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二十二章 狗子 ...

  •   不需多言,临空而下那个,毫无疑问就是姚千枝,她正扒树枝儿,踩在树梢儿那摘桃子呢,就听见底下有动静,站定身形放眼望去,正看见那汉子踢向姚千蔓那一幕。
      
      姚千蔓十九岁小姑娘,那汉子膀大腰圆,那一脚踢实了还了得?内脏都能踢坏了,只是,那紧当紧的口儿,想慢慢下树肯定来不及,姚千枝干脆就一纵身,从天而降,拿那汉子的脸当了下脚石。
      
      汉子惨嚎着仰面而倒,姚千枝一个小翻身儿干脆利落的落到姚千蔓跟前儿,伸手去扶她,“大姐,你怎么样?受伤没有?”
      
      “没,没有,你来得及时。”姚千蔓就着妹妹的力道站起身,态度非常‘从容’的说。
      
      实在是,这一路着实见的多了,死人血她都抹过,踩脸算什么。
      
      扶起姚千蔓,姐妹俩扶了扶裙子,上前几步来到‘翻滚的汉子’面前,上下打量着他,姚千枝挑眉,“你是罗黑子!!”
      
      很肯定的口气。实则这人她真见过,远远曾瞧过几眼,以她的记忆力,绝不会认错。
      
      “他就是罗黑子啊,怪不得这个口气呢!”姚千蔓拧起眉,求婚不成冷暴力就算了,还上门找茬儿,殴打妇人,着实不像个好饼。
      
      “小,小踮人……”罗黑子脸上血泪纵横,撅着个腚头朝下,疼的眼珠子都快暴出来了。
      
      姚千枝十四岁小姑娘,还没发育呢,体重是没多少,但她‘着陆’的那个地点太完美,直接跺在面门上,罗黑子嘴里一口钢牙直接踩碎了一半,上下共八颗门牙全合着血喷出来,鼻梁骨直接踩塌,那叫一个火辣辣的疼!
      
      “求亲不成,就在村里使些下作的小手段,呵呵,罗黑子,堂堂大老爷们,我们没去找你,你反到找上我们了!!”姚千枝冷笑一声,上前一把提起罗黑子的脖领子,把他临空拎起,扬手就给了个大耳光,直接扇掉罗黑子半口牙,都没顾吐出来,‘咕噜’一声咽了下了肚,“敢欺负我姐姐,你不打听打听你姚姑奶奶是什么威名?”
      
      那些敢上门找茬儿的半大地赖都让她打尿了,罗黑子还敢来挑衅,还真是……天真的让她不知说什么!!
      
      被打的头昏脑花,眼珠子暴起,罗黑子悔的眼泪都快下来了,他是听说过,以前跟他混的挺好,帮他报不平的小伙伴们让姚家娘们打的挺惨,把人家吹嘘的厉害,但他一直以为是小伙伴们没打过女人心里臊儿的慌,才为人家扬名……
      
      在说了,他是谁啊?他可是在黑风寨里混过的半拉土匪,他嫡亲堂哥那是黑风寨的小头目,连人都杀过的,跟土里刨食儿的能一样吗?他能惧个娘们?
      
      罗黑子是不惧姚家人,没把‘威名赫赫’的姚千枝看在眼里,这才来挑衅,谁知道……
      
      “臭,臭娘们,你等着,老子不会放过你,老子让宾子哥杀你全家,二当家的饶不了你,小娘们早晚进山千人骑万人跨……”并不服气,罗黑子嘴里没个干净。
      
      “哟,欺负女眷不成被打,你不说羞的挖个坑钻进去,竟到还敢叫嚣?真是……呵呵,小河村还有这道理?走走走,咱们去见见钱村长说道说道……”那些被她打的在惨的扒门无赖,都灰溜溜走了,没说去告状,小河村也没人因此找她麻烦,这罗黑子挺大老爷们堵女眷墙角就够丢人了,没打过还骂人告状找靠山,要不要脸?
      
