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雌性现代生活日常》瑾牧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08-18 02:26:4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兽人世界 ...

  •   和部落里的兽人一起外出采药采果子回来,元珏正高兴于和母父最近一段时间的吃食都有着落了,就被部落里的一个温和雌性拦住了。
      
      “元珏,你快回家看看你母父,他又被其他雌性欺负了!”雌性好心的道。
      
      元珏也管不了这么多,向雌性道谢后就往家里跑去。
      
      因为父亲在上一季度的兽潮中为了保护母父而受伤死去,母父受了特别大的打击,变的有些神志不清,于是有些当初一起喜欢父亲的雌性就欺负起母父来。
      
      当初那些雌性在部落里其他人眼里,每一个都比母父优秀,但是父亲却选择了母父,于是母父一开始是受到了特别多排挤的。
      
      原因无他,母父不是这个部落的雌性,而是外来的。
      
      没有谁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也没有谁知道他为什么老是会说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但是元珏却知道,部落里的雌性们和兽人们都见证了母父和父亲的爱情!
      
      甚至当初不喜欢母父的一些雌性,在后来都和母父成了朋友。
      
      而现在,因为父亲的死去,母父变得不清醒了,元珏清楚的知道,母父恐怕也要跟着父亲去了,但是元珏想留下母父,想继续和母父一起生活。
      
      所以元珏一直没有放弃。
      
      他能够为了让母父和自己吃上食物不被饿死,每天都会和部落里的兽人一起外出;他为了不让母父一个人在部落里受一些雌性欺负,时常利用追求自己的兽人们让他们照顾好母父;他不在乎被别的雌性骂不要脸,不在乎被雌性们耻笑,他只在乎母父能不能好起来。
      
      所以虽然很多时候都是母父一个人待在家里,但为了避免母父被欺负,他也交代过母父不要出门,可母父每次都会因为想起父亲,然后恍恍惚惚的去到他们相遇时的那颗树下,因为这样,没少被那些小心眼的雌性欺负。——兽人们也不是愿意和其他雌性发生冲突的。
      
      飞快的跑回家,元珏发现母父并没有在家里,连忙放下怀里的食物,元珏心里惊慌的出了门。
      
      在父亲还在的时候,母父如果被欺负排挤的话,就会又欺负回去,从来不会吃亏,也不会让父亲担心,甚至还会把这件事当做笑话来讲给自己听;可现在每次母父被欺负后都会回家,因为在他的心里,家里还有一个人在等他,会保护他。
      
      母父希望以这种方式来证明父亲还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可今天母父却并没有回来,这情况明显不对劲。
      
      元珏跑去了母父常去的那颗树下,并没有发现母父的身影,随即他又跑了好几处地方,却都没有发现母父。
      
      元珏心里越来越焦急了,他直接跑到了一个一直欺负母父的雌性家里。
      
      “我母父呢?你们带他去哪里了”年轻而又充满朝气的脸上,此时全是森冷。
      
      元珏的长相和一般的雌性长相相差很大的,他的长相有些偏兽人。
      
      明明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和嘴巴,配上他一头乌黑的长发,显得特别可爱,这也是部落里雌性普遍的长相,但是他却还有着挺直的鼻梁,威风凛凛的剑眉,冷硬的脸部轮廓,使他和那些雌性的长相分开来。
      
      虽然这种长相也让兽人们喜欢,但是大多数的雌性还是害怕的,更别说现在元珏还是一副暴怒的样子了。
      
      雌性明显有些惊慌的道“你说什么呢?我又没有看见过你母父!”
      
