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为皇》燕柯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12 06:23: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开 杀 ...

  •   大晋平治九年春,国都燕京。
      
      北城甜水儿巷尽头,一群蓝衣带刀官差气势汹汹由远而来。‘咣’的一声巨响,为首戴英盔的一脚踢开一座上书‘姚府’二字的三进宅子,“兄弟们,跟我来,立功的机会到了,都给老子打起精神!!”他大喊一声,率先冲进门去。
      
      “抄抄抄!!”后头足足二,三十人,拔刀拿棍如狼似虎的跟进去,遇人就抓,见东西就砸,如蝗虫过境一般。
      
      “哎呦我的天呐!!”
      
      “救命啊,官爷,饶命啊!!”
      
      “夫人,老爷,啊啊啊!!”
      
      姚府宅子里,小厮丫鬟们哭天喊地,惶惶奔跑,偶尔迎头撞见官差,被一把拽住扭着胳膊儿,“都捆起来,别叫跑了,这些小妞子都是要发卖的。”为首官差抓过个四处逃命的小丫鬟,在她胸前狠狠拧了一把,吓的小丫鬟连声尖叫“啊啊啊啊!!”嗓子都撕破音儿了。
      
      “还不如包子大呢,爷们一手都握不实,有什么脸喊!”为首官差撇着嘴角,看神色是对丫鬟的胸很不满。
      
      “娘啊!!娘,呜呜……”小丫鬟才十三,四岁的模样,哪经过这个,又羞又惧,面上红白相间,心脏都抽抽了,又见为首官差一脸凶色相,干脆两眼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哈哈哈哈,头儿,您可真是威武,这小丫鬟不经事儿……”围观的众官差轰然大笑,戏谑间将外院的小厮丫鬟们赶牛般的聚拢到一起,两指粗的麻绳四马倒攒蹄的捆起来扔在墙角,“走,进内院去,咱们也瞧瞧官家女眷。”为首官差举臂一呼。
      
      一众‘恶狼’扔下几人看守,剩下的拔腿冲进内院。
      
      诺大姚宅跟遭了土匪似的,一片狼藉。
      
      直到这会儿功夫,眼瞧着平静了些。甜水儿巷的邻里才敢出门,远远躲着,三三两两聚在一块儿看热闹。
      
      “姚大人家……这是怎么了?得罪了谁了?怎么还有官差上门抄家呢?”
      
      “哎呦,你不知道啊,这段日子上头都抄了好十几家,午门那块儿杀头杀的地都染红了。”
      
      “我的娘嘞,好端端的,这,这是为什么啊?”
      
      “说是南边那头发大水,把堤给冲毁了,淹了好几个州县,查来查去是户部老爷们贪污修河银子,龙颜大怒啊,户部尚书霍大人,直接就给诛连了三族,死的人不计其数。”
      
      甜水儿巷在燕京以北,地理位置不错,住的都是些小官富商,消息灵通的很。
      
      “那,那跟姚大人有什么关系,那是个老实人呐!”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姚大人也在户部当职,他没背景啊!”可不就让人给推出来填坑了吗?说话这人长叹一声,掩面而走不忍在看,“可怜了姚府女眷了!”这时节,破家灭门的,就是作践都白作践了!
      
      ——
      
      姚府内宅的偏僻西间儿,姚家一众女眷们抱团儿聚在屋里,满面慌恐,瑟瑟发抖的看着紧闭的大门。
      
      外头,隐隐能听见踹门的声音,男人得意张狂的笑和急促行走的脚步声。
      
      “来了,他们来了!!娘,咱们怎么办啊?”姚府大夫人李氏一脸惨白靠在婆婆身边,双手紧紧抱着女儿。姚府发绩的晚,她这大夫人不过是个商户人家的女儿,哪里见过等破家灭门的阵仗。
      
      公公、丈夫、儿子连带小叔子们全让抓走了,如今生死不知,要不是女儿还在身边儿,李氏都能撅过去,“千蔓,别怕,别怕啊,娘在这儿呢!”她紧紧攥着女儿的手,身子都在发抖。
      
