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墨忆颜》不想长大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1-12 20:54:5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出行 ...

  •   在经历制作镜子之后,隋唐又紧接着开始了造纸之术。虽说造纸之术乃我国四大发明之一,但在这样极为落后的古代,依旧是件极难实现的事情。不过,好在造纸之术并非镜子那般繁琐,她只需要在造纸的技术上做些改良,及提升一下造纸的材料,如此一来,便可用最短的时间造出纸来,并且在质量和柔韧度上面比先前好了不知多少倍!
      
      而随着这两样东西的研制成功,隋唐也成立了海棠坡这一旗号,以至于以后海棠坡发展成为大唐一家独大的女性用品商铺。那些研制的方子,全部都在隋唐的脑子里,即便是批量生产,也是由她亲自挑选的人来做,并将其打乱,其中最为关键的三种原材料,始终由她配置而成,再派人送到各地商铺加入进去,方可生产出来。从而使那些想要抄袭、模仿之人望尘莫及。
      
      萧婉莹看着桌子上摆放着的明晃晃金子,这是隋唐还给她的成本费,虽说先前她的确花了不少银子,隋唐也从来没过问,但仍多给了她几倍!
      
      萧婉莹将桌上的托盘轻轻一推,便是推到隋唐面前,后者见此,当即疑惑的问道:“少了?”
      
      闻言萧婉莹摇了摇头,道:“太多了。”
      
      “多?”
      
      隋唐笑笑,她当然知道这只会多不会少,可为何萧婉莹不要呢?于是,继续道:“不少就行,婉莹拿着便好,本就说好要付给你高利息的。”
      
      “你可知这银两远比当初买材料多出几倍?你如今弄海棠坡需要用钱的地方多,婉莹这里不着急的…”
      
      当初之所以会那般帮助隋唐,萧婉莹是藏着私心的,出的钱,更是没打算这人偿还。可如今隋唐当真成功,这钱她便更不能收。
      
      隋唐闻言微微一笑道:“这样啊!婉莹大可收下便是,海棠坡自有银两运作。婉莹若是不收下这些银两,日后隋唐还怎么再开口找你帮忙?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好借好还,再借不难’拿着吧。”
      
      见隋唐将银两又推了回来,萧婉莹脸上顿时显露出难色,若是换做旁人她自是无需顾忌太多,但只因为这人是隋唐,倘若,她想拉拢此人,便能与其划的太清楚。
      
      最后,在相互推脱数次后,萧婉莹败下阵来,伸手拿了一半的金元宝,道:“如此已是多出两倍了,剩下的隋唐还是收回去,若是婉莹都收下,反倒会令你我显得生分。这可是你说的,我们是朋友,朋友有难自是要鼎力相助,不是吗?”
      
      这回轮到隋唐为难了,不过,她并未坚持,而是十分干脆的将那一半金元宝收了回来,笑道:“有钱还不要,我是说你傻呢?还是什么?剩下的这些钱,足够我给海棠坡的员工,发一年的工钱了。婉莹,谢啦!”
      
      萧婉莹柔柔一笑,道:“说起发工钱,倒是令婉莹想起那个做铜镜的师傅来,那日当他看到你研制成功的镜子后,当即给你跪下怎么都不肯起来,只为了拜隋唐为师…”
      
      话到此处,萧婉莹再次笑了起来,反观隋唐却是无奈的摇摇头,一脸苦相的道:“别提了,当时都快吓死我了。你说他一个年过半百的人了,说跪就跪了,大唐都是这样的吗?”
      
      “隋唐有所不知,大唐自开国以来便提倡尊师重道,他若想拜你为师,如此倒也不稀奇。”
      
      隋唐脸色瞬间垮了下来,心道:“这种事若放到二十一世纪,只有跪天跪地跪父母跪祖宗,让她无缘无故的给外人下跪,那是侮辱,奇耻大辱!更会闹出人命的。”
      
      然而,就在隋唐神游期间,萧婉莹继续说道:“隋唐,海棠坡如今在金陵已经小有名气,并且自从海棠坡推出镜子和纸后,金陵一代可是有好多家店铺因此而关门大吉了呢!许多达官贵人也是用海棠坡的东西送礼!只是,长此以往只怕难免会遭人妒忌,从而模仿,不择手段想要盗取海棠坡的方子,大肆生产出同类产品来…”
      
