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墨忆颜》不想长大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03 08:00: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初到唐朝 ...

  •   南朝士族兰陵萧氏望族,乃齐梁皇室后裔,是金陵有名的大族。祖上更是世代为朝廷效力,到了李世民继承江山之后,更是将其现任的家主,封为齐梁候。
      
      城中有着一处风景秀丽的庄园,名为“西厢”这里是齐梁候府萧氏留给女儿的遗产。庄园内拥有家丁数十人。平日里,他们都是忙碌着各自的事情,也无从管辖其他。
      
      今日,庄园里来了一批新进下人,此刻庄园的管事正带着他们熟悉地形,只见他停在一处园子外,手指着园子。
      
      “此处便是后花园,小姐时常来此散步…偶尔,也会在此设宴。”
      
      “管事您快看那边,那人怪怪的,穿着也甚是奇怪,她也是这园子里的下人吗?看起来又不太像?好像站在河边许久了,该不会要寻死吧?”
      
      管事朝那人所指的方向扫了眼,漫不经心的道:“你倒是眼尖,不过,无须管她。”
      
      “啊?不会出事吧?”
      
      “放心,死不了的…”
      
      见众人根本没把他的话听进去,而是交头接耳,小声嘀咕。
      
      管事不由耐着性子解释:“我跟你们说,这个人有病,自从咱们小姐把她救回来,就整日这副死样子,好比卖到青楼的忠贞烈女一样,整日寻死要活。什么服毒…投河…上吊…跑到马车下等着被踩死…总之,只有你们想不到没有她做不出的…好了…好了…大家都别看了…你们刚来,对这园子不熟,我带你们再去其它地方转转…”
      
      管事一脸不想搭理所谓的怪人,愣是把那些新来家丁的好奇心压了下去,并带离此地。
      
      待那些人走后,园子内湖畔边缘站着的人,偏头扫来,续而又将视线重新移到湖面上。确切的说,此人是一个身着现代服饰的女人,她紧锁着眉头,一双眼眸死死的盯着湖面一动不动。
      
      隋唐不是疯子,她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现代人,只是她此时的心情,可谓糟糕透顶!她自认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为啥老天要如此待她?
      
      每次证实回不去,隋唐心里都会被浓浓的失落与难过包围。
      
      穿越前,隋唐好歹也是一线城市奋斗的高薪白领,穿越后,怎么就成了疯子?
      
      “哎…人生的大起大落,有时候就是如此戏剧化,让人防不胜防……”
      
      此时,隋唐有点想家,以前在外打拼,她把时间多用在工作上,鲜少有时间陪伴父母…每次回家,都发现父母的白头发又多了,身子又缩了…
      
      这般想着,隋唐的眼圈不禁泛红,鼻子发酸。
      
      自穿越以来,倒霉事便从未停过,随处可见的文人雅士,之乎者也,听得隋唐阵阵头大。
      
      还有那些邋里邋遢的古装,令人头疼的书法毛笔字,做惯了办公室的她,平日里最多用水墨笔在办公文件上签名,写文档、计划神马的一概用电脑,哪里需要写字?毛笔字,呵,开啥玩笑?!早还给小学老师了!
      
      最让隋唐不能忍的就是上厕所,蹲坑就蹲坑,方便完没纸的吗?用棍刮?那东西还不把自己的屁股戳烂了?幸好她有随身带纸巾的习惯,但短时间可以,一旦时间长了,她只好厚着脸皮去跟这个庄园的小姐要纸,硬纸还不行,必须是那种死贵死贵的宣纸…
      
      总而言之,初来乍到的她各种不习惯,做梦都在想回去的办法,结果屡试屡败…心里把穿越剧骂了个遍…狗血,害人…
      
      只是那种看似疯狂的举动,以古代人的智商根本不能理解。但碍于小姐对隋唐极好,于是那些下人也只有背地里议论?
      
      这段时间除了将隋唐救回的小姐外,其他人都不愿意与她接近,很简单,不想沾惹晦气。这倒让隋唐清净许多,她也懒得搭理这些人。
      
      “隋唐,你又躲在这里发呆,可有找到回去的法子?”
      
      清甜悦耳的声音从后方响起,隋唐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偏头看着那正朝自己踱步而来的女子,她是隋唐的救命恩人,也是这片庄园的主人,更是个颜值高到离谱的超级无敌大美女。
      
      这位小姐的容貌极美,倾国倾城,体态妖娆,当真人间尤物。
      
      倘若拿到现代,不被星探拉去做明星,都对不起那张碾压一切女星的脸,而现代女星,多数整容,依靠精湛的化妆技术,各种美容针,ps,如果没有这些科技包装,只怕素颜朝天的明星,准保人设崩塌。
      
      相比之下,隋唐更喜欢纯天然的美女,就好比眼前这位。
      
      女子来至近前,隋唐不好意思笑笑。
      
      “与姑娘相识有些日子,我还不知道救命恩人的名讳。真是失礼,如果可以的话,现在能不能告诉我?”
      
