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十一章 杀杀杀 ...

  •   山匪!!这是劫道儿的来了!!
      
      轰隆隆脚步声响,树林里由上而下奔过来一片黑影,持刀拿棍,粗看起来到是气势磅礴,但仔细一瞧儿……
      
      约莫三十多人,打头二十多全是破衣烂衫,脸色腊黄,脚上连鞋都没有的瘦弱汉子,手里拿着——锄头,木棍,铲刀和树枝。真正拿着正经兵器的,姚千枝眯眼看了看,只有跟在最后头的七个人。
      
      膀大腰圆,满脸横刀,一身灰衣短打,手里拎着泛寒光的刀刃,白森森的牙在夜里直晃眼,确实有几分悍匪的模样。
      
      这群人声势浩荡冲下来,在漆黑的夜里,眼里仿佛都冒着绿光。
      
      连续不断的赶路,对人的消耗实在太大,姚家人都累的跟死狗一样,不管什么环境闭眼就着,土匪们闹出那么大动静,叫嚷着‘报了号’,姚家人都没醒,只有从前做武行的姚从礼微微动了动。
      
      到是几个官差,终归是当过兵的,土匪们一叫号,他们就陆续醒了过来——睁着迷茫的眼,左右乱看,闹不清是什么情况。
      
      姚千枝:……
      
      这群废物啊!!!
      
      “起起起!!都起来,有土匪杀过来了!”她一步跳下骡车,拎着马鞭敲打车辕,发出‘啪啪’的声响。
      
      在空旷的森林里,显得格外刺耳。
      
      拴在树上的大青骡子,在马鞭的刺激下,也开始叫起来,林子里的夜鸟儿‘呼啦啦’的飞起来,发出尖锐的鸣叫,迷茫的官差外加姚家人们,都被闹醒爬将起来。
      
      “怎,怎么了?”睡在大车里侧的姚家女孩儿们揉着眼睛,有点愣愣的。
      
      “有土匪来了,你们躲起来!!”姚千枝左手握着马鞭,右手捏着尖锐的银钗,立在骡车前。被乌云半遮的月光照在她脸上,映的她眸光闪亮,泛出淡漠的光。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土匪们冲到火堆跟前,举着木棒铁钗,口中胡乱的喊着,“杀杀杀,有女人啊……”
      
      “我们是燕京的官差,是官府的人,你们敢杀官!!灭你们九族!!”以陈大郎为首的官差脸上冷汗直流,手里握着钢刀围成一圈儿,口中威胁着,可看起来就色厉内茬,“快滚,快滚,滚远远的我们不追究!!”
      
      燕京那地介儿出来的官差,都肥的可以,往常仗势欺人,踢踢老太太鸡蛋筐还行,如今像这般钢刀亮像,你死我活的局面,没直接吓尿了裤子,就算他们胆子大了。
      
      也是他们倒霉,第一回押这么远的差,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就遇到了土匪。
      
      不过,匪终归是匪,到底还是怕官的,陈大郎这么一喊,冲在最前头那些难民一样的土匪还真犹豫了,颤抖着手握着铁钗木棒,他们咬着牙站在那儿,借着月光,姚千枝能看见他们因为恐惧而显得狰狞的表情,牙齿都在打颤儿。
      
      “杀的就是你们这些狗才官!!都是吃人喝血,挨千刀的玩意儿!!”反到是那七个最称头,最像悍匪的男人中的一个,‘呸’的一声吐出口吐沫儿,指着陈大郎等人骂咧咧的,又指派前头‘难民’,“还不赶紧往前冲,愣着干什么?”
      
      “狗腿子都是欺软怕硬的玩意儿,杀了他们冬天有粮食吃,抢了女人生娃!!”七个人分散开推搡着‘难民’往前冲,“杀杀杀,敢不动手的当场砍了,别忘了,你们老子娘还在山上呢!!”
      
      前头那二十来个‘难民’像是认识,闻言发出窒息般的抽气声,眼睛里隐隐有些水迹,像是吓极了的泪,又仿佛是冒着凶悍的光。
      
      “杀,杀……都是这些官老爷的错,要不然……他们不杀胡人,杀我们……”‘难民’们胡乱喊着,举叉拿棒的就往人群里冲。
      
      “这批真不行,猫似的胆子,连杀人都不敢,真想不明白大当家的干什么收他们?白耗了粮食,大半夜还得跟他们出来做‘外活’儿……”
      
      “都是这么过来的,练练就好了,这回‘活儿’过去了,能胳膊腿儿齐全的回山里,这沾了血的,不就都练出来的吗?”
      
      隐隐约约,姚千枝还能听见几个离得近的悍匪们大笑着闲聊。
      
      ‘难民’们冲进了火堆范围,一部分吓破了胆的,闭着眼不管不顾跟陈大郎等人纠缠起来,还有一些聪明的看中了躲在骡车后头的姚家人。
      
      官差有六个,姚家却足足有二十人,看起来差距大破了天,但官差身强力壮手里持刀,姚家呢——大半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眷,而能拼能打的男人们基本都着枷,连活动都难,更别说御敌了。
      
      而且,就姚家这群惯读诗书的‘弱鸡’,就算没有枷,姚千枝都能怀疑他们能不能干得过那群枯瘦如柴的‘难民式’土匪。
      
      “杀啊!!杀杀杀,杀你们……”有六,七个人壮胆般嚎叫式的冲着骡车冲过来。
      
      “啊啊啊!!!”
      
