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记·妖仙乱》霜玄九天 ^第53章^ 最新更新:2019-08-05 10:16: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3、五 ...

  •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刚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特么的我就知道对上宫九脑子肯定会乱的一塌糊涂。
      
      这一乱,出事了。
      
      冰殿崩落,老人的身躯亦跟着崩落,没有冰凌碎屑,没有血肉模糊,所有的一切,全都化成了金色的灵气,无比精纯,厚重。
      
      这些灵气聚而不散,云层一般堆叠在身周,金光之中间或闪过紫芒雷光,听不到相应的雷声,却能真切的感受到紫光雷电产生的威压。
      
      这地方灵气的浓郁程度,虽然比不上地脉灵泉,但灵气质量却是极高,显然经过人为的提炼控制,性质上跟仙界相融相通,蛇岛上何时出了这么一个地方?
      
      莫非……
      
      我心中一动,立即散出神识,借助剑气,跳转至蛇岛上空。
      
      然后,我发现,这下面并不是什么蛇岛,而是一团完全看不见首尾的漆黑。
      
      墨色的鳞片闪耀着金光,每一道金光皆是真实可见的灵气,光芒刺出多远,灵气便绵延至多远,一时间,我险些以为整个东海,皆成了宫九的地盘。
      
      他在彻底散去变化,恢复原型之后,居然大的如此夸张。
      
      神武大炮再厉害,用来轰这么一条庞然大物,效果估计依然如蚊子叮咬一般。
      
      宫九这是发怒了吧。
      
      要糟。
      
      我被他那幻境一刺激,说话完全不过脑子,胡说八道了一番惹恼了这条等媳妇已快等疯了的老东西,然后全乱套了。
      
      宫九的灵气,已融于仙界,不经压制的蔓延,很可能诱开仙界大门,引发雷劫加身。
      
      等等,雷劫?
      
      刚才在那灵气之海中所见的紫电雷光,是不是就是雷劫?
      
      他封印了雷劫??
      
      用什么,内丹吗?
      
      所以,他是打算把我也封印到他的内丹里?
      
      岂有此理。
      
      这老东西,当真是疯了。
      
      神识缩回身体,我一甩拂尘,化回剑身,锋锐的剑气逼开周身的浓厚的灵气,宫九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不再是老迈无力,而是恢复了记忆之中的不可一世。
      
      “我听龙儿说,凡间的皇帝身边,有你玄贞掌门牵挂的人,他们此时此刻应该就在我对面的船上。凡人的军队,对我来说,不过是一群蝼蚁,你若想救他们,便需让青霜出来见我,否则,就一剑劈碎我的内丹,亲手杀了我吧。”
      
      唉,真的要来这一套啊,就猜到我这种身份跟他这种身份对上了,结果就是如此。
      
      无仇无怨的,何必闹成这样呢?
      
      我叹了口气,说道:“宫九,你这么做有意思吗?”
      
      “无需多言,时间不多,炮响之时,便是我反击之时,届时狂风一起,巨浪滔天,所围之人必将全军覆没。你自己看着办吧。”
      
      得,没法交流。
      
      我一扶额,头疼的厉害,垂眼看看手中的剑,无论如何都聚不起杀意,凝不起剑意。
      
      我没法杀宫九,魂魄牵绕在一起,杀他还不如杀自己。
      
      然而,今生的责任是秉天道,护苍生,如宫九一般疯狂,已被列入了我的敌对目标,必当阻止他为祸天下。
      
      可怎么阻止,真的让沈青霜出来见他?
      
      我要有那本事我早就把人送到他跟前了。
      
      到底该要怎么跟他解释,沈青霜已经消散了,再也不可能出现了。
      
      头疼。
      
      原地转了一圈,我思考了许多种方法,诸如幻术之类,全部被一一否决。
      
      他要见的人是何许模样,会做什么样的事情,他十分清楚,一个不好刺激了他,再掀起一场地震海啸什么的,更是麻烦。
      
      打饕餮都没这么费劲。
      
      心累啊。
      
      我想了又想,把蛇岛上种种的诡异联系在一起,翻来覆去的思考,决定换一个角度试一试。
      
      若是沈青霜的魂魄已然不在,那就用宫九的执念来代替吧。
      
      幻境中的身影,是他的执念,冰封的宫殿,是他用于安放执念的所在,沈青霜成了他的心魔,充斥在他灵魂的每一个角落,只要能将这执念具现出来,应该可以让他一尝多年夙愿。
      
      我一提剑,指尖抚过剑锋,血珠侵染剑身,血中的红尘气,与剑气交缠,人与剑完全合二为一。
      
      人间的执念,尽数凝聚于一身,情与爱的味道,似苦似甜,又满含血腥,无数的因缘线,缠绕在身周,我能清楚的看到每一条线对应的人和事,亦看到了从四面八方顺着线汇聚而来的执念。
      
