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重生为人(一) ...

  •   大白终于体会到人为什么会造出“鞋子”这种东西了。
      原来光着脚走路是一件那么痛苦的事!
      他一路从山上走下来,两只脚都被石子扎出了不少细小的口子,最后实在是没力气了,只能颓废的坐在树下休息。
      “汪!还是以前的爪子好使,跑好些地方都没事,现在多走几步路我都坚持不住啦。”
      眼看着天都快黑下来了,大白突然间想大声嘶吼三下。
      委屈!
      特别的委屈!
      蓝搜香菇!
      可是想到千里之外的小主人还在等着自己,大白顿时又斗志昂然!于是就咬着牙站了起来!
      不巧脚下突然滚出一颗细小尖锐的石子,又往他的脚上多加了一道痕迹。
      “嘶,好疼啊!”
      无奈的大白只能避着伤口一蹦一跳的往下走。
      可是一个重心不稳,他华丽丽的滚了下去。
      “……”
      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了吗?
      白衣服立马就变成灰衣服了!
      大白捂着自己的后脑,嗷呜了一声。
      等忍着伤口爬起来的时候,霉运却依旧继续伴着大白。
      天上开始下雨了,很快就把地面给淋湿了。
      
      大白平生最怕的就是冷水,以前有小主人陪着洗澡有热水不怕,而且自己还让河水淹死过,所以现在那雨哗啦啦的落下来砸在他身上的时候,他真觉得特别的心烦!
      于是大白只好加快脚步,希望跑到能够找到遮雨的地方。
      他走了很久很久,终于找到了亮光。
      而且不是一处,是到处都有光。路上有东西飞快的奔过,速度比他以前用爪子跑的时候快多了。最主要的是那东西居然会发出声音,大白被狠狠地吓了一跳,露出牙齿随时防备。
      但显然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大白带着郁闷继续往前走。
      
      脚上有伤口,碰到水之后的痛感愈发深刻了,好不容易到了挡雨的地方,大白也不顾及地面的脏乱,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以后的日子要怎样过啊?”
      大白哀嚎了一声,心灰意冷。
      旁边传来推门的声音,大白耳朵一动,警惕的看过去。
      出来的是一个大叔模样的人,围了条绿色的裙子?下巴有一点青胡渣,后面还扎了个小马尾?很特别的打扮。
      他从未见过如此古怪之人。
      而对方眼里的大白也是这样。
      “哎?雨都下成这样了,你还傻坐在这里干嘛?”
      这人身上好像还有着一股熟悉的味道,大白“噌”的一声就扑了上去,着实把人家大叔吓了一大跳。
      “我去,你小子不是变态吧?”
      大白揉揉鼻子,“好像闻错了。”
      于是大叔一脸懵逼样:“闻?”
      大白点点头,可能是因为天气的原因。
      
      大叔瞧了他一眼,伸手往他头上一摸,才发现这人大半个脑袋都有血,本来已经干掉了,现在被雨淋了之后又流了下来。
      “妈蛋你脑子受伤了!流着血还敢淋雨?难怪说胡话!不要命了?!”
      大白也伸出手去,果然手上一片红色。
      “怎么感觉不到痛的?”
      大叔嘴角抽了抽:“你该不会是傻了吧?”
      “没有,我说的是实话,我真不知道。”
      大白回答的很认真,他的确没感觉到痛呀!
      大叔问道:“你从家里跑出来的?这是上哪里野去了才能狼狈成这样?”
      “我没跑,我就是刚从山上下来。原来这里的山路那么难走的,我这双脚都被石子扎的不成样子了,不信你看。”
      大叔低下头,这才发现大白的脚上遍布了伤口,有些还在冒着血,看着有点儿触目惊心。
      “你这人跑出来好歹穿双鞋!你家住哪里啊?我这里有把雨伞,赶紧回去吧,别让人担心了。”
      大白看着伞不为之所动。
      大叔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要不我给你找一双鞋去?”
      “你能收留我一阵吗?”
      大叔:……
      这货说话可真直接。
      
      大白继续道:“我现在不能回去……也回不去,只是在这里我也没有其他朋友什么的,所以你能收留我一阵子吗?”
      这个地方好奇怪,大白对于这里的一切都毫无所知,如果没有帮助,他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主人的。
      大叔摸摸下巴,没有马上答话。
      大白再道:“我可以给你的店看门,不会让任何坏人进来,还有我鼻子很灵的,你要是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我一定能帮你找回来。”
      “这些事养一条狗就能办到了。”
      “我就是啊,我的名字叫大白。”
      大叔:……
      你也不用这样贬低自己吧?
      “你要相信我,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大白对看门一事的别的有信心。
      以前的江府就一个贼都没进来过,那可都是我的功劳。
      
