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二十章 做媒 ...

  •   来人是个约莫四十上下的妇人,穿着酱红色的粗布衣裳,满是皱纹的脸上抹着厚厚的粉儿,辅的不那么均匀,像冬瓜上浮的那层霜一样不自然,手里甩着绣鸳鸯戏水成双成对的大帕子,髻角斜插一朵大红花,走路一踮儿一踮儿的。
      
      “季老嫂子,给您道喜啊!!”不请自来,推门而入,都没顾被她吓的四下逃窜的姚家男人们,一眼叨中季老夫人,她满面堆笑的嚷。
      
      声音尖锐粗糙。
      
      季老夫人被喊的一愣,眯着眼好半晌儿才反应过来,“哎呦,这是……额,是,是冯妹子吧?”住村东头那媒婆儿,日常出门总见她扭着腰在村里乱转,拿着手帕还一甩一甩的,真正的挺显眼……
      
      偶尔遇见,性格还真热情,跟谁都能搭上话儿,季老夫人跟她寒喧过几句,勉强算是认识了。
      
      “冯妹子今日登门,见面就道喜,所为何事啊?”冯媒婆声音太尖了,季老夫人耳朵不大好,她那句‘托我上门提亲’隐藏在尖锐的笑声后,季老夫人没听见。
      
      不过,她没听见,姚家人是听真真的,姚千蔓、姚千叶,姚千朵几个正当年的姑娘脸上羞的飞红,扭身子就躲出去了,临走前还拽走了不大懂这些的姚千蕊,至于姚千枝嘛……
      
      呵呵,姚千蔓是拽她了,可惜没拽动!!
      
      “季老嫂子,咱们打过照面儿,您是知道我的。寡妇失业拉扯个孩子,过着不容易,那下生鬼死的早,可不就苦了我嘛,娘们家家,田里的活儿拿不下来,不就得走街窜巷,给人接个生,保个媒……”冯媒婆真是不客气,没等季老夫人招呼,一屁股坐在炕上,端着茶水就往嘴里灌。
      
      “我这些年保媒拉纤儿,咱十里八乡都有名的,在不骗人做丧良心的事儿。你家虽是犯事儿刚来的,我瞧着到像正经过日子人,几个闺女长的也俊,这不就有人相中,托我来给说媒了吗?”
      
      冯媒婆这话说的太明白,季老夫人想装听不懂都不成,心里是又苦又涩说不出什么滋味。她膝下几个孙女,除了姚千蕊年纪还小之外,余下的都是当嫁之年,有人上门提亲,按理是件畅快的事儿,但这地点,这人物儿……
      
      季老夫人真不是看不起乡下人,她们如今也是了,可小河村……不是她自傲,哪家配得上她孙女?哪户养得起?
      
      “不知哪户人家托劳了妹子……唉,我们初来乍到的,我这孙女还小,想多留几年呢!”她面上带笑,实则婉转拒绝了。
      
      “哎,嫂子,你这孙女,我可细打听,最大的都十七不算小了,成亲快的都当娘了,你不能不着急,得抓紧为孩子想啊!”冯媒婆大概是没听懂,依然笑眯眯的说:“我给你说的这家,咱们小河村算是头一份儿的日子,咱村口磨豆腐家的二小罗黑子,家里衬着一百亩水田,五间大瓦房,又有磨豆腐的手艺,你家蔓姐儿嫁过去,享不尽的福儿!”
      
      “蔓姐儿?”这是相中她们家千蔓了?罗黑子又是什么鬼?“这……我们初来乍到的,人头儿还没认齐呢,婚姻乃两家大事,罗小公子连见都没见过我们蔓姐儿,就相中了?家大人同意?”怎么听着这么不靠谱呢?
      
      “哎呦,谁说没见过?不止你家蔓姐儿,还有你家蕊妮儿,打头一天来他就见着了,还说了话儿呢!其实,就是你家蕊妮儿年轻小,要不然,黑子更相中她呢!”冯媒婆也是马大哈,几句话间就给罗黑子露了底儿。
      
      头一天就见着,更喜欢千蕊?季老夫人面色一沉,心里就对上号了,赶情是她们初至那天,调.戏千蔓千蕊的那人??还想娶她孙女,简直痴心妄想啊!!
      
      “冯妹子,我家中情况你是知道,初至小河村,事事都不便利,我家蔓姐儿懂事,愿在家中多留照弟妹,并不急着出嫁。”脸色都发黑了,季老夫人还是勉强挤出笑脸应对冯媒婆,好言好词的推辞,“多谢冯妹子记着我家蔓姐儿,只是这回着实是不方便。”
      
      小河村是千人大村,钱、冯、罗三姓,算是村里中大族,人多势重,宗族相连,像他们这等外来的单门独户,着实得罪不起。
      
      不过,就像季老夫人这么客气,冯媒婆的脸子依然搭拉下来,“季老嫂子,别怪妹子嘴大说句难听的话,是,你家以前是高官人家,跟咱土里刨食儿的泥腿子不一样,可常言说的好,落难的凤凰不如鸡,你家都到这地步了,还择捡什么啊?”
      
      说真的,冯媒婆这话说的确实是正理,姚家的确落到这地步,都是老农民了……但,正理归正理,难听也是真难听啊!!
      
