的,便是初始,溶洞那处设了二十壮丁护卫,我等攻时需迅猛,除放走一人报信外,余下者要尽数屠尽,不可多逃,寨子里派去溶洞守卫的,全是精壮,想屠尽并不容易……”他以往就是卡在这一步上了。
      
      王狗子他们人太少,武力又不强,等闲情况攻打不过,还容易让人全灭。
      
      至于姚千枝?霍锦城暗下蹙了蹙眉,胡儿们虽然人多,却都是忍饥挨饿的半大孩子,一个个瘦的皮包骨,战斗力可想而知,也就是壮个声势,如今,他只希望王狗子没夸大实情,姚家三姑娘确实‘勇武’非凡,战神临世了。
      
      “这你不必担忧,自有我在,不过困住人后,寨中内应要如何行事,还需要细说……”姚千枝眼波微转,探身低语。
      
      霍锦城正色,勉力撑起身子,不顾全身发软,眼前阵阵发黑,跟她嘀嘀咕咕。
      
      门边,姚千蔓满面茫然的抱着胡柳儿,侧头看看同样茫然,抱着团的胡逆和胡狸儿两兄弟,抬头怔怔的望着草棚顶。
      
      什么情况?她妹妹想干什么?
      
      波澜在起,是谁又要完吗?
      
      ——
      
      在小木屋里留了小半个时辰,将一切商定完毕,姚千枝还跟王狗子赶到溶洞外头一趟,仔细暗查了地形布置,随后,才回到林子,跟众人告辞了。
      
      送走王狗子前,姚千枝还跟他说:“你回去,跟你的人好生商量商量,若没什么问题,明日清晨鸡啼后就动手,免生后患。”杀人要早,早干早了。
      
      “哎,哎,是是是,知道了女爷爷。”王狗子抹着一头冷汗,狗不颠儿似的就跑了。
      
      余下的人,沿着密林一步一挪的往外走。
      
      “千枝,咱们好好过日子不成吗?罗黑子都死了,说不定,不会有事呢?”半晌,一直低头无语的姚千蔓突然开口,声音难掩的担忧,哽咽和……歉意,“不干不行吗?算过去了好不好?”
      
      “大姐,你从来不是掩耳盗玲的性格,也不是担不起事儿的人,我不劝你别的,鸡已经让黄鼠狼盯上了,把头埋沙子里有用吗?”姚千枝在前探路,闻言头都不回的说。
      
      “可是,这,这太危险了,你才十四岁,让你个小姑娘去杀人,去挑寨子,这怎么行?以前,以前那是逼到头上了,不反击就得死,没办法,但如今,如今……”姚千蔓眼泪都快下来了,害怕和内疚的情绪完全淹没了她,“就为了大姐……你要出点什么事儿?我怎么有脸活啊!!”
      
      “要不然,咱们告诉祖父,祖母,告诉大伙儿,咱们一起想办法,肯定有别的主意。”她赶步上前拦住姚千枝,满脸通红,急急的说。
      
      “祖父他们是良民,是读书人,除了二伯还会两下子之外,余下的连头驴都打不过,告诉他们除了跟着急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姚千枝侧头看她,“大姐,这里是晋江城,是边境,是土匪横生的所在……”是她最熟悉的地方,“律法,道德,规矩,在这里没用,拳头硬才是真理。”
      
      “更何况,我干这事不单单是因为你,还有……我自己。”她指了指鼻尖,“我也是年轻女孩儿,长的还算可以,黑风寨离的这么近,又干这样的买卖,早早晚晚,我肯定会入他们的眼。”
      
      她后退着走,“大姐,你不会认为,若这次妥协了,他们只要你一个人就够了吧?”狼吃肉是天性,堵住一窝兔子,怎么可能吃一只就满足呢?
      
