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第二十四章 胡女(改错) ...

  •   二沟子村被屠的突然,村子里有屋有地,柴伙粮食都还尽有,附近的人又忌讳这里不吉利,少有愿意来的,这十里八乡没人管的孤胡们,就抱团儿在这里落了脚。
      
      都是些孩子,最大的不过十五,六岁,野生野长,也没人管他们。
      
      姚家在二沟子村有地,姚千蔓姐妹们又可怜那些个小胡女,时常施舍她们吃食。做为‘姚家弱鸡’的保护者,姚千枝当然不会不了解自己‘地盘’中的‘势力’。
      
      住在二沟子村的胡儿——约莫有三,四十人,最大的就是眼前这个叫胡狸儿的孩子,其次便是胡逆,这俩算是领头的,拽着一帮半大不小的胡男胡女,挣扎求活。
      
      做为‘地主’,姚千枝早把他们摸的透透的,知道这俩孩子从来谨慎的很,不同胡柳儿年幼爱亲近人,他俩做为‘头领’,长的还格外好,几乎从不出现在人前,哪怕以姚千枝的眼力和警惕,也不过远远打过几个照面而已。
      
      此一回,这俩人跟过来,碍着已经死挺了的罗黑子一路叫唤着,姚千枝心里有事,还真没察觉,要不是方才她动手——脑花四溅,许是吓着了他们,弄出些动静,她还真不一定能察觉。
      
      口中‘啧啧’两声,姚千枝擦了擦手上沾到的血腥,心里暗赞着:灵敏警惕,行动隐蔽,还真是干侦查的好料子。
      
      “姚,姚家姐姐,我,我们什么都看见,你别杀我们,我,我……”看着满脸都是‘脑花’的杀神一步步向他走来,胡逆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控制不住踉跄着往后退,他牙齿都在打颤儿。
      
      野生野长这么多年,他不是什么都没见过的软娃娃,甚至手上还沾着人命,按理不该害怕,可是……
      
      满石满树的血啊,夹着白花花还冒着热气的脑浆子,扑鼻是咸腥欲令人呕的血腥味儿,平素凶狠异常的罗黑子软塌塌躺在那儿,脑门稀烂,两眼圆睁,妥妥的死不瞑目。
      
      偏巧,他那瞪着的眼珠子还直勾勾冲着胡逆,泛着股死鱼般的诡异无神,吓的胡逆脑浆子沸腾,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本能的辩解着。
      
      “你们……什么都没看见?”姚千枝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伸出沾满血的手,“你觉得我傻?”还是你们瞎?
      
      “姚,姚姐姐,您别生气,他,他是让吓坏了,我们不过是些孤儿,多亏了姚姐姐这样的善心人,才能在这地面上讨生活,罗黑子是坏人,他是土匪,打我们,还抓我们的人,我们都恨他恨的不行,姚姐姐你杀他是,是为民除害,是帮我们……”胡狸儿到底年纪大点儿,性格稳重,强忍着害怕,他一手抱着胡柳儿,一手拽着胡逆,嘴里不停的说着,腿却绷的紧,身子微侧,看动作——随时准备要跑。
      
      “对,对对对,狸子哥说的对,姚姐姐,你杀了罗黑子,我们高兴还来不及,肯定不会乱往出说,更何况,就我们这样的人,就是说了,也没人会相信。”胡逆也反应过来,连忙跟进。
      
      小哥儿俩拼命说着好话,小心翼翼瞧向姚千枝,就怕她杀的起性,再顺手结果了他们仨儿。
      
      到是姚千枝,没太注意他们的神色,反而拧了拧眉,“你说,罗黑子抓了你们的人?什么时候?”
      
      小哥儿俩一愣,像是没想到她会问这个,一时懵住了,有一会儿,胡狸儿才反应过来,小心开口,“姚姐姐,这附近十里八乡,像我们这样的孤儿有好些,抱团活一块儿,有男有女的,都是半大的没人愿意要,不过,山上那些人到是爱抓我们……”
      
      “光我知道的,这些年,沃子沟那边有三,四个被抓,白家村附近那伙也有五,六个,就连我们都让劫走了两个人,前天,胡雪也不见了!”
      
      “什么,雪儿姐姐也让坏人抓走了?”胡狸儿怀里,胡柳儿猛然挣扎开,抬头急急的问,大眼睛里含着泪水。
      
      胡狸儿抿了抿唇,神色黯然,胡逆也别过头去,不愿回答。
      
      却原来,这小河村附近生活的孤胡们不止胡狸儿这一伙,林林丛丛好些,多则三,五十,少则七,八个,都是吃的多,干的少的半大孩子,或者刚刚被家里扔出来的婴幼儿。
      
      这样的孩子,不管是卖身为奴,还是上山做匪都没人愿意要,干不了活不说,还得白吃饭养活着,就扔在野地里自生自灭,待得天幸长大了,十七,八岁成人,在自谋活路。
      
      他们的成活率是很低的,十里能存一就不错了,毕竟,除了生存的磨难,他们还得面对外力的威胁,就比如说,胡狸儿说的土匪抓人。
      
      其实,土匪抓人如果是为了让其入伙,胡儿们还真未必不愿意,做为混血,他们的选择相当少,就算长大了,也有相当一部分人的前程,就是做土匪,做炮灰,能当良民的,少之又少。
      
      若是早早就被抓进山里,哪怕挨打挨骂呢,能混个饱肚就高兴了——胡儿们的要求,非常少。
      
      可惜,哪怕只有这一点点要求,老天都不会满足他们。
      
      晋胡混血的孩子,普遍相貌都在及格线以上,一部分还长的格外好,就像胡柳儿雪娃娃似的可爱,胡逆和胡狸儿也是俊美的很,土匪抓的就是他们这类的。
      
      十岁往上的年纪,不拘男女,抓住了或充做寨妓,或卖到青楼相馆,都是大笔收入,还没人追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钱?
      
