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 ...

  •   早九点,一辆白色吉利车缓缓驶入,停留在院中。
      苏糯半撩开遮阳的窗纱,透过缝隙向外张望。从驾驶座走出来的中年男人穿着身略旧的西装,微胖,面对着沈父的态度显得窘迫。
      
      她收回手,扭头离开房间。
      苏糯刚一下楼,原国宏也凑巧进门。
      
      她试探性打量着这个血缘上的父亲,这是个面相很富态老实的男人,双手交握在小腹前,不住摩挲的指尖透露出他内心的不安;在苏糯打量他的同时,他也在悄悄看着苏糯。
      
      苏糯身高165,不算太矮,可是骨架小,四肢纤细,皮肤苍白,小小的脸蛋给人弱不禁风的感觉。她一身白裙及膝,针织衫罩着纤弱的双肩,头发乖顺贴在面颊两侧,眼睛大而水盈。
      
      活像个古时的名门闺秀。
      原父忽觉难堪,不禁低下了头。
      
      “都愣着干什么,快来坐。”沈母热情招呼着人入座,又让阿姨泡了一壶上好的普洱茶。
      
      “糯糯过来,这是你……亲生爸爸。”说及爸爸二字时,沈母笑意淡了不少。
      
      苏糯不语,裹紧身上的针织衫,坐到了原国宏对侧。
      “糯糯好。”原国宏小心抬起眉,唯唯诺诺唤了一句她的小名。
      
      苏糯笑不露齿:“您好。”再也没说半句了。
      客厅气氛开始僵持,沈父和沈母对视一眼后,轻咳声打破沉寂:“既然原先生不嫌辛劳的过来,我也就长话短说了。虽然我们认错了人,但苏糯也是我们养育了十四五年的孩子,我和内人早把她当成了亲女儿看待,几年来没亏待过她。
      
      老实说,原先生突然找过来,让我们都很意外。你要是真心认糯糯,糯糯也愿意和你走,我们自然不拦着,但要是为了其他因素,恕不能让我点头同意。”
      
      沈父说得都是敞亮话,稍微有心的都能听出他话里面的意思。
      原家于一年前破产,负债不少,又养着两个顽劣的儿子,可见日常花销巨大,在这种情况认养回女儿,无非是一个原因——帮忙减轻家庭负担。
      
      沈家人疼了苏糯半辈子,哪会允许她当别人家的“佣人”。
      这番话说的原国宏面上羞赧难当,张了张嘴:“不瞒你们说,其实接糯糯回来是我妻子的意思,我妻子本来心脏不好,自从丢了糯糯,身体情况与日俱下……”这些话好像有卖惨的嫌疑,原国宏急忙又说,“你们放心,我们让糯糯回去就是想一家团聚,没别其他心思。糯糯现在也长大了,她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我们绝不拦着,哪怕一周只有两天在我们那儿,我们也知足了。”
      
      他情真意切的模样让向来心软的沈母有些动容,最后拉上苏糯的手,“糯糯,你、你的意思呢?”
      
      苏糯垂眉看着葱白的指尖。
      小说里对原家父母的描述并不多,只说他们是一对刻薄的夫妻,然而眼前憨厚腼腆的原父根本和刻薄沾不上边儿,当然也可能是伪装。
      
      她轻吸了一口气,在孤儿院的那段时日里,她和其他小朋友一样,日日夜夜幻想着和父母一起生活的画面,清醒后又不住问自己,他们为什么把她抛弃?
      
      现在,重生回来的苏糯想给儿时的自己一个答案。
      
      “我和您回去看看。”她的回复疏远而又平静。
      原国宏眼里亮了下,又很快镇定:“行,那、那就看看,你要是觉得不舒坦,就再回来,我们不逼你。”
      
      苏糯点了下头,“那我去收拾东西。”
      沈母跟着她进了卧室,合上门,帮衬着整理东西。
      
      “糯糯……”沈母的表情看起来很犹豫。
      苏糯仰头:“妈?”
      
      只见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过来:“你从小锦衣玉食的,什么苦都吃不得,现在去了那种地方肯定很难过,这里面有二十多万,你先拿着花。妈本来想多给你点,可是你爸怕原家那边惦记上……”
      
      那张银行卡轻薄,苏糯心中一暖,笑着推了过去,“妈,不用了。你们先前给我的还都留着呢。”
      
      沈母脸色一沉,不由分说把银行卡揣到了包里,说:“妈知道你为什么回去,等阿妄消气了,我和你爸再劝劝。你放心,除了你,我不会允许任何女人踏入沈家半步。”说这话的时候,沈母目光格外坚定。
      
      苏糯无奈道:“我那天在医院说的不是气话,我已经对妄哥死心了,妈妈我知道你是心疼我,可是感情这事儿勉强不来,强行捆一起对我们谁都不好受。”
      
      看着模样乖巧又固执的苏糯,沈母在心里接连叹气,她寻思自家孩子可能是瞎了眼,被猪油糊了心,家花娇艳甜人他不要,非去找外面不三不四的野花,除了苏糯,她是看哪个女人都不顺心。
      
      东西收拾好,苏糯又偷偷把银行卡取出去放在了书本下面,最后看了眼这间屋子后,拿着小小的包裹下了楼。
      
      看到苏糯身影出现,原国宏急忙起身,把她手上东西接了过来。
      
      到了门口,苏糯看向二老:“爸妈,那我先走了。”
      沈父向来少言寡语,叮嘱几句后就转身回了客厅,沈母心里难过,红着眼眶说:“去了给家里回个电话。”
      
