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1、死亡 ...

  •   女皇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开口,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为什么?”法吉小儿子顿时泄了气,整个人如同斗败的公鸡,原本圆圆的眉眼都耷拉了下来。
      
      “你想知道,你的大哥是怎么回答的么?”女皇问。
      
      法吉小儿子沉默不语。
      
      女皇既然这么说,就代表,他的大哥在他之前,就给出了让女皇满意的答案……内心中,突然蒸腾起了满满的恨意,怪不得,父亲的病情越来越重,但大哥来探望的次数却越来越少,原来,那个男人的时间都用在了讨好女皇身上。
      
      “他怎么答的?”法吉幽幽问道。
      
      女皇微微一笑,抬眼望着山谷中的风景,缓缓道:“族中之长病危,但继承人却迟迟不定,势必会引起族人的慌乱。若法吉突然病逝,他身为长子,首先要做的,便是占据地利天时,安稳人心。”
      
      法吉小儿子露出了不解的目光
      
      女皇道:“派人把守五寿寨出口,防止那些有异心之人,趁机生变,这叫地利。选羲族最德高望重的医者,确定法吉死于旧疾,而不是谋杀,这叫天时。聚集族中长老管事,向他们许以金银权势,赢得支持,这叫安稳人心。”
      
      良久,法吉小儿子苦笑一声,道:“这些,都是大哥亲口告诉陛下的么?”
      
      女皇没有回答,毕竟,今天是她第一次见到法吉的长子。但她希望,法吉小儿子可以把她的沉默当做默认。
      
      这样,他也许会更加容易接受,他今天之所以失去族长之位,是因为他自己的天资差别,而不是,命运不公。
      
      “大哥他……有没有跟陛下提到我呢?他会,杀了我么……”
      
      法吉小儿子的问题,不知为何,让女皇突然想起了平原君,这个问题,仿佛就是再问她,她会杀了平原君吗?
      
      她会吗?
      
      女皇十分确认,如果有机会,她的答案一定是肯定。但此时此刻,如果照实回答,未免对眼前这个男人太过残忍了些。
      
      女皇斟酌片刻,十分认真道:“如果你愿意交出珠串,在你大哥面前,朕可以保你不死。”
      
      “是么?”男人幽幽道。
      
      一串纯白色,由十二位逝去族长的指骨组成的珠串,从男人怀中拿了出来。
      
      “您想要它,是么?”
      
      男人顿了顿,神态愈发怪异,道:“但它,是父亲亲手从脖子上摘下来,交给我的……但是,您却说,只要我把它给您,您就可以大发慈悲,饶恕我的性命……可是,我从来没有做错过什么,为何需要您的饶恕?”
      
      男人紧握着珠串,目光中散发着诡异的红色。
      
      女皇直觉不对劲,回头看了一眼黄太医。
      
      但不知何时,黄太医已经走远了,女皇的余光只能看到他蹲在小路尽头的一株植物前,肥硕的屁股高高的扬起。
      
      “只要这个珠串在我手中,我就是羲族唯一的继承人,而法尹,我的大哥,就算他再聪明,再狡猾,也只是你的一条狗!”
      
      法吉小儿子紧紧把珠串护在胸口,仿佛女皇下一刻就会派人把它抢走。
      
      女皇无奈的看着他,叹道:“你不配戴它,它会害死你的,这是朕最后的忠告。”
      
      法吉小儿子却瞬间被激怒了。
      
      他捧起珠串,竟然直接戴到了自己的脖子上。指骨碰撞在一起,发出卡拉卡拉的清脆声响。
      
      因为激动,男人的脸上渐渐出现一种病态的嫣红。
      
      他的手,依旧紧紧握在珠串上,指骨因为用力而发白。
      
      “我才是羲族唯一的族长,羲族之神早已认可了我的身份!”男人举着珠串,坚定的直视着女皇道。
      
      这些话他早就藏在了心中,若不是女皇咄咄相逼,以他胆小怕事的性格,恐怕真的会把珠串拱手让人。
      
      “……你本不必死的。”女皇眼中略带遗憾,无声道。
      
      身后,传来一声暴跳如雷的怒吼:“法玳,你拿的是什么!”
      
      女皇回头,是当初极其不放心,想要跟着法吉小儿子一起出来,最后还语重心长的再三叮嘱他的,那位年迈的长老。
      
      木长老身后,还跟着一群人,正向女皇的方向走来。影影绰绰,能看出来的,有刚刚在法吉病房内见过的几位长老、法吉的长子,还有自己带来的众人。
      
      “他拿的是羲族的圣物,十二骨串。”女皇不嫌事大,一副看热闹的心态。
      
      “木长老,我,我是……”法吉小儿子被吼呆了。
      
      他看了看女皇轻松的表情,终于察觉到不对劲,恍然回神,连忙把脖子上的珠串摘了下来,亲手交还给了木长老。
      
      但女皇却并不想就此放过他。
      
      “敢问木长老,族长未死,偷窃骨串,并佩戴上身的族人,应该怎么惩罚?”
      
      女皇质问的声音很大,而后赶来的众人,听得清清楚楚。
      
      木长老顿了顿,道:“女皇陛下恐怕还不知道,法吉族长刚刚,已经过世了。”
      
      “父亲死了?”法吉小儿子脸色煞白,一下子失了神,一双眼睛瞪得极大。
      
      待他回过神来,下意识便往病房的方向跑去!
      
      “拦住他!”女皇大喝一声。
      
      刘琳一个箭步,伸手抓住了他的后脖领,直接把人揪了回来,送到了法吉长子的身边。
      
      “朕初来乍到,不懂羲族的规矩,所以,想请教少族长两件事。”女皇走到法吉长子身边,沉声道。
      
      法吉长子连忙低头,道:“陛下请讲,法尹知无不言!”
      
      女皇看着木长老手中的十二骨串,示意刘琳代替她发问。
      
      刘琳一步上前,瞪着法吉长子道:“我听闻,这十二骨串是羲族圣物,必须由羲族族长佩戴,终身不可摘下,除非,族长过世,是么?”
      
      法吉长子道:“是。”
      
      刘琳继续道:“那么,我要请教少族长,既然族长过世,才可摘下骨串。那是不是就代表,如果被摘下了骨串,则族长必死无疑!”
      
      “这……”法吉长子迟疑不决。
      
      刘琳不等他回答,继续道:“我还有一问!”
      
      法吉长子擦了擦额角的汗,道:“大人请讲!”
      
      刘琳环顾众人,道:“刚刚,我与少族长和几位长老同在屋中,亲眼看着法吉族长突然醒来,大叫着法玳公子的名字,抽搐而亡——”
      
      法吉小儿子听到了自己名字,猛地抖了一下。
      
      “而后,几位长老发现,法吉族长一直佩戴的骨串消失不见了。”
      
      刘琳说着,抬手指向法吉小儿子的脸,高声质问道:“木长老,您是亲眼所见,丢失的骨串的确就在法玳公子手中,是不是就可以认定,法吉族长临终之所以高喊法玳公子的名字,就是因为发现他偷了骨串,所以气急身亡!”
      
      法吉长子心弦一沉,他没有再看刘琳,而是抬眼看向了女皇。
      
      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他能预想的范围。
      
      他只想解决纷争,名正言顺的继承本就该属于他的族长之位,他没有想过,要杀人……
      
      但女皇分明不是这么想的。
      
      她要他的弟弟死。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