      大叔拍拍他的肩胛,道:“这样吧,我这超市想多找个人手,看门就不用了,你身体还是挺结实的,要不你就来我店里当服务员吧,平常帮着卸卸货。”
      “好,只要你肯收留我就成。”大白总算松了一口气,然后又问:“服务员是什么?”
      “……”
      大叔开始怀疑这人的智商有没有上八十。。
      不管怎么说,大白觉得目前为止最幸运的事就是找到落脚之地,而且还穿上了新衣服新鞋子,感觉好极了。
      这家店铺的老板姓叫陆军,是个退伍士兵,人很好,起码从他愿意收留自己这一点就足以让大白感恩戴德好久。
      陆军还向大白介绍了另外一名店员,也是个男的,而且也是士兵,曾经和陆军在一起并肩作战过。他为人很爱笑,但是陆军告诉大白,他不会讲话。
      “他为什么不会讲话?”
      “不知道,以前还在部队的时候他话多着呢,可是自从我退伍之后就没再见过他。也是我开了这间超市之后,我们才重新相遇。那时候开始我就在没听见他说话了,明天再介绍你们认识。”
      “嗯。”
      大白点点头。
      
      “行了,这房间可能稍微有点窄,不过你一个人住应该没什么问题,晚上收业之后你就负责把门都锁好就成了。”
      “好,我虽然还不会锁门,但我看门很厉害,绝对不会让小偷有机可乘。”
      陆军满意地点点头,“这里是一张工作表以及工资待遇什么的都写在里面了,你好好看看。”
      “工资是什么??”
      “……就是薪水。”
      “薪水又是什么?”
      “……就是金钱。”
      “铜板吗?”
      “……”
      陆军想拍死他!
      你究竟是怎样活到现在的?
      看在大白一副善良无害的份上,陆军还是很有耐心给他讲解了什么是人民币。
      大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一个月就一千五,不多,不过包吃包住。”
      这小伙子貌似有点二,还是简洁明了一点比较好。
      “一千五可以买多少骨头?我可以先预支一下吗?”
      陆军:……
      不是二,应该是蠢吧?
      有谁会拿着工资专门买骨头的?
      大白以为他不愿意,就道:“不然你给我一根骨头就成,我饿了。”
      “我说,你跑出来之前到底是受了多少非人的待遇?还真把自己当成狗了?”
      大白小声嘟嚷:“我本来就是……”
      “什么你就是?你是人,端端正正的人,长得也有模有样的,哪能有那么扭曲的人生观?站好了,腰板挺直。”
      陆军拿出了在部队时的语气。
      大白立马腰杆笔直。
      “姿势还挺标准。等着,我给你拿碗面去。”
      大白不解。
      面?
      什么面?狗不吃面的。
      
      陆军把一碗热腾腾的方便面端上来,闻到香味的大白感到肚子明显地叫了几下,他直接就想把手伸进去拿。
      “等会儿!你家用手吃饭啊?那么野蛮,旁边不是有筷子,用筷子吃。”
      大白看着那一次性筷子发愣。
      小主人以前没教过他使筷子,他不会啊。
      陆军叹了口气,就教他怎样拿好筷子。
      等到面快要凉的时候,大白才终于学会了一点点。
      不过人的生活方式他搞不懂,明明用手抓是最爱的方式,为什么偏偏就要借助这两根东西呢?
      吃完之后,陆军又教大白怎样使用门锁,直到他学会之后才放心回家睡觉。
      暖暖的被窝,被褥都是干干的,大白觉得特别温馨。
      今天也算是累了他一整天,大白很快就进到梦里见小主人去了。
      不料,做梦做的特甜的大白突然又被一阵熟悉的机械声音吵醒了。
      
      【任务提示:主线任务已设定,是否激活?】
      大白把脸埋在枕头里,不做理会。
      【任务提示:主线任务已设定,是否激活?】
      【任务提示:主线任务已设定,是否激活?】
      。
      。
      最后被吵得睡不着觉的大白只能坐起来听它说。
      【主线任务:江府的江成和江云本为同胞兄弟,手足之情惺惺相惜。不料夕夕相伴竟是暗生情愫,两人偷瞒父母暗自交往,奈何不足一年便被多事的奴仆告发。江成被迫迎娶赵氏千金,江云为情所困,而后心智深变,利用科举辗转官场,却终被玩弄在权柄之中,还成了魅惑君主的罪人,最终以扰乱朝纲的罪名被六军缉捕。临死前,曾以巫蛊之术诅咒蒋氏一宗,怨念极大,至此仍然不能消去。】
      这让大白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它讲的是是小主人和大主人?”
      【主线任务(一):江家兄弟上一世情深缘浅,这一生却是两不相识,请帮助他们找到彼此,并牵起红线,以此化解他那遗留下来的诅咒。】
      大白咬手指,心里非常的不开心。可是脑子里回想着刚才那排蓝字说的话,牵红线?什么是红线?要怎么牵?难不成找根绳子来把他俩绑在一起?而且在这里还是他们两个还是不相识的人?
      大白是彻底睡不着觉了。
      主要是关乎到自家的两大主人主人,他不可能袖手旁观。
      只是要怎样帮主人们牵起红线来?
      这是一个重大的问题。
      大白继续郁闷着……

  • 作者有话要说:  每天九点多会更新修文,谢谢来看的小伙伴,以及新文也请多多支持啦~\(≧▽≦)/~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