      “老大媳妇,老二媳妇,老三媳妇……千蔓,千叶……你们都过来,到祖母身边来,别怕,有祖母在呢!”姚府的当家主妇——老夫人季氏年迈,到底经历的多,她柱着拐站起身,将年纪最小的孙女姚千蕊揽进怀里,脸色难看,却依然稳得住。
      
      姚府男人在户部事发时,就直接被抓起来关进兵部大牢了,如今府里只剩下女眷——老夫人季氏领头,膝下四个儿媳,长媳李氏,次媳郑氏,三媳姜氏,四媳宋氏并五个孙女,都是花样年华的女儿家。面对如狼似虎的官差,她哪能不怕?
      
      五个孙女啊,最大的十七,最小的才十三,满院粗鲁大汉,但凡挨着碰着一星儿半点的,让她们怎么活?
      
      ‘咣咣咣’几声巨响,朱红雕花的大门被大力踢开,门分左右,‘嘎吱嘎吱’的来回晃动着,那声音直让人牙酸。
      
      “哎呦,我说咱们爷们找了半拉院子都没找着人影儿呢!赶情官老爷家的娘们全躲在这儿了”穿着蓝布官服的官差大马金刀的出现在门口,语气轻漫的嗤笑着。
      
      阳光从他背后照射进来,影子映在地上,张牙舞爪的。
      
      “他们都跑正院抢去了,把老子挤到这破地方来,却没成想是便宜了老子,这一屋子的水灵小娘们啊……”进门官差长着张大饼脸,斜戴着帽子,嘴里叼根草棍儿,一双肿泡眼色眯眯的看着屋里的女眷,撇着嘴直砸舌,“啧啧啧,姚老头官职不高,家里小娘子长的到挺俊儿,个个都不错,这个尤其好……”他说着迈步进屋,打量了几眼,伸手就去捏姚千蕊的下巴。
      
      姚千蕊是姚家四房的嫡女,今年才十三岁,相貌却极是出色。
      
      “娘啊!!祖母,不要,呜呜呜,救命啊,不要!”姚千蕊被吓的泪如涌泉,连动都不敢动,直接僵在当场。
      
      十三岁的小姑娘,这辈子没经过什么大事儿,祖父亲爹全让抓走了,砸门抄家,大老爷们上手捏脸,她没直接撅过去,就算坚强了。
      
      “千蕊!!混帐,你别碰我女儿!”四夫人宋氏是农家女出身,就算养尊处优这么多年,依然还是身大力不亏,为了护女儿,她强忍着恐惧扑上前,伦圆了胳膊对着那官差就撞了过去,“你走开,你离我女儿远点。”她高喊着。
      
      斜戴帽子的官差三十岁上下,身体单薄,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的模样,哪经得住壮年妇人的冲撞,这突如其来的……被怼的连退好几步,歪歪扭扭差点摔个狗吃屎,“抄家灭门的罪妇,活该进教司坊千人骑万人压的X货儿,你她娘敢打老子!!”斜帽官差丢了脸,呲牙咧嘴的破口大骂,“老子宰了你!!”声音气急败坏。
      
      ‘苍啷啷’一声脆响,他把腰间别的刀抽出来,阳光下,明晃晃反射着利光,让人心里直发寒。
      
      “呜呜……”宋氏濒死似的抽泣一声,也不敢说话,只是拼命抱着女儿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官爷,这位官爷,圣上明旨已下,我姚家满门只是抄家流放,并未有杀头大罪,外子和小儿不日即将出狱,流放押往晋江城,老身等女眷亦要跟随,路途艰难,千里之遥,求官爷手下留情,饶了老身这儿媳……您发发慈悲吧。”眼看那官差的刀奔着宋氏来了,季老夫人赶紧扑过去,‘嗵’的一声跪在地上,抱着四媳和孙女,咬牙连哀求带要挟的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姚家老太爷姚敬荣是农户出身,十数年刻苦考到进士,如今年过六旬,才做了个户部员外郎,区区从五品官职,他没什么背景,一路全靠自身努力。户部贪污案——大浪头打下来,他没能幸免,好在官卑位小,也轮不着杀头灭族的大罪。
      
