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休养几天后,苏糯正式出院,随着沈家夫妇一同回了家。
      沈家别墅坐落于华城某僻静的富人区里,后倚着山湖,院内建有花园泳池,环境清幽,风景雅致,苏糯的房间正在三楼最里间。
      
      房间早些就被人打扫过了,正对的双窗大开着,春风摇曳,阳光舒朗明媚。
      苏糯环视一圈,家具摆设和记忆中毫无二致,她上前几步,白嫩的手指抚上那柔软的天蓝色床褥,坐下后,拿起了柜上与沈妄的合照看着。
      
      这张照片拍摄在13岁,那天她生日,穿着纯白的衣裙,在盛放的阳光下紧紧圈着少年的胳膊,身旁的男孩清隽夺目,微扬起的下巴,耷拉的嘴角满是不耐与厌烦。
      
      苏糯的目光又移在了自己身上,相片里的女孩笑的甜蜜美好,对幼年的苏糯来说,沈妄就是她的全世界了,即便知道他不喜欢她,可是只要能待在他身边,心里便万千欢喜。
      
      沈母看了眼那照片,叹了口气说:“学校那边已经帮你请了一个月的病假,这段时间你好好休息,放宽心不要乱想。你好好睡一会儿,妈妈去给你熬红豆粥喝。”
      
      苏糯颔首,待沈母身影远去后,眼神冷下,毫不犹豫把那相框丢到了垃圾桶里。
      
      “小姐,太太让你下去吃饭。”
      没一会儿,家里的阿姨上来叫人。
      
      苏糯扎起长发,起身向楼下走去。
      餐厅里,她一眼看到了背对着她的沈妄,苏糯收回目光,坐到了他对面的位置上。
      
      男人低着头,漫不经心看着手机。
      沈父有些窝火,卷起报纸朝他头上拍了一下,怒吼道:“这么大人了,一天天就知道玩手机,给我收起来!”
      
      沈妄面无表情把手机推到一侧,抬眸看向苏糯,眼神冷冷清清。
      她避开了沈妄视线,拿起勺子搅拌着滚烫的豆粥。
      
      身旁沈父又说:“今天让你去医院接糯糯,怎么不去?”
      沈妄低头喝粥,声线淡漠:“公司有些事。”
      
      沈父没好气的:“你那小破游戏公司能有个屁事,当初让你来接管我的家业,你不干,非要和一群狐朋狗友创业,这都五年了,也没见你做出什么成绩,玩够了趁早给我滚回来。”
      
      沈妄捏着勺子的手骨紧了紧,不语。
      苏糯小口抿着粥,依稀记得小说剧情里,沈妄和几个朋友成立怀星工作室,研发了一款大型武侠网游,沈父和周边人一直不看好这款游戏,只有孟亦苒默默支持沈妄,随后游戏公测,掀起狂潮。按照时间线,距离游戏公测还剩下一个月。
      
      沈妄突然开口: “你们还没有把那件事告诉她吗。”说着,视线停留在苏糯身上。
      她睫毛颤颤,不禁抬起了头。
      
      沈父和沈母相视两眼后,一同陷入缄默。
      沈妄嗤笑一声,神色嘲弄。
      
      苏糯两条秀气的眉皱了皱,语音清浅:“妈,你有事瞒着我?”
      沈母表情尴尬,目光几番飘忽后,才缓缓开口:“你、你亲生父母找到了,他们……他们希望让你回去。”
      
      亲生父母?
      苏糯一怔,总算想起了这一茬。
      
      在《霸总的娇艳女配》中,她被退婚不久,原生父母就找了过来。
      这家人本来开着一个服装厂,家境算是中上,没想到突发危机,家庭破产,之所以认苏糯回去,也只是为了让她照顾那双16岁的双胞胎弟弟,顺便再和沈家拿一笔大钱来维持生计。
      
      苏糯记得除了那对路人弟弟外,还有一个早年离家出走的哥哥,迷恋孟亦苒不得而黑化,落了个悲惨的下场。
      
      总的来说,这一家子都是那本小说中的炮灰,父母重男轻女,双胞胎弟弟性格奇葩,至于苏糯和亲生哥哥更是男女主恋情上的垫脚石,原本疼爱她的沈家夫妇最后也厌烦了四处折腾的苏糯,渐渐喜欢上了孟亦苒。
      
      她的缄默让沈母内心不安,凑近距离把苏糯揽入怀里,焦急道:“你现在已经成人了,要是不想回去也没关系,就算你留这儿,外人也说不得什么。”
      
      苏糯张张嘴,正要开口时,沈妄突然冷生生说:“我已经联系了原家,他们明天过来接人。”
      气氛凝固。
      
      片刻,沈父拍桌而起,愤视着沈妄:“谁准你擅自做主的?!”
      沈妄掀起眼睑,似笑非笑:“你们还真把白捡来的闺女当自个儿亲生的了?可笑。”
      
      啪!
      话音刚落,沈父一巴掌挥了过来,男人俊美的脸蛋瞬间通红一片。
      
      “沈妄我告诉你,要滚你滚,糯糯不会出沈家一步!”沈父气昏了头,指着沈妄的鼻子咆哮大骂。
      
      沈妄攥着双拳,眼仁中的情绪愈发阴沉寡淡。
      
      “乐意至此。”撩下淡漠四字后,沈妄转身上楼。
      
      望着沈妄远去的身影,沈父闭闭眼,直直跌坐在了位置上,捂着额头不住叹着气。
      看着一脸哀愁的沈父和偷偷摸着眼泪的沈母,苏糯思绪万千。
      
      五岁被接至沈家时,二老总会把最好的留给她,为了让她感受到家人的呵护,沈母辞去了律师事务所的工作,专心当一位全职妈妈,就连忙碌的沈父每周都会抽出时间带她出去玩耍。也许是给她的偏爱太多了,以至让沈妄的内心产生了不平衡,对父母态度越发的冷淡,对她更是没好脸色。
      