      萧婉莹一席话倒是给隋唐提了醒,思虑片刻,只听她道:“方子我倒是不担心,不过婉莹的话,倒是提醒了我。既然海棠坡的品牌已经推销出去,为了防止同类产品的竞争,那我们便制造一个专属的防伪标志,我想这点应该很容易的…”
      
      “防伪标志,这词儿倒是新鲜,可是像区分商铺的印章那种?”萧婉莹好奇的问道。
      
      隋唐缓缓点头:“可以这么理解,说起印章我也该弄一个,以免日后商铺做大,那些管事没有依据来验货真假,这东西就好比公司的公章一样,如此一来也显得正式些。”
      
      萧婉莹抿嘴轻笑起来,如今她与隋唐已经相处半年,从最初的做生意,到如今的小有成就,她对这人的说话方式已习惯。虽然有时候,隋唐给人感觉仍有些清奇,但总能在关键时刻给你惊喜。
      
      至于卫生巾和内衣,那日后,也被隋唐找人偷偷弄了出来。并且实验者非萧婉莹莫属,记得那日隋唐为她讲解用法的时候,萧婉莹面红耳赤的听完,最后在隋唐软磨硬泡,威逼诱惑之下,终是穿在了身上,起初有些不习惯,但那些东西就像隋唐说的,干净卫生。
      
      久而久之,萧婉莹也慢慢养成用这些东西的习惯。
      
      这个过程,萧婉莹跟自己做了好大一番思想斗争,传统理念在她心里根深蒂固,更何况,她出身名门,名副其实的大家闺秀,娴于礼法、深明大义、端庄文静。
      
      如此女子,岂能与隋唐成为朋友,但奇怪的是,她们偏偏就成为了朋友,并且萧婉莹对隋唐没有丝毫的排斥,也不排斥隋唐给她灌输新东西,反倒越发喜爱、好奇,想要了解更多。
      
      对此,就连萧婉莹的贴身婢女,都很羡慕,时常酸酸的冒出两句,不满自家小姐对隋唐的纵容。
      
      除了女人家的东西,萧婉莹从隋唐口中听到许多新鲜事儿,那些事都是她从未接触过的,而每每听隋唐说起,总能勾起她的种种好奇。
      
      为此,她曾问过教书先生,更与金陵一些有学识的才子佳人询问,然而,他们一概不知,这不禁让萧婉莹越发觉得隋唐是个宝儿。
      
      就这般,转眼已经到了转年的初春。自从海棠坡步入轨道,隋唐分别在洛阳、江南、两广、两江等地开立分堂。
      
      海棠坡就像一股病毒,短短两年,便传播整个大唐。
      
      独领女性市场,一家独大,成为女人们的独爱,富家小姐,太太们争先恐后采购的产品。
      
      但这些,显然都在隋唐的预料之中。
      
      近来,她经常暗暗计算时间,不是算别的,而是在算唐太宗驾崩的日子,以及武则天被送去当尼姑的日子,如此,她好谋划去投奔历史上唯一一位女皇,干一番大事业!
      
      每每想到这些,隋唐便会有种莫名的兴奋和期待。
      
      今日萧婉莹一早便找上隋唐,准备带后者出去走走。
      
      然而,当她来到隋唐所住的小院时,却被其专注认真的模样深深吸引。此时,隋唐将长发扎成简单利落的马尾辫,身着特制练功服,也就是现代的跆拳道服。只见她正在那里不断踢打着沙袋和木人,就在她又一次将石板踢碎,萧婉莹方才出声打断她。
      
      “隋唐,今日练的这套拳法叫什么?可是好生的破坏力,不知出自何门何派?”
      
      隋唐闻声望去,萧婉莹秀发微微飞舞,黛眉弯弯,双眸如水,瑶鼻挺秀,红唇娇艳,雪肤如玉,一袭素色绣花长裙,勾勒出完美的流线。
      
      她头戴绒花,清淡素雅,倾城绝世,美得叫人移不开眼。
      
      今日的萧婉莹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隋唐停下手中的动作,眼中露出浓浓的赞赏之色。
      
      萧婉莹身上的长裙,出自隋唐的手笔,她其实就是把延禧攻略中皇后的服饰绘制出来,给萧婉莹量身订做了一个系列。因为她觉得萧婉莹的气质和性格都像极了富察容音,不同之处当属容貌,萧婉莹的容貌甩富察容音几条街。
      
      当然,隋唐加入了一些自己的设计和理念,使得这身衣裳更加完美。
      
      再搭配上一双精致的高跟鞋,此高跟鞋非比高跟鞋,隋唐做了小小的改良,使得萧婉莹既端庄又高贵。
      
      今日,只要萧婉莹走出庄园的大门,那回头率绝对百分之百。如此美好的人儿,真是令同为女子的隋唐有着不小的压力啊!回想那次陪萧婉莹去赛诗会,便是被其倾城之貌引来无数麻烦。这一次,不知又有什么等着她?
      