      元珏一看他的态度就明白了,心下越发的害怕母父出事,他一手抓住雌性的衣裳,一手抬起来,做出要打他的样子“你说不说!不说我就揍你。”
      
      雌性的家人想上前来阻止,元珏灵敏的躲开后就直接拉着雌性出了门,直接在大街上喊了起来。
      
      “你们把我母父弄到哪里去了我母父现在的情况大家都知道,我也只有母父了!不告诉我母父被你们带去哪里也就算了…现在还想让你家兽人来打我!呜呜呜QAQ”元珏毫不客气的哭了出来。
      
      元珏知道怎样利用自己身为雌性的身份来让兽人们保护自己。虽然他以前特别反感这样做,在看见其他雌性以雌性的身份而给兽人们添麻烦的时候,元珏还不屑过,但是自从父亲死去后,元珏就变了。
      
      现在的他每天都在利用着自己身为雌性的身份,因为雌性的身份能够带来特别多的便利。
      
      但是他却再也没有发自内心的笑过了。在父亲还在的时候,元珏是一个爱笑的雌性,那时候的他每天都调皮的在部落里闹腾,甚至还经常偷偷溜出部落,在部落边缘处玩耍。那时候的元珏吸引了太多太多兽人的关注,所以现在才会有那么多的兽人愿意帮助元珏。
      
      这个雌性是第一个带头欺负母父的人,在父亲还没有死的时候,他就明里暗里的挤兑母父,父亲死后,他更是带着其他的几个雌性一起欺负神志不清的母父。
      
      而因为他们每次都躲的好好的,欺负母父的时候也并没有让其他人看见,就算元珏说出来,族人们有的怀疑有的相信,却也不能说什么做什么,只能在元珏外出的时候,帮他看好他母父。
      
      而现在,元珏在大街上直接哭了起来,甚至还差点被其他雌性家的兽人打,单身的兽人们拳头都蠢蠢欲动了起来。
      
      他们不只是可怜元珏,更因为元珏长的好看,并且生育率高。
      
      “喂,亮科,你说不说,不要以为元珏就是好欺负的!”
      
      “你把元珏母父弄哪去了说不说,不说我就揍你家兽人了!”
      
      亮科已经有很久没有受到这种待遇了,身为一个雌性,所有人都是捧着自己的,但现在却被一个未成年的小兔崽子戏弄,心下越发的气愤:“元珏你不要血口喷人!你母父去哪里了,我怎么知道!”
      
      “有人看见你今天去找我母父了!”元珏也毫不示弱的回道,甚至哭的更加可怜。
      
      ——元珏不在乎自己以后和什么样的兽人在一起,他只在乎母父。所以这种时候他知道这样做能够利用兽人们对自己的同情心,来帮助自己找到母父。
      
      兽人们看着元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心疼极了,也跟着帮腔。
      
      “对啊,今天我还看见你去找元珏母父!”
      
      “亮科,你到底说不说!”
      看着兽人们起哄的样子,亮科感到了害怕。
      
      身为长相漂亮生育能力也不错的雌性,亮科一直都是受人尊敬的。从来没有人敢对他说什么,所以当初他才能明目张胆的排斥元珏的母父,因为元珏的母父生育能力太低了,低到近乎没有的地步!可就是这么一个生育能力底下的雌性却抢走了他当时最看好的兽人!
      
      而现在,他生下来的雌性却继承了他们最好的优点,甚至生育能力还是最优秀的!最主要的是还带着一大群兽人来找自己的麻烦,亮科觉得自己真的忍耐不了了。
      
      就在他要骂出声的时候,远处却传来了一个兽人的叫喊声“元珏在吗?你母父重伤了!快来见最后一面!”
      
      围观的兽人和雌性们都被吓到了,部落里已经很久没有雌性受重伤导致身亡的了,现在元珏的母父却…
      
      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站在最中间的元珏,那个年轻帅气又漂亮的雌性在听见消息的一瞬间,脸色就迅速苍白了下来,却没有犹豫的放开了亮科,扒开人群就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雌性们狠狠的瞪了亮科一眼,没有谁去扶他站起来,也都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雌性的速度是很慢的,但是此时此刻的元珏却像燃烧了生命力一样,飞快的跑到了母父身边。
      