      神思内敛,我任由这些执念缠绕,附着于身,每触到一丝执念,皆能想起一段尘封的过往。作为沈青霜的记忆,被宫九的执念逐渐唤醒,作为玄贞的神识,只是默不作声的在一旁看着,将这具身体,完完全全交给了已堆积一身的执念。
      
      我看到,执念附体,幻化成了沈青霜的模样。
      
      我感到,心中生出无端的激动,以沈青霜的声音,颤颤的唤出了一声宫九。
      
      外界的炮火声传来,眼里一片清明,天地之间,我与宫九再度对视,一个女人,一条龙,结界之中凝固了时间,一眼便跨越了前生后世,生死交界。
      
      “宫九,我来了。”
      
      内心的激动,渐渐平复,像是终于回到了寻找已久的家,所有负在心上的枷锁,全部脱落。
      
      这等轻松,由衷的舒适,有几道纠结的因缘线,缓缓松开,直如扼住咽喉的手,消失不见。
      
      这便是真正的顺其自然吗,行止由心吗?
      
      线有两端,代表的是两个人,唯有两人同心同力,才能将这扣成的死结疏散打开。
      
      这么多年的苦难,皆是因我咎由自取,只顾着自己,从未想过别人。
      
      一个人,想得再多,没有用,做的再多,也没有用,路若要走的顺,就得呼朋唤友结伴同行,有难,大家一起想办法,有劫,大家一起来面对。
      
      我以我爱的人幸福而幸福,开心而开心。
      
      爱我的人亦以我的开心而开心,幸福而幸福。
      
      你好我好大家好,真正的爱,本就是这么简单。
      
      私心大爱,从不会冲突,简单点,任谁都会觉得轻松。
      
      大道至简,返璞归真。
      
      这一刻,我居然顿悟了,而这顿悟的时机,似乎很不对劲。
      
      明明是跨越生死的夫妻再会,可歌可泣,我却披着沈青霜的皮,看戏一般的撰着观后感。
      
      这前生后世的代沟,实在太大,跨不过去啊。
      
      我很想神识外放,把这身体直接交给执念,随它自由发挥。但又一想,万一俩人小别胜新婚,要来一番天雷地火,岂不是穿帮在即,糟糕透顶。
      
      不行,我得压着执念,别弄的太过分,劝一劝,说几句话,肉麻一下,应该就可以完事收工了吧。
      
      正想着,执念动了,我瞧着自己一张怀,扑到了巨龙双眼之间,蜘蛛一般贴在鳞片上,还幸福的流下了一串激动的泪水。
      
      这场面,果然太糟糕了。
      
      我,玄贞,男,现年四十三,修道界的一把手,终南山太一观的掌门,跺跺脚都能震得三山五岳抖三抖,而今却小鸟依人一样贴在一条黑龙脸上,含情脉脉,激动不能自己。
      
      而这条龙,呆呆的悬在海岛上,傻傻的撑着结界,周围一圈凡人的舰队,过年放炮一般拼命的往结界上炸烟花,轰轰隆隆万紫千红,附带烟熏火燎效果,像是在庆祝这对夫妻久别重逢。
      
      宫九的两只巨瞳,努力的往中间凑拢,我联想了一下斗鸡眼的模样,如能扶额,早就抹下一头冷汗了。
      
      此等尴尬,暂且忍了,反正没人知道这档子事,就算被人偷窥,回头便去灭个口,我还怕他们不成。
      
      许是觉得斗鸡眼不大舒服,宫九收了神通,缩了身形,金光灵犀一阵内敛,我做足了思想准备,在被宫九一把抱住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想要挣扎一下。
      
      “你终于来了……”宫九的声音响起在耳边,还是记忆中的年轻音色,有点些微的颤抖,但起伏不大。
      
      这种声音所代表的情绪,看似什么都没有,然则却是因为一时之间情绪太多,导致无法表达,反而平静了。
      
      这种强装镇定的模式,我深有感触,太熟了。
      
      身体被他捆着,我十分不适,又将神识缩了缩,连触感都放弃了。
      
      执念反手抱住他,看着架势,下一刻就要亲上去的样子,吓得我心里一惊,连忙拿回了身体控制权,说道:“我既承诺,自当遵守。”
      