      “嗯,爸妈要保重好身体。”苏糯抱了她一下,扭头坐上了那白色吉利车。
      当车影渐渐行出沈宅时,苏糯看到沈母还在门口恋恋不舍张望着,她心脏突然抽痛一下,眼眶泛起酸意。
      
      这辈子不管沈妄和孟亦苒如何,是好是坏都与她无关,但她一定会守好沈家父母对她的这份亲情,谁都不能破坏。
      
      车子行驶上公路,两边树影茂盛,驾驶座上的原国宏透过后视镜偷瞄了苏糯一眼,她懒靠着椅背,轻薄阳光在那褐红色的发丝上跳跃,映衬着皮肤更加白皙通透。那漆黑的眼尾垂着,像睡了,又似是再养神。
      
      ——真漂亮。
      
      干净的、出尘的漂亮。
      
      想到那破败的两层旧房,原国宏突然替苏糯委屈,又想到念女成痴的爱妻,心思更加复杂。
      
      “您可以在那边停一下吗?”
      到了街区时,苏糯软软出声。
      
      原国宏看向窗外,她手指的地方是一家美发沙龙。
      苏糯摸了下曲卷的发丝,“我想先去染个头发。”
      
      原国宏靠边停下。
      苏糯犹豫两秒:“可能要等一会儿,或者您把地址给我,我自己过去。”
      原国宏慌忙摆手:“没事没事,我闲着也是闲着,你快去吧。”
      
      苏糯拎着小香包下车,径直进了那家美发沙龙。
      这个点没几个客人,见顾客上门,理发师笑眯眯迎了过来,“小姐,烫发还是染发?”
      
      苏糯说:“染一下。”
      
      理发师拉开椅子:“你皮肤白,染现在最火的牛油果绿会非常好看。”
      
      苏糯拒绝:“染黑就好。”
      染头发耽误不了多长时间,四十分钟后,重新染回本色的苏糯付款离开美发店。
      
      原国宏正在车里面抽烟,见苏糯出来了,急忙丢去烟头开窗通风。
      因为身体原因,苏糯不喜欢香烟味,尽管原国宏开了四面窗,那股难闻的味道还是窜入到鼻腔之中,苏糯喉咙发痒,掩鼻轻咳两声。
      
      原国宏发动引擎,面露尴尬:“等着无聊就抽了一根,你要是不舒服就先下去等等,味儿跑完了我们再走。”
      
      苏糯把柔顺的黑发别在耳后,“不用了,味道也不是很大。”
      
      原国宏看着她发涡,笑了:“黑色好看,和你妈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
      语毕,空气中流露出几分沉默。
      
      重新上路,原国宏说:“当初你丢了,我们没明没夜找了好久,可是怎么都找不到,你妈妈哭的眼睛生了病,至今没好利落。”
      
      苏糯浓郁弯卷的睫毛颤着:“可孤儿院院长说,我是被人丢到门口的。”她小时候发了一次严重的高烧,烧退后记忆力骤然,只记得她被遗弃的那天下了场凶猛的大雨,她站在雨势磅礴中,孤立无援。
      
      原国宏死死攥着方向盘,声线压抑:“那天我和你妈都在工作,你和原泽都是给奶奶带的,等我们回来,你就不见了,你奶奶说你是和哥哥玩时跑丢的。原泽因为这事儿一直懊恼……对了,原泽是你哥哥,大你三岁。”
      
      提及原泽,原国宏语气虚了不少,继续说:“去年我们家破产,你奶奶癌症住院,直到上个月她去世前才告诉我们,你是被她丢故意的,害怕担责于是推卸给了什么都不懂得原泽身上,后来我们顺着她提供的信息找到了你。苏糯,希望你不要怪爸爸妈妈……”
      
      想到那重男轻女的母亲,原国宏心中怨恨,可是人死了,埋进了黄沙里,所有的怨恨只剩下了浓浓的悲哀与无奈。
      
      苏糯眼底划过诧异,又很快垂眸,原国宏也没再说话,静默开着车。
      
      十五分钟后,车子停下,原国宏帮忙拿上了后备箱的行李。
      小巷逼窄,石板路蜿蜒向里,家家户户紧挨着,饭香从院子里飘出。
      
      苏糯跟在原国宏身后,最后在巷子最里面的大门前停下,他推开门朝里面吆喝声:“老婆,糯糯回来了——!”
      
      很快,瘦小孱弱的中年女人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她站在门口迟迟未动,一双眼颤着,定定注视着苏糯。
      小说里原家人对苏糯压根没什么感情,见面时的激动也只是做做样子,可是看着悲恸到说不出话的生母,苏糯突然开始怀疑了。
      
      林芝低头抹干净夺眶而出的泪水,仰头露出一个温柔的笑颜:“一路上累了吧,糯糯快进来,饭已经做好了,洗洗手快来吃。”
      
      苏糯并不擅长应对这种局面,她穿越的十世里几乎都是孤儿身份,哪怕是有父母也都是对她冷眼相待。如今,原本在剧情里重男轻女的亲生父母第一次见就这么热情,倒让她不知道怎么应对了。
      
      苏糯握紧包包,步伐局促的迈入家门。
      
      

  • 作者有话要说:  才第二章,沈妄已经有了旺旺汪汪这样宠溺的小名,看样子你们真的很喜欢他,手动狗头。
    依旧一百红包。
    在我存稿未用尽前的更新出时间都是早10点,其他时间要是显示修改就是我在捉虫,不用点进来看啦。
    现在变态真的好多,昨天在商城上厕所,有个男的就在厕所门口撸,我…………我恶心死啦!!!!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