      他看着母父虚弱的躺在草地上,腹部有着野兽的抓痕和血洞,腿上血肉模糊。
      
      眼泪就控制不住的涌了出来,不是之前为了博取同情的哭,而是发自内心的悲痛,似乎再也控制不住的样子。
      
      这是元珏第二次哭的这么难过。第一次是在得知父亲死去的消息的时候,那时候的他因为母父,所以坚强的站了起来,而现在,他却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能让他再次振作起来…
      
      陶原漂亮而苍白的脸上浮上红晕,似乎又有了活力一样“珏儿,低头…咳咳母父有话…咳咳咳”
      
      没等母父说完话,元珏就低下了头,大大的眼睛里眼泪一滴一滴的低落在了母父的脸上,元珏连忙伸手擦去眼泪。
      
      “母父,您说,我在呢…”
      
      陶原微笑的看着元珏,似乎在回想着什么事“珏儿,你和你父亲…长的真像啊!珏儿,不要哭!”
      
      其实比起父亲,元珏比较像陶原,但是此时在陶原眼中,看着元珏就好像看见了丈夫一样。
      
      母父突然又变得激动起来,不顾身上的伤口,撑着手坐了起来。腹部的抓痕处开始流出血液,从一滴一滴到淅淅沥沥,元珏不甘心的用手堵住,但是却根本就没有用。
      
      “珏儿!母父说过、不论何时…咳咳身为一个男子汉都不能哭,男儿有泪不轻弹!”陶原阻止了元珏的动作。
      
      “珏儿,母父以前和你说过,母父来自另外一个部落,那个部落有什么你还记得吗?”
      
      元珏控住不住自己哽咽的声音,却也认真的回答着母父的问题“记得。母父说那里的兽人都很强大,明明是雌性也还能用一种工具飞上天…”
      
      陶原笑了笑“珏儿,你想不想去母父的部落呢?”
      
      元珏伸手握住母父的手,激动的道“母父,您不是说过那里有很多很多的巫医吗?医术都特别好,那是不是能救母父呢!”
      
      陶原却没有回答,只是重复着这一句话“珏儿,你想不想去母父的部落呢?”
      
      “只要能治好母父的伤!我想去!”
      
      元珏看见母父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红润了,似乎没有受伤一样,母父伸出手抱住了自己“好,我们一起回去,回家吧…回家吧。”
      
      就在陶原这句话落下的一瞬间,从陶原身上爆发出了一阵刺眼的光芒,所有人都不受控制的闭上了眼,等周围的雌性和兽人们再睁开眼时,元珏和陶原已经不见了。
      
      似乎就这么消失在了那道光芒中。
      
      在很多年以后,在场的兽人和雌性们回忆起来,都感慨道“陶原一定是兽神派来的使者啊!”
      
      那时候,元珏抱着母父,听见了母父和一个人的对话。
      
      那不是各部落通用的语言,而是另外一种语言,母父以前说过,那是他们部落的语言。元珏不知道母父的部落为什么会是另外一种语言,但是为了以后去母父部落能够听懂母父的亲人说话,他认真的向母父学习过那种语言。
      
      于是他完全的听懂了。
      
      “决定要回去了么?”
      
      “嗯,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我留恋的了。”
      
      母父之外的那道声音似乎叹了一口气“陶原,你当初就该离开的,现在的你就算回去了,也活不了了…”
      
      “你知道的,当初我根本就不能带他离开,而现在,我能带着我儿子一起回去,这就足够了!”
      
      ‘他’说的是父亲么?‘儿子’说的应该是自己吧?
      
      “陶原,你太倔了…唉,罢了罢了,回去吧。”
      
      “谢谢你,537。只有带儿子回去,我才能放心的去找他。”
      
      之后的声音元珏就再也没有听见了。
      
      在迷迷糊糊间,元珏听见母父用部落通用语温柔的和自己说“珏儿,去了母父的部落以后,去找母父的家人吧!他们是s市陶家人。母父…母父找你父亲去了。珏儿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啊!带着母父和父亲的那份…”

  • 作者有话要说:  对了…本文第一个地雷是蠢作者不小心扔的orz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