      闻言,女子微微一怔,自从那日救这人回来,这人就一直嚷嚷要回家,只是这人找寻回家的法子有点特别,她曾暗中观察过几次无不是花容失色,惊骇莫名,却也充满好奇。
      
      女子俏脸染上一丝红霞,轻声道:“小女姓萧,名为婉莹,隋唐平日唤我婉莹便好。”
      
      “萧婉莹,婉莹…嗯,好的。”
      
      隋唐品了品只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却未曾多想。
      
      “敢问婉莹今年芳龄?”
      
      隋唐问得随意,却丝毫未觉对这个时代的女性有何种意义?
      
      几日相处,萧婉莹对隋唐的说话方式已有些了解,故而,知她并非恶意。
      
      反倒很喜欢隋唐的直言不讳,许是这人与她以往接触的那些人有极大不同。
      
      萧婉莹掩去心中的不适,含羞道:“再过几日,便是婉莹十六岁生辰了!”
      
      “十六岁?”
      
      隋唐睁大眼睛打量着萧婉莹,十六岁?十六岁就已出落得亭亭玉立了?!胸,比自己的都大,啧啧,发育真好!难怪古人都结婚那么早?看来跟这个也有关系。
      
      隋唐一个劲儿盯着人家姑娘胸看,看得萧婉莹越发羞涩难耐。若不是同为女子,并且这人眼中只有欣赏和对比,萧婉莹恐怕早就一巴掌甩过去。
      
      “本以为婉莹双十年华,现在看来倒是我眼拙了。”隋唐笑道。
      
      萧婉莹不解,这人该不会是摔坏了脑子吧?
      
      “此话怎讲?”
      
      “我比你大十六岁,今年三十二岁。”
      
      萧婉莹懵住,续而憋笑,心中越发肯定隋唐是摔坏了脑子,竟然连自己的年纪都不记得。
      
      “不像,莫不是隋唐在说笑?”
      
      “没有,我真的三十二。”
      
      萧婉莹见她一脸认真,心中越发肯定,她静静看着她。
      
      “从隋唐的面容而断,应该和婉莹相仿,或是比婉莹还小,怎会差那般多?”
      
      “啊?呵呵,别闹,虽然每个女人都喜欢听这话,但未免水份太大了吧?”
      
      隋唐干笑两声,只觉得萧婉莹嘴甜的有点过了。
      
      “婉莹没有说笑。”萧婉莹一脸认真,不似说笑。
      
      隋唐眨眨眼,脑袋有点转不过来,开啥玩笑,自己已经三十二了,就算长的再显小,也不至于差那么多吧?十四岁?难道自己换了一副身躯?不可能,身上的衣服明明是出事时穿的那套。
      
      相比隋唐的复杂心情,婉莹显然要镇定许多,只听她再次肯定道:“婉莹虽不知隋唐的真实年纪,但观隋唐的面相,也就十四五岁的模样,这点婉莹是不会看错的,如若不信,你也可以拿铜镜来瞧上一瞧便知,只是,你不会连自己的年龄都不晓得了吧?”
      
      话到此处,婉莹古怪的看着隋唐,话锋一转的问:“隋唐该不会,这些日都没用过铜镜吧?你不擦胭脂水粉的吗?为你准备的衣服,你也没换,可是不喜欢?”
      
      隋唐摸了摸脸,穿越之后,她光想着怎么能回去了,哪里有啥闲心顾及自己的形象?
      
      这样想着,她从裤兜中摸出随身带着的小镜子,往眼前一放…嗯?她怔住了,彻底傻掉了!恐怕此时,是自从她穿越以来唯一一件感到开心的事了吧?
      
      镜子中的脸,眉清目秀、高鼻梁、红唇小嘴,瓜子脸。
      
      只是看起来稚嫩了些,婉莹说的没错!镜子中的自己,是隋唐十几岁时的模样,看来这次穿越倒也不全是件坏事,可喜可贺的是她返老还童了?!只是身上的衣服为啥没变大,该不会自己从十几岁就停止发育了吧?
      
      “咦!这是何物?”
      
      萧婉莹凑过来好奇的打量着隋唐手上那面小镜子,却看到她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画面,她与隋唐靠的很近,镜子里面清晰的映着她和隋唐的脸。
      
      那种清晰程度,竟比铜镜清晰数倍!
      