      苏糯明白,一家人之所以变成这样,有很大原因是因为她引起的。
      “爸,妈。”她扬起小脸,“我决定回亲生父母那里。”
      
      二老愕然的看着她。
      苏糯嗓音软糯:“你们放心,每周六日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沈母眼眶红了一圈,“你身体打小不好,又刚出院还没康复完全,外面还有一群记者盯着,现在出去住我们怎么能放心。原家那边我和你爸爸会处理,你现在安心在家养身体,至于你妄哥,不用管他说什么,他一张嘴巴从小毒的很,你又不是不知道。”
      
      沈父接茬道:“事到如今也不瞒你,你的生父原国宏那边刚宣布破产不久,现在一家四口挤在一个小小的老院里,你妈说的没错,你现在回去就是吃苦的。”
      
      苏糯说:“那我更要回去了,若不然传到外人耳朵,又要往我头上戴一顶爱慕虚荣的帽子。”
      
      多亏了沈妄和孟亦苒,她现在可以说是身败名裂,作为上流社会的名媛,多少双眼睛都盯着她,自杀那事曝光后,媒体巴不得她在闹出些绯闻。
      
      何况,苏糯也不想继续留在这里。
      沈家夫妇看出她去意已决,没再劝解,默契选择了沉默。
      
      苏糯和两人说了声后,起身上楼。
      拐角处,与拎着行李的沈妄撞了正着。
      
      男人手上的黑色行李包并未装满,大学毕业后他很少回家住,偶尔回来也是拿一些学习材料,如今把自己的东西都收罗在里面,怕是像沈父说的那样,再也不愿跨入这家门一步。
      
      苏糯粉白色的唇瓣轻轻抿了抿,微微抬起头打量着面前的沈妄。
      他英俊,眉眼之间皆是贵气,更多的是清寂如雪,墨色的瞳孔映照着她清秀惹怜的脸蛋。沈妄对她淡淡一扫后,便不愿再多看她第二眼。
      
      眼看沈妄要擦肩离去,苏糯匆忙叫住:“沈妄。”
      沈妄眉心蹙了下,脚步顿住。
      
      苏糯深吸一口气,不大的声音回荡在楼梯间:“我答应爸妈了,明天就走,你不用离开,省的他们伤心。”
      
      啪嗒。
      沈妄手上的行李丢在地上,转身把苏糯逼至墙壁之间,高大的身子抵挡在她身前,眼尾低垂,表情冷淡,“怎么,又耍起你的拿手伎俩了?”
      
      苏糯雪白的牙齿咬了咬下唇,别开头,只留给他一个略显憔悴的侧颜。
      沈妄居高临下看着她,语气愈显得不屑:“你果然是学表演的,不得不承认你这卖可怜的功夫的确高明,不管你怎么做怎么作,父母总会向着你。哪怕是下药那种下三滥的手段,他们也觉得是我对不住你。”
      
      对于那一夜二人所发生的,沈妄至今耿耿于怀。
      一想到睁开眼她未着寸缕在怀间的模样,他就胃里泛酸。
      
      恶心。
      
      除了恶心就是厌恶。
      
      沈妄眼中腻烦,语气更是不耐:“你既然走,就把苏叔叔留给她女儿的东西摘下来,鸠占鹊巢多年,是时候换回来了。”
      
      他指的是挂在苏糯脖子上的那条项链。
      苏糯记不清这条项链是怎么来的了,当初就是凭借着这条项链,沈家二老才把她认成苏家的女儿,将她从孤儿院带了回来。
      
      苏糯顺从摘下那条戴了十几年的银色项链,把她递到了沈妄跟前。
      沈妄愣了下,没想到她会这么干脆的交出来,很快回过神,接过链子随意的揣入到口袋里,弯腰重新拿起行李,踱步下楼。
      
      苏糯目光微沉,“沈妄,不管你信不信,那天给你下药的人不是我。”
      他哼笑声,头也未回:“够了,你不用提醒我所遭受过的耻辱,你只要多说一句,我便多恶心你一分。”
      
      苏糯懒懒依着楼梯扶手,抬起指尖摸了摸空荡荡的脖子,突然觉得眼前宽阔了起来。
      从被接回来的那刻起,她的人生不住围绕着沈妄转,沈妄开心,她便开心;沈妄难过,她便难过,沈妄夸赞孟亦苒演技精湛,于是她不顾忌身体和家人反对,毫不犹豫报考了影视学校表演系。
      
      她就像是提线木偶,依仗着沈妄独活。
      现在不同了,她处在和平的国度,青春年华,身体健康,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束缚,无拘无束。
      
      至于沈妄,游走了十世的她已经不会再吊死在这棵歪脖子树上。
      
      

  • 作者有话要说:  渣.歪脖子树.妄:失.身的我不配得到爱情_(:з」∠)_。
    本章前一百红包。
    卧槽!我的存稿箱被抽出来了!我就这么几章存稿,呜呜呜,锁定了,到时候解开,气哭我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