      贬官,抄家加流放边关恶地,就算是齐活了。
      
      男人得了这罪名,女眷自然不能幸免,季老夫人的意思很明显,她家只是流放的罪,这官差占点小便宜——打砸抢是可以,但欺辱姚千蕊,甚至是杀人……万万不行。
      
      来抄家的官差们,不过就是兵部的小流差,连品级都没有,真闹出人命,他们不好收场的。
      
      被季氏个老太太一语逼住,斜帽官差脸都绿了,“老不死的东西,你算个什么玩意儿,罪臣的家眷,老子活剐了你都没人管,一个从五品的绿豆儿官装什么威风,正一品的户部尚书家都是老子抄的……”他骂骂咧咧的,看得出底气不足,却强撑着举起刀来。
      
      季老夫人心里咯噎一声,知道这是遇见愣的了,不由暗自叫苦,揽着儿媳和孙女,膝行向后退,口中连连求饶,“官爷息怒,官爷息怒,是老身言辞不当,冒犯了官爷,求官爷大人大量,饶过我们吧。”
      
      六旬的老人,白发苍苍,满目泪痕的膝行求饶,这场面何等凄惨。
      
      偏偏,那官差就是个混横的,见姚家人这样示弱到越发得意起来,抬腿两脚踢开季老夫人和宋氏,他抓着姚千蕊的胳膊,把她从地上拎起来,“哼,今儿老子就要当场玩了这小娘们,也尝尝官家千金的滋味,你们有能耐就去金殿上告我啊,看谁会管你们这些个犯官家眷……”说着,伸手就去撕姚千蕊的衣裳,臭轰轰的大嘴也凑到她脸颊边上。
      
      “啊啊啊!!娘,爹,救命,祖母,呜呜呜……”姚千蕊快被吓疯了,手锤脚踢拼命挣扎着,可她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哪里敌得过成年男人,‘撕啦’一声,前衣襟就被撕开,露出里面粉色的肚兜。
      
      “千蕊啊……”
      
      “五娘!!”
      
      季老夫人一声悲鸣,姚家女眷们都喊着上前想要阻拦,可在官差手中那把明晃晃钢刀的逼持下,却根本无法靠近,甚至,宋氏因太急切想冲上前,还被官差拿刀砍中了手臂,发出声声惨叫。
      
      “老四媳妇……”季氏捂着被踢的胸口老泪纵横,苍天啊,这是要亡她姚家吗?
      
      就在这紧要关头,姚千蕊都叫那官差给扒了上衣按在地上了,房间角落里,不知从哪突然窜出来个身影,借着官差意乱情迷脱裤子的功夫,她猫儿般灵敏的冲上前,一把拧住官差的胳膊肘儿,上手就将他的刀抢下来,随后……
      
      寒光一闪,血花飞贱。钢刀的刀刃抹上脖子,皮肉翻卷,鲜血瞬间喷涌而出,官差凸着眼睛,喉咙里发出‘咔咔’两声怪响,慢慢栽倒在姚千蕊身上。
      
      “啊啊啊啊!!”被咸腥的血喷了一头一脸,姚千蕊翻着白眼儿,放声大叫。
      
      “快闭嘴!!怕招不来人吗?”冷静,还带着些许稚嫩的女声响起。季老夫人忙抬头去看,就见大门口,穿着鹅黄半身褂子的三孙女一手拎着钢刀,一手抓着死挺儿了的官差脖领子,背着太阳站在那儿,皱眉斥着姚千蕊。
      
      “千,千枝……”漫延而开的满地血迹,充斥着鼻端的血腥味,季老夫人茫然着,喃喃不知所云。

  • 作者有话要说:  求个预收:快穿:跪下,叫爹!!
    程玉是穿越管理局皇图霸业分部的一名员工,只是,碍于性别关系,她已经很久没有接到工作了。
    助手006建议她兼职,眼看就要饿死的程玉迫不急待的答应了。
    不过——炮灰女配重生分部/复仇类,是什么?
    谈谈恋爱虐虐渣,这不符合她的职业追求啊!!
    程玉:溜儿啊,我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好嘛!!
    专栏求收:收我的妹砸瘦十斤!!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