      “是跆拳道,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曾特意请来师父教我,我跟着学习了一年半。如今来到大唐,虽然国泰民安,但出门在外,难免会遇到歹徒恶霸,所以又捡起来练练,以防万一。”
      
      萧婉莹没有多想,全当隋唐是因为和师父走散而留下的后遗症。
      
      “我见你刚刚那几下已是非常了得,远比寻常歹人要厉害得多。”
      
      萧婉莹所言非虚,原本她想说,远比齐梁候府的一些侍卫都要厉害,只是如此一来便会暴漏了自己的家室,对此她无心隐瞒,只是隋唐从未问起,而她也一直觉得时机尚未成熟。
      
      “其实我练习的这些,都是外家强身健体用的,如果遇到真正的外加高手和内家高手,我也只能掉头就跑了!”
      
      这话一点都不夸张,在现代,修炼内家的人,简直凤毛麟角一般稀少,别看隋唐有跆拳道底子,最多不过把跆拳道练到纯熟罢了。
      
      古代可就不同了,内家乃是武林北斗,就是随便跳出来一个外家,都能在现代取代李小龙,下边天下无敌手了。
      
      “隋唐大可不必如此小心,你就是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很多时候,女子并不需要太强,不是吗?”
      
      萧婉莹有些时候真的很不理解隋唐,为何要做那些本该男子做的事情。
      
      隋唐笑笑,心中暗道:“恐怕这个年代,也唯有那位女皇才会懂我了吧?”
      
      她抬眼看向萧婉莹:“我这么做,只是想提高自己我保护意识,不管男人还是女人,永远都不能指望别人,其实也没人能指望,如果真的遇到危险,还是要靠自己。”
      
      “虽然婉莹听不大懂,但婉莹猜想隋唐定是曾经经历过什么,方才会这般说的吧?”萧婉莹分明从这人的眼中看到一丝难明情绪。
      
      “婉莹果然通透。你别看我年纪尚轻,但经历过的事情远比同龄人要多得多。”隋唐半真半假的话,只有她自己知道真相。
      
      “这点不难看出,与隋唐认识这些时日,婉莹深知你的心,远比那些自认饱读诗书的才子才女更要有报复,才华更是不输于那些人。倘若朝廷实行女子当官,只怕隋唐将会成为我大唐第一位女官!”
      
      回想那日参加赛诗会的种种,原本只是带这人出去推销海棠坡的产品,却没想到,这人的表现竟是大大出乎她意料。
      
      不仅出口成章,更是将那些才子佳人说得哑口无言,最后误打误撞的将那赛诗会魁首夺了,并当众转送给她,此事之后,叫萧婉莹对隋唐又有一个崭新的认识。
      
      只是萧婉莹不知,那日赛诗会上隋唐虽然风头出尽,却毫无成就感,跟一群未成年比赛背诗,能有啥成就感。
      
      原本她只是想低调看看热闹,不想碰到几个自以为是的风流才子,见萧婉莹容貌极美,端庄典雅,便过来搭讪。
      
      起初萧婉莹还会应承两句,后来烦了,便不再搭理。于是,那几个人便找上了以男装出席的隋唐。
      
      隋唐躺着中枪,几番嘲弄挑衅,将隋唐逼得退无可退,这才开口吟诗作对。仅凭借三首诗词,便令得所有才子佳人望尘莫及。之后,她又出了三副对联,竟无人能够对上,就连萧婉莹也是费了两日方才琢磨出来。
      
      “婉莹夸奖了,隋唐自认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做人切莫要低调而行。”
      
      虽然表面这般说,但在隋唐的心里,早已将大唐那些才子佳人鄙视了千百遍。想她一个在职场摸爬滚打数年的精英,什么样的场面没遇见过?相比职场肮脏无耻的地下交易,吟诗作对简直令她觉得自己就像纯洁得犹如未经世事的在校生。
      
      “好一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隋唐的这份胸襟实乃令许多男子都望尘莫及啊!更令婉莹佩服!”萧婉莹笑着说道。
      
      “婉莹若是在这般继续夸奖隋唐,只怕今日我们都不必出去了?”
      
