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垂死 ...

  •   昏暗的房间中,女皇见到了法吉。
      
      就像先帝临终前几日的那样,法吉骨瘦如柴,眼窝深深的陷了下去,像两个灰色的空洞,呼吸急促,已不能平躺,只能坐着靠在软榻上。
      
      更明显的征兆是,法吉已经开始畏光。
      
      女皇与黄太医对看一眼,黄太医微微摇了摇头,眼神中带着独属于医者的悲天悯人。
      
      法吉床边,站着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圆圆的脸,圆圆的身材,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都是圆,唯有那对眼睛,和法吉有些相似。
      
      如果法吉还能睁开眼睛的话,女皇一定会上前寒暄一句:“你和你的小儿子,长了一双一模一样的眼睛。”
      
      法吉一身有子女无数,但最疼爱的,就是眼前这位小儿子。女皇这么说,他一定会很开心。
      
      “陛下,快请坐。”法吉小儿子有些局促的招呼女皇,双手紧张的握在一起,搓了搓。
      
      女皇坐了下来,吩咐黄太医查看一下法吉的情况,毕竟,慰问的样子还是要做足的。
      
      法吉小儿子给黄太医让出位置,黄太医上前诊脉,旁边,法吉长子和几位羲族长老也跟着围了上去。
      
      法吉小儿子被挤到一边,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应对,他唤了一声兄长,但他那位同父异母,但年龄足够给他当爹的兄长,却头也没有回,一时,法吉小儿子脸上的神情更加无措起来。
      
      好在有刘琳。
      
      刘琳手中托着一口小木箱,她把木箱交给了法吉的小儿子,道:“这里装的,都是极品的灵丹妙药,是陛下特意从京都带来,送给法族长的。”
      
      “多谢,多谢陛下。”法吉小儿子接过木箱,连忙道。
      
      女皇客气的笑了笑,问黄太医道:“黄卿,法族长病情如何?”
      
      黄太医知道不能乱说话,便道:“族长的病,有些复杂,短时间内,臣也不敢下定论,还要询问过贴身照顾族长的人。”
      
      说着,黄太医下意识看向围在他身边的羲族众人,道:“法族长几时昏睡,几时清醒,一般清醒多久,饮食如何?”
      
      但却没有人回答。
      
      法吉长子,包括羲族长老们,皆不约而同的回头,看向了法吉的小儿子。
      
      小儿子有些紧张,搓了搓手,开口道:“父亲昏睡居多,一般午饭过后会醒来一阵子,但也只有一盏茶的时间,会服用一些露水煎制的花蜜水……”
      
      黄太医点头,与他猜测相仿,便继续问道:“族长醒来时,可会说话?”
      
      这一问,本是问诊中最普通的一问,但黄太医没想到的是,他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神态都紧张起来,包括女皇,眼神中也带着十分认真。
      
      法吉小儿子被所有人这么盯着,紧张的吞了口津,迟疑片刻,道:“……父亲半个月前,就不能说话了。”
      
      少部分人拳头握的更紧。
      
      但大部分人的心,落了地。女皇甚至没有察觉,自己还微微点了下头。
      
      女皇朝法吉小儿子招了招手,唤他过来,轻轻安慰道:“会有办法的,来,你同朕,还有黄太医,到后面细细的谈。”
      
      女皇起身准备往外走,身后,刘琳等人,和两位羲族长老也顺势就要跟上。
      
      “你们留在这儿,陪着少族长照看法吉。”女皇命令道。
      
      说罢,女皇看向法吉小儿子。
      
      他本来还在犹豫,但一看女皇拒绝了随行的官员,他也不好坚持,便对两位长老道:“我去去就来,麻烦两位长老替我照顾父亲片刻。”
      
      两位长老互看一眼,其中一位年长神情格外凝重的嘱咐道:“切勿怠慢,切勿着急。”
      
      法吉小儿子嗯了一声,带着女皇和黄太医向屋后的花园走去。
      
      虽然说是花园,但女皇看来,更像是山谷,四面瞧不见任何砖墙灰瓦,而是长满了半人多高的,不知名的植物。
      
      大片的叶子,卷曲发黄,随风一摆,整个山谷便都是这种荒凉的颜色,显得格外凋敝。不知道,是不是感知到了法吉的死亡。
      
      黄太医见女皇看着这些植物发怔,便笑着解释道:“这些就是五寿花了。春天开花,共五种颜色,但朱红色居多。”
      
      黄太医靠近那些花株,仔细的看了看叶片,继续道:“这里的五寿花,大多都是朱红,再过两三个月,五寿花一开,整个山谷就都是花海一片了。”
      
      女皇脑海中,已经幻想到了那美丽而壮观的画面,不由笑着对法吉小儿子道:“这里不愧是羲族的圣地,如此美景,连朕的皇宫中都没有。”
      
      法吉小儿子凝视着大片的五寿花,目色暗淡,道:“陛下不必遗憾,这里,也不会再有五寿花的花海了。”
      
      女皇侧目,道:“为何?”
      