      “说去,说就说!!谁怕谁啊,你以为村长会向着你们这些小娘皮,他敢!!”罗黑子还挺硬,让姚千枝掐着脖子拎起还敢叫嚣,“赶快放开你爷爷,要不饶不了你!!”那态度叫一个有势无恐。
      
      能管理一个足有千人,称得上小镇规模的大村,钱村长是挺有能耐的,听说年轻时还考上过童生,算是读书人,小河村是三姓大村,彼此间颇有些矛盾,又有不少外来户,当真算是人员复杂,钱村长能管理的井井有条,令村人不发怨声,说明还算是个公平——最起码表面公平的人。
      
      罗黑子因婚被拒来堵姚千蔓……这明显不符合‘村规’,亲事嘛,成不成的两家之说,被拒便被拒了,背地里说道几句就算完,都像罗黑子似的仗着武力打上门来,还有谁家敢说亲?
      
      “看来,你还确实是有点依仗啊!”姚千枝抿着嘴角,拎着罗黑子的衣领,她回头招呼姚千蔓,“不管怎么着,咱先回村去,大庭广众之下,我就不信村长会明着偏向他。”
      
      “成。”姚千蔓拍拍裙子上的土,站起身点头,她明白三妹妹的意思,不管村里是什么态度,她们得先占着道德置高点,“走,先找上祖父,咱评理去。”
      
      说着,便抢先迈步,两姐妹拎着罗黑子正要往回走,一旁突然响起个怯生生的声音,“姚,姚大姐姐,你们别去,罗家不是好人,是专给黑风寨作‘买卖’的,小河村那村长不会管的。”
      
      两人一回头,就见树后头伸出个扎着两个小啾啾的脑袋,肤白赛雪,眼窝深邃,约莫六,九岁的漂亮小姑娘。
      
      “你是——胡柳儿?”姚千蔓眯眼认出来人,正是寄居在二沟子村,被周边众人鄙视为胡杂儿的那批孩子里,最小的那个。
      
      “姚大姐姐,你,你们别去了……罗家好厉害,黑风寨吓人的,他们抓了你,会卖掉的!”胡柳儿六,九岁的孩子,长年营养不良,又少跟人交流,实则不大会表明意思,只是怯怯的站在树后,反复的摇头。
      
      “柳儿,你别怕,你跟千枝姐姐说说,这姓罗的家里到底怎么回事?可会时时卖人?你知道多少,都跟姐姐学学。”一脚把罗黑子踢到树下,看着他脸色发青跪地呕吐,姚千枝笑眯眯的蹲下身,冲胡柳儿伸出手,温声的问。
      
      胡柳儿有些害怕的往后缩了缩,又忍不住眼满佩服。
      
      千枝姐姐真是厉害,一下子就打倒了时常欺负他们,还抓姐姐们的坏人……
      
      “罗黑子是坏人,他时常抓跟我一样的大姐姐,逆子哥哥说,他有亲戚在黑风寨里当土匪,抓了大姐姐们不是送进寨子里,就是卖到不好的地方……”跟胡柳儿一样的大姐姐,毫无疑问便是那些胡晋混血的胡女。
      
      胡女多相貌美艳,身份低贱,背人地方抓住卖堂子里,根本没人管。
      
      听胡柳儿这么说,姚千枝就厌恶的蹙了蹙眉,一脚把罗黑子踹出三米远,她又问,“那你说,他会卖我们,又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不过罗黑子以前娶过老婆,对外说是病死了,但狸子哥哥跟我说,他老婆是被送进山寨献上去了……”胡柳儿一脸懵懂,“千枝姐姐,什么叫献上去?不就是卖了吗?”
      