      隋唐笑着将话题岔开,显然不愿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毕竟她所会的东西,又不完全来源于自身,她只不过盗用了古人的东西,没啥好赞扬,更没啥沾沾自喜。
      
      “瞧我,都把正事给忘了,你赶快去换身衣裳,我们这就出发。对了隋唐,你今日穿男装吧!”
      
      说这话时,萧婉莹的脸颊竟不自觉红了起来。
      
      “哦?”
      
      闻言,隋唐不由感到好奇,萧婉莹嫌少会露出这等小女人的姿态来。
      
      今日的萧婉莹貌似有精心打扮,该不会是去相亲吧?用得着如此吗?虽不知她的出身,但从她有这样一座庄园来看,家境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婉莹该不是又带我去参加什么赛诗会吧?”
      
      见隋唐这般问,萧婉莹更加迥异起来,却又不知从如何说起,最后索性也不再隐瞒,道:“这次是约了几个姐妹划船游玩,上一次赛诗会上她们,她们都很喜欢你的诗。故此,叫我务必要叫上你一起…那日你是以男装视人,所以……”
      
      没待萧婉莹把话说完,便听隋唐接过话来道:“所以你才会特意叮嘱我穿男装?”
      
      萧婉莹见她这般说,点头道:“也免去你我一番口舌解释,我知你向来不喜欢麻烦,特别是陌生人。故此,只好委屈隋唐穿男装了,倘若有人问起,你我依旧以表兄妹相称。”
      
      隋唐摇摇头,笑道:“婉莹太客气了,哪里有委屈,你这般为我设身处地的考虑,我听从便是。你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见隋唐离去,萧婉莹稍稍松了口气,她没有告知隋唐,其实是她喜欢隋唐穿男装时的模样,所以今日大胆提出这个要求,满足自己的私心。
      
      记得首次见隋唐穿着男装,竟令萧婉莹好半天没缓过神来…
      
      大唐青年才俊她见过不少,但像隋唐这种清秀耐看的,却不多见,再配上她那与生俱来的气质,这对萧婉莹的心灵冲击相当之巨大。
      
      隋唐外表出众,个头本就高挑,穿上她自己量身订做男装,直接碾压一众小白脸。
      
      而她之所以会为自己做男装,完全是为了出行方便。
      
      “好了,我们走吧。”
      
      隋唐简单冲了个身子,一身清爽的出现在萧婉莹面前,今日她选择了一身皓白长衫,仿扶摇里面无极的服饰,脚踩一双白色长靴,这套装扮穿在她身上别有一番味道,与萧婉莹的素色宫装,有着不谋而合的相称。
      
      隋唐顺着萧婉莹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笑着问:“这身可配得上你?”
      
      闻言,萧婉莹俏脸莫名地一红,这话怎么听都有些暧昧。
      
      “自然,隋唐本就好看,再配上这身衣衫更是英气逼人,莫要将那些姑娘们迷得神魂颠倒才是。”
      
      “哪里有你说得那么夸张,与朋友聚会这种场合,你带着我,总不能给你丢脸吧?况且,我身旁不是还有你这样大美女吗?又有何人会不开眼的过来自讨没趣?”隋唐随意笑道。
      
      萧婉莹心下莫名一喜,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惊心动魄的笑,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走吧!”
      
      说着,便主动拉着隋唐的手,向庄园外走去。
      
      两人坐上马车来到金陵最大的码头,此时岸边正停靠着一艘巨大的楼船,船内时而传出几道娇滴滴的嬉笑声。
      
      萧婉莹无奈摇摇头,看向隋唐,道:“看来她们已经恭候多时,我们下去吧。”
      
      两人相续下车,不多时,便见船舱内走出一群人,他们一个个面露惊容,不断打量着两人,更有人不忘赞叹道:“实乃天造地设的一对金童玉女啊!”
      
      此话一出,顿时引得隋唐与萧婉莹双双红了脸颊,好不尴尬。
      
      “咦,你们的马车好生特别,竟然有四个轮子!而且,样子也很别致新颖,不知是出自那位名师之手?”
      

  • 作者有话要说:  如若喜欢请点击收藏!~各位亲多多留言,打分哦!~O(∩_∩)O~
    感谢各位《王者》过来继续支持我的小伙伴儿,谢谢你们!~大家有什么意见多多留言,多多评论,作者都会看的。O(∩_∩)O~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