      姚千蔓不说话了,她最实际的人,并不天真,心知三妹妹所言全是事实,杀了罗黑子并不解决问题,就算她愿意牺牲,黑风寨卖她得了钱,也不能善罢干休,她家里,二妹妹好看,三妹妹好看,四妹妹好看,五妹妹更加好看,甚至,连她娘,三婶,四婶,五婶都很漂亮……
      
      她家里,除了祖母之外,都很值钱。
      
      抽了抽鼻子,姚千蔓眼窝儿发酸,眼泪真的掉下来了,拉着三妹妹的胳膊,她刚想说什么,就见那边姚千枝一甩手,纵身往前一窜……
      
      “哎!”她惊呼,透着泪雾,朦胧中瞧见三妹妹背对着她,一手扭着一个胡儿的胳膊,含笑着说,“怎么着,想跑啊?”她心下一凉,猛的低头,便见原本被她紧紧揽在怀里的胡柳儿,不知何时跑走了。
      
      原来,这几个小胡儿,衬着她们姐妹说话的功夫,竟然悄无声息的想逃。
      
      “姚三奶奶,我们不过是无依无靠,挣扎求活的孤儿,您是要干大事,有大本能的人,求求你,放过我们吧!”被拽着胳膊儿,胡狸儿不敢反抗,生怕激怒姚千枝,在给他们开个瓢儿,只能低声细语着说尽好话。
      
      “是啊,姚三姐姐,我们都是孤苦的人,半大孩子哪有什么能耐杀人,就是去了不过是给你添乱而已,帮不了什么的。”胡逆也哀求,“那些土匪都是厉害人物,都凶的很,我们不敢去对付,您发发慈悲,饶过我们吧。”
      
      “呜呜呜,怎么了?哥哥,你们干什么?柳儿好怕,大姐姐,大姐姐……”胡柳不明白怎么回事,被两个哥哥的做态吓着了,‘哇’的声哭出来,伸手要去够姚千蔓。
      
      胡逆和胡狸儿拉着她,不让她动。
      
      胡柳儿就‘哇哇’的哭,不一会儿的功夫,雪白的脸都哭红了。
      
      姚千蔓看着他们,脸上满是不忍和内疚,却一句求情的话都没说,她妹妹是为了家人才要去对付悍匪的,本就势单力薄,好不容易拉着些助力——哪怕是几个孩子,都比什么都没有强。
      
      “行了,别嚎了!!”被震的耳朵嗡嗡直响,姚千枝皱了皱眉,“我从不爱勉强人,明天的事儿,你们要真不愿意,我不强求你们……”她说着,话音刚落,就见胡狸儿和胡逆脸上难掩喜色,“不过,你们也要考虑好了,这事这对你们来说,其实是个难得的机会。”
      
      “都是半大孩子,我本来就没指望你们什么,要你们不过是壮声势,充充人头而已。我输了,你们一轰而散,我赢了,你们人财两得。”
      
      “你们丢的人,什么雪儿,苦刺的,指不定都在黑风寨,就算不在,打听打听总能得到些消息,而且,你们也听姓霍的说了,寨子里有盐湖,肯定银粮丰足,你们帮了忙,分钱的时候不会少你们的,到时候,人财两得,你们拿着银子,什么地方不能去?什么东西买不来?还会像如今这样朝不保夕,有今天没明天吗?”
      
      “是,我得承认,跟着我干多多少少的,确实有点危险,但是……呵呵,你们现在就不危险吗?这些年,你们死了多少人?被抓走多少人?活到成年的,又有多少人?眼见近秋,马上就要冬天了,你们有纳藏的粮食,过冬的棉衣吗?”
      
      “这一个冬天下来,你们还能剩下多少?”
      
      姚千枝逐字逐句的问着,两个小胡儿的脸色刹时惨白,眸底露出哀伤和思虑。
      

  •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男主的话,我还真的没决定呢,因为我大纲里还有几个比较出色的男淫没咋出现……
    而且,我这是女主争霸文,男主什么的,负责貌美如花就好啦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