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楔子 ...

  •   大白出生的那一天,正好是大雪纷飞的严冬。被素白点缀的世界像是经过了洗涤一般,随处是画。
      狗主人抱着这只刚出生的小白犬,笑道:“你跟窗外的那些景色都化作了一体,以后就叫你大白吧!”
      旁边的十岁小娃子天真问道:“爹爹,外面的可都是雪啊,为什么不叫它大雪呢?”
      “雪为白,景亦白,就连这小犬都是通体白色,所以你说哪个合适?”
      小娃子想了想,随即笑了起来,高兴地握着小犬的小爪子,叫了一声“大白”。
      还未能张眼的小白犬只能凭着微弱的感官探过头去,伸出舌头舔了舔小主人的手。
      小娃子抱起大白转圈圈,还忍不住在大白额上亲了一口。
      七天后,大白顺利的睁开了眼睛,并且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个三岁的小娃子。
      这小娃子名叫江云,是这江府的二公子。
      江云平日里也没什么玩伴,除了比自己年长四岁的大哥江成,他就只跟大白一起玩。
      大白虽然是狗,但是贵在聪明,它似乎可以听得懂江云在说什么,平日里他随手的一个手势大白就能知道是什么意思。比起一些只懂得胡闹吵架的小友,江云更乐意跟小狗一起玩。
      转眼六年过去,江二公子从小娃子长成了清俊隽秀的少年。
      某一天江云提着一串腊肉过来喂大白的时候,自言自语的道:“大白啊,隔壁的发财小你一年出生,它现在都不大能够跑了,怎么你还活蹦乱跳的?”
      大白专心致志的啃着属于自己的腊肉,大口大口的嚼着,心想这味道真是特别的香!
      江云捏捏它的耳朵,笑着道:“大白,你不会真的成精了吧?”
      大白甩甩尾巴,示意自己就是成精了还是一样会听小主人的话。
      江云笑眯眯地扑上去抱住大白,顺便蹭了两下,格外开心。
      由于常年洗澡,大白的皮毛特别的柔顺光滑,全身上下找不出一根杂毛,它的四肢也超出了平常大狗的四肢,站起来的时候威风凛凛,非常的潇洒!
      都迷倒好多只母狗了。
      “大白,啥时候你也给我生个小白呗,你年纪也不小啦,我现在特别想抱小狗。”
      大白嚼着腊肉伸出爪子,示意他可以抱自己呀!
      江云果断摇头:“我会被你压死的。”
      “……”
      大白郁闷的看看自己的肚皮。
      都没有小肚子,肯定压不死人的。
      而且大白就只压死过一直老鼠,还是刚出生的小鼠,特别的小。
      江云很严肃的道:“大白你该减肥了,以后不要吃肉了。”
      大白委屈的叫了一声。
      隔壁的发财都是每天鸡肉鸭肉的吃,还胖的出油,为什么它主人都没逼它减肥?
      况且小主人你见过哪条狗是要减肥的吗?
      江云摸摸它的肚子:“真的胖了不少。”
      大白默默地蹲在墙角。
      被嫌弃了!
      委屈!
      特比委屈!
      江云被它逗的大笑。
      大白一听立马从墙角站起来,嗷呜一声的扑了过去。
      江云机智的一闪。
      大白瞬间跳进小灌丛,沾了一身的叶子。
      于是大白瞬间变成了大绿。
      “……”
      江云捂着肚子笑到出眼泪。
      江云的大哥江成从书房里走出来,江云立马照着大白刚才的样子,朝着他大哥扑了上去。
      “大哥。”
      一身儒生之气的江成摸了摸自家弟弟的头,问道:“今天没上课?”
      “上了,只是夫子赶上拉肚子,就提前放我们回来了。”
      江成点了点头。
      “大哥,你今天还叫我写字吗?”
      “你不是有夫子了?还要我教做什么?”
      “他写的字我觉得没有大哥的好看。”
      江成笑意更浓了,道:“那进我房间来吧。”
      “好。”
      大白从草丛里面出来抖了抖全身,然后坐在房门口晒太阳,等着两位主人出来。
      日子就这么小桥流水般的过去了。
      可是后来,一向威名在望的江家竟是安生了一件极为不体面的事。
      外面的人都在传,江家大公子和二公子有着不伦不类的关系!
      大白不知道从其他人口中听到的不伦不类是什么意思,它只知道,自己的小主人已经三天没出过房间了。并不是他不肯出来,而是房门一直被锁着,任凭里面的人怎样呐喊,也没有人来开门。
      大白试图想要撞门,但是被老主人扇了一巴掌之后它就只能乖乖的守在门外,不敢造次。
      终于有一天,老主人来开门了。
      小主人脸色异常憔悴,整个脸颊都凹了下去。
      大白站在一旁听他们争吵。
      “爹爹!你不能这样对我和大哥!我们本没有错!”
      “混账东西!”
      老主人狠狠地扇了江云一巴掌,两眉倒竖!
      “你平日里读的圣贤书都白读了吗?谁教你做出这种有违人伦的事!”
      江云红着眼眶捂着脸大声说道:“人伦怎么了?谁规定我们一定要按着人伦天道来活?”
      “孽子!你是非要气我才甘心吗?!”
      江云“噗通”一声的就跪下了。
      “爹爹,求你……求你放过我和大哥,我们向你保证,一定走得远远的,不让你丢掉脸面。”
      “走?谁允许你们走的?!你大哥已经答应娶赵家小姐为妻,三日后就是婚礼之期!”