      法吉小儿子抓过一枝五寿花,道:“父亲的身体,应该捱不到花开的时候了。等父亲一死,我就命人把所有的五寿花都烧了,为父亲陪葬……”
      
      说着,他竟一用力,把手中的五寿花折断了。
      
      女皇微微蹙眉,道:“劝君不可冲动,五寿寨倚山谷而建,你在谷中放火,一不小心,怕是整个寨子都要烧成灰烬了。”
      
      法吉小儿子低着头,双肩微微颤抖,轻声道:“烧了更好……”
      
      女皇叹了口气,抚上他的肩,冲他摇了摇头,道:“这是你的寨子,寨中,住的是你的族人,何必意气用事呢?”
      
      法吉小儿子眼中毫无精神,仿佛失去了所有希望。
      
      他对着女皇凄惨一笑,道:“这不是我的寨子,是大哥的……陛下,不也更希望大哥继承父亲的族长之位么?”
      
      女皇沉默片刻,拍了拍他的肩,侧过身去,没有再说什么。
      
      女皇温和的反应,竟然让法吉的小儿子燃起了一些希望。
      
      他重新抱住女皇的胳膊,直直跪了下去,十分激动的恳求道:“陛下,陛下,我是父亲最爱的儿子,父亲生病之后,也一直是我在照顾他,没日没夜的照顾他——我是合格的继承人,我比我大哥,更忠于父亲,忠于羲族人!”
      
      女皇点头,示意黄太医扶他起身,道:“朕相信你说的,都是实话。”
      
      法吉小儿子的眼睛中,重新闪耀起了光,但下一刻,女皇却又亲手把他,推向了万丈深渊——
      
      “但是,你有一点,没有做到,让朕十分失望。”
      
      法吉小儿子不解,喃喃问道:“是什么?”
      
      女皇道:“你没有比你的大哥,更忠于朕。”
      
      “不,不——”法吉小儿子连忙辩解道:“我当然忠于陛下,陛下请相信我,我以羲族之□□义发誓,我一定会忠于陛下!”
      
      女皇笑了笑,道:“是么,那证明给朕看吧。”
      
      说着,女皇向他伸出了手掌。
      
      法吉小儿子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眼中闪过一丝畏惧,道:“陛下要我怎么证明?”
      
      女皇道:“法吉的珠串。”
      
      法吉小儿子瞬间一怔,脸色发白,鼻尖上冒出了薄汗。
      
      女皇见状,笑道:“珠串是羲族族长的身份象征,直到死,都不能摘下。但朕刚刚却发现,法吉脖子上的珠串不见了,是你,偷走了吧。”
      
      法吉小儿子后退一步,盯着女皇道:“我不是偷,是父亲,他亲手给我的!”
      
      女皇笑道:“不,你就是偷,你偷了你大哥的东西。”
      
      法吉小儿子愤愤道:“不,我没有偷!”
      
      女皇失望的看着他,摇了摇头,道:“德不配位,必有灾殃,你可知道这个道理?”
      
      法吉小儿子没有说话,但神情高度紧张,仿佛下一瞬,女皇就会上来抢走他身上最宝贵的东西一般。
      
      女皇道:“这样吧,朕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回答正确,朕就支持做羲族的下一任族长!但如果你回答错了,就把珠串交给朕。”
      
      法吉小儿子呼吸急促的又后退了一步,道:“陛下先发誓,先以您的族神发誓,我就相信您!”
      
      女皇眸子一沉,冷冷道:“你没有资格跟朕谈条件。”
      
      法吉小儿子沉默了半晌,妥协道:“……请您问吧。”
      
      女皇道:“法吉去世之后,第一件事,你会做什么?”
      
      法吉小儿子想了很久,犹豫道:“为……为父亲守灵。”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