      他一怔,捧住我的脸,眼里有些怀疑,我展颜一笑,拉着他的手,柔声道:“跟我走。”说完,不待他反应,剑诀一掐,即化为一道流光,带着他遁走了。
      
      终于解决了一场危机,可喜可贺。
      
      心里略略松了一口气,我毫不犹豫的带着宫九一头扎进了桃花岛,由始至终,他都没有一星半点的反抗,乃至入了神域被散了妖气,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落入桃花林中,我松开了手,顺道瞥瞥自己的模样,还是女人形,执念未散,挺好。
      
      整理了一下情绪,我继续收敛神识,然而满身的执念却只剩了形,不具神了。
      
      执念因宫九而存在,依他的修为而化心魔,附着于身,形似常人。可这里是桃花岛,连妖气都存不住,何况心魔。
      
      此时,我倒是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青霜。”他理了理我散落在肩上的长发,微笑道:“你又要将我丢在这里,自生自灭吗?”
      
      我看着面前依旧年轻的黑衣男人,想想幻境中的老态龙钟,脑里浮出了回光返照四个字,不禁一拧眉,叹道:“为何一定要弄成这样呢?你自好好过你的日子,就算成了仙,我也一定会信守诺言,你本不必如此啊。”
      
      宫九轻轻摇头,握住我的手,说道:“成仙,便要断情弃爱,远离六道轮回,可你却一直都在轮回之中。活了几千年,才能与你相守那么短短几年,我不甘心。你当知道,若非有龙儿牵扯,有与你的约定支撑,我早就死了。这世上没有了你,我宁愿魂飞魄散,执念如此,怎能成仙?”
      
      我垂下眼,看着紧紧握在一起的手,说道:“都过了这么久了,该放的也应该放下了。龙儿已经长大了,我也轮回转世,活的好好地。你还有什么牵挂呢?动不动就想着魂飞魄散,岂不是让龙儿伤心,让我不得安宁?”
      
      宫九道:“这些年,我常常在想,这几千年,是不是在不经意间,你已经来看过我了。可你我是夫妻啊,魂魄相牵,缘分非比寻常,若能相见,我断不会没有印象,那便就是你一直没有来寻过我。我会怀疑,你是不是食言了,也曾想过,你是不是像抛弃别人一样,也将我忘了。我只想等你来给我一个答案,我想知道,我在你的心里眼里,是不是与别人,有那么些许的不同。陆九天能做到的事,我一样能做到,我不奢望能得你生生世世的垂青,只望能生生世世的陪在你身边,看着你,护着你。我不愿再活在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不愿你生生世世都在劫难里煎熬,让我为你分担一些,可好?”
      
      又来一个以命威胁我的,怎么你们觉得自己有点把点法力就真的能够为所欲为了,以为一世情缘就真的能够左右因果轮回了?
      
      恼火!
      
      我一笑,抽回了手,说道:“你将你的性命,白白浪费在了执念当中,纵然我能答应你,你又有多少时间来陪我走下去?你们一个个的,都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以为我会为此感动吗?人若连自己的性命都不在乎,你还会在乎谁的命?想要护着我,为何不先学学怎样护好你自己?想让我能活的舒心一些,就你们这样,今天这个寻死明天那个上吊的,我能怎么舒心?今生的缘分要了结,前世的烂摊子要处理,若每一次轮回都有人如你这般,这轮回还有必要吗?你若真的爱我,就应该知道,轮回是我的立命之本,这因果的规则,岂能由得你们随意乱来。沈青霜难道没与你说过吗,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江湖,过去了,便过去了,彻底放下,才能重获新生。你想与我再续前缘,不是不可以,但沈青霜与宫九,已经过去了,再也不可能了。我已重新开始了,你呢?”
      
      他脸色一白,伸手欲再抓住我,却被我一拂袖推开。剑光乍现,拦在我与他之间,剑气逼人,散去我周身执念,执剑于手,我恢复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头顶道观,身披道袍,庄严肃穆,自我感觉十分的高人。
      
      “你看清了吗?现在的我,与沈青霜,可有半分相似之处?说什么生生世世在一起,你不妨先好好问问你自己的心,守在我这么一个人身边,日日面对着我,这就是你耗尽生命求来的结果?”
      
