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十九章 胡杂儿 ...

  •   大房夫妻带着姚天达走了,余下的姚家人又开始收拾院子,锄草平路……直到天光大亮,姚敬荣才道:“看看田地去吧。”那是他们日后的根本啊。
      
      昨儿宋师爷分了他们二沟子村的二十旱田,三十亩坡地。对姚家——男丁女户加起来二十人整,这些田地是不算少了,但瞧那钱村长的神情,二沟子村怕是甚不妥的地方。
      
      不过,他们初来乍到的,有田分就算天幸了,也不好多说什么。
      
      “天礼,天赐,明辰,明轩,明修,你们跟我去见钱村长,收拾收拾田地,老四媳妇领着几个女孩儿,留着收拾院子,照顾小郎……”
      
      姚敬荣的目标还是很明确的,男人跟他去耕田,女家收拾屋子并看孩子,算是各得其章。
      
      毕竟,种田嘛,对读书郎姚家男人来说,都是一项艰难考验,更别说娇滴滴的女眷了。
      
      “祖父,小河村不算安稳,昨儿还出了那……咳咳,还是一起行动吧!”姚千枝开口建议。
      
      姚千蔓和姚千蕊被不知明流氓调戏,昨儿夜里还有人扒墙根,姚千枝深觉小河村环境还挺危险,姚家这群弱鸡——不分男女——就这么让放出来,她挺担心的,还是跟着比较好。
      
      是的,她是担心出去耕田的姚家男人,至于女眷嘛……呵呵,有她在身边,流氓是什么?直接打跪。
      
      “嘶……”听孙女提起昨日之事,姚敬荣脸色都发黑了,半点不犹豫,他大手一拍,“行,那就一块走!!”
      
      定了算,说了干,天大困难都不变。已经打定了主意,连同刚刚周岁的姚小郎,姚家人解开剩下那辆大骡车,连大门都没锁——反正屋里什么都没有——一行人出门开路。
      
      头一站自然是钱村长家,二沟子村什么的,他们根本不认识,昨儿宋师爷离开时也交代了让钱村长照顾他们,姚家人并不客气,赶骡子直接登门。
      
      对此,钱村长到没推辞,只是年纪到了,二沟子村那边又有点乱,便点了儿子钱砂领路,彼此客套两声,姚敬荣还隐晦的提了提昨儿那几个无赖,不过钱村长没搭这茬儿,直接给折过去了。
      
      人家不接话,明显偏向自个儿村里的人,姚家人也没甚法子,总归没抓到现形,无奈暂时放下。钱砂领路,骑着小毛驴,姚家人赶骡车后头跟着,出了小河村,一路往南走,约莫小半个时辰的功夫,二沟子村就到了。
      
      钱砂没领着人进村,而是拐了道向下,姚家人站在小山坡儿上往村里瞟了两眼,很明显,这村子规模不大,临临丛丛约莫六,七十间院子,都破败的很,有明显火烧的痕迹。
      
      坞山遇见那土匪王大田不就是二沟子村的人吗?杀良冒功,这村子让屠尽了吧!!
      
      瞧了两眼,隐隐看见村子中墙角草丛里没擦烧净的血痕,姚敬荣赶紧招呼家人一声,“快走吧!”别看了,跟着女眷呢,在吓着。
      
      听着姚敬荣呼唤,姚家人就没在细打量,匆匆离开山坡,大骡子嘶鸣几声,跟着钱砂‘啪哒啪哒’往前走,坐在车上,越行越远。姚千枝突然挑着眉回望,就见村口处草垛动了两动,仿佛几抹黑影儿一闪而过。
      
      垂了垂眸子,她眯了眯眼。
      
      骡车‘哒哒哒’的,越走越远。
      
      一行人走了,二沟子村口那株三人合抱粗的大杨树后,胡逆忙不迭转出身来,一溜儿小跑来到草垛前,低声唤,“狸子哥,柳儿,你们出来吧,他们走了!!”
      
      草垛动了两下,枯草被只黑呼呼的手掀开,两道细瘦的人影儿一身草灰钻了出来。
      
      那是一男一女两个娃娃,男娃约莫十四,五岁的模样,身材高大,但却瘦的很,女娃则是五,六岁的年纪,瘦瘦小小,长的却很漂亮,皮肤白皙雪娃娃似的。
      
      “那些人是谁啊?”那被唤做‘柳儿’的小女娃娃跳出草垛后,就一脸好奇的踮着脚儿往姚家人远去的方向看,“那骡车上的几个大姐姐长的真好看。”她赞着,声音清脆。明显说的是姚家几个姑娘。
      
      “长的那么俊,要是十里八乡的,肯定得传名声,约莫是最近刚来的。”胡逆伸手给胡柳儿拍身上草灰,又对胡狸儿道:“我让巷子打听去了,晚点儿就能有消息。”
      
      “不知他们是路过,还是日后会常来。”胡狸儿眯着眼深思。
      
      “我瞧那样子,仿佛会常来。”胡逆砸吧砸吧嘴儿,“不过,具体的,得等巷子消息了。”
      
      “嗯,让大伙儿小心点吧,不知这些人的脾气。”胡狸儿叮嘱,又叹了口气,“咱们好不容易找到这废村,有屋有田的,还没安生几月又出了事儿,真是……”流年不利。
      
      “狸子哥,那几个大姐姐长的那么好看,不会对我们不好的。”胡柳儿睁着一双圆眼,羡慕又渴望的看着远去的骡车,“尤其是穿青色衣裳的大姐姐,看起来好温柔,就像娘一样……”她小声说。
      