      江云两眼瞪大,眼里全是血丝,耳朵嗡嗡嗡作响,以至于后面他爹说了什么,他一句也没听见。
      大白默默地走过去,蹭了蹭江云的脖颈。
      但是久久,都没有得到江云的回应。
      三日后,江府果真是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宴。
      那喜庆的红色,在江云的眼里却像极了一把火,烧的他体无完肤。
      而他爹却也是有意的将两兄弟隔开,江成成亲后的第二天就被送到了京师那边打理自家的生意,连弟弟的面都没再见着。
      江云听闻此讯,又是伤心大哭了很久。
      此去,便是五个春秋,江成再没有回过家,江云也再没有了往日的自由。
      直到大雨晴后的某一天,江云趁府上的人不注意的情况下,带着大白去了他和大哥以前常去看风景的石桥上。因为是雨后,景色舒沁至极,让人心旷神怡。
      江云站在桥上静静地感受这一切。
      大白坐在他脚边,心中却是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江云小声的在说些什么,大白听不大懂。
      在江云动了动身子的时候,大白立即的警惕起来。
      江云俯下身来紧紧地抱住大白,那副悲伤的模样是大白从未见过的。
      心哀莫过于心死。
      江云没有哭,更没有说一句话,他就只是抱着大白,抱了很久很久。
      然后他站起来踮脚爬上桥栏。
      大白开始明白他要做什么了,急忙张开嘴咬住小主人的裤腿,嘴里发出呜呜的咽叫。
      江云苦笑了一声,:“生有何欢?死又何惧?大白,我已是活不成了的。”
      大白哪里懂这个呀?它只知道,小主人有危险,它肯定不能在一旁看着。
      “大白,来世我也不愿再为人,只希望如你一般,没有束缚,没有世俗。”
      江云踢开它,跨向栏杆,就在他跳下去的那一刻,大白也迅速的蹿了上去。然后拼尽它今生所有的力气,咬住江云的手。
      大白哭了。
      江云错愕。
      趁着力气还没用完,大白使劲的用爪子扒拉着桥栏,它甚至跳到了桥上,仿佛有了人的灵敏,接着就是把江云狠狠地拖回来。可是大白已经不年轻了,它也在慢慢衰老着,所以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它自己因为害怕而全身发抖,爪子一滑就掉了下去。
      闭眼之间,大白只看见了小主人那张因恐慌而有些扭曲的脸,以及那最后一声的叫喊。
      “大白!!”
      河水很冷,刺骨的凉意侵占全身,盖住了大白所有的感官。
      活了十一年,大白觉得很值,没有什么遗憾的,至少它刚刚还救回了自己的主人。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大白都还是自豪的。
      以前很冷的时候,大白就喜欢待在阳光下睡上一整天,晒得全身都发烫发烫的。
      它从来没想过,某一天睁开眼睛这个动作也会那么的困难,仿佛就像是挣扎了好几年才完成的了。
      入眼的是灰蒙蒙的雾空,上面飘着乌云密布。而自己的爪子像是暴露在空气中很久,十分的僵硬,没办法动弹。只有等身体重新运转回来的时候,大白才动的了身,但是浑身上下的器官都在叫嚣着,骨头像是要散架一般。
      它看了一眼四周,发现到处都是陌生的气息,心想自己是不是被大水卷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大白的记忆有些散乱,它慢慢的站起来,正想舔舔自己冻僵的爪子。可是低头一看,愣是把它给吓了一大跳。
      “汪!我的白毛呢?我的爪子呢?!”
      大白惊恐的转了几个身,却发现自己居然和小主人一样有了手,有了脚!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大白用手摸摸脸,胡子不见了!
      再摸摸鼻子,还好还好,鼻子还在。
      可是自己并不是一条狗了啊!
      该不会自己已经变成鬼了吧?
      想起和小主人一起听过的话本,大白惊恐不安。
      不过听说鬼是是不敢在白天出来的,现在自己还好端端的站着,那应该就不是鬼了吧!
      这么一想,大白顿时松了一口气。
      只要自己还活着就好,大不了再回去找小主人就是!
      【任务提示:重生系统任务已开启,恭喜你暂时重生为人。本次系统任务分为主线和支线两部分,每完成一个可获得相应的技能奖励,全部完成才能获得真正的重生。】
      就在大白轻松之际,他眼前出现了一排蓝色的字体。
      大白:……
      那东西似乎知道大白不识字,所以很贴心的念了出来。
      不对,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话说我不是已经活过来了吗?
      手脚虽然比较冰凉但还是有温度的。
      大白迷茫迷茫再迷茫。
      【哎哎,不要愣着,打起精神来。】
      “汪!”
      大白汗毛都炸起来了,对着这陌生声音就是一阵的吼叫。
      【逗比!】
      “汪!”
      【别嚎了,没看见你现在是人啊?】
      大白:……
      【快下山去找到你的安身之所。】
      大白眼前一亮,问:“你知道我家主人在哪里吗?”
      蓝光不耐烦了,直接一闪,没影了,急的大白连连转圈圈。
      汪!完全不懂它刚才说的什么意思啊!这让我一只狗怎么活?
      跑到脚痛,大白只好安静下来,然后慢慢跨出步子,看看有没有路下山的。
      幸好它把控的很好,身体也很听话,用腿走路已经不是问题。虽然没有爬着好玩,但是特很有成就感。
      大白吸吸鼻子,发现自己的嗅觉还是很灵敏的,于是它只能靠着气味来辨别方向,小心翼翼的下了山。

  • 作者有话要说:  看文的亲元旦快乐~慢慢开始修文,新的一年请继续支持,有不足的地方尽管提出来,么么(づ ̄3 ̄)づ╭❤~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