      我端平了目光,与宫九直视,身周灵气散溢而出,灵压迫得宫九不得不跪倒于地。
      
      这桃花岛,是我的地盘,岛上有我的神力加持,心思无比澄明。
      
      此时此刻,我很是难得平静,这人,见也见到了,前世的诺言,我也履行了,该说的话,该做的事,我都做到了,与宫九,可说是再无瓜葛了。
      
      沈青霜的执念,彻底放下,现在,我与他同为修道中人,劝他,为的是玄贞所牵挂的人,他听劝,送他成仙或轮回皆可随意,他不听劝,这桃花岛不缺关人的地方,没了法力我看你拿什么去魂飞魄散。
      
      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脸色无悲无喜,心里也什么都没想,只是安静的看着他。
      
      他仰头看我,神色由惊讶,转至痛苦,终至迷茫,最后别开了眼,低下头。
      
      我缓了声音,问道:“不论你怎么想,等了许久的人,都是我。你刚才看到的那个女人,不过是我从你心里捞出来的执念,是你的心魔。现在,心魔散了,你也应该要放下了吧。”
      
      他双手撑地,苦笑一声,说道:“我放不下。”
      
      言毕,他又抬起头来,目光坚定的看着我,一字一句道:“我不甘心!”
      
      我一点头,转过身,说道:“行吧。那你就在这呆到想通为止吧。”
      
      迈步要走,宫九忽然喊道:“你以这样一个身份前来见我,是不是因为,你若渡不了我,我便真的会纠缠你到天荒地老?”
      
      我一驻足,回头看了看他,说道:“我会是何种身份,是我自己的机缘所在,与你无关。你想多了。”
      
      他呵呵一笑,撑着站了起来,说道:“你在害怕。怕我执念太重,纵使轮回,依然会纠缠你左右,令你不得安宁。所以,你一直想把我送去仙界,远离轮回,远离因缘,远离你,对不对?”
      
      我转过身,重新面对着他,说道:“沈青霜想助你成仙,是觉得以你的能耐,呆在人间太过屈才,就你这动不动造反打仗玩天灾人祸的,放人间实在是个祸害。至于我,你成仙成魔,都与我没有太大关联,成仙了,你自去祸害仙界,与人间无关,当然是好。非要留在人间做魔头,也是你的自由,大不了我将你砍成十块八块往哪个山头下一埋完事,只不过是难于龙儿交代罢了。就算你想做人,我也不拦着你,轮回那么多次,什么样的执念我没见过,夫妻一世已是尽头,下辈子或有交集,大概也是仇家互砍,被你杀一次,这执念也就散了。你须知道,爱恨一体,你有多爱沈青霜,就有多恨我。爱已耗尽,那么余下的,就是恨了。”
      
      他收敛笑容,摇头道:“我不信。我怎会伤你,你又在骗我了。”
      
      我平静的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出家人?”他又笑了,踉跄着走近几步,问道:“你说过,你因爱而生,每一世,都有注定的缘分,躲不掉逃不开。你注定了会爱,怎可能真正出家?你放得下你今生的爱吗?你就不怕她伤心吗?还是……她已经死了?”
      
      我一笑,说道:“不劳你费心,她还活的好好地,并且,很开心。知道吗?我会喜欢上她,就是因为她简单,听话,懂道理。这人啊,还是简单点好。自己简单了,周边一切的人和事就都简单了,跟这样的人在一起,日子又怎能不简单,不惬意呢?”
      
      宫九脸色发青,沉声道:“你是终南山的掌门……”
      
      我笑道:“是又怎样,没人规定我不能娶老婆啊。更何况,爱不一定非要相互占有,你过得好,我也过得好,大家都过得好,不就行了。世上凡人千千万,哪里有那么多的生生死死,过日子,谁不图个简单清净,别太贪心,那就一切都好。”
      
      “你……你……”他颤颤的指着我,半天没说出话来。
      
      我拄着剑,继续道:“出家,也是有好处的,换个角度看世界,那便是全新的一片风景。我对我这辈子,还是颇为满意的,所以,也衷心的希望,你也想开些,莫再纠缠前世的事了。”
      
      他怔怔的放下手,垂下眼,目光落在了我手中的剑上。
      
      “罢了。”他沉重的叹了口气,说道:“你既觉得,我已成了你的负担,我也不会再强求你什么了。”
      
      顿了顿,他一指我手中的剑,说道:“能再让我看看你的剑吗?那是青霜,唯一留下的东西了。”
      
      我低头看了一眼手中剑,走近了他几步,将剑柄递给他,说道:“看吧。”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