      姚千朵、姚千蕊——姚家两个最小的姑娘忍不住放声尖叫起来。
      
      “千朵,千蕊,你们别怕,跟大姐过来!!”姚千蔓手脚并用的从车板上爬行来到两个堂妹身边,一手一个拽着她们退到骡车后头。
      
      而姚千枝,也被姜氏拉着后退。
      
      此时,姚家人早就以骡车为准聚在一起。女眷们手里握着平时走路时用来当拐杖用的树枝,团团围着将女孩们圈在里头,男人们——以姚敬荣为首站在前头,用杠着枷锁,行动不便的身体护着母亲、妻子和女儿们。
      
      被圈在中间,姚千枝能清楚的看见还带着锈迹的锄头和铁叉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弧度,奔着二房庶子姚明轩的脑袋就来了。
      
      他‘啊!!’的一声惊叫,脸色吓的煞白,想抵扛——双手却被木枷所制,濒死的恐惧让他忍不住想往旁边躲,但身子只是微微一动,却又马上克制住了,就闭着眼睛怔怔站在原地。
      
      他身后——是姚大夫人李氏和……他的嫡妹姚千朵。
      
      “啊~~啊!!”锄头划过的风声在耳边响起!!要死了!!要死了!!!真的要死了!!姚明轩脑子直发懵,怕的心脏都停跳了,却依然死死站着,一动都没动。
      
      “你是木头吗?还不了手不会挡啊!!看看别人是怎么干的啊!!”就在他闭目等死的时候,耳边一句女声斥责,随后后腰仿佛被顶上什么东西,一股大力从身后传来,姚明轩‘哎呦’一声,被拽的向后弯腰,伸的骨头发出‘嘎吱嘎吱’的痛苦呻.吟。
      
      ‘当’一声响,锄头避过脑袋,直接砍在了木枷上,震的姚明轩几欲作呕,“学着点儿,用木枷先挡着!!”耳边依然是那道女声,他睁开去看,就见三堂妹姚千枝正越过男人和女眷垒成的两堵‘肉墙’,几步冲到了最前头。
      
      “千枝,你快回来,前面危……”险!!一句话脱口而出,却还未等喊完就被咽回肚子里,姚明轩瞠目结舌看着眼前的一切,哑口无言。
      
      左手马鞭,右手银钗,姚千枝在夜色中像猎豹一样无声无息的冲出去,几个错步避过迎面而来的锄头和木棒,她扬起马鞭,冲着砍姚明轩那人的眼睛抽了过去。
      
      “啊啊啊啊!!”痛苦的叫喊声在森林中响起,那人捂着鲜血淋漓的眼睛跪倒在地,身子抽搐了半天,最后竟然不动了。
      
      姚千枝那是什么劲道?天生的神力啊!!一鞭子下去骨头都能打断,这回儿照着眼睛抽,脑不脑震荡是不知道,反正两个眼珠子肯定是被抽爆了的。
      
      回身一脚踹开偷袭的人,她捞过尚未落地的锄头,照着来人的脑袋铲去,鲜血飞流,那人连喊都未来得及喊一句,半个脑袋就被铲飞了。
      
      “妈啊!!鬼啊!!杀人了!!”几乎是瞬间就杀了两人,剩下几个围攻姚家的难民土匪吓的鬼哭狼嚎,连滚带爬跑了。
      
      隐隐的,风中飘来些许骚味儿,这是——有人吓尿了?
      
      姚千枝:……
      
      喊鬼她还能理解?喊杀人了算什么?他们不就是来杀人的吗?
      
      搞不搞笑啊!!
      
      耸了耸肩,姚千枝飞快将三辆骡车拉到一起,形成个三角形将姚家人围在里面,随后,在姚天达和姜氏的追问下,她连解释都没顾一声,就飞快往官差那边儿跑了。
      
      姚家这边儿——或许是因为人多势众挺能吓唬人,来围攻的不过六,七个罢了,被她杀了两个吓跑,余下的可都在官差那边儿的。
      
      足足十六,七人。
      
      而官差就算手持利刃,也不过是六个罢了。
      
      刚才杀人的时候,她隐约好像听见了官差那边有人在喊,此时定睛一看,果然五个官差正背靠背的跟难民土匪僵持着,钱元宝则捂着胸口,身下一滩血,不知生死的歪在地上。
      
      另,除了钱元宝外,地上还有四具鲜血淋漓的土匪尸身。
      
      七个悍匪抱着膀子,狞笑着注视着这一切,不知为何并不上前。
      
      杀了两个,姚千枝心里早有称量,这些难民式的土匪并不难对付,没经过缎练,身体条件不好,又连点同归于尽的狠劲儿都没有,在这等荒山野林里,只要给她时间,哪怕只有一夜,她全灭了这二十多人都不成问题,保证一点儿伤都不会受……
      
      真正有威胁的,是那七个旁观的悍匪。
      
      眯着眼睛思量了两秒钟,她冲向官差的方向,甩起鞭子抽开围拢的土匪,在皮开肉绽的喊叫声中,她弯腰一把抄起钱元宝的钢刀,如风般刮出了包围圈儿。
      
      众官差:这么艰难的冲进来,原来不是为了帮我们啊!
      
      拎着钢刀,姚千枝两步窜到了那七个悍匪身侧。或许是没将众人看在眼里,那七个悍匪虽然警惕却并未聚在一起,反而各自为营。
      
      冲到离她最近的悍匪面前,在他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姚千枝举起大刀,一刀就剁飞了他的脑袋。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我家大吱吱一打十,就问你怕不怕!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