      “柳儿,那不一样,她就算在温柔,都不会对我们……”摸着胡柳儿微卷发黄的头发,胡狸儿神色有些黯然。
      
      出现在二沟子村的三个孩子,年纪都不大,穿着破烂脏污的旧衣裳,仿佛谁不要捡来似的,脸上是常长常吃不饱的干瘦菜色,可出乎意料的,长的都挺不错,头发是天然发卷的粟黄色,眼睛或棕或蓝,眼窝极深,轮廓较常人深刻,尤其是胡柳儿,那小脸蛋儿压霜赛雪,露在衣服外的皮肤细腻如瓷器一般。
      
      根本不像个常年流浪在外的孤儿。
      
      “我去跟大伙儿说一声,让他们多留神避着点儿。”胡逆咬着牙,玻璃般的眼睛里星光闪闪,忍着哭泣的欲望,他转头就跑走了。
      
      “狸子哥,那几个大姐姐也会像坏人一样打我们,骂我们野杂种吗?”胡柳儿拉着胡狸儿的衣角,神色怯怯的问,“上次那几个小哥哥,打的我好疼呢!”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胳膊,那上面一片青紫痕迹。
      
      “柳儿是好孩子,打你的都是坏人,所以,日后遇要外人,一定要跑的远远的。”胡狸儿蹲下身,勉强挤出个笑容。
      
      他们这些孩子,都是胡晋混种,多为胡人入境时强迫晋女所生,这类胡杂儿,大部分在还未出生时就被落了胎,小部分幸运出生的多被生母遗弃,众人鄙视。
      
      胡人不收,晋人不认,野狗般长起来,或是落草为寇,或是饿死荒野,女子中长相漂亮的被贩卖为妓,运气好的被大户人家收做妾室,下场多为凄凉,难有善终。
      
      ——
      
      三个胡儿那边怎么伤情感慨,姚家人是不知道,此时此刻,他们正顶着大太阳,撅腰瓦腚的画边线呢!!
      
      宋师爷给了二十亩旱田,三十亩坡地,都是二沟子村的熟田。北方嘛,土地本就不如南边肥沃,二沟子村的田又荒了小一年的时间,端是一个野草丛生。
      
      季老夫人给递了好话儿,钱砂人还挺厚道,挑着最上等的良田给姚家人择了二十亩,又在离着近的地方画了三十亩坡地,人家就骑着驴着走了,只留下姚家人,汗流夹背的捡树枝或碎石等物,正忙着把这五十亩地圈出来呢。
      
      “等老大两口子买了农具回来,咱们这几日多劳累些,把地里的荒草除了,补种点地瓜之类的,好歹添些粮食。”捡石头捡的满脸大汗,姚敬荣直起腰来,半死不活的说。
      
      如今已是六月中旬,大夏天了,种什么水稻啊,小麦啊,玉米啊之类的,绝对是不赶趟儿,到不如种点土豆地瓜,三月一熟好养活的东西,不拘味道如何,是不是烧心……总得存点粮食,不能光靠银子买!!
      
      毕竟,姚家人也没有余粮啦!!
      
      “嗯~~~”
      
      “知道了,爹~~~”
      
      姚敬荣这一声吩咐,姚家人头都没抬,从鼻子眼儿里哼出那么一声答应,到不是不尊重长辈,实在是累的说不出话来了。
      
      都是娇养出来的大家公子,闺阁贵女,在是流放一路艰辛……下地啊,汗珠子落地摔八瓣儿,谁干过这活儿?
      
      一下午劳做下来,姚家人脸色苍白,灵魂都快出窍了!!
      
      做着骡车‘飘移’回家,姚天从夫妻和姚天达已经从青河县回来了,正归置屋子呢,李氏见长辈孩子累的厉害,忙烧水做了顿热饭,全家人就着井水简单冲了冲,躺下就挺了尸。
      
      就连姚千枝都睡的着着的,在没注意院外是不是有人偷窥!!
      
      日子就这么苦熬,转眼小半个月过去,姚家人一边归置家里,一边收拾田地,又跟钱砂买了些粮种菜种,干了三天——直接撂倒,撑不住花银子请了短工帮忙,这才把田地补种完。
      
      在补种期间,姚千枝也碰见过野宿在二沟子村的胡狸儿等人,不过他们警惕的很,偶尔现身不过一晃眼儿的功夫就跑没影儿了,只留下在风中吹动的粟色发丝。
      
      不过是帮孩子,并不影响什么,姚千枝天天耕地累的眼珠子都蓝了,到也懒的搭理他们,算是相安无事。
      
      但,许是瞧着他们挺温和,那帮孩子里就偶尔有人偷偷来接触他们,或是讨口热水,或是要个凉饽饽……姚千蔓、姚千朵几个姑娘都不是狠心的人,见玉雪可爱的孩子可怜成那个模样,也不管风言风语,什么胡杂儿不胡杂儿的,到是照常相处,时常施舍些。
      
      就这么着,七月临近,流阳似火,姚家人慢慢(被迫)适应着环境——不包括姚千枝——跟小河村的村民们艰难的打着交道。这一日,天方清晨,姚家人吃过早饭,刚想赶着骡车去二沟子村浇田,院外头突然有人推门进屋,尖声嚷嚷:
      
      “哎呦,季老嫂子,我给您道喜,有人相中您孙女,托我上门提亲来啊!!”
      

  •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猜,这媒婆来提的是谁?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