      胡狸儿说的胡雪,就是他们这一团伙里长的最好的胡女,才十四岁,前天去山里挖野菜,就在没回来,胡逆和胡狸儿发动人四处去找,在沃子沟那边得了消息,说有人看见她让罗黑子抓走了,两人便寻着罗黑子,想找机会打探打探情况,看看有没有办法救回来?
      
      谁知道就能遇见姚千枝这么个杀神奶奶,直接让堵住了!!
      
      “狸子哥,逆子哥,雪儿姐姐……呜呜,不能不管她,要救她,不然,又要像苦刺姨姨一样,在也看不见了。”打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两人一沉默,胡柳儿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哀求两句,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胡狸儿和胡逆眼眶也红了,小声抽泣起来。
      
      苦刺——是捡了胡狸儿和胡逆,照顾他们长大的人,对他们来说,跟亲娘差不多,五年前被抓走,在没见过。
      
      见三个胡儿抱在一起艾艾期期的,姚千蔓不由怜惜,伸手拉了拉堂妹的袖子,示意别在为难他们,姚千枝便耸了耸肩,没在逼问,反而垂下头,眸光闪烁不知在思考什么,好一会儿,她突然抬头看向王狗子,“哎,狗子,他们说的那胡女,你在黑风寨里看见没有?”
      
      “啊?!”没想到会被点名,王狗子一哆嗦,随后没口子的点头,“见过,见过,黑风寨就管着小河村这片儿,抓的胡女多了去了,说不定他们说的那个什么苦刺的,都在寨子里呢。”
      
      闻他此言,三个胡儿瞬间止住哭,猛的抬头满眼期盼的望着他。
      
      “真的?”姚千枝突的挑眉,不咸不淡的问。
      
      王狗子正想点头保证什么,却见‘女爷爷’那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心里直突突,他陪笑着,“那个,女爷爷,前车之鉴这摆着呢!”他指了指罗黑子,“小的哪敢骗您呐,前儿寨子里确实是抓了个胡女,小的远远望过两眼,长的怪好看,至于是不是他们说的胡雪,小的就不知道了。”
      
      “寨子后山,也确实关着许多女人,大多数都是胡女,全是附近抓的,留给寨子里的大爷们用,说不定就有那个苦刺呢。”他喃喃着,小心翼翼偷窥着姚千枝的脸色,低声嘟囔着,“那些人总挨打,看着太可怜,我还托过亲娘照顾她们呢!”
      
      “所以,你亲娘,或者说你们二沟村这些人的家眷,也都在后山关着了。”没理会王狗子的辩解,姚千枝一语挑破真相,见他脸色讪讪的,便道:“对了,你方才不是说,那个王叔的女儿,也让二当家给强纳了吗?”
      
      “你这么热心,是想挑着我出头,帮你们脱苦海吧!”她一副了然模样,像没看见王狗子突然变幻的脸色,惊恐的神情,反而不解道:“我竟不明白了,你们那一群……二,三十个大老爷们都办不成的事儿,怎么就指望起我一个小姑娘来了?”
      
      “我单枪匹马的,就是能以一挡十,黑风寨二,三百的人,我能杀几个?还是你打算拿我当枪使,用过就丢啊?”姚千枝面上笑着,眸光却是冷然。
      
      王狗子头皮都炸了,“不敢,不敢,小的哪敢骗您,就是,就是觉得……女爷爷您英雄了得,威武神勇的,跟我们刨地儿的不一样,想求您帮忙,到底,您姐姐那事儿……”他一指姚千蔓,“总得解决不是?我们这一群,就算不中用,好歹是大老爷们,在您英勇的时候,帮着跑跑腿,至于我们家眷,就是顺便,顺便……”
      
      “两,三百的人寨子,你真觉得我一个人就管用?”这是智商有问题,还是把她奥特曼了?她都没有一挑三百的勇气,又是谁给了王狗子她超人无敌的错觉。
      
      “也不是,就是觉得您……”实在太神勇,大刀横剁脑袋乱飞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而且,病急乱投医,好不容易抓到根救命稻草,王狗子实在不想放弃,“女爷爷,咱们人虽然少,但有心算无心,有您神武,有霍师爷帮着出主意,肯定能赢。”
      
      “再说了,咱人也没少多少,我们有二十多人,我娘还拢住了后山的女人们,到时候她们也能帮忙,在说了……”王狗子陪笑着指了指胡狸儿三人,“不是还有他们那群吗?就算岁数小,好歹也是助力嘛!”
      
      算的到是精,姚千枝挑了挑嘴角,到是没否认什么,只是略带疑惑的问,“霍师爷?什么人?”
      
      “您是不知道,霍师爷可是了不起的人物,特别聪明,别看病殃殃跟小鸡子似的,但我们能安稳在寨子里生活,可多亏了他……”

  • 作者有话要说:  霍锦城:你说谁小鸡子!!老子是燕京温玉,是贵公子好咩!!!
    作者:我说紧紧啊,你不病的快死了吗?别乱加戏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