      “这东西在我们那里叫镜子。”
      
      耳边响起隋唐的声音,温热的气息打在耳畔,酥酥麻麻…直击心房……
      
      萧婉莹的脸迅速红了起来,直起身子退回原位,轻轻“嗯”了声,便不再说话。
      
      “喜欢吗?”
      
      隋唐问,萧婉莹心跳的很快,无从多想又是“嗯”了声。
      
      “喏,送给你了,就当是你这几天收留我的花销,当然,这一面镜子说明不了什么,你救我的恩情,我会牢记在心,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会报答你!”
      
      此时,隋唐的许诺,婉莹定定看着她好一会,伸手将镜子从其掌心拿起,晃了晃笑道:“这个便算作你的报答,无需再做其他。”
      
      “这也太简单了吧?哪有人连救命之恩都不报的?”
      
      隋唐觉得眼前的萧婉莹心地非常善良,如果放到21世纪,怕是巴不得让你感恩戴德,以身相许呢!
      
      但多年以后,萧婉莹才知,隋唐此时的承诺却是救了她一生,以及萧家。
      
      “婉莹,我对这里不是很了解,所以有些事想请教你。”
      
      萧婉莹点头:“只要婉莹知道,定知无不言。”
      
      “那我问了,首先这里是什么朝代?现在是公元多少年?我们所在的国家叫什么名字?国家领导人是谁?”
      
      一连串现代词汇,让萧婉莹柳眉微蹙起来。
      
      “国家名字?”
      
      “哦。”隋唐恍然,忙道:“不好意思,比如:六国时期的秦国,楚国。”
      
      直到此时,萧婉莹终于确信隋唐并非唐朝人士。
      
      “原来如此,如今乃是贞观二十二年(648年)大唐。”
      
      回想那日去慈宁寺上香,在归来途中遇到这人,当时她晕倒在河边。坐在轿中的萧婉莹见她衣着奇特,来历不明,本不想多管闲事,却见几个不怀好意的乞丐正盯着这人?萧婉莹生平最见不得女子被欺凌,于是命人将其带回,免去落入贼人之手。
      
      几日观察下来,这人不论谈吐,还是气质都与大唐截然不同,就连想法也颇为清奇古怪。
      
      “贞观二十二年大唐盛世?一千年前!”
      
      隋唐当场石化,她没想到自己竟然穿回到一千多年前的唐朝。
      
      “敢问当今皇上是何人?”
      
      隋唐求证,大唐出了一位全中国女性心目中的典范,武则天啊!只是她历史学的不好,年代和帝王对不上号,唯有求助萧婉莹解答。
      
      “太宗皇帝,李世民。”
      
      隋唐脸色顿时垮了下来,脱口而出抱怨:“不是吧?他还没死啊?”
      
      萧婉莹脸色骤变,忙伸出手来将其嘴巴堵住,并紧张的朝四周扫了眼,她神情颇显严肃小声警告:“隋唐可知犯了株连九族的大罪?今日婉莹权当没听到,此话切不可再说!”
      
      隋唐乖乖点头,示意意萧婉莹将手拿开。
      
      待萧婉莹把手收回,隋唐鼻息通畅,深深吸了几口气,刚刚差点憋死她。
      
      “谢谢,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胡言乱语。”
      
      21世纪是个言论自由的社会,没有人会刻意避讳这些,特别是在通讯发达的网络社会,而今她来到唐朝,由于法治不同,她自然也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口无遮拦。
      
      做为武则天的小迷妹,隋唐有些惭愧,她了解武则天完全是通过三个版本的电视剧,所以在激动之余,嘴没把住门。
      
      见隋唐态度诚恳,萧婉莹稍稍放下心来,旋即低声道:“不过,听说太宗近来身体多有病痛缠身,已远远大不如前了!”
      
      “哦…不知婉莹可知道武如意这个人?”隋唐出声问道。
      
      “武才人?隋唐当真不知道大唐?连太宗才人的名讳你都晓得,怎会不知是何朝代?”
      
      萧婉莹用目光审视隋唐,心中不由警惕起来,要不是自己出身名门,岂不被眼前人骗了去?
      
      “呃,别误会,我只知道这个名字而已,在来大唐之前听师父说起过,至于大唐的一切,我真的不知。”
      
      隋唐急忙编造一个理由,唯独不能说出实情。
      
      “这样啊!”
      
      以萧婉莹的身份地位,又岂是如此便能轻易相信她的话?武才人为荆州都督武士彟次女,十四岁入宫,颇受太宗赏识,但近些年不知为何,颇受太宗忌讳。
      
      眼前人不知大唐,却知武才人名讳,岂能不招人猜忌?
      