      胡柳儿年纪还小,对这类事不过是听话学话,其实并不明白其中深意,但姚千蔓和姚千枝却是大姑娘了,甚事都懂,听到这话,脸上刹时变颜变色,尤其是姚千蔓,做为有可能被‘献’上去的,她头皮都炸起来了。
      
      “三,三妹妹……”僵硬的转过头,她看着姚千枝,眼眶有点泛红,明显是害怕了。
      
      “没事,有我呢,我来问!!”伸手安抚的拍了拍姚千蔓的肩膀,姚千枝上前单手拎起吐的正欢的罗黑子,在他丝毫无法反抗的情况下,把他拎到了树后。
      
      “小娘皮,你放了老子,老子饶不了你,早晚让山里兄弟把你……”罗黑子还强硬的叫嚣着。
      
      树后响起了‘噼哩啪啦’拳拳到肉的声响,偶尔还有筋断骨折的脆声儿,以及罗黑子那痛彻心肺的惨嚎,和越来越虚弱的叫声。
      
      “啊啊啊啊啊!!!娘呦!!”那动静,跟活猪退毛一样。
      
      “姚大姐姐,千枝姐姐是把罗黑子打死了吗?”叫声实在太惨烈,胡柳儿吓的直缩肩膀,指着树后头草丛里洇出的一片血迹,雪白的小脸儿上满是惊恐。
      
      “没事,你千枝姐姐有分寸……”的吧?姚千蔓伸手捂住胡柳的耳朵,默默别过头去,不忍在看。
      
      好半晌儿,足有一刻钟的功夫,姚千枝拖烂肉一样,拖着罗黑子从树后满面笑意走出来,对姚千蔓说,“大姐,我问过这家伙了,他不过是个外围小人物,黑风寨里有个当小头目的哥哥,真正的大事儿他不知道,不过,来咱家提亲,确实是那寨子里对他的吩咐……”
      
      “寨子里的吩咐,是哪个?”姚千蔓心里一凉,眉头拧了起来。
      
      来小河村这么长时间了,别的不晓得,她是完全明白这里的土匪有多猖獗,那大一点儿的山寨,等闲官府都不敢得罪,他们这外来户,一家子老病弱残的……
      
      “我问了,他确实不知情,只是他哥哥吩咐下来,他照办罢了,不过……”姚千枝晃了晃手里的‘肉’,见姚千蔓一脸焦急,便道:“他到是说了,这附近刚巧有黑风寨里出来巡逻的人,单崩一个儿,他知道住哪儿,咱们找上去问问清楚!!”
      
      “这,这样的人,咱们躲都来不及,找什么找?”见三妹妹一脸跃跃欲试想‘搞事’的脸,姚千蔓汗都下来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咱们还得在这儿长住……有些事儿躲是躲不掉的。”一条血痕,姚千枝拖着罗黑子往前走,边走还边道:“你要是怕就先回去,别跟着我了!”
      
      “三妹妹……”姚千蔓哪能放她一个人闯,拽着胡柳儿,三步并做两步的赶上去。
      
      一行三,额,不对是四人消失在茫茫山林中。
      
      左拐右绕,攀山越岭,一行人徒步走了约莫半个时辰的功夫,罗黑子磕的都没人样儿了……终于,来到了一座山中小屋前。
      
      没墙没院单崩儿一间屋子,就座在两道山谷缝隙中,姚千枝晃了晃手里的罗黑子,寻问眼神瞟过去,罗黑子半昏迷着点点头,姚千枝甩手把他往树桠上一挂,扔给姚千蔓和胡柳儿一句,“你们在这儿等着。”随后,踮步凌腰就冲上去了。
      
      抬起腿对着门狠狠一脚踹过去,大门横着飞起,屋里正盘腿儿坐床上啃猪腿儿的男人懵怔怔的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女,女爷爷!!”那人喊!!
      
      “狗子!!”姚千枝定睛一看,不由咧开了嘴。
      
      哟,还是个熟人!!

  • 作者有话要说:  大伙儿还记得这个狗子是谁吗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