      季老夫人一下就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了,屋里剩下的女眷们,李氏神色难看,嘴角抿着,“冯婶子,谁家的闺女谁家疼,蔓姐儿跟着我们这样不做法的爹娘受了苦,我还想多留她几年享享闺女福,就不劳您费心了!!”
      
      身为姚千蔓的亲娘,听冯媒婆这么贬低她闺女,李氏当然是生气的,只是她天生老实憨厚人,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到是姜氏嘴角伶俐从不让人,心里又疼爱姚千蔓,侧过脸儿,她斜着眼珠子冷笑,“冯婶子,媒人行的是两家之好,讲究的是你情我愿,哪有牛不喝水强按头的道理?难不成往常冯婶子做谋,就是人家不愿就强词贬低?”
      
      这话说的不大客气,好歹却还收着些,没撕破脸。然冯媒婆却没领情,眉毛挑着,髻角插的大红花都跟着抖儿,“季老嫂子,你家这规矩真不怎么样,婆婆说话,儿媳妇还敢随便插嘴,敢情大户人家都这家教,我真是领教了!”
      
      “既瞧不上咱们庄户人家,你家这蔓姐儿就留着吧,我到要瞧瞧,日后你们能把她许给什么天仙?”搭拉下脸子,冯媒婆扭着腰站起身,理都没理季老夫人,甩着帕子就走了。
      
      把姚家人气的脸都青了,季老夫人午饭都没吃,还是姚敬荣劝了好半晌儿,这才慢慢缓过来。
      
      气归气,活还是得照干,因着上午冯媒婆的事儿,一家人都蔫巴巴的,尤其是姚千蔓,心里既是自怜,面上又不敢露出来怕家人难过,强撑着笑容忙这忙那,眼眶微微发着红,“祖母,娘,我去山沟那边儿摘些野菜回来……”
      
      姚家恳的菜地,撒了种儿还没出芽,日常用菜,除了偶尔跟村里相处不错的人家买些外,便是靠女孩们摘野菜应对。
      
      “大姐,我跟你去!”姚千枝站起身搭话,随手拎过竹筐,根本不容姚千蔓拒绝。
      
      那姓罗的在她们进村第一天就敢调.戏人,还摸了姚千蕊的手,如今拒了婚事儿,姚千枝生怕他耍横的,而且,那晚院子外扒墙角偷窥的,她如今也有些怀疑是不是这小子,总要小心的。
      
      “哎,那成。”姚千蔓脸色苍白的笑笑,迈步走出屋子。
      
      姚千枝赶紧跟进。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屋里,李氏抽了抽鼻子,眼泪汪汪的,“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一家人默默听着,神色黯然。
      
      ——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挨着晋山脚,除了时不时有胡人进犯外,这十里八乡的生活都还不错,姚千蔓和姚千枝跨着竹筐进了山,刚来到山沃的一片小林子里,就发现已经有人抢先蹲在树下摘蘑菇了。
      
      那是两个姑娘,姓白,大的十六叫白淑,小的十一叫白惠,正是姚家的邻居。身份嘛,跟他们相同,都是犯官流放至此的,不过白家到小河村已有四年了,家里爹娘又会交际,到是融入的不错。
      
      “蔓儿姐,千枝,你们来了!!昨儿晚上下了场小雨,我就知道今儿肯定会有蘑菇,快快快,一起过来摘,一会儿该不新鲜了。”一眼瞧见姚家姐妹,白淑忙站起身招呼她们。
      
      “你们来的真早啊!”姚千蔓笑笑,拉着妹妹上拉,蹲身扮演起‘采蘑菇的小姑娘’。
      
      姚白两家离的近,又都是罪臣的身份,挺有共同语言,两家相处的不错,白淑和姚千蔓年纪相仿,平时摘个野菜,挑个柴伙儿,就总爱凑在一块儿。
      
      一株三人合抱粗的老杨树,夏雨阵阵后,树底下真是长出不少蘑菇,四个小姑娘闷头快手的摘,白淑偶尔抬头斜瞧姚千蔓,脸上满是欲言又止。
      
      “淑儿,怎么了?你有什么事啊?”让这么瞟着,姚千蔓又不是死人,哪会察觉不出来,忍不住就开口问。
      
      “……蔓儿姐,我听说今儿上午冯媒婆去你家了!”白淑犹豫的问。
      
      姚千蔓:“……是啊……”消息传的好快啊,这眨眼的功夫,连没出嫁的小姑娘都知道了,冯媒婆到底多大嘴??
      
      “你家没答应?”白淑又问。
      
      “……是啊,家里心疼我,想多留我几年。”姚千蔓轻描淡写的说。
      
      “没答应就对了。”白淑左右望望,见四下无人,才凑到姚千蔓身边儿小心翼翼的道:“我听我娘说,罗黑子家不干净,有亲戚在山中当土匪呢,嫁到他家的媳妇,都没得到什么好儿,还有送到山上寨子里的呢……”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文,说真的,目前感觉有点惨,改个名字换下风水,说来,觉得好看的亲们冒个泡,推个茬,收个藏,评个论伐,让我看到你们的眼睛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