      “算了,我跟你老实交代吧!”见萧婉莹默不作声,隋唐自知对方不信,于是说道:“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在塞外见过武姐姐…情同姐妹…几个月前,我跟师父来中原,不想途中遇到强盗,在混乱中走散,迷了路……”
      
      就这样,隋唐胡编乱造个身份,然后把自己说得要多可怜就可怜,真假参半,感情牌倒让萧婉莹相信了。
      
      “隋唐,如今可是想去宫中找武才人?”
      
      “她已进宫,成为皇帝的女人,就算我有心想投奔,貌似也不太可能…”
      
      萧婉莹没有怀疑,反而问道:“隋唐究竟从哪里来?为何说寻死才能回去?”
      
      “我是从大洋彼岸来,中国你听说过吗?我历经千辛万苦横渡太平洋,跨越鸭绿江,绕着地球转了半个世纪,才来到这里…不懂?”
      
      萧婉莹摇头,隋唐思考了下:“就是距离大唐很远…要走水路…非常远,比英吉利,美国远多了,我用寻死的方式,看似疯狂,但却是唯一能够触碰回去的方法。”
      
      “中国?英吉利,太…平…洋?那是何物?”萧婉莹被隋唐忽悠的云里雾里,眉头更是紧蹙,满面纠结。
      
      隋唐心中暗笑:“呵呵…你要知道,我也不用混了…”
      
      虽然这种办法,隋唐觉得有点不厚道,却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她一本正经的为萧婉莹解释:“太平洋呢,是一个比河宽广、比江长的海域,一眼望不到边际,与天相连。至于我呢,则是从天边那头而来。”
      
      萧婉莹闻言仍感到茫然,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道:“哦,原来这样啊…难怪要回去的法子也甚是奇特…”
      
      隋唐汗颜。
      
      转念间,萧婉莹又想到什么,看着隋唐问:“既然见不到武才人,不知隋唐今后有何打算?”
      
      “打算?”隋唐摇摇头,她真没想过接下来要做什么?
      
      “如果暂时没地方去,隋唐大可安心留下,待想好去处,再作打算也不迟。”
      
      见她一脸茫然,萧婉莹不由提议,实则有心探究,或是拉拢。
      
      “会不会打扰你?”
      
      “不会,此处乃是婉莹母亲所留,平日鲜少有人来,你大可安心住下。”萧婉莹笑笑,言语温和,瞧不出不妥。
      
      “好吧!”
      
      隋唐索性不再扭捏,如果对方想要害自己,又何必救她?通过这段时间接触,在她看来,萧婉莹有几分心机,但对自己还算不错,虽不知此时有几分真心,但目前她也的确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既然决定留下,隋唐是不是也该把这身奇怪的衣裳换下?这衣裳看起已经有些日子了吧?”
      
      闻言,隋唐忙扯过身上的衣物,嗅了嗅,好像真该换了,乱七八糟的什么味?
      
      隋唐不好意思的看着婉莹,嘿嘿一笑,摸了摸鼻子,红着脸道:“呵呵,好像,是该换了呢!”
      
      萧婉莹见她这副模样,也忍不住轻笑出声,道:“我吩咐下人为你沐浴更衣吧,再命人为你做些衣裳?”
      
      做衣服?隋唐目光在萧婉莹的身上停留片刻,里三层外三层,衣服要多笨重便有多笨重,虽然□□半露,但其他地方太厚了吧?
      
      不行,打死都不穿,影响发育!
      
      “婉莹,你们这里做件衣服要多久?”
      
      “那要看衣裳的样式,布料等等,方才能够估量出大概的时间,通常像我身上这件,要七日,方能做好送到府上来。”
      
      “如果简单大方一点的呢?不要那么多刺绣的,很简干净,很随意的那种,大概需要多久?”
      
      隋唐一边说,一边在脑海中回忆着古装电视剧里那些时尚古装,以前总是看着觉得好看,这回自己穿越了,以后怕是经常要穿,当然要穿自己喜欢的了。
      
      婉莹想了想道:“三日便可。”
      
      隋唐呵呵一笑,又开始胡编乱造道:“刚好,我懂那么一点点服装设计,要不然,我画些样式出来先做一件看看,如果效果好,我可以为你量身设计一系列?全当做是我这些日在府上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补偿,怎么样?”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走的是爽文路,不走入乡随俗,所以不需要考据当。不喜欢可以不看,如果喜欢请点击收藏!~各位亲多多留言,